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4章 他終究還是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4章 他終究還是來了字體大小: A+
     

    每一步,凌若夕都走得極其緩慢,似鄭重,又似猶豫。

    藍紫荊亦步亦趨的尾隨著她,沒有詢問,也沒有說話,像是她的小跟班,所有人都聚集在下方,目送著他們二人獨自登上台階。

    「攝政王和這藍公子還挺相配的。」於老偷偷戳了戳衛斯理的胳膊,同他咬著耳朵。

    衛斯理對他做了個噓聲的手勢,這種時候,是不能隨隨便便開口說話的。

    整整八十八步階梯,凌若夕數得很清楚,當最後一個台階被她踏上,胸口傳來螞蟻啃咬般細碎的疼痛,她神色不變,好似沒有感覺到。

    抵達主殿,立即有宮人送上紫香,端來托盤,裡面放著兩個夜光杯,盛滿了瓊瑤佳釀。

    「請攝政王與藍公子焚香祭天。」太監在一旁提醒道。

    因為凌若夕沒有高堂,也就省了這個流程,只祭拜天地。

    她鬆開了藍紫荊的手,慢吞吞接過那支紫香,掌心粘乎乎的,全是汗水。

    呵,原來她也有這麼緊張的時候。

    凌若夕在心頭自嘲的笑笑,點燃紫香,嚴肅的朝天地鞠躬,藍紫荊有樣學樣,二人深深的三鞠躬后,便執起了托盤內的酒杯。

    「葡萄美酒月光杯,望攝政王與藍公子飲過這杯薄酒,從此天長地久。」

    天長地久嗎?凌若夕眸光黯淡,她怔怔的看著手裡的薄酒,盪開細碎水紋的烈酒倒影著她的身影。

    眼無力的閉上,她猛地仰起頭,將烈酒豪邁的灌入口中。

    「好!好魄力!」不少武將被她乾脆利落的架勢驚住,連連叫好,這才是他們的攝政王應該有的風采!

    藍紫荊剛將酒喝完,立馬捂著嘴難受的咳嗽,白皙的臉龐上,染上兩團紅暈。

    「還好嗎?」凌若夕關切的問道,手掌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

    「恩。」藍紫荊只咳嗽了幾聲,然後沖她露出了安撫的笑,像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安慰她。

    連一個陌生人都能做到這個地步,雲井辰,你就當真那麼狠心,能夠看著我嫁人嗎?

    凌若夕驀地回頭,目光猶如雷達,將眼所能看到的地方通通掃過,卻失望的發現,還是沒有那人的身影,他不會來了!凌若夕從來沒有如現在這般心灰意冷過,胸口的疼痛開始加重,彷彿有人在用刀子生生的剜著她的心臟,一點一點的將她的心臟挖掉。

    「繼續。」她臉色微白,卻咬著牙,堅持進行大婚。

    除了她身邊的藍紫荊,沒有任何人發現她的不妥,眾人還以為,她這是害羞了。

    「請攝政王、藍公子入殿。」太監躬身站在主殿旁,恭迎他們二人進去,一條紅得似血的紅毯,從殿門前一路延伸到龍椅下方,大殿里空蕩蕩的,只有兩側飄舞的紅綢相伴。

    最前方,是象徵著最高權利的龍椅,在龍椅旁,放著一把純金打造的椅子,沒有纏上金龍,那是朝臣在商議后,為藍紫荊設定的座位,椅子稍微比龍椅靠後,大約半米的距離。

    凌若夕主動牽起藍紫荊的手腕,帶著他,跨入殿堂,白玉地板反射著門外明媚的陽光,刺目的光線,讓她的眼睛有些酸澀,甚至隱隱有淚意涌動。

    藍紫荊困惑的看了她一眼,只覺得她臉上的表情很是僵硬,很是難看。

    絲竹之樂徘徊在耳畔,一路相隨,二人一步一步走向前方,台階近在咫尺,一旦踏上去,她和藍紫荊將會成為真正的夫妻。

    雙腿猶若千金重,怎樣也抬不起來,她靜靜的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就像是一尊石像。

    殿門外的太監疑惑的皺起了眉頭,攝政王這是突然怎麼了?難道她還要臨時反悔不成?

    「呵,」一聲空洞的淺笑溢出唇齒,連帶著心頭那些猶豫與掙扎,彷彿也隨著這聲笑全部消散,既然他不肯來,那她又何必日日牽挂?

    雲井辰,不是只有你才恨的下這份心。

    她一咬牙,終於抬起左腿,踏上了最後的台階,抵達高首,衣訣在空中滑出羅盤狀,落座於龍椅上,藍紫荊乖乖的坐在她後方的金色椅子上,袖袍輕揮,文武百官提著朝服的衣擺,從下方魚貫而入,他們踏過紅毯,站在兩側,恭敬的向上方的男女叩首跪拜:「微臣參見攝政王,攝政王千歲千歲千千歲,參見藍公子,公子萬福金安。」

    凌小白捧著一束海藍色的花簇,笑盈盈的從殿外走了進來,「寶寶祝娘親新婚快樂。」

    他將花束朝前遞去,等待著凌若夕伸手來接。

    凌若夕步下高位,親手將花束接過,然後牽著兒子,坐上了龍椅。

    凌厲的目光一一掃過在場的文武百官,所到之處,眾人只覺得一股寒流迎面撲來,不敢造次。

    「即日起,藍紫荊便是本宮的夫……」平靜的宣告還未說完,一道如驚雷般的聲響,炸入主殿。

    「你敢!」一抹黑色的人影從天而降,出現在主殿外。

    衣袍凜凜,白髮雲集,如鬼斧神工般雕琢過的俊朗面容,此刻卸下了慣有的邪氣微笑,只剩下滿臉的冰霜,他的身側漂浮著一股駭然且凌厲的氣勢,如一尊殺神,讓人毛骨悚然。

    凌若夕愕然望著紅毯盡頭的男人,不敢置信。

    「是他?」暗水臉色一沉,頭頂上似乎有黑氣冒起,媽蛋!為毛雲族的少主會莫名其妙出現?

