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3章 最後的一齣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3章 最後的一齣戲字體大小: A+
     

    「不,你不答應我是不會走的。」凌雨涵充分的將自找死路這個詞演繹得淋漓盡致。

    本打算把人扛走的暗水,饒有興味的站在一旁,打算做一個圍觀的醬油黨,敢在凌姑娘面前這麼有『骨氣』的人很少啊,嘖嘖嘖,他突然間有些同情這個女人了,腫么破?

    凌若夕眉頭一蹙,凌厲的目光從置身事外的暗水身上掃過:「愣著做什麼?帶走!」

    她連一個字也不想同凌雨涵多談。

    暗水只能無奈的聳聳肩,一記手刀將凌雨涵劈暈,以她的實力,哪裡是身經百戰的暗水的對手?瞬間便被秒殺。

    「記得告訴鳳奕郯,讓他好好管教自己的前王妃。」凌若夕再次重複了一遍,顯然被凌雨涵的行為弄得極其惱火。

    「沒問題,保證把話傳到。」暗水拍著胸口答應下來,把人往肩上一甩,縱身飛出房間,在前往北寧國前,他還特地去了一趟清風明月樓,當小丫看見他從天而降,肩膀上還扛著個雌性生物,可想而知,她有多憤怒,差點拿掃帚把暗水給轟出去,好在他及時做了解釋,勉強把小丫安撫下來。

    不過,當聽說凌雨涵翻牆闖入皇宮,騷擾凌若夕的生活以後,小丫第二天,便派人在南詔國內散播流言,聲稱,凌雨涵為了求得鳳奕郯的原諒,竟不惜跪求凌若夕出手幫忙,她的名聲跌入谷底,凌若夕在南詔國的崇拜者數以百萬計,可想而知,凌雨涵此生只怕也難再踏足這塊土地一步了。

    鳳奕郯在第二天下午接到了消息,氣得在書房裡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幾乎砸毀了整間屋子,當暗水按照凌若夕的吩咐,把人扔進王府,順便轉述了她的話后,鳳奕郯立馬派人把昏迷的凌雨涵五花大綁,再次送回了丞相府,並且聲稱,終其一生也不想再看到她。

    凌克清不敢得罪皇室,為了仕途,他只能選擇將凌雨涵囚禁在後院,每日每夜差人看管,避免她再次逃出去。

    對於凌雨涵的下場,凌若夕並未關注,即使小丫特地送來了消息,她在看過後,便忘了。

    大婚的事提上行程,為了達到普天同慶的效果,禮部尚書想了個新鮮的法子,召集全國各地的祝福,讓百姓們寫在紅色的紙張上,送往皇宮。

    百姓們的熱情空前的高漲,幾乎所有人都參與到了大婚的準備中,寫著祝福字樣的紙張不間斷的流入皇宮,由禮部代為保管。

    紡織殿的嬤嬤們,也替藍紫荊和凌若夕分別量好了尺寸,喜服上的刺繡,全部採用最頂尖的綉娘連夜趕工繪製,女式的喜袍綉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金龍,一隻展翅欲飛的鳳凰,以此來表示凌若夕至高無上的地位,而新郎官的服飾,則綉著青竹,畢竟以藍紫荊的身份,還不能夠穿上綉有龍鳳圖樣的禮服。

    大批的首飾圖紙已經完工,開始進入鍛造的流程。

    凌小白肉疼的看著銀子如水般從國庫里流淌出去,各種捶胸頓足,丫丫的,那可都是真金白銀啊!

    「小少爺……」小豆子無奈的瞧著渾身散發著黑氣的凌小白,自從見過藍紫荊后,他的心情就沒好過一天,現在更是低到谷底。

    「別叫小爺,小爺正在療傷。」凌小白有氣無力的趴在床榻上,將腦袋埋在雙手之間,瓮聲瓮氣的說道。

    小豆子不自覺嘆了口氣:「小少爺,其實銀子這種東西,是可有可無的,而且,恩人的大婚一生只有一次,多拿出點銀子來籌備,也是很合理的,你就別再傷心了。」

    他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實在無法理解,凌小白對銀子這近乎病態的痴迷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不會懂小爺的心情的。」凌小白根本沒被他說服,只要一想到國庫里的存銀正在急速減少,他就恨不得阻止這場大婚。

    就算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啊,娘親真是太**了!

    但除了在心理抱怨幾句,他還真沒勇氣跑到凌若夕面前去嚷嚷。

    大婚的準備工作大致上已經完成,成親的地方,定在朝堂,奢華的朝殿被喜慶的紅綢佔據,放眼望去,以朝殿為中心,整個皇宮如同一個喜慶的海洋。

    婚期逼近,為了表現出自己的重視,凌若夕在敲定婚期時,還特地找人算過日子,當然,這些事都是做給旁人看的,而理由,則不言而喻。

    距離大婚的時間僅僅只有一日,凌若夕形單影隻的出現在後山山巔,冰涼的晚風將她的青絲吹起,她一路步行抵達山頂,凋謝的花叢此刻已經長出了新鮮的花苞,含苞待放。

    明天,就是舉行大婚的日子,呵,可她真正想要的丈夫,現在人在何方呢?她眺望著腳下這座巍峨的城池,她知道,雲井辰必定躲藏在這座城鎮的某個角落裡,默默的陪著她,守著她。

