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8章 釜底抽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8章 釜底抽薪字體大小: A+
     

    話音初落,衛斯理率先走出隊列,他沒有抬頭,只是恭敬的跪在地上,向凌若夕叩首,「微臣有事啟奏。」

    就猜到第一個出聲的人會是他。

    凌若夕眸光微閃,料到衛斯理想要說的事,但她沒有阻止,薄唇輕啟:「說。」

    衛斯理沒有如往常一樣,順勢起身,依舊直挺挺跪在這冰涼的白玉地板上,「昨日大婚上的驚變,所有人有目共睹,雲族少主雲井辰擅闖深宮,公然阻撓大婚進行,不論是論理還是論法,都該降罪於他,請攝政王做出公證的裁決。」

    百官屏住呼吸,沒敢抬頭去看凌若夕的臉色,他們在心頭想著,這丞相大人也太衝動了,就算要說,也稍微換點緩和的詞兒嘛,他這不是挑釁攝政王嗎?

    凌若夕眸光一冷,渾身散發出一股逼人的壓迫感,如海浪般的氣浪,席捲整個大殿,壓得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你希望本宮怎麼裁決?」她冷冷的問道,深邃的黑眸里壓抑著絲絲冷怒。

    衛斯理能察覺到她的憤怒,可有些話,他卻不得不說,「請攝政王按照祖制,交出雲井辰,將他打入天牢,按犯上作亂,霍亂宮闈的重罪依法處置。」

    他說得鏗鏘有力,字字有理。

    空氣里瀰漫著的那股氣壓愈發冷冽,彷彿要化作刀刃,割破人的咽喉。

    「依法處置?」凌若夕喃喃道。

    「是!請攝政王將他秋後斬首,以儆效尤。」衛斯理似乎是豁出去了,與其等到將來有一天,她再跟著雲井辰走,不如,就讓他來將這個隱患扼殺在搖籃中吧,哪怕代價很有可能是付出他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朝臣們能夠感受到衛斯理的那份覺悟,他是真的將生死置之度外,只為了讓凌若夕處置雲井辰。

    可她會嗎?

    沒人敢保證,也沒人能猜到她心中所想的事,他們只能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著她的決定。

    「斬首?呵,你還真敢說啊。」凌若夕怒極反笑,眉梢冷峭,似染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衛斯理,本宮是不是近日太縱容你了?你可知對本宮指手畫腳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她冰冷的語調里,已經帶上了淡淡的殺意。

    不少大臣聯想到了昨天進宮向她進言,卻落得個可悲下場的於老,一時間,為衛斯理擔心起來,害怕他會重蹈覆轍。

    「就算攝政王今天也殺了微臣,微臣還是不得不說,因為微臣是南詔的臣子,微臣的命,微臣的心,是屬於這個國家!微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的安寧!」衛斯理說得慷慨激昂,向來文質彬彬的他,此刻似乎多了幾分屬於武將的孤勇與膽量。

    凌若夕挑高了眉梢,眸光參雜了幾分諷刺:「殺了雲井辰就能換來南詔的安寧?」

    「是!」至少沒有了他,他們就不用擔心有朝一日,凌若夕會拋棄南詔,撒手離去。

    「可笑!衛斯理,你真的是自找死路。」手掌砰地拍在龍椅的扶手上,這一掌,她在無意間覆上了玄力,扶手咔嚓咔嚓變成金色的粉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請攝政王息怒。」大臣們迅速跪倒,替衛斯理求情:「丞相他也是為了南詔國的未來,為了攝政王的名譽,請攝政王明鑒。」

    「請攝政王明鑒!」

    「請攝政王明鑒!」

    ……

    整齊的求情聲,繞樑不絕,彷彿要將這房頂給一併掀翻,他們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這句話,希望能夠用這樣的方式,讓凌若夕看到他們眾志成城的決心。

    「你們這是打算造反嗎?」凌若夕危險的眯起雙眼,她想過今天會是一場硬仗,但她沒有料到,所有的大臣,都站在了衛斯理的陣營,幫著他來對抗自己。

    衛斯理連稱不敢:「攝政王,請您體諒微臣等的一片苦心,微臣們只是按照祖制行事。」

    「那種東西,你們以為本宮會在乎?」凌若夕涼薄的笑了,那驚心動魄的笑容,卻無端的讓人心頭髮涼,「衛斯理,你還記不記得本宮為何會答應出手幫助南詔迎敵北寧?」

    她突然間問出的問題,讓朝臣們吃了一驚,怎麼聽這話,其中還有隱情啊。

    衛斯理垂落在身側的拳頭黯然一緊,難道說……一個可怕的猜測,在他的腦海中紮根,臉色霍地大變。

    「本宮當時不過是與你做了一場交易,本宮替你們守住天下,你替本宮找人,之後,本宮一而再再而三的,為南詔留下,甚至於,坐上這攝政王的寶座,你以為本宮是為了什麼?」她的每一個字都說得十分緩慢,十分響亮,足以讓在場的所有官員聽得一清二楚。

    看看神色異常的衛斯理,再看看上方高深莫測的凌若夕,官員們徹底糾結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誰能告訴他們!

