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9章 責任與擔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9章 責任與擔當字體大小: A+
     

    「娘親,剛才那人是你給寶寶找的后爹嗎?」離開翰林院以後,凌小白才疑惑的問道,他從來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娘親有熱心腸這種東西,她從來不會多管閑事的,可剛才她卻出聲幫那人的忙,這難道還不算是姦情么?

    凌若夕臉色一黑,一個爆栗在他的頭頂上炸開了花:「胡說八道什麼?誰教你這種東西的?」

    「哎喲,好疼啊。」凌小白捂著腦袋,淚眼婆娑的嘟嚷道。

    黑狼趴在他肩上,從頭到尾就沒吱過一聲,跟不存在似的,它到現在還沉浸在沒能找到少主的失落感和自責感中,沒能擺脫,以至於看上去懨懨的,沒什麼精神。

    母子二人在京城的街道上隨意閑逛,忽然,黑狼吧唧一下,從凌小白的肩膀上跳到了地上,像是發現了什麼。

    凌若夕眉頭一蹙,低聲問道:「怎麼了?」

    「吱吱。」有少主的氣味。

    凌若夕勉強能夠聽懂它的話,畢竟,能夠讓它這麼緊張的,除了雲井辰外,沒有別的理由了,凌厲的目光迅速掃過四周,街道上人群涌動,到處是玲琅滿目的攤販,根本就沒有雲井辰的身影。

    「吱吱吱。」肯定是少主的味道,它絕對沒有感覺錯,黑狼用力嗅著空氣里殘留的味道,但四周充斥的氣味太過複雜,它只能勉強嗅出那股熟悉的香氣,卻始終沒辦法追上。

    直到味道徹底消失,它才懊惱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

    嚶嚶嚶,它實在是太沒用了,明明都已經感覺到了少主的存在,卻沒能追蹤上去。

    黑狼徹底陷入了自暴自棄的情緒里,難以脫身。

    凌小白擔憂的看著渾身散發著黑氣的小夥伴,想要安慰它,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哼,他是屬兔子的,跑得倒是挺快。」凌若夕眉目森寒,涼涼的諷刺道。

    「誰啊?」凌小白一臉茫然,完全沒聽懂,他們在說什麼人,就覺得像是在打啞謎一樣。

    「回去了。」該出現的,自然會出現,既然他有心想要躲,她再如何追趕也是無濟於事,有本事他這輩子別被自己給找到,不然,她會讓他知道,追逐一個人的滋味,有多煎熬。

    凌若夕難得溫柔的將黑狼從地上抱起,邁著緩慢的步伐往皇宮走去,剛回宮,就聽說工部尚書在一刻鐘前,進宮想要求見她,此時正跪在御書房外,等待她的召喚。

    凌若夕怎麼可能猜不到對方匆忙進宮的理由?除了替兒子求情外,不做他想。

    根據小丫的調查,工部尚書的府里只這一條血脈,雖然納了六七房的侍妾,但一直沒能懷上孩子,從這點就足以看出,對這個血脈,他有多珍惜,有多看重,也難怪會把兒子養成一副仗勢欺人的品性。

    她不緊不慢的往御書房的方向走,似乎並不著急立即去見大臣,悠哉悠哉的,如同賞園一般。

    鈍鈍的腳步聲從長廊深處傳來,跪在御書房外的工部尚書此刻已經急出了一頭的熱汗,他不敢擦,過往宮人們複雜的目光,讓他如坐針氈,可是,想到剛剛被抓走的兒子,他今天就是豁出去這張老臉,也得替他求來一條生路。

    「娘親,快看那兒。」凌小白指著工部尚書,另一隻手輕輕拽著凌若夕的衣袖。

    聽到他脆脆的童音,工部尚書立即叩首:「罪臣參見攝政王,參見小少爺。」

    他深深伏地膜拜,沒有得到凌若夕的回應,不敢起來。

    「什麼事。」凌若夕懂裝不懂,站在御書房外的台階上,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他,氣勢強悍逼人。

    工部尚書老淚縱橫的哭訴道:「大人,求大人看在小兒年幼無知的份上,饒了他這次吧。」

    事情的來龍去脈他早已經從吏部侍郎的嘴裡聽說了,自然知道,自己的孩子得罪的人是誰。

    「年幼無知?」凌若夕涼涼的嗤笑一聲:「高官子弟,竟不能以身作則,反而為難外地人,呵,這讓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朝廷?如何看待本宮?」

    話鏗鏘有力,愣是讓工部尚書無法反駁,他面如死灰的跪在地上,默默的流淚。

    「且不說他在背後議論本宮是非一事,翰林院,那是什麼地方?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你尚書府!是朝廷的顏面!你知道嗎?」凌若夕冷聲質問道,冰冷的話語如同一記重鎚,狠狠敲打在工部尚書的心窩上。

    「罪臣知罪,是罪臣教子無方,求大人懲罰罪臣,放過孩子吧,罪臣就這麼一個兒子,若是他有個萬一,罪臣……罪臣……」說到這裡,這個大老爺們竟哭得不能自已。

    萬愛千恩百苦,疼我誰如父母?說到底,他現在不過是一個擔心著兒子的父親,僅此而已。

    凌小白有些不忍,他想著,如果自己有一天出事,娘親會不會也是這樣?想到自己曾經任性的離開,任性的惹出好多禍事,他的眼圈不自覺紅了,有些愧疚,有些懊惱。

    「本宮不是嗜殺之人,今日的事,小懲大誡一番就行了,不過,本宮不想看見第二次。」或許是那份為人父母的心,凌若夕終於鬆口,並沒有太過於為難他,「把他帶回去以後,悉心教導,莫要再讓他胡作非為。」