    「這人是誰?」

    「好像有些眼熟。」

    ……

    朝臣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壞了,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著雲井辰的身份和來歷,衛斯理面含薄怒,率先從朝臣的隊伍中走出來,目光直視雲井辰,帶著幾分不滿,幾分敵意:「雲族少主,你若是來此討一杯水酒,本相十分歡迎,可若是來搗亂的,南詔國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說罷,殿外有近百名侍衛蜂擁而至,將雲井辰團團圍住,明晃晃的刀刃直對他,彷彿隨時會劈下來。

    雲井辰對四周殺氣騰騰的敵人視若無睹,內斂光華的黑眸貪婪的注視著前方那抹熟悉到刻骨銘心的身影。

    他們有多久不曾見面了?足足四個月零十六天。

    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啊,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渾身的骨頭,渾身的血液彷彿都在叫囂著,沸騰著,他是如此的渴望她,渴望見她一面,渴望還能抱她一次。

    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雲井辰和凌若夕之間詭異的氣場,說是曖昧,可又不像,說是敵意,卻也不是。

    有人聯想到,南宮玉在位時,曾發生過與雲井辰爭奪凌若夕的事,當時,還鬧得很大,差點演變成雲族和南詔之間的戰爭。

    難道說這雲族少主今天是來搶親的?這個念頭出現在所有官員的腦海里,武將們握緊腰間的佩刀,暗自戒備。

    而深淵地獄的人則站在一邊,不知道該怎麼做,他們到現在猶記得,那日,在山谷的隧道旁,他們倆那驚情的一吻。

    「哼,壞蛋。」凌小白氣鼓鼓的嘟嚷道,對雲井辰一點好感也沒有,就是這個壞蛋害得娘親傷心難過,都是他的錯。

    下方硝煙味十足的氛圍,讓凌若夕從激動與驚喜中回過神來,她臉上所有外露的情緒通通被她收回,佯裝淡漠,「你來做什麼?」

    冰冷的語調,讓雲井辰心臟猛地縮緊,彷彿被一根鐵絲狠狠的纏上。

    略顯失色的唇角上揚起一抹驚心動魄的弧線,只是一抹笑,卻愣是讓他周身氣質大變,邪魅如妖,芳華絕代!

    「阻止這場大婚。」言簡意賅的六個字,卻炸暈了在場的百官。

    他真的是來搶親的?

    凌若夕危險的眯起眼睛:「理由?」

    「因為你是本尊的女人,除了本尊,此生你不許嫁給旁人。」雲井辰強勢的宣言在這鴉雀無聲的主殿內回蕩,餘音繞梁。

    「放肆!」衛斯理氣急敗壞的呵斥道:「雲井辰,你別以為這裡是雲族,搞清楚,這兒是南詔國的皇宮!不是你撒潑的地兒!識相的趕緊滾,攝政王不會和你走的。」

    他沒敢回頭去看凌若夕的神色,他一直記得,當初她是如何決然的同他離去,將皇后之位拋下,將深愛著她的皇上拋棄。

    而如今,舊事重演,他害怕著凌若夕會在雲井辰的說服下,拋下整個南詔,隨他而去,所以他才會搶先一步,將這番話說出來。

    「找死!」淡漠的眸子驀地睜大,雲井辰的身影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化作殘影,猛撲向衛斯理。

    他的速度極快,即使武將們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舉動,還是沒來得及出手救人。

    暗水和深淵地獄的眾人則作壁上觀,似乎並不著急,也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就在雲井辰凝聚了強悍玄力的手掌即將拍上衛斯理的心臟時,龍椅上躍下一抹火紅的影子,雙掌在空中對碰,兩股駭然的力量,在半空中爆炸開來,大地在震動,房梁在顫抖,不少官員紛紛驚呼。

    待到抖動停止,他們重新站穩后,才抬眸看去,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衛斯理,此刻被凌若夕牢牢的護在身後,也是她,及時出手化解了雲井辰的攻擊。

    一男一女,一黑一紅,目光在空中對撞,一個略顯錯愕,一個盡顯冰冷。

    「為什麼?」雲井辰壓下胸口翻滾的血液,咬著牙,沉聲問道。

    「我的人輪不到你來教訓。」凌若夕理直氣壯的反駁:「雲族少主,你擅闖本宮的地盤,未免太不把本宮放在眼裡了,來人啊,將他押下去,打入地牢,嚴加看管。」

    火紅的袖袍在空中滑下一道無情的弧線,她漠然轉身,背對著雲井辰,沉聲命令道。

    殿外的御林軍傾巢而入,卻又礙於他的身手,不敢直接上前綁人。

    雲井辰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用一種複雜到極點的目光凝視著她,半響后,他輕笑幾聲,主動撤去一身的修為,「本尊聽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