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96章 只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96章 只願有情人終成眷屬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在出手后,便回到了御書房裡,想著宮門外此刻人仰馬翻的畫面,她冷峭的五官浮現了淡淡的淺笑,有種惡作劇成功的成就感。

    「蹬蹬蹬。」很快,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逼近的熟悉氣息,讓凌若夕瞬間抬起眼眸,剛巧與抵達房門外的暗水碰上。

    一個冷漠如冰,一個氣急敗壞,目光在空中交纏了一下以後,暗水心底最後一絲憤怒,也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他神情幽怨的步入房間,直直走到凌若夕面前,與她隔著一張華貴的龍案對望,「凌姑娘,你太不仗義了!怎麼可以在背後放冷箭呢?」

    其實,比起這委屈的控訴,他更想指責她,只可惜,沒那勇氣。

    凌若夕莞爾一笑,手掌輕輕托住腮幫,斜睨著暗水:「我是在提醒你,不要丟人現眼,在皇宮門口演出,呵,也只有你幹得出來。」

    她絕不承認,剛才她是在看見暗水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后,忽然間起了惡作劇的興緻。

    她的諷刺讓暗水老臉微微一紅:「我那不是一時衝動嗎?再說了,凌姑娘,你看我都快二十四了,到現在還沒娶媳婦,我這不好好展現展現自己的魅力,將來沒女人看上我,我不得成孤家寡人了嗎?」

    暗水越說越有底氣,完全忘記了,他賣弄身手的初衷。

    凌若夕看著他信誓旦旦的表情,腦勺后滑下幾道黑線,「所以你就公然在皇宮外勾引女人?」

    「那不是勾引!」他又不是娘娘腔,像他這麼野性的男人,需要做出勾引這種事嗎?

    「不是勾引是什麼?」凌若夕饒有興味的問道,似乎要和他就這個問題討論到底。

    暗水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出一個更貼切的解釋,到最後,索性就把這個話題給掀過,「哎呀,反正你就不該突然對我動手,害我丟臉。」

    「我看你是跟著凌小白太久,連他的任性和孩子氣也一併學會了是吧?」凌若夕涼涼的挑起眉梢,深幽的黑眸里,有一抹冷光閃爍。

    暗水被她看得背脊發寒,他習慣性的露出了討好的笑:「凌姑娘,話可不能這麼說啊,我說的也是事實,再說了,我和小少爺也沒在一起混多久。」

    凌小白若是在這裡,一定會哭訴自己的無辜,他這是躺著也中槍啊。

    「行了,你要真想找個媳婦,我倒是可以給你找一個。」凌若夕臉上的凌厲瞬間龜裂,她噗哧一笑,對暗水插科打諢的行為感到無奈。

    這話……

    暗水雙眼蹭地放亮,如同通了電的燈泡,亮晶晶的盯著她:「誰啊誰啊?」

    凌若夕深深的凝視了他許久,久到暗水都快以為自己是不是表現得太急迫的時候,她才輕輕吐出了兩個字:「小丫。」

    「卧槽!」被雷劈得心神俱裂的暗水忍不住爆了粗口,那表情,就和大白天見了鬼沒什麼分別:「凌姑娘,你這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啊,我和她那哪兒是一路人?」

    他甚至連考慮也沒有,就斷然拒絕了,否定的太快,有時候正是從側面透露出了他的心虛。

    凌若夕挑高了眉梢,戲謔的問道:「你確定?最近小丫時常和我通信,她正想找一個人成家,我原本想著,你們來都是我身邊的得力助手,如果能湊成一對,也是件不錯的事,」說到這裡,她明顯看見暗水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緊張,一絲羞澀,這樣的反應,和他平時邪魅狂狷叼炸天的形象根本不符合,還嘴硬說什麼不是一路人,騙鬼呢?她按捺住心頭的笑意,嘆息道:「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再看看,有沒有更合適她的,儘快把她的終身大事解決,也算是了我一樁心事。」

    暗水見她說得鄭重,心頭咯噔一下,一想到和自己成天鬥嘴的冤家即將嫁給其他的男人,他就忍不住暗暗惱火,口氣染上了幾分怒色:「凌姑娘,你不能這麼輕易的就把她交給別的男人,得要好好的考察一番才可以,萬一對方對她不好,那怎麼辦?」

    「無所謂,小丫自己說了,只需要找個志同道合的一起過日子,至於其它的,她通通不在乎。」凌若夕聳聳肩,「不過這事她也只是和我提了一次,我暫時還沒找到合適的,她在信上說,讓我幫忙全權處理,只要我同意,她便嫁,我會找個合適的時間,替她好好找找的。」

    「不是,這是她的人生大事,怎麼能……」這麼草率呢?暗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不樂意,按理說這事也挺正常的,可偏偏他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凌若夕是旁觀者,當然清楚他這心情是因為什麼,反正這機會她是給了,至於這對冤家能不能醒悟,那還得看他們自己。