    工部尚書喜極而泣,他不斷的磕頭表達著內心的感激之情。

    凌若夕煩躁的揮揮手,示意他滾蛋,工部尚書沒敢久留,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拖著疼痛的雙腿,離開了皇宮,打算親自去接自己的兒子回家。

    「娘親,對不起。」凌小白用力握住她的手指,低垂著腦袋,喃喃道。

    「恩?」他突如其來的抱歉,讓凌若夕有些迷茫,但注意到他臉上的自責情緒后,她才瞭然,「你是娘親的兒子,你想做什麼,可以去做,但你得記住,你的每一個決定,都會帶來一定的後果,不論是好是壞,你必須要深思熟慮的進行思考,不能夠任性,懂嗎?」

    她不希望凌小白變成一個只知道熱血衝動的人。

    他現在是她的兒子,將來會是一個女人的丈夫,是一個孩子的父親,身份的轉變,將會給他帶去不同的責任,人承擔的責任有多大,他需要考慮的東西就越多。

    這個世界,任性是需要資本和資格的。

    「恩。」凌小白重重點頭,「娘親,寶寶再也不會讓你為寶寶擔心了,你也要乖乖的,好嗎?」

    聽到這番話,凌若夕噗哧一聲笑開了,食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腦門:「怎麼,現在還輪到你來教訓我了?」

    「嘿嘿。」凌小白傻兮兮的笑笑,環繞在他們倆之間的沉悶氣氛,似乎也在這一刻消失不見,只剩下淡淡的溫馨與幸福。

    科舉考試進行了三天,一共有六場,當所有的考卷全部被封存,由吏部侍郎帶到宮裡,與六部尚書以及衛斯理一起批閱,互相進行監督。

    他們通宵達旦的翻閱著考卷,將其中文采、學識不錯的挑選出來,呈送給凌若夕,由她做最後的定案。

    凌若夕坐在御書房裡,面對著一大堆的考卷,看得有些頭疼,古文這種事,她真心不太了解啊。

    「去,把丞相叫到宮裡來。」她向一旁的太監吩咐道,打算給自己找個幫手。

    衛斯理連夜進宮,與凌若夕一起,從這些試卷中挑出狀元、榜眼、探花、舉人,以及數十名進士,每個人的名字都被記錄在皇榜中,於七日後進行放榜。

    解決完這件事,凌若夕竟感覺到了些許疲憊。

    「攝政王大人,大選的事已經開始召開,各地方收集的畫像,現在正運往京城,相信用不了幾天,就能送到。」衛斯理想到禮部尚書向自己呈報的事,趕緊趁著這個時候說出來。

    「還在路上?」凌若夕頓時皺緊了眉頭,距離皇榜貼出去已經過了四五天,但畫像還沒送到她的手裡,「你去問問隊伍到了什麼地方,本宮會讓暗水帶人前去接應。」

    「是。」衛斯理心頭一緊,沒想到她竟連這麼短的時間也等不了,他偷偷的打量著凌若夕,猶豫了半天,才問道:「大人,您究竟是為什麼這麼在意這次的大選呢?如果多給一些時間,大選可以進行得更嚴謹,更盛大。」

    凌若夕涼涼的勾了勾嘴角:「比起盛大的場面,本宮更希望能夠節約時間。」

    她沒有那麼多的心思用來建造宏偉的選秀場景,她只是希望,能夠儘快把那個該死的男人給逼出來!

    「是這樣嗎?」衛斯理隱隱覺得,這其中必定還有他所不知道的理由,但他沒敢多問,只能點點頭,躬身退出了御書房,打算回府。

    凌若夕拂袖起身,夜色微涼,她沒什麼心情回寢宮歇息,想到到現在還音訊全無的雲井辰,她的心情就忍不住變得急躁起來。

    信步走到行宮,她釋放出自己的氣息,很快,漆黑的殿宇,立即有燈火的光芒迸射出來,披著一件寬鬆輕裘的暗水,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從屋內走出來:「凌姑娘,你這大半夜跑到我們這兒來放殺氣,很不道德啊。」

    身為修行者,他們的感官有多敏感,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氣息剛剛出現,就把所有人從夢中驚醒了,這不是擾人清夢是什麼?

    「我有事吩咐你。」凌若夕沒理會他的抱怨,抬腳走入房中。

    喂喂喂,一個女人大半夜闖到男人的房間里,這種事真的可以嗎?暗水在心裡腹誹道,卻沒敢說出口,只能帶著一身的怨氣,尾隨她回到房間。

    「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啊?」需要你大半夜跑來打擾他睡覺。

    凌若夕聽出了他的潛台詞,卻不在乎,她吩咐道:「明天你帶上大家離京,前去接應各地送來畫像的隊伍。」

    「誒?」暗水有些茫然,這種小事需要出動他們嗎?

    「你有意見?」凌若夕將他詫異的神色盡收眼底,臉上浮現了一絲危險。

    暗水趕緊搖頭,這時候會點頭的人,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