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2章 半夜爬牆的三王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02章 半夜爬牆的三王妃字體大小: A+
     

    藍紫荊從頭到尾都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凌小白所說的話,他根本聽不懂,這孩子來這裡做什麼,又為什麼要走,他完全不清楚,只能傻乎乎的看著他如受了沉重打擊般離開。

    「小少爺,你還好嗎?」小豆子擔憂的問道,覺得凌小白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太對。

    「小爺很好,你說,娘親她真的會娶這個大哥哥嗎?」凌小白還想做垂死掙扎,他真的不想要一個白痴后爹啊。

    黑狼默默的伸出爪子,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時候現實就是這麼殘忍,他必須學會接受,一如自己,必須要接受少主的女人當著他爬牆的事實。

    小豆子有些為難,「大家都說恩人會和這位藍公子成親。」

    凌小白的玻璃心徹底碎成了渣,他已經看不見任何的希望了,嚶嚶嚶,他將來要和這個傻大個一起過日子,好苦逼有木有?好悲催有木有?

    深受打擊的小奶包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寢宮,他趴在桌上,不停的咬著衣袖,試圖用這樣的方式把心頭的鬱悶發泄出來。

    為毛啊!究竟是為毛啊!為毛娘親要為了一棵樹,放棄一大片森林?而且這棵樹還是歪脖的。

    正在御書房內批閱奏摺的凌若夕,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凌厲的眉梢猛地皺緊,有誰在背後說她壞話嗎?

    「噗哧。」

    「噗哧。」

    細碎的聲響從窗檯傳來,凌若夕抬眸看去,就看見小丫的專屬信鴿,正撲扇著翅膀,停在窗柩上,幾片潔白的羽毛打著旋兒從空中落下,靜靜的垂落在地板上。

    這個時候,小丫有什麼急事需要飛鴿傳書?凌若夕猜不透,索性將信箋取出來,翻開一看,冷漠的五官徹底僵硬,眉宇間有譏諷的神色浮現。

    呵,看來有人真的是閑不住啊。

    小丫的消息上說,凌雨涵在兩天前出發,現在已經到達京城,在一間客棧里落腳,似乎有要進宮的打算。

    凌若夕並沒打算去見凌雨涵,腳長在她的身上,她要往哪兒跑,是自己可以干涉的嗎?再說,她沒有心思去關心一個同她毫無任何關係的人。

    小丫傳回來的消息凌若夕看過以後,沒有放在心上,轉眼就把這件事給拋在了腦袋後邊,直到這天夜裡,正在聆聽藍紫荊撫琴的她,忽然間接到御林軍的急報,說是在宮牆處發現了一名刺客!侍衛們已經將刺客制服,只等待她親自發落。

    凌若夕匆忙離開明月居,穿著墨色的錦緞,回了御書房,她慵懶的斜靠在龍椅上,吩咐侍衛將刺客帶上來。

    刺客不停的掙扎著,但她的雙手被侍衛反綁在背後,嘴裡被塞了一個布團,看上去模樣十分的狼狽。

    凌若夕細細的眯起了眼睛:「三王妃,你這大半夜的從北寧跑來本宮的南詔爬牆?這份見面禮可真夠稀罕的啊。」

    她一眼就認出了刺客的真正身份,不是凌雨涵還能是誰?

    三王妃?負責押送凌雨涵的侍衛心頭訝然,他們哪裡會想到,這個鬼鬼祟祟在宮牆處逗留的女人,竟會是北寧國的王妃,開什麼玩笑!這種事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好嗎?

    「嗚嗚嗚!」凌雨涵似乎有話想說,只是被布團堵著,說不出來,她淚眼婆娑的望著此刻高高在上的女人,第一次生出了一種挫敗感。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和她之間的地位發生了轉變。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需要仰望她?

    凌雨涵不知道,她甚至有種錯覺,年幼時的凌若夕只是自己的一場夢,而現在的她,才是真實存在的。

    「替她鬆綁,可別讓北寧說本宮不懂禮數。」凌若夕吩咐道,侍衛立即上前,將凌雨涵身上的麻繩解開,順帶的,抽走了她嘴裡的布團。

    重新得到自由以後,凌雨涵啞聲請求道:「姐姐,求求你幫幫我。」

    這是她第一次對凌若夕用上求這個字。

    侍衛們尷尬的站在原地,他們很想退出去,畢竟,這是攝政王的家事,他們深深的知道,有些秘密是會要人命的。

    「如果你是來向本宮哭泣的,不好意思,本宮很忙,等你什麼時候哭夠了,再來見本宮。」凌若夕嫌惡的說道,她討厭鱷魚的眼淚。

    凌雨涵被她的話嚇得急忙閉嘴,手掌迅速擦掉臉上的淚漬,「姐姐,現在只有你可以幫我了。」

    「你們先出去,」凌若夕沖這幾名侍衛吩咐道,她可沒有讓下屬圍觀看戲的癖好,等到房門被人帶上后,她這才展顏,高深莫測的眼眸對上了凌雨涵滿是祈求的目光,「本宮不想知道,你來求本宮的原因,因為,就算只是舉手之勞,本宮也不會幫。」

    她果斷的拒絕了凌雨涵的請求,甚至於,就連她要求什麼,她也沒聽。

    不論凌雨涵是為什麼而來,她的決定永遠不會發生改變。

    「姐姐……」凌雨涵臉色變得慘白,「姐姐,你真的一點也不念舊情了嗎?」

    「停,」凌若夕抬起手,打斷了她的話:「勞煩換一句,這種陳詞濫調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她說得不累,自己都快聽得雙耳起繭了好么?

