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0章 蘇醒,什麼才是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0章 蘇醒,什麼才是真相?字體大小: A+
     

    「當一個人愛你時,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讓他關注,當一個人不愛時,哪怕你為他丟掉生命,他也無動於衷。」凌若夕漠然啟口,像是背書似的,說出了這番極有哲理的話,把暗水嚇了一跳。

    別說是他,就連凌小白也從沒從她的嘴裡,聽到任何與愛情有關的話,這還是頭一次。

    兩人見鬼似的看著她,很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凌若夕不悅的擰起眉頭,緩緩放下手裡的茶杯。

    「娘親,你快醒醒啊,別被髒東西上身了。」凌小白手腳並用,爬到她的膝蓋上,手指不停拉拽著她的衣襟。

    凌若夕嘴角一抖,反手就是一巴掌,將他整個人給揮落下去,「別在我面前抽風,皮癢了是吧?」

    凌小白連滾帶爬的站好,用力搖晃著頭,「不是不是。」

    他只是覺得這樣的娘親好奇怪,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咳,」目睹了凌小白可憐的下場,暗水立馬收斂了外露的情緒,他可不想變成第二個凌小白,「凌姑娘,你說這三王妃在想什麼?」

    「我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我怎麼會知道?」凌若夕白了他一眼,「總歸是心有不甘之類的。」

    愛情能使人成魔,使人成佛,在嫉妒和不甘的驅使下,人做出任何激進的行為,也都是可以理解的,明面上,她可以理解凌雨涵,但私心來說,她卻是真的看不清她的行為。

    這世上,沒有誰是離了誰就活不下去的,人生在世,有太多的東西,遠比愛情更重要,例如責任,例如身邊的朋友、親人。

    凌若夕冰涼的眸子在看向凌小白時,多了幾分暖意。

    「不懂。」暗水還是無法理解,覺得這凌雨涵大概是瘋了,正常人可做不出這種事來。

    就在他們談話間,寢宮外,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小一一頭熱汗的跑入殿中,臉上難掩狂喜:「師姐,她醒啦。」

    眉心猛地一跳,她立即起身,帶著人就往閣樓的方向走去,閣樓下方,仍舊有侍衛嚴加把守,但這次,他們卻沒有阻止她的到訪,只是用一種複雜的目光注視著她。

    凌若夕目不斜視,與她毫不相干的人,根本得不到她的注意,衣訣翻飛,她迅速踏上木梯,抵達二樓后,迅速推開了房間的木門。

    房內,有女人凄涼的啜泣聲響起,在床沿一旁的木椅上,鳳奕郯神色漠然的坐著,渾身縈繞著一股沉重的氣息。

    「你來了。」聽到腳步聲,他輕輕抬起眼皮,啞聲開口。

    俊朗的面容,此刻多了幾分疲憊,少了幾分銳利。

    「恩。」凌若夕輕輕頷首,便在一旁落座,犀利的目光透過紗帳,定格在裡面已經恢復神志的女人身上。

    「她剛剛醒來沒多久。」鳳奕郯解釋道,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子淡漠,似乎裡面正在哭泣的,並不是他處心積慮想要迎娶的妻子,而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外人。

    凌若夕沒心思理會他們之間的糾纏,出聲問道:「三王妃,是你自己服毒的嗎?」

    直白的話語,讓哭聲頓了頓,隨後便是難堪的沉默。

    鳳奕郯狠狠皺起了眉頭,「在問你話,為何不說?」

    他厭煩的態度,讓凌若夕有些意外,錯愕的看向他,如果她沒有記錯,貌似他們倆以前的關係很和諧,很圓滿吧,怎麼現在卻變得這麼充滿敵意了?

    「王爺,你想讓我說什麼?」凌雨涵啞聲問道,語調帶著濃濃的鼻音,枯瘦如柴的手臂,顫抖的挑開帳幔,她掙扎著從床榻上坐直起來,蒼老的面容,已看不出以往的姿色,神情凄涼。

    凌若夕沒覺得動容,路是自己選的,就該有勇氣承擔一切的後果,畢竟,沒人拿著刀子逼她這麼做。

    不僅是她,在場除了鳳奕郯心情複雜外,都沒什麼別的反應。

    「嘖,真丑。」暗水實話實說,但在這安靜的氛圍下,他這一聲嘟嚷,卻顯得格外刺耳。

    凌雨涵身體一僵,眼眶裡包裹著的眼淚刷地一聲落了下來,美人垂淚,如果換做是以前那副柔弱的姿態,或許還能引起男人的保護欲,但現在,除了滑稽與可笑,在沒有別的。

    凌若夕低垂下眼瞼,沒再看她。

    「為何要服毒?究竟是你自己服下的,還是有人逼你?」鳳奕郯沉聲問道,他到現在,仍舊不太相信,毒藥是凌雨涵自己喝下的。

    「王爺,我自幼愛慕著您,打從第一眼見到您,我就知道,這輩子,我算是完了。」凌雨涵斷斷續續的說道,眸光略顯恍惚,她彷彿透過眼前這冷酷無情的男人,回想到了初次見到他時的那一幕。

