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9章 意外的一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9章 意外的一對字體大小: A+
     

    聞言,凌若夕的睫毛微微一顫,她沒有說話,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但圍繞在她身側的氣壓,卻驟然冰降。

    暗水在暗地裡怒其不爭的瞪了小丫一眼,這女人根本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種時候提起雲井辰做什麼?不知道他和凌姑娘一直處於冷戰中嗎?那人的名字,是凌姑娘心裡的地雷,誰踩誰倒霉。

    不知道為什麼,暗水不想要見到小丫被懲罰,急忙開口替她圓場:「哈哈,其實這事也不錯啊,凌姑娘想做的事,放心大膽的去做就行了,管那些人說什麼呢。」

    「可是,雲族少主他……」小丫急切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暗水狠狠踩了一腳。

    咬牙切齒的聲音糅雜著玄力,傳入她的耳畔:「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靠!要說你也看清楚情況行不行?別什麼話都往外邊蹦。」

    他特地用了傳音入密,只為了避開凌若夕。

    小丫心頭一慌,她完全忘了似乎雲族少主和夫人正在躲避著對方這件事,這……她懊惱的咬住嘴唇,猶豫幾秒后,竟朝著凌若夕九十度彎腰:「夫人,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暗水眼前一黑,腳下踉蹌了幾下,差點栽倒在地上,這女人,腦子是被門給夾了嗎?為什麼會蠢到這種地步?她確定不是在火上澆油?

    他完全不敢去看凌若夕的臉色,只感覺這屋子裡冰冷的氣息,就能夠想象出,她此刻心裡有多惱火。

    媽蛋!她想找死,也別拖著自己啊。

    小丫被他鐵青的臉色嚇了一跳,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又說錯話了,眼眶有些發燙,像是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一樣。

    「他怎麼想,怎麼看,和我有什麼關係嗎?」就在暗水以為這次死定了的時候,凌若夕淡泊的話語,才平靜的響了起來,她沒有抬頭,目光始終看著桌上的茶杯。

    「可是,夫人明明很在乎……嗷!!」話還沒來得及說完,腳趾就傳來了一陣劇痛,小丫忍不住發生一聲如同鬼哭狼嚎般的驚呼,疼得急忙抱住腳,在原地不停的跳動。

    凌若夕嘴角一抖,看看疼得眼淚直流的小丫,再看看做了壞事的暗水,不知怎的,竟會覺得這樣的他們,出奇的相配。

    「別嚎了,好吵。」暗水掏了掏耳朵,十分鄙視的瞪了小丫一眼,這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就不能稍微長點眼力嗎?要不是自己聰明的用這種方式轉移話題,她絕對會被凌姑娘給懲罰的。

    笨死了!

    明明心裡抱怨著,但或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他眼眸中浮現的,竟是一片寵溺之色。

    凌若夕在一旁興味的眯起眼,喲,好像被她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啊,她努力回想著暗水和小丫之間的來往,可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們二人似乎都沒有太過深入的接觸與交流,但暗水情愫暗生的樣子,她絕不會認錯。

    有趣,果然有趣啊。

    「你!你好端端的踢我做什麼?」小丫心裡委屈極了,任誰被無緣無故的踹了一腳,都會生氣吧?要不是因為他是夫人的下屬,她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他的。

    暗水暗暗磨了磨牙,這女人腦子真的進水了嗎?這種事能別嚷嚷得這麼大聲么?怕別人聽不見是不是?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一個暗藏怒火,一個鄙視輕蔑。

    凌若夕瞅瞅小丫,再看看暗水,頓時樂了,就連心頭那絲絲黑暗的情緒,也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她索性捧著茶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悠閑的打算看戲。

    和暗水瞪了許久后,小丫終於敗下陣來,她用力揉了揉發酸的眼睛,在心頭哼哼道,好女不和惡男斗!

    她再度將注意力投遞到凌若夕的身上,卻詭異的發現,她居然在自在的品茶?像是完全沒注意到他們倆之間的電閃雷鳴似的。

    「夫人……」小丫有些尷尬的動了動嘴角,哎呀,在夫人面前和人鬥氣這種事真是太丟臉了。

    「你們繼續,我圍觀,別在意我,當我不存在就是了。」凌若夕戲謔的說道,話語里暗藏曖昧,聽著好像他們正在做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一樣。

    小丫面頰爆紅,眉宇間浮現了屬於少女的羞澀,「夫人,您說到哪兒去了?我和他才沒有什麼話好說呢。」

    「沒錯,凌姑娘,我和這女人八字不合,哼,這種笨蛋,誰碰上誰倒霉。」暗水急忙出聲,努力想要撇清關係,裝作不認識小丫。

    「你說誰是笨蛋啊?」小丫怒從心起,她笨嗎?她笨嗎?