    「攝政王……」衛斯理覺得自己或許做錯了!他不應該提出將雲井辰懲處的事,不然,也不會讓她曝光這些秘密。

    凌若夕沒有理會他的呢喃,繼續說道:「本宮之所以答應,是為了他,本宮留在南詔,也是為了他,就連這場所謂的大婚,更是本宮為了逼出他自編自演的一出好戲,你們現在卻要讓本宮處死他?你們認為這可能嗎?」

    果然是這樣嗎?

    衛斯理心頭不祥的預感被證實,臉色一片青白,好似被這殘酷的現實打擊到了。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沒有人知道,原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男人。

    「你們不是說若本宮包庇他,將會受盡非議嗎?那好,今天起,本宮就辭掉這攝政王的位置,離開南詔,沒有了這個身份,本宮想,天下萬民也不會再在背後議論本宮了,對嗎?你們也不用提心弔膽的擔心,本宮的名譽會因為這件事受到損害。」凌若夕的話,就像是拋入大海的巨石,瞬間掀起千層巨浪。

    原本還擰成一股繩的官員,立馬轉移陣地,他們哭著請求她收回成命,哭著求她不要離開南詔。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凌若夕不再保護南詔,虎視眈眈的北寧定會重振旗鼓,再次歸來,他們的鐵騎,將會踏破他們的家園,將會踐踏他們的土地。

    不論用什麼辦法,不論用什麼樣的方式,他們都必須得把凌若夕給留下。

    「攝政王,」衛斯理見她神情淡漠,似乎並沒動搖,一咬牙,將心頭的不甘與惱怒壓下,「請您三思,先前是微臣一時糊塗,干涉了攝政王的決定,微臣願意請罪,請攝政王不要離開南詔。」

    無數大臣紛紛附議,他們已經不奢求凌若夕能夠處死雲井辰,他們現在唯一希望的,是可以說服她繼續留下來。

    凌若夕冷眼看著改變主意的大臣,寒霜遍布的黑眸里,極快的閃過一絲笑意,這招以退為進的效果似乎比她預期的要強,她現在不能離開南詔,畢竟,雲井辰的傷勢還需要很多名貴的藥材進行調理,而南詔國皇宮,則可以任由她取用,她是傻了才會在這種時候選擇離開。

    這一仗,以凌若夕完美的勝出落幕,對雲井辰喊打喊殺的朝臣們,頹敗的垂著頭,離開了皇宮,他們來時,原本以為靠這麼多人的力量能夠說動凌若夕,逼著她交出人來,沒想到,卻被她釜底抽薪。

    解決了這件事情以後,凌若夕心情大好,退朝後,她邁著輕快的步伐,剛準備前往寢宮,卻在途徑明月居時,聽到了裡面傳出的琴音,腳下的步伐微微頓了頓,整件事情里,最無辜的應當是藍紫荊,於情於理,她都該去向他道一聲歉。

    這麼想著,她立即改變了步伐,拐角進入明月居。

    藍紫荊穿著一塵不變的白衣,席地而坐,他似乎格外喜歡這樣的撫琴姿勢,三千墨發束在羽冠中,唇紅齒白的少年懷中抱琴,畫面夢幻且美好,如同一幅靜止的畫卷,讓人只覺得賞心悅目。

    凌若夕輕咳一聲,琴音戛然而止,藍紫荊迷糊的抬起頭,沖她笑笑,還是那樣乾淨的笑容,似乎這幾天發生的一切,都沒有影響到他。

    「你打算一直住在宮裡,還是想要回家?」凌若夕直奔主題,「如果你想回去,我給你準備盤纏,再派人一路護送你。」

    這是她對他的彌補。

    藍紫荊有些迷茫,想了半天後,他才說:「這裡很好,我喜歡這兒。」

    沒有人會因為他愛琴,念叨他,沒有人會因為他的痴迷,嘲笑他,他可以自由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需要承受任何人的白眼與非議。

    凌若夕剛想告訴他,他可以在這裡一直住下去,誰料,藍紫荊口風忽然一變:「不過,我還是想回家去。」

    「恩?」這話反倒讓凌若夕意外,如果她的調查沒有出錯,他在知府府過的日子並不好,因為容貌出眾,因為琴技高超,被知府當作了籠絡達官貴人的道具,一件價格高昂的藝術品。

    這樣的家,他卻還想回去,為什麼?

    「我不回家,爹和娘會擔心的。」藍紫荊似乎一點也不覺得知府府的日子有多難過,他甚至於喜歡著,每當爹和娘讓他給客人獻琴時的感覺,因為只有在那個時候,他的琴才會被所有人接受。

    淳樸的話語讓凌若夕心頭一軟,這個少年太純潔,純潔到這世上所有的不公與忐忑,都無法傷到他分毫。

    玻璃易碎,卻也十分剛硬,一如她眼前的這個少年。

    「好,我替你準備盤纏。」凌若夕沒有反對他的決定,當即命暗水親自護送藍紫荊離宮,並且交給了他一百兩銀子。

    藍紫荊走的時候,沒有帶走任何的東西,如他來時那般,只有一把琴相隨。

    他的身影緩緩消失在宮牆外,凌若夕站在鹿台上,目送他走遠后,才鬆了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