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7章 心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87章 心痛字體大小: A+
     

    凌若夕腳下一個踉蹌,接連後退了兩三步才堪堪穩住身體,心像是被巨石重重的敲了一下,鑽心的疼讓她幾乎無法說話,胸口悶悶的,甚至開始喘不上氣來。

    「娘親。」凌小白嚇得淚流滿面,他顧不得躲在角落裡,趕緊走了出來,想要攙扶她,想要關心她。

    「凌姑娘。」暗水也是一臉的擔憂,他們什麼時候見到過凌若夕這副樣子?柔弱得好似風一吹就會跌倒。

    小一很愧疚,早知道是這樣,他就不該把事實告訴師姐的,牙齒用力咬住嘴唇,磨蹭得下唇上滲出了無數的血珠。

    「師姐,其實……」他吞吞吐吐的想要說出一些安撫的話,讓她沒這麼難受,卻被凌小白一把推開。

    他紅著眼睛,惡狠狠瞪著小一,就像是在看一個具有危險的敵人,「你走開,不準靠近娘親。」

    要不是他,娘親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他的錯!

    小一懊惱的握緊了拳頭,任由眼淚奪眶而出,凌小白的指責,他的憤怒,讓他無從反駁,是,他只是聽了凌若夕的話,選擇說出了事實,但人在憤怒的時候,在情緒無法受到控制的時候,就會產生遷怒,凌小白這時就是在遷怒於他。

    「你們都出去。」凌若夕沙啞的聲音輕輕響起,她疲憊的閉上眼,神色略顯蒼白。

    「娘親,寶寶留在這裡陪你好不好?」凌小白懇求道,他不想走,他也不放心留她一個人待在這兒。

    「出去。」輕飄飄的兩個字,卻足夠道盡她的執著與堅定。

    凌小白還想再說,卻被暗水拽住,他搖搖頭,示意他別在這個時候給凌姑娘添麻煩,三人慢吞吞的邁開步伐,往房門邊踱步過去。

    出門以後,凌小白還不忘回頭說一句:「娘親,寶寶就在外邊,有事你叫寶寶一聲啊。」

    回應他的是這滿屋子的寂靜,凌若夕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更別說給他任何的回應。

    他不安的咬著唇瓣,在殿門合上以後,便蹲在了地上,眼淚啪啪的,一滴接著一滴不斷的砸落。

    暗水幽幽嘆了口氣,這到底叫什麼事?凌姑娘心裡難受,連小少爺也這麼難過,他煩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頭髮,有些無措。

    「小少爺,真的對不起,我不該把這些事告訴師姐的。」小一低聲道歉。

    凌小白卻只是一個勁的哭著,根本沒有搭理他,當他不存在,要是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衙門做什麼?哼!

    他很清楚,這事和小一關係不大,可他心裡就是憋著火,沒地方使出來,所以只能採取這樣的方式。

    「你別想多了,讓小少爺自己靜一靜。」暗水安慰的拍了拍小一的肩膀,「這種時候他和凌姑娘都需要安靜。」

    「恩。」小一低聲應了一下。

    「哎,其實說來說去,還不都是雲族少主的錯嗎?要不是因為他,凌姑娘也不會……」暗水忍不住抱怨道,可話還沒有說完,又說不下去了,他還記得,在第二位面的時候,雲井辰為凌若夕療傷的事,他的傷勢,恐怕就是在那個時候留下的,這樣的男人,讓他如何去指責?如何去埋怨?

    明明他沒有錯,凌若夕也沒有錯,可到頭來,這件事卻讓兩個人都飽受煎熬。

    「不準提他。」凌小白氣呼呼的鼓著腮幫,眥目欲裂,「小爺再也不想見到這個人了!」

    他說的是氣話,但也是真心話,如果不是雲井辰莫名其妙玩失蹤,搞消失,不是他受了傷,娘親至於這麼難過嗎?

    暗水趕緊附和:「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看來,這雲族少主已經不止是凌姑娘心裡的逆鱗,現在也成了小少爺的眼中釘了。

    屋外吵吵鬧鬧,屋內,卻是一片靜默,凌若夕低垂著頭,坐在軟塌上,三千青絲隨意的從肩頭滑落到胸前,她像是一座雕塑,紋絲不動,只有身側環繞著的不平穩的氣息,代表著她此時此刻難平難復的心情。

    從懷中將那塊包裹著白髮的絹帕取出來,髮絲早已失去了光澤,乾枯、分叉,他是不是也如同這頭髮一樣?在承受著病痛的折磨?這就是他離開自己的理由?

