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8章 意料之外的收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8章 意料之外的收穫字體大小: A+
     

    科舉正式召開,凌若夕特地命吏部侍郎為主考官,負責監考,命鎮南將軍坐鎮考場,謹防徇私舞弊的事情發生,凌小白打聽到科舉的事,嚷嚷著要去看看熱鬧,凌若夕也沒有阻止,換上男式長袍后,帶著兒子悄悄趕去考場。

    考場設立在翰林院中,四周林蔭片片,百花齊放,用竹子鋪成的地板,與紅漆的護欄形成綠與紅的鮮明對比,空氣里似乎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翰林院內外,隨處可以看到負責警戒的侍衛,凌若夕腰間掛著通行的令牌,侍衛們沒認出她,但靠著那塊令牌,她仍舊能夠在這裡暢通無阻的出入。

    敲鐘聲忽然響起,無數學子從考場內走出,一條長長的台階上,幾乎全是人群。

    凌若夕站在台階下方,目光淡泊的打量著這些學子,反倒是一旁的凌小白,情緒始終處於亢奮和激動的狀態,「娘親,他們就是將來為你效力的人嗎?」

    他得好好的替娘親把關才行。

    凌若夕嘴角一抖,解釋道:「不是,他們中有可能會出現為朝廷辦事的官員。」

    是為了南詔,而不是為了她。

    「不都一樣嗎?」凌小白有些迷茫,在他看來,現在的南詔不正是屬於她的嗎?所有人都聽她的調遣與安排,他的話也沒有說錯啊。

    「咦?這位壯士也是此番前來參加科舉的學生嗎?」一個陌生的少年好奇的打量著凌若夕,畢竟,拖家帶口前來的,只有她一個,以至於在人群中,她顯得格外的受人矚目。

    凌若夕微微頷首,也沒說是,可也沒說不是。

    學子自動腦補,臉上掛著友善的微笑:「不知壯士如何看待方才的考題?」

    如果她沒有記錯,這次的考題是她親自挑選的,有關治國論。

    「我才疏學淺,沒有答得太詳細。」凌若夕禮貌的笑笑。

    「哦,原來是這樣啊。」學子的神情明顯變得輕蔑,似乎把她當作了中看不中用的學生,寒暄幾句后,就告辭離開了。

    「切,什麼嘛,他怎麼能看不起娘親呢?」凌小白不滿的撅著嘴,在他心目中,凌若夕是最完美的。

    「這種小事你斤斤計較有意思嗎?」凌若夕抬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別放在心上。」

    好吧,既然娘親這麼說,那他就勉為其難放過他算了。

    兩人正準備四處逛逛,忽然,前方的花園裡,有喧嘩聲傳來,不少離開的學子,此刻朝那裡圍聚過去,似乎在看熱鬧。

    「娘親,咱們也過去看看。」凌小白一見有熱鬧可以看,趕忙拉住凌若夕的手臂,拖著她,往人堆里擠。

    走近了些,才看清,原來是兩個學子在爭吵,兩人吵得已是面紅耳赤,臉上都帶著憤怒。

    「你把剛才的話收回去!不許這麼說攝政王。」穿著粗布麻衣的學子操著一口外地的口音,憤怒的瞪著眼前衣冠楚楚的少年。

    「我說什麼了?你有證據嗎?鄉巴佬。」少年高傲的抬起頭,鄙視的目光,從頭到腳將眼前這外地人打量了一番,「哼,就你這樣的人,也敢在天子腳下大聲吵鬧,就你這樣的素質,還妄想考取功名?回家做春秋大夢還差不多。」

    「哈哈哈。」他的話引來了不少人的竊笑。

    他們倆一個看就知道是出生不俗的富家公子,一個呢,衣著落魄,口音味十足,這一前一後的對比,也不能怪圍觀的人偏心。

    「你!」外地人氣得怒紅了雙眼,「你別瞧不起人了!就算我是鄉巴佬那又怎麼樣?我十年寒窗苦讀,為的是給朝廷效力,不像你,仗著家世背景,在這裡欺負人!我不和你爭論,你快點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你倒是說說我說什麼了啊。」富家公子戲謔的說道,他剛才不過是和同伴議論了幾句,又沒幾個人聽見,這鄉巴佬跟條狗似的咬住他不放,難不成還能拿出什麼證據來嗎?可笑!

    「你……你分明在議論攝政王的不是。」學子結結巴巴的說道,他是個老實人,那些話,他根本就說不了。

    「你說是就是嗎?凡事都要講究證據,請問你有證據嗎?」公子哥得意洋洋的問道,篤定這人不可能拿出什麼證據來,氣焰極其囂張。

    外地人在無數的白眼與竊笑中,固執的瞪著他,毫不退讓。

    「攝政王是我們可以議論的嗎?哼,我看你分明是嫉妒本公子,所以才用這種借口來污衊我!」公子哥倒打一耙。

    「我沒有!是你說攝政王內心饑渴,手段殘忍的,這些都是你說的。」學子氣到將他剛才在背後說的那些話說了出來,「攝政王是南詔國的大恩人,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她?」

    圍觀的人這下不敢吭聲了,這段時間,京城裡四處都在抓人,萬一要是被人知道這些話,保不定他們會被帶走。

    公子哥眼看著自己的同伴們開始退避三舍,也是急了,「你別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說了?哼,身為學生,居然口出妄言,你這樣的人進入翰林院,是給朝廷抹黑!」

