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90章 她知道他不會無動於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90章 她知道他不會無動於衷字體大小: A+
     

    得到了暗水的首肯,凌若夕便催促他儘早動身,暗水抬起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後,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姑娘,你說的儘快應該不是現在吧?肯定不是,對吧?」

    嚶嚶嚶,他一點也不想在大晚上的出門辦事啊,親,咱們能稍微人性化一點么?

    「不是現在。」凌若夕搖搖頭,就算她再心急,也要等到衛斯理查到隊伍究竟到了哪裡,才能讓暗水出發,「你繼續休息吧。」

    知道自己前來打擾有些不太人道,凌若夕沒有久留,就打算離開。

    暗水悄悄鬆了口氣,臉上帶著幾分喜色,揮著爪子,送她出門。

    「哦,對了,」凌若夕剛邁開步伐,又想到了一件事,轉身吩咐道:「這件事不要告訴小白。」

    否則,以他的個性,絕對會死皮賴臉的纏著自己,放他一起去的。

    「我是那樣的人嗎?」暗水嘀咕道。

    解決了這樁小事,凌若夕才回到寢宮,開始今天的修鍊。

    第二天,衛斯理就查到了隊伍的去向,他們在距離京城一百里左右的官道上前進,得到這個消息,暗水立即帶著五名深淵地獄的高手準備出發,離開時,凌若夕湊到他的耳畔低聲耳語,也不知她說了什麼,只見暗水的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最後,甚至浮現了即將慷慨赴義的決絕:「姑娘,你就放心吧,到時候我知道該怎麼做。」

    「很好。」得到了他的保證,凌若夕頓時笑開了,目送他們離開后,她立即趕去清風明月樓去見小丫。

    從這天起,京城裡不知道怎麼的,就有流言四竄,說是送畫像前來的隊伍很快就會抵達,而皇後娘娘已經迫不及待的派人過去取來畫像,據說,這些畫像里有些人年輕俊朗、學富五車。

    這些流言傳得天花亂墜,賭坊里甚至有人設局,賭這回凌若夕會納多少男人進宮,她即將選夫的事,再次成為了南詔國上上下下關注的焦點,而遠在北寧的鳳奕郯,也得到了這則消息,他先是一驚,隨後便苦笑了,就算她真的打算選夫,那又怎樣?他永遠不再有擁有她的資格。

    「王妃的行李收拾好了嗎?」他轉瞬就把這黯淡的想法壓下,離開書房,揮手找來總管,冷聲問道。

    冷峭的容顏,絲毫不見半分柔情,提起凌雨涵,他就像是在說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

    總管面露難色:「回王爺,王妃她不肯離府,這會兒正在後院大吵大鬧呢。」

    鳳奕郯身側的氣息驀地一冷,「你去告訴她,本王不管她要死還是要活,總之,今天落日前,她必須滾出王府。」

    冷漠到不近人情的話語連跟隨他多年的管家,也感到一絲心寒。

    他真的不明白,不過是去了一次南詔,為何回來以後,王爺的變化會這麼大,不僅把府里所有的侍妾全部趕走,甚至於,還要和王妃和離,即便是皇上親自從中調節,他的立場和態度始終堅定,說什麼也不肯妥協。

    「沒聽見本王的命令嗎?快去。」鳳奕郯對他的沉默極其不滿,語調不自覺加重。

    管家不敢再怠慢,只能唯唯諾諾的點頭,往後院的方向去了。

    據說這一天,王府內女人的哭聲尖利、凄慘,大病剛愈的凌雨涵幾乎哭暈在房間里,被王府的侍衛用木板抬著,一路抬出王府,而凌克清自覺這種事太過丟人現眼,不肯親自前來接她回娘家,而三小姐凌雨霏則自告奮勇擔負了接她回家的重任。

    丞相府的下人圍在一輛馬車邊,凌雨霏站在一旁,身後帶著兩名丫鬟,此刻她的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笑,她和二姐鬥了半輩子,如今,她總算是見到二姐出醜了。

    「三小姐,請您帶王妃離開,王爺有令,從今往後,王妃不再是王府的人,這是和離書。」管家公式化的說道,將一份簽上鳳奕郯名字的信箋交到凌雨霏手中。

    她略顯恭敬的接過,「請轉告王爺,我和爹會好好教育二姐的。」

    說完,丫鬟立即上前將昏迷不醒的凌雨涵從木板上架起,粗魯的把她拽上馬車。

    「告辭了。」凌雨霏彬彬有禮的同管家道別以後,這才翻身跳上馬車,吩咐離開。

    王府的大宅越來越遠,到最後幾乎完全消失不見了。

    她坐在馬車裡,目光陰鷙的注視著一旁的姐姐,嗤笑道:「二姐,你也會有今天啊,被王爺休回家,還出了這麼大的丑,你說,爹爹從今以後還會疼愛你嗎?」

    微涼的手指輕輕撫摸著她的輪廓,拂去她眼角無意識落下的淚珠。

    「二姐,打小我就嫉妒你,明明和我一樣是庶出的小姐,憑什麼爹爹永遠只會疼愛你一個?若你是大姐,是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也就罷了,可你是嗎?不過是仗著娘家是軒轅世家,就高高在上,呵,就算你嫁給王爺又怎麼樣?現在,他不也不願意要你了嗎?」凌雨霏喃喃道,心頭一半是喜悅,一半則是說不出的空蕩。

    她一直以來,都想要把凌雨涵踩在腳下,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比她差,可是,到了今天,她的心愿總算是達成,可為什麼,她的心會澀澀的呢?

