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1章 他們的愛情故事,與她無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1章 他們的愛情故事,與她無關字體大小: A+
     

    說罷,鳳奕郯拂袖起身,竟連多看凌雨涵的心思也沒有,抬腳就要出門。

    一旦他今日離開了,可想而知,等待凌雨涵的將是怎樣黑暗的未來,她掙扎著,想要從床上起來,但疲軟的雙腿,卻無法支撐她的體重,整個人狼狽的從床頭跌落到地上,噗通一聲巨響,她疼得淚花直冒,卻倔強的咬住唇瓣,不願吭一聲。

    只因為,她很清楚的知道,即便自己疼到死,這個男人也不會對她產生半分的憐憫。

    這個事實殘酷到讓她不願直視,卻又無法逃避。

    乾枯的長發掩蓋住了她臉上的神情,嬌弱蒼老的身體,散發著一股近乎蒼涼的悲拗氣息,彷彿生無可戀。

    凌小白突然間有些同情她,總覺得壞女人現在的樣子,看上去好可憐,但他頂多也就是在心裡發發同情心,可沒把這心思化作行動,更沒上前去攙扶她一把。

    鳳奕郯離去的步伐微微一頓,到底是夫妻,哪怕他對她的感情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消磨殆盡,但見到凌雨涵這般落魄的樣子,他心底終究是有幾分不忍的。

    猶豫了幾秒,他總算回頭,沉默的握住她的手臂,想要把人從地上抱起來。

    凌雨涵黯淡的眸子,突然間注入了極其強大的生命力,彷彿放著光似的,「王爺,你還是捨不得的,對嗎?」

    明明虛弱到隨時會暈厥,但她卻又彷彿有著無窮的力量,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在她的身上,顯露得淋漓盡致。

    凌若夕靜靜坐在一旁,對眼前這齣戲,沒有任何的感慨。

    「一夜夫妻百日恩啊,這話果真不假。」暗水在一旁嘟嚷道,沒想到鳳奕郯會做出這樣令人意外的舉動。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凌若夕涼涼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隨後,拂袖站起,墨色的衣訣漫過膝蓋,輕輕搖曳幾下,「既然事情真相大白,本宮希望這件事到此為止,至於你們二位之間的恩怨,本宮無意插手,三王妃體內的毒現下已經解了,至於解毒的酬勞,還請王爺不要吝嗇,交給小一,本宮不便久留,告辭。」

    說完,她沒有理會愣神的二人,直接離開了房間。

    「姐姐……」

    「若夕……」

    兩道聲音從後邊傳來,但凌若夕卻連回頭的衝動也沒有,順著安靜的走廊,極快的穿過,沒多久,就出了閣樓的小院子。

    「啊啊啊,離開那間屋子,就連空氣也變得清新了。」暗水伸了個懶腰,興沖沖的笑道,沒有討厭的人在面前晃蕩,他的心情自然是水漲船高。

    「你近日守在這裡,直到他們安全離開京城。」凌若夕沉聲囑咐道,這話就像是一道驚雷,咔嚓一聲,劈在暗水的身上,炸得他頭暈目眩,眼前發黑。

    「凌姑娘,請你務必告訴我,你在同我開玩笑。」他正兒八經的請求道,媽蛋!別對他這麼殘忍行不行?他真心不想時時刻刻看見這兩隻討厭鬼啊。

    凌若夕莞爾輕笑:「我是什麼地方讓你有了我在說笑的錯覺?你說出來,我改。」

    「……」嚶嚶嚶,暗水欲哭無淚的咬住衣袖,「凌姑娘,我恨你。」

    「恨吧,恨我的人太多,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她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膀,對這件事毫無壓力。

    丫的,不活了,他不活了。

    暗水只覺自己的未來一片昏暗,完全看不到半點光亮。

    凌小白在離開時,特同情的踮著腳,拍了拍他的腰部,「節哀順變。」

    「卧槽!大的不近人情,小的也這麼沒同伴愛,我這是倒了哪輩子霉,才攤上這些人啊。」暗水仰天長嘯,凄涼的聲音,驚得花園中,不少飛禽紛紛展翅,輕柔的羽毛,從蒼穹上旋轉著落下來,畫面分外凄美。

    重回寢宮,凌若夕好好誇獎了小一一番,要不是他的醫術,只怕凌雨涵這條命,會折損在皇宮裡,她不是捨不得她死,但就算要死,也別死在她的地盤上,不然,後患無窮。

    「娘親,你說他們會給小一哥哥多少勞工費啊?」凌小白趴在桌子上,糯糯的問道,一雙大眼睛閃爍著異樣的璀璨光芒。

    凌若夕剛目送小一走遠,還沒來得及喝口涼茶,就聽見凌小白這句話,眉頭暗自一皺,「你是真的打算鑽到錢字眼裡去嗎?」

    「額……寶寶就是隨口問問,沒別的意思,真的。」他還特肯定的點點腦袋,下巴磕在桌面上,有細碎的疼傳來。

    這種一聽就知道是鬼話的話,他也好意思說出口。

    「啊,寶寶好懷念壞人叔叔在的時候啊。」那會兒,他只要想想辦法,就能有無數的銀子入賬,哪兒會像現在這樣,還得時刻瞅准機會,不只如此,還要時刻擔心,到手的銀子會被娘親給剝削掉,嚶嚶嚶,日子越過越艱苦了。