    凌雨涵訥訥的閉了嘴,她現在有求於人,根本不可能對凌若夕說一個不字,雖然她沒有再說話,但那祈求的目光,卻始終落在凌若夕的身上,彷彿她是她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說說看。」凌若夕被她看得不太適應,總算是鬆口,打算聽聽,她不遠萬里私自跑來,還擅闖皇宮,只為了求見自己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她的鬆口,讓凌雨涵彷彿看見了希望,「姐姐,求求你,你去和王爺說一聲,讓他不要趕我走,我不想離開他,真的不想。」

    「……」卧槽!凌若夕聽得目瞪口呆,嘿,什麼時候她的能耐有這麼大?居然能夠影響他們夫妻之間的事了?

    「我從小就喜歡他,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嫁給他為妻,我付出了那麼多,終於成功了,可是現在,我就快失去了,姐姐,如今能幫我的,只有你了。」凌雨涵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幾乎把自己的姿態低到了塵埃中。

    凌若夕實在很好奇,她到底是憑什麼認為,自己的話鳳奕郯會聽。

    「別說本宮和三王爺的關係並不好,即使本宮能夠做到,本宮又為什麼要幫你?」她拂袖起身,寬袖輕輕掃過龍椅的扶手,身軀繞過龍案,踱步到凌雨涵的面前,她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站著,但卻讓凌雨涵無端的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迫感。

    她低垂下腦袋,不敢直視凌若夕。

    「你不該來找我,我和凌府早已斷絕了關係,你們現在、將來過得好,還是不好,都同我無關。」一張一合的薄唇不間斷的吐出最殘忍的字眼,這些字,就像是一把刀子,無情的將凌雨涵心中的希望扼殺掉。

    一滴滴豆大的淚珠,在地板上飛濺成無數水花,她凄涼的笑了,渾身散發著哀莫大於心死的悲拗氣息,「姐姐,你恨我,對吧?所以你想要用這種方法來報復我。」

    「腦子有病就去找大夫治,別棄療。」這女人大概是瘋了,她會恨她?呵,怎麼可能。

    「如果不是因為恨我,你為什麼要勾引王爺?為什麼你要出現在我和王爺的夫妻生活中?為什麼?」為什麼他會愛上你?這是盤踞在凌雨涵心窩裡太久太久的秘密,她一直很想問。

    凌若夕面色一沉,深邃幽冷的眸子一片漆黑,完全無法讓人捕捉到任何的真實情緒。

    「我勾引他?凌雨涵,我看你不止腦子有病,而且還病得不輕。」

    「要不是因為這樣,王爺他怎麼會性格大變?怎麼會為了你,趕我離開?」凌雨涵將所有的過錯通通歸咎到凌若夕的身上,彷彿她才是害得她落到這個田地的罪魁禍首。

    凌若夕覺得自己真心很冤枉,「隨便你怎麼想,就算他鳳奕郯暗戀我,那也是他的事,凌雨涵,與其有這份嫉妒心,你怎麼不想想如何挽回他?還跑到我這兒來撒野,你真當這裡是北寧嗎?」

    擲地有聲的話語讓凌雨涵匍匐在地上的嬌軀猛地一僵。

    「我沒那麼好的耐心聽你在這兒無中生有,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滾,要麼我派人送你走。」凌若夕耐心有限,她還以為凌雨涵是為了什麼事呢,竟還是這些情情愛愛的事。

    她和鳳奕郯回國后發生的一切,小丫都有一五一十的告訴自己,可她卻無法對凌雨涵升起半分的同情。

    一個為了挽留不再愛她的丈夫,甘願服毒的女人,不值得她可憐。

    她連自己都不愛,還能指望誰去愛她呢?

    「你……」凌雨涵不信凌若夕會這麼無情,可當她對上那雙冰冷到讓人頭皮發麻的眼睛時,她卻相信了,她真的會這麼做。

    「看來你是不喜歡自己走了,也好,再怎麼說你也是前三王妃,我南詔有義務保護你的安全。」說著,凌若夕朝屋外朗聲喚了一下,讓侍衛去行宮把暗水叫過來。

    暗水在睡夢中驚醒,見侍衛急匆匆的,還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只裹上一件長衫,一邊飛奔,一邊系著腰帶。

    等到他抵達御書房,在看見凌雨涵的那一刻,他有種掉頭離開的衝動。

    媽蛋!這種場景一看就知道不會是好事。

    「暗水,你負責把她送到北寧,最好是扔到三王府,順便告訴鳳奕郯,讓他管教好自己的王妃,不要有事沒事的往我面前撲,我不是每一次都能手下留情的。」凌若夕囑咐道,同時還不忘警告一句,她相信,鳳奕郯只要不傻,就清楚該怎麼做。

    「凌姑娘,一定要我去嗎?你不覺得以我的能耐,干護送這份工作,是大材小用?」暗水不想送凌雨涵回國,這種小事,隨便找個武將不就能解決掉嗎?

    「不答應,那你就去洗馬桶,那份工作,很適合你。」凌若夕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直接下了最後的通牒。

    雖然心情各種掙扎,但暗水最終還是沒能拗得過凌若夕,只能勉強答應送凌雨涵回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
    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