    在這個世上,想要找到兩情相悅,又有共同話題的愛人,聽著很簡單,但也是最難的。

    她希望他們倆不會錯過,因為有時候一次錯過,就是一輩子的遺憾。

    「總之,這些話你要麼留著給她說,要麼讓她打消這個念頭,出去吧。」凌若夕眸光微微暗了暗,臉上的笑容染上淡淡的苦澀。

    他們是兩情相悅,只是自己還沒弄清楚內心的真實想法。

    看著暗水憤憤不平的離去,凌若夕輕輕嘆了口氣,真好啊,至少在他替小丫擔心時,還能夠找到她,當面告訴她。

    暗水匆忙離宮,身影劃破蒼穹,幾乎用上了最快的速度抵達清風明月樓,據說這天,他和小丫在房內發生了爭執,之後,就再沒有了動靜。

    等到暗水再度出來時,已經是深夜,他臉上掛著傻乎乎的笑容,如同偷了腥的貓。

    凌小白抱著黑狼在皇宮內不停打轉,問了好多人,才找到儲秀宮的方位,他想進去瞧瞧,卻擔心會被娘親教訓,於是,他就把主意打到了暗水的身上,希望他能想辦法,帶自己偷偷看看這些候選的爹爹究竟長什麼樣。

    但他找了半天,愣是沒在宮裡找到暗水的人影,他氣惱的鼓著腮幫,坐在行宮的廂房外,嘴裡不停的說著暗水的壞話。

    「咦?小少爺?」剛從外面回來的暗水奇怪的看著坐在台階上的小奶包,他笑吟吟的迎上前去。

    「哼,你還知道回來啊,小爺等了你好久。」凌小白立即嚷嚷開了,但不論他怎麼抱怨,暗水依舊是那副甜蜜蜜的樣子。

    奇怪,他都不生氣的?

    凌小白心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你幹嘛笑得這麼傻?」

    「傻嗎?」暗水摸了摸自己的面頰,「小少爺,你說我長得還行吧?還看得過去是不是?我穿黑色的衣服會不會顯得特別老?」

    手掌輕輕拽著身上的錦袍,他在考慮著是不是要改變一下衣著的顏色,例如白色之類的,不是說女孩子都喜歡白衣少俠嗎?

    「……」凌小白完全不明白他這是怎麼了,就像抽風了似的,「哎喲,你穿什麼都特別好看啦,快點,小爺有事情要拜託你。」

    比起談論穿衣服這種小事,他更在乎去見見儲秀宮裡的男人。

    「什麼事?你只管說,只要我能夠辦到,絕對義不容辭。」暗水驕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得信誓旦旦。

    凌小白沖他勾勾手指頭,等到暗水彎下腰來以後,他才附耳低語:「你帶小爺去看看那些男人唄。」

    「啊?」暗水頓時驚呼,「這不太好吧?」

    這麼晚了,他慫恿自己帶他去儲秀宮,萬一被凌姑娘知道,會不會以為自己誘拐了小少爺啊?暗水下意識想要拒絕。

    可拒絕的話還沒來得及從嘴裡蹦出來,凌小白就擺出了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小手輕輕握緊他的衣袖,「不可以嗎?小爺只是想替娘親把把關,想要提前和將來的后爹見上一面,這麼小的要求也不可以嗎?」

    他淚眼婆娑的樣子,讓暗水的心開始產生動搖。

    見上一面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吧?反正將來總會見到。

    在凌小白的眼淚攻勢下,暗水只掙扎了一會兒,就舉手投降,「不過,咱們得悄悄的去,不能被凌姑娘發現。」

    「恩!你放心,如果娘親怪罪下來,小爺不會把你抖出來的。」凌小白十分義氣。

    他的保證讓暗水心底最後一絲猶豫也消失得一乾二淨,一咬牙,抱起他騰地竄上半空,速度快如疾風,沒有驚擾到宮內的御林軍,如鬼魅般,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儲秀宮後院的一間廂房頂部。

    偌大的后廂住滿了從各地彙集到京城的少年郎,房間內燈火通明,從窗戶外,能夠窺視到他們在房內的動靜。

    有人在緊張的來回踱步,有人站在屋外默默禱告,有人在彈琴,有人的看書。

    暗水跳下房頂,拉著凌小白躲藏到花園的角落,「這兒就是儲秀宮了。」

    「這麼多房間,咱們要先看哪一間呢?」凌小白有些猶豫,然後,他雙眼蹭地一亮,閉上眼,隨隨便便指了一個方向,「就先去那兒。」

    喂!這麼草率的做出決定,真的可以嗎?暗水嘴角忍不住抖了抖,默默的在心頭吐槽。

    兩人一獸跟做賊似的,偷偷接近廂房,凌小白蹲在窗戶外,用手指戳破紙窗,透過那窄小的縫隙,張望著裡面。

    長相一般,不過是個書獃子。

    他默默的在心底為這間房裡的少年畫上了一個大叉,隨後,又挨個看過剩下的房間,不論他怎麼看,總能挑出這些人的缺點,完全找不到一個符合他心裡完美爹爹的人選來。

    要麼是長相太差,要麼是穿得太普通。

    凌小白來的時候有多期望,現在就有多失望,這些人怎麼配得上他的娘親?

    他沒有意識到,在觀察這些陌生的少年時,他潛意識正在拿他們同某個失蹤的男人相比較,以至於,怎麼看也不滿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
    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