    「誰答應就說誰,我又沒指名道姓,你幹嘛這麼自覺的對號入座啊?」暗水壞笑道,他的口才可是跟在凌若夕身邊一天天磨練出來的,用來對付一個小丫頭片子,絕對是綽綽有餘。

    小丫氣得掄起拳頭就想往他身上砸,可她那點力氣,對暗水而言,就和撓痒痒沒什麼分別,完全感覺不到疼的,兩人在這屋子裡追逐起來,時不時還能聽到,暗水捉弄他的聲音。

    看著這一幕,不知怎麼的,凌若夕竟不可遏止的回想起了曾經雲井辰還在她身邊時的畫面。

    那時的他也是這樣,總說著讓她生氣的話,惹得她無法保持冷靜,一次次動手,一次次鬥嘴,現在想來,呵,那些她以為早就忘記的回憶,竟成為了現在最甜蜜,最苦澀的負擔。

    手掌黯然握緊了茶杯,透過杯子里裊裊升起的白霧,她恍惚的彷彿見到了那人妖艷的身影。

    想要見他,想要知道他的近況,這樣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激烈。

    握著茶杯的手指泛起了一陣青白色,直到小丫跑累了,停下來,凌若夕才緩緩鬆開手,但茶杯的輪廓卻已在她的掌心留下了淡淡的印記。

    「你們不跑了?繼續啊,反正我很久沒看熱鬧了,這種打情罵俏的畫面,我是最喜歡看的。」她抬起眉梢,似笑非笑的說道,內斂光華的眸子,深邃如海,讓人看不見裡面蘊藏著的真實情緒。

    小丫的臉蛋紅得似乎要滴出血來,她急得跺跺腳,「夫人!」

    「行了,別嚷嚷,以為我多想被人誤會和你的關係啊?」暗水很不爽她這副極力想要撇清關係的樣子,不屑的癟癟嘴,以此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你說什麼?」這男人簡直太可惡了!

    「哼,我不和你鬥嘴,掉身份。」暗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將目光從小丫的身上收回,看向凌若夕:「姑娘,咱們回宮吧,在這地方呆太久,人會變傻的。」

    他絕對是在挑釁!小丫氣得牙痒痒,卻偏偏拿暗水沒什麼辦法,論武力,她不行,論口才,她更不行。

    凌若夕微微頷首,「小丫,我剛才吩咐你的事,你都記住了嗎?」

    「恩。」說到正事,小丫的神色不自覺變得嚴肅起來,她重重點頭:「記住了。」

    夫人交代的事,她怎麼敢忘記?

    「去辦吧,記住,要用最快的速度,把這個消息傳遍京城。」她要讓那個屬老鼠的男人親耳聽到風聲,主動現身在自己的面前。

    既然他處心積慮的替她著想,她要是不好好的回報一番,可不是對不起他的一腔好心嗎?

    交代完事情后,凌若夕這才起身下樓,步伐緩慢的行過木梯,下方,是空蕩蕩的大堂,熱鬧的舞台此刻人去樓空,桌椅孤零零擺放在大廳里。

    她神色微微一變,「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就是在這裡見到雲旭最後一面的。」

    纖細的手指指了指大堂中央的空地。

    她淡漠的一句話,卻讓暗水嬉皮笑臉的神色頓時化作無形,一股淡淡的悲傷纏繞在兩人的身邊。

    雲旭,這個名字是他們心裡的一根刺,即使拔掉,也會留下永生難忘的傷疤,那是他們第一個離開的同伴。

    「他現在只怕在天上過得有滋有味吧?」暗水故作輕鬆的笑道,不願讓氣氛變得這麼低迷。

    人總是要往前看的,那些離開的人,那些或痛苦或快樂的曾經,只要記在心裡就夠了。

    「呵,或許吧,誰知道呢?」凌若夕搖搖頭,很快就從這低沉的情緒中恢復,她不喜歡傷春悲秋,雲旭的死,她會牢牢記住,在她的心窩裡,有那麼一個地方,是為他留著的。

    兩人離開了清風明月樓,卻並不著急回宮,反而在街頭悠閑的閑逛起來。

    「是你!」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凌若夕隱隱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當即停下了步伐,轉身看去,只見那曾與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此刻正用一種憤慨的視線瞪著自己。

    「姑娘,你什麼時候又得罪人了?」暗水偷偷問道。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你認為這種事可能嗎?」

    她從不主動挑釁任何人,但她也絕不會無緣無故受人的非議。

    「這位姑娘,你有事嗎?」她冷聲問道,漠然的目光,讓女人頓時有些害怕。

    但想到這人對自己見死不救的事,那絲絲恐懼,立刻就被憤怒取代:「哼,上回就是你見死不救,看到街上有人摔倒了也不肯扶一把,你這人太可惡了。」

    想想自己剛剛在那白髮男人身上受到的委屈,再看看眼前這個可惡的女人,她心裡的那團火愈燃愈烈。

    要是凌若夕知道,這個莫名其妙衝出來指責自己的女人,其實是在遷怒,她絕對會哭笑不得。

    「哦,原來是凌姑娘沒扶你一把,所以你現在秋後算賬來了?」暗水恍然大悟,從這隻言片語中拼湊出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是啊,就是因為她,我好不容易採到的藥草,被雨水打濕,用不上了。」還害得她調頭回去重新采了一次。

    「這位不知名的姑娘,南詔有規定見到摔倒的人必須要上前攙扶嗎?」凌若夕蹙眉問道,凜然的氣勢不怒而威,她什麼也沒做,甚至於就連語調也始終是平緩的。

    可偏偏,就是這樣反而讓女人有種壓力山大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