    被他突然提起的人,讓凌若夕微微一愣,深邃的眼眸里,有淡淡的痛色閃過,但緊接著,她冷冷的扯起嘴角:「怎麼,想他了?不然你也可以學學他的本事,玩一次失蹤的把戲,說不定在天涯海角,你們還能遇見。」

    次奧!好大的火藥味。

    凌小白敏銳的第六感正在提醒他,這話題最好到此結束,不然,自己鐵定得遭殃。

    腦袋如同搖擺的時鐘,拚命搖晃了幾下,「不不不,寶寶才沒有呢,那樣的人,不值得寶寶去想。」

    這話聽著還算順耳,凌若夕滿意的笑笑,凌厲的氣息逐漸平復下去。

    凌小白就算再傻也看得出來,她對雲井辰不太尋常的態度,按理說,一般人就算失蹤了,娘親也不會這麼激動吧?根本沒有冷靜可言了。

    趁著凌若夕晃神的期間,凌小白偷偷抱著小黑,溜出了寢宮。

    明媚的陽光從頭頂上揮灑下來,他長長吐出一口氣,「哎喲,剛才小爺真的以為自己會被娘親給罵死。」

    早知道,他就不該提起那人的,白白挨了一頓罵。

    黑狼揮了揮爪子,輕拍著他的肩膀,安慰著他嚴重受創的小心肝。

    「哎,為毛娘親對壞人叔叔這麼不一樣呢?」凌小白蹲在台階上,手掌輕輕托住腮幫,滿臉困惑。

    「吱吱。」傻逼!那叫愛,你不懂。

    「你也不知道對不對?不管了,反正所有惹娘親不高興的人,寶寶都要討厭。」凌小白打定了主意,要討厭雲井辰,最好他離開以後,就別再回來了。

    雲井辰絕對想不到,之後多年,凌小白對他一直冷言冷語的原因,竟是這樣子滴。

    凌雨涵的病情在小一及時調製出解藥后,得到了控制,迅速蒼老的肌膚,逐漸恢復昔日的白皙,只是那灰白乾燥的長發,卻是再難恢復到以前的光澤。

    北寧國的隊伍離開時,凌若夕站在皇城之巔,和煦的暖風,吹揚起她的衣擺獵獵作響,墨發如雲,隨性翻飛,她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宮門,有修為在身,足以讓她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將那處看得一清二楚。

    凌雨涵戴著面紗,在丫鬟的攙扶下,弱不禁風似的上了馬車,而鳳奕郯則翻身上馬,沒有與她乘坐同一輛車裡,兩人由始至終,未曾有過眼神的交流,縈繞在他們之間的詭異氛圍,只要是人,都能夠感覺到。

    衛斯理作為丞相,親自送他們離開,文武百官戰戰兢兢的站在他的身後,現場安靜得落針可聞。

    鳳奕郯在臨走前,不舍的望了眼宮門內那條寬敞的艾青石路,似乎是在期待,能夠見到某個人。

    「王爺,您不必再看了,娘娘她不會來的,以娘娘尊貴的身份,這等送行的小事,不敢勞煩她的大駕。」衛斯理文質彬彬的解釋道,只當作沒看出鳳奕郯對凌若夕易於尋常的態度。

    他曾聽說過,他們二人以前的婚約,自然也知道,鳳奕郯單方面毀約退親的事,如今,他這副深情的樣子又是做給誰看的呢?既然早就選擇了放棄,也就該清楚,沒人會給他反悔的機會。

    手掌用力勒住韁繩,鳳奕郯收回了目光,揚鞭策馬,率先飛奔而走。

    他沒有再回頭,也沒有注意到站在鹿台頂端的那抹冷峻的人影。

    隊伍緩慢離開京城,凌若夕在暗中打了個手勢,示意深淵地獄的人跟上,在暗地裡,保護他們安全離開邊境。

    北寧、南詔達成和談的消息,讓兩國百姓歡天喜地,沒有人喜歡戰爭,沒有人樂意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希望的,是一個太平盛世。

    而促成這難得的和平的人,正是凌若夕,她在兩國百姓心目中的地位蹭蹭的上漲,南詔國的人,將她視作這個國家的保護神,而北寧的人,則是對她又愛又恨。

    可惜,這些人的想法,都不在凌若夕需要關心的範圍內,她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著科舉的相關工作,打算培養人才,頂替朝廷的空缺。

    數日後,早朝剛散,於老拽著衛斯理,在皇宮一個僻靜的角落中停下,「你說娘娘最近是不是太用功了?老夫聽宮裡的太監說,娘娘好幾天都在御書房內歇息,沒回寢宮,雖然科舉很重要,但娘娘的身體不能垮啊。」

    凌若夕上回的抱恙,讓於老心頭十分不安,就怕她一不小心,又感染了重病。

    「這些事娘娘心裡自己有數,咱們做臣子的,操那麼多心幹嘛?」衛斯理整理了一下被他拽出褶皺的朝服,輕聲說道。

    「哎,說的也是啊,不過話說回來,就讓娘娘這麼一直掌管朝政嗎?」於老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眸中有一抹精芒閃過。

    「你在打什麼主意?」衛斯理心頭一緊,連忙問道。

    「老夫是想,娘娘以皇后之尊掌管朝政,這的確是有些於理不合,不如,咱們上折,擁護娘娘為攝政王,這樣,也就合情合理了。」於老並沒打算過河拆橋,他雖然迂腐,卻也認同凌若夕掌管這個國家這件事,她在南詔的所作所為,大家有目共睹,如果是她當權,南詔必定會比以往更加強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