    「這裡發生什麼事?」剛將考卷存封好的吏部侍郎在聽侍衛說起這裡的騷動后,急忙趕來。

    學子們紛紛後退,努力想要撇清關係,害怕會被牽扯到其中。

    侍郎不悅的看了眼這兩名引起騷動的年輕人,剛想出聲呵斥,餘光卻瞥見了站在人堆里的熟悉身影,臉色驟然大變,剛想跪地行禮,卻被凌若夕用眼神及時的阻止了。

    她沒有要表露身份的想法,更不想引來圍觀。

    侍郎也是個有眼色的,見凌若夕想要低調,也沒敢違抗她的意思,只是黑著一張臉,詢問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當聽說,是這名外地的學生在途徑這裡時,聽到這公子哥和他的同伴在背後議論凌若夕,嘲笑她選夫的事時,侍郎臉上的冷汗迅速滲出,天哪!他們居然當著娘娘的面說這些話?

    想到凌若夕雷厲風行的手段,侍郎險些怕到栽倒在地上。

    「大人,這事同我沒有關係,依我看,分明是這學生胡說八道,也說不定他是打算參加選夫的,卻因為各種原因被刷下來,心裡不爽,所以才在參加科舉以後,做出這種事,這種人分明是心理變態,腦子有問題,我建議,讓他離開翰林院,免得他侮辱了這個聖地。」公子哥牙尖嘴利的說道,開始把髒水往那外地人的身上潑去。

    一個是油嘴滑舌的富家公子,一個是老實笨拙的外地人,兩人不論是氣場還是從談吐,都有著一定的差距,但即使是這樣,外地人也沒有退縮,他慌忙的想要解釋,想要把真相告訴給所有人。

    侍郎聽著他結結巴巴的話,一時間也糾結了,這兩人之間肯定有人在說謊,但究竟是誰,除了他們自己,誰也不清楚啊。

    他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凌若夕,希望她能夠替他想個解決的方法。

    「我建議,把他們倆同時關起來,還有這人的同伴,用最嚴厲的刑罰逼迫他們說出實話,大人,你覺得呢?」凌若夕沉聲說道,眸子里有精芒閃爍。

    「你是什麼人?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公子哥被她的提議給嚇傻了,急忙出聲呵斥。

    侍郎眼前一黑,媽呀,他居然敢和皇後娘娘嗆聲?他不要命,自己還想要呢!「閉嘴!不得對他無理。」

    這下子,所有人都看出來了,他對凌若夕易於尋常的態度,那種近乎謙卑和討好的姿態,讓人十分困惑,不少人在心底暗暗猜測著凌若夕的身份。

    公子哥被他訓斥得膝蓋一軟,差點倒在地上去。

    他的同伴一看事情不對,急忙出聲:「不關我們的事,是他說的,不是我們說的,我們從來沒有說過攝政王半句不是。」

    他們慌裡慌張的解釋,已經將真相曝光。

    侍郎咬著牙,大手一揮,吩咐侍衛將這名公子哥帶下去,剝奪他的考試資格。

    「你們不能這麼對我!我的爹爹是工部尚書,你們不可以這麼對我……」公子哥被拖著離開時,還不忘把自己的老爹給搬出來,試圖搬回局勢,只可惜,吏部侍郎就算有心想要放了他,但在凌若夕的面前,他也沒這個膽子啊。

    一個是工部尚書,一個是輔政攝政王,孰輕孰重,那不是明擺著的嗎?

    「好了,都散了吧。」事情圓滿解決,侍郎才吩咐眾人散去,別聚在這裡。

    「你等等。」凌若夕眼尖的看見了那名外地人,正埋著頭,隨著人群離開,突然出聲喚道。

    外地的年輕學子迷茫的抬起腦袋,眨眨眼睛,「您是在叫我嗎?」

    「什麼你啊我的,給本官放尊重點。」在攝政王面前有這麼說話的嗎?侍郎開口教訓。

    但這年輕的學子卻根本不知道凌若夕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只能訥訥的站在原地,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表情。

    「方才為什麼和他爭執?這裡是京城,你是一個外來者,不怕被他報復么?」凌若夕挑眉問道,語調淡漠得讓人猜不透她的真實情緒。

    學子有些害羞的紅了面頰,「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我只是覺得他這麼做是不對的!」

    「是嗎?」凌若夕細細的眯起了眼睛,犀利的目光把學子給看得有些害怕,卻毫不退縮的站在原地,任由她打量。

    倒是個有勇氣,又堅韌的人。

    「你叫什麼名字?」凌若夕覺得自己此番出來,貌似收穫不小,還被她找到一個可用之人。

    「啊?」學子被她問得愈發迷茫。

    「大人問你話呢,老實說就是。」攝政王親自詢問他,這是天大的好事啊,他怎麼還傻乎乎的?侍郎有種爛泥不扶上牆的挫敗感。

    學子這才恍然,「我……我叫張三。」

    「……」他隔壁的人難不成叫李四么?數條黑線從她的額頭上滑落下來,她有些風中凌亂。

    「請問有什麼不對嗎?」張三略顯緊張的問道。

    「不,沒什麼。」凌若夕默默的將他記住,然後帶著凌小白離開了翰林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