    「雲井辰,我就同你賭一睹,賭你到底會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嫁給旁人。」輕柔的話語隨風而逝,凌若夕冷冷的笑了,眸光充斥著不惜一切的決然。

    這是她給他的最後的機會,如果他不願意出現,不願意來阻止這場大婚,那麼,她也不會再繼續等下去。

    她別無辦法了,如果連這樣的方式,也不能逼出他,那她也該死心了。

    沒有人知道,凌若夕自己對自己下的驚天豪賭,沒有人知道,面對明日的大婚,她有多忐忑。

    她在後山待了整整一宿,當天際出現第一縷陽光時,她冰冷的身體才驀地飛上高空,穿過整座城池,回到了寢宮。

    金鑼聲劃破了皇宮的寧靜,宮廷的樂師們,吹奏著喜慶的樂章,所有人臉上都掛著笑,宮人們忙碌的將一盤盤熱騰騰的佳肴送往主殿,文武百官們則齊聚在朝殿外的百丈浮雲地前,四周是迎風飄揚的南詔國旗幟,披盔戴甲的御林軍嚴謹的把守著四周,場面恢宏且壯觀。

    最引人注目的,是黏在一張長達二十米,寬度近三米的黑色橫幅,上面貼滿了紅色的紙條,那是來自各地的百姓自發為這次的大婚寫下的祝福賀詞。

    凌若夕安靜的任由宮女替她套上鳳冠霞帔,晶瑩的白玉珠子串成數道珠簾,從發冠上垂落,在她的臉龐前輕輕晃動,曳地的裙擺火紅如日,寬袖窄腰,將她婀娜、美妙的身材襯托得淋漓盡致,三千長發齊腰,髮絲柔順靚麗。

    她向來素麵朝天,可今日,卻難得的塗抹上了胭脂水粉,上翹的眼線,為她增添了幾分屬於女性的嫵媚,眉宇間一點硃砂,凌厲卻又妖艷,華貴中不失性.感,嫵媚中不失颯爽。

    這樣的凌若夕不知驚艷了多少人的眼,在宮女的攙扶下,她邁開步伐,踏上了殿外的紅毯,順著紅毯下了石階,一路上,漫天的玫瑰花瓣緊緊相隨,似一場盛大的花雨。

    作為花童的凌小白則先一步去了朝殿,和文武百官一起等待今天的新人到場,暗水也用最快的速度在儀式前趕了回來,所有人都穿著象徵喜慶顏色的衣物,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祝福、歡喜的笑。

    凌若夕先去了明月居,早已穿好媳婦的藍紫荊在太監的簇擁中,安靜的等待在大殿里。

    他乖巧的任由太監們擺弄,臉上掛著單純的微笑。

    這個少年的心思純潔到除了那把名為清音的七弦琴外,世間的一切,都無法入他的眼,這也是凌若夕挑中他來陪伴自己演這齣戲的理由,她打從第一眼見到藍紫荊,就看穿了他的品性。

    即便到最後,假戲真做,那人沒有出現,他也會是她夫君的最好人選。

    凌若夕抬腳走到藍紫荊面前,朝他伸出手,珠簾晃動,她凌厲的五官,此刻似乎多了幾分柔和,但那雙眼,卻漆黑無底,彷彿什麼也沒有,「走吧。」

    藍紫荊信任的將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掌心,任由她牢牢握住,兩人並肩同行,出了明月居后,登上龍攆,鵝黃的帳幔緩緩垂下,八名太監抬起龍攆,身後跟著無數宮人,如眾星捧月般的,往主殿行去。

    敲鑼打鼓的吹奏聲不斷的從後方傳來,凌若夕卻無動於衷,在龍攆內,除了藍紫荊,再沒有旁人,她不需要再佯裝出一副高興、期待的樣子,嘴角那抹清淺的笑化作了淡泊,隨著主殿的輪廓越來越清晰,她的手掌心竟滲出了絲絲涼汗。

    「你在緊張嗎?」藍紫荊輕聲問道,他的手一直被凌若夕握著,自然能夠察覺到她的不妥。

    凌若夕深吸口氣,將心頭翻騰的情緒通通壓下,事到如今,她沒有後路,這條路,她必須走到底!要麼得償所願,要麼假戲真做,再也沒有第三種可能。

    「不,我只是太高興了。」凌若夕強笑道。

    藍紫荊的感知能力比孩子還要敏銳,在他那乾淨到如天空般的瞳眸下,彷彿所有的偽裝所有的強撐都會被他看穿。

    凌若夕有些狼狽的將目光轉開,不願直視他。

    「你明明不開心,為什麼要這麼說呢?」藍紫荊迷茫的問道,對他來說,這種事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範疇。

    高興就要笑,難過就要哭,為什麼不高興卻要裝作高興?

    凌若夕無法回答,他的世界太純粹,純粹到讓她自慚形穢。

    簇擁著龍攆的隊伍逐漸走入眾人的眼帘,寬敞的浮雲地上,一片安靜,竊竊私語的官員紛紛閉了嘴,凝神注視著那漸行漸近的車列。

    凌小白站在衛斯理身邊,踮著腳,歡快的沖龍攆揮舞爪子。

    龍攆在艾青石路上停下,有宮女上前從左右兩邊替他們挑開帳幔,眾人只見到兩道紅色的影子,便匍匐跪地。

    凌若夕牽著藍紫荊幽幽從龍攆上走了下來,步伐緩慢穿梭過這寬敞的大地,走過文武百官,踏上通往主殿的石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