    凌若夕很想笑話他,笑話他如同聖父般的情操,笑話他無名英雄般的行為有多愚蠢,但她的心卻疼得彷彿有無數只螞蟻在啃咬。

    「雲井辰,你以為這些事我會在乎嗎?」手掌用力握緊,一股玄力從她的掌心迸射出來,布料化作粉末,順著她的指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她瞪大了雙眼,鳳目里閃爍著近乎決然的冷光。

    她不在乎他的身體究竟有多虛弱,不在乎他的身體是否進入老化,有問題,她可以和他一起去面對,而不是讓他獨自一個人在暗地裡承受。

    她會把他找出來的,然後,好好的讓他知道,她的喜歡,絕不是那麼廉價的東西!她想要的,是他這個人,而不是所謂的實力、修為、相貌。

    夜涼如水,寢宮內外只有涼風呼嘯的細碎聲響,時不時還能夠聽見灌叢里傳出的蟲鳴以及花園中的幾聲鳥叫,凌小白哭累了,最後蹲在地上,用手掌托住腮幫,沉沉的睡了過去,暗水悄無聲息的將他抱起來,還特地注意了一下自己的姿勢,不願意吵醒了他。

    時間轉瞬即逝,這個夜晚,對於凌若夕等人而言,出奇的漫長,當濃霧降臨整座皇宮,當海平線上有淡淡的光輝浮現,緊閉了一夜的大門終於開啟,苦苦等待的暗水和小一,迅速轉頭,神色複雜的望著從裡面緩步走出來的女人。

    她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如汪洋大海,讓人琢磨不透。

    深紫色的朝服盡顯尊貴,如瀑的青絲被髮帶綁成馬尾,隨意的在後背上來回搖曳,凌若夕緊抿著嘴唇,目光掃過暗水懷裡睡得正香的兒子,最後再挨個掃過,在屋外等了她整整一宿的幾人。

    他們臉上的關切與擔憂是那樣的明顯,這些人,是發自內心的在挂念著她啊,這麼想著,她空蕩蕩的心房,似乎被填滿了一點。

    「師姐,你還好嗎?」小一戰戰兢兢的問道,他無法從凌若夕的身上看出任何的情緒來,所以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詢問。

    暗水豎起耳朵,雖然沒說話,顯然也想知道這件事。

    「我很好,」凌若夕啞聲說道,寡淡的嘴角揚起一抹清冷的笑,似曇花一現,美麗得不可方物,「你們放心,昨天的情況不會再出現了。」

    失控一次就夠,一味的自責與懊惱,什麼也解決不了。

    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盡一切的方法,找到他,找回他,然後再教訓他,和他共同進退。

    小一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確定她沒有那麼難過後,心裡的那顆大石頭,才終於落了下去,緊繃的神經忽然間鬆開,一夜未眠的疲憊感,這才席捲了他。

    「你們先回去休息,我去上朝。」凌若夕淡淡的吩咐道,她如何看不出這兩個人現在的疲憊狀態?

    「我陪你去。」暗水自告奮勇的說道,他不太放心,讓她一個人過去,畢竟,以她昨天的情況來看,那消息對她的打擊不是一般的大,說不定她現在只是在強撐。

    淺薄的眼皮微微一挑,她似笑非笑的睨著暗水:「你和我去做什麼?朝堂的事你能管?你會?」

    「額……」暗水被她問得啞口無言,好吧,他得承認這些是事實,朝堂上的那些瑣事,他還真的沒啥興趣,可他這不是關心凌姑娘嗎?居然還遭到了她的嫌棄。

    暗水幽怨的癟癟嘴,有些孩子氣。

    凌若夕看在眼裡,有點忍俊不禁,「行了,我真的沒事,不要擔心。」

    她說得篤定,暗水和小一也只能勉強選擇相信,目送她的身影慢悠悠消失在花園的盡頭后,兩人才對視一眼。

    「我送小少爺回房,你先回屋。」暗水吩咐道,比起他,沒有修為的小一,顯然更需要休息。

    小一默默的點了點頭:「好。」

    忙碌了一整晚,總算在這濃霧漸散的白天,他們可以觸碰到自己的床榻,腦袋剛剛挨上枕頭,小一就暈暈乎乎的睡了過去。

    早朝上,凌若夕再次提出加快選夫的速度,必須要在三天內,將各地送來的畫像整理好,呈到她的面前。

    她如此急切的催促,讓禮部尚書有些壓力山大,其實他真的很想要知道,攝政王這麼急匆匆的理由到底是什麼,難不成還真是覺得皇宮後院太空了,所以想要用最快的速度,給它添上幾分人味?

    「丞相,你看這事?」退朝後,於老特地將衛斯理偷偷拽到旁邊的圓柱后,詢問他的看法。

    衛斯理也是眉頭不展,「娘娘的心思,本相也不曾猜透。」

    他僅僅只能夠確定,凌若夕的決定,絕對和她之前,想要尋找的男人脫離不了干係,但具體的,他就不清楚了。

    「哎,原本百姓們就有些不太能夠接受娘娘選夫這件事,現在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快進程,指不定他們在暗地裡怎麼議論呢。」於老一想到這個消息傳開后的事,就有些無奈,有些煩躁。

    衛斯理伸出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車道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過,他的擔心也不是完全沒道理,出宮以前,衛斯理找到了負責京城治安的九門統領,嚴令吩咐對方,加大京城內的巡邏,密切留意,任何有私心在京城散播有關攝政王不利輿論的人,一旦發現,秘密將人抓住,依法處置。

    不是衛斯理心狠,而是有些時候,必須要用重刑,才能夠避免很多事情的發生。

    他的做法,使得京城裡,不少人人人自危,誰也不敢再在公共場所隨便議論凌若夕,只能說她好的,不能說她壞的。

    這也導致了一些進京趕考的學子們,心頭對她升起了淡淡的怨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