    馬車抵達丞相府,昔日門庭若市的府宅,此刻只剩下蕭條與寂寥,自從鳳奕郯回國后,就一直與凌雨涵鬧和離,這件事在京城裡早就傳得沸沸揚揚,而凌克清,也沒能得到北寧帝的再次信任,即使頂著丞相的頭銜,但他在朝廷上的勢力,卻遭到了很大程度的打壓,帝王的漠視,與鳳奕郯的交惡,讓他被百官排擠,受盡了白眼,哪裡還會有人登門拜訪?

    這些事,凌若夕通通一無所知,即便她知道,也不會有任何的感想,凌府的人,早在她決定離開時,就與她無關了。

    暗水爬山涉水,總算是在第二天的日落,與遠在百裡外的隊伍匯合,天空上忽然間出現的人影,讓負責護送的侍衛嚇了一大跳,紛紛拔刀進行警戒。

    「行了,拿什麼刀啊?是凌姑娘派我們來的。」暗水掏了掏耳朵,看也不看面前明晃晃的白刃,就這點微不足道的攻擊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你是娘娘的屬下。」帶隊的武將認出了暗水,見是自己人,趕忙吩咐取消戒備。

    「畫像呢?凌姑娘吩咐由我們儘快帶回去。」暗水一板一眼的執行著凌若夕的交代,一雙眼睛卻密切留意著四周的動靜,似乎待會兒會有敵人出沒一般。

    武將不敢怠慢,命人將裝滿畫像的木箱子打開,暗水隨便打開了一卷,定眼一看,畫像上的男人,眼是眼,鼻是鼻,長得也就將就。

    「好了好了,你們慢慢回去,我先走一步。」就在他剛伸出手,試圖將畫卷全部抱在懷裡時,突然間,有一陣狂風呼嘯而來。

    馬匹、侍衛被吹得人仰馬翻,驚呼聲不絕於耳。

    地上的黃沙被風刮到半空,視野已是一片昏暗,完全無法看清四周究竟有多少人。

    「快戒備!有敵襲!」武將驚慌失措的呼喚道。

    耳畔,有拳腳碰撞聲響起,隱隱能夠透過這黃沙,窺視到幾道人影正在交手。

    「咳!」虛弱的咳嗽聲后,來人迅速撤離,暗水攜帶五名深淵地獄的紫階高手,追出數里遠,卻始終無法與對方的速度抗衡,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抹墨色的人影消失在遠方。

    「可惡!」暗水憤憤的咒罵了一句,「居然被他逃掉了。」

    「二哥,那人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內傷,你看這裡。」一個男人發現了地上的血漬,「不如咱們追上去吧,說不定能夠追到他。」

    「追什麼追?」萬一把那人逼急了,害他內傷更嚴重,誰來負責?暗水早在出發前就得到了凌若夕的囑咐,她擔心他們一旦與大部隊匯合后,會遭到雲井辰的埋伏,但凡這個男人有半分在乎她,以他的個性,在嫉妒的驅使下,又在不肯見她的心思作祟下,他勢必會採取這種舉動。

    事實證明,她的確了解雲井辰,不論是他的心思,還是他的行為模式。

    但很可惜,他逃離的速度太過迅速,以暗水的修為,拍馬也追趕不上,又一次眼睜睜看著他離開。

    「走了,還看什麼?看到天黑人家也不會再回來。」暗水氣惱的揮動衣袖,重新回到遭到伏擊的地方,隊伍被那股颶風吹得七零八落,卻沒有人員的傷亡,一個木箱子里的畫卷,被全部偷走,只剩下空蕩蕩的箱子,好在還剩下兩個,想來,必定是對方在撤離時,沒來得及全部拿走。

    暗水黑著一張臉,看了看地上發黑的血漬,從袖中拿出一塊手絹,裹住點點淤血后,塞入了懷裡。

    旁人看得目瞪口呆,以為這是他特有的怪癖。

    暗水莫名其妙就背上了黑鍋,自己還不知道,以至於,許多年後,有關於他喜歡收集敵人鮮血的傳言,被後人當作事實,名揚千古。

    他先安撫了帶隊的武將,之後,便帶著畫卷啟程回宮,他原本還以為這一路上,會再次見到雲井辰,但出乎暗水預料的是,這一路平靜的讓他意外。

    回到宮裡,已經是兩天後,剛巧朝廷打算提前放榜,大批的百姓與學子們聚集在招貼皇榜的公告欄前,整條街道幾乎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

    暗水可沒心思理會這些人,他抱著畫卷飛過宮牆,追尋著凌若夕的氣息,飛奔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