    她至今還記得,那一刻,她突然加快的心跳,記得自己含情脈脈的心情。

    「姐姐是你的未婚妻,因為這件事,我不甘,我嫉妒,我想方設法的利用一切,破壞你們的婚約,最後,我終於成功了。」她痴痴的笑了,笑得有些得意,有些滿足。

    從小的心愿總算是達成,沒人知道,在她披上嫁衣,嫁給他時,那一刻,她的生命有多圓滿。

    凌若夕如同看客,坐在一旁,暗水想要替她打抱不平,卻被她一個冷眼,給震懾住了,只能悻悻的閉上嘴,繼續聽凌雨涵講述下去。

    反倒是鳳奕郯,有些尷尬,甚至不敢去看身邊坐著的女人。

    「什麼嘛,又不是娘親非得嫁給他,你幹嘛針對娘親,討厭死了!」凌小白撅著嘴,憤憤的嘟嚷道。

    「閉嘴。」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充滿壓迫感的目光讓凌小白立即閉上了嘴巴,只是神色依舊有些不甘不願。

    凌雨涵苦笑一聲:「是啊,婚約不是姐姐你求來的,是你自從出生,就被灌上的,因為你是相府嫡出的大小姐,所以你可以什麼都不用做,便能夠成為他的妻子,只等你成年,你就會是三王妃。」

    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那麼嫉妒,嫉妒到整顆心都痛了,所以她拋棄了善良,拋棄了良知,故意破壞凌若夕的名聲,在暗地裡設計讓爹爹厭惡她,讓她淪為全京城的笑柄,她以為這樣,就能夠讓這段婚約解除。

    「我付出了所有,到最後連娘親也沒了,娘家也完蛋了,可到頭來,我卻連你一個正眼也沒有得到,」凌雨涵眸光一狠,兩道利刃劃破了她眼眸中的濃情,似毒蛇般怨毒、可怕。

    「我只是想讓你愛我,你說過的,我是你見到過的最心儀的女子,明明這些話是你親口說的,可你卻忘了!」

    凌若夕微微閉上眼,她無法理解凌雨涵的心情,既然被夫君冷落,既然日子過得不快樂,她又為何還要勉強自己?只要和離,不就可以解脫了嗎?

    「你為何要服毒?」事到如今,一切的真相早已大白,的確是她自己喝下了毒藥,這一點毋庸置疑,鳳奕郯長長嘆息一聲,「本王對你不夠好嗎?你竟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讓本王丟臉,你可知道,你所做的一切,給本王,給凌姑娘,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哈?」凌雨涵不怒反笑,那笑容如同刀刃般鋒利,「到了現在,你心裡想的,念的,仍舊是她對不對?哪怕我命懸一線,哪怕我變成了這個鬼樣子,可你卻連半分的心思,也不肯用在我的身上,是嗎?」

    她嫉妒得快要瘋了,為什麼一個被他拋棄的女人,到最後,卻成為了他心尖上的人?為什麼一路陪伴他走來的自己,卻被他拋在腦後?

    「這些事,與我無關。」凌若夕撇清關係,「這是你們夫妻之間的事,不要把我牽連在內。」

    「看,就是這樣,你永遠是這樣,什麼也不在乎,什麼也沒放在心上,正是這樣,才會讓王爺對你一步步泥足深陷!甚至為了尋找你的代替品,接連抬了無數的女人進門,只為了從她們的身上,尋找到你的影子。」凌雨涵徹底瘋狂了,她已經顧不得什麼顧慮,顧不得什麼未來,她只知道,沒有了容貌,沒有了夫君疼愛的自己,已經一無所有,她不在乎任何事!在臨死前,她必須要把心裡憋了很久的話,通通說出來。

    凌若夕微微一愣,神情有些古怪,這事她還是頭一回聽說。

    「這和凌姑娘有什麼關係?可笑!你自己管不住丈夫,卻還要把過錯推到凌姑娘的頭上,害臊嗎你?」暗水再也忍不住,替凌若夕打抱不平,他就沒見到過如此不要臉的女人。

    凌小白在一旁滿臉認同的點頭,「對,才不是娘親的錯。」

    「凌雨涵,本王對你真的很失望。」鳳奕郯沒有料到,她會把這些事都給抖摟出來,一時間,臉上竟有些發燙,「此番回國后,本王會親自登門,送上休書,從今往後,本王與你,再無夫妻情分,你要死,也別死在本王的面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