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9章 盤問,來龍去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9章 盤問,來龍去脈字體大小: A+
     

    暗水一臉的茫然,「我不知道。」

    「去找人問。」凌若夕揮揮手,走出房間后,在隔壁屋落座,凌小白特殷勤的蹭到了她的身邊,提壺給她倒了一杯茶水,「娘親,來喝茶,消消氣。」

    「有什麼事值得你這麼開心的?說出來讓我也樂呵樂呵。」凌若夕不悅的掃了眼他滿臉的喜色,沉聲說道。

    雖然凌小白也覺得這種時候自己幸災樂禍是不對的,可他實在是忍不住啊,他討厭凌雨涵又不是一兩天了,想到這壞女人現在的下場,他就高興,「木有木有,寶寶才沒有高興呢。」

    當著凌若夕的面,他哪兒敢承認?只能拚命的搖晃著腦袋。

    「哼。」凌若夕心裡煩躁得緊,狠狠往嘴裡灌了一壺茶后,那團火才勉強按捺下去。

    暗水很快就找人問到了凌雨涵的貼身宮女是誰,把人拎著扔進屋,然後就站在角落裡,不停的用衣袖擦拭著手上的鮮血,想也知道,他詢問的過程有多暴力。

    凌若夕只當沒瞧見,至於凌小白,則鬱悶的瞪了他一眼,在心頭腹誹道,自己將來絕對不要變得和他一樣兇殘。

    宮女神色恐慌,整個人狼狽的趴在地上,不安的發抖。

    「你是三王妃的貼身宮女?」凌若夕不緊不慢的問道,嗓音平淡,波瀾不驚,可偏偏是這樣的她,卻無端的讓人害怕。

    「奴婢……奴婢是……」宮女戰戰兢兢的點頭,根本沒敢從地上起身,就怕一個不留神,被她虐待。

    「她的病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一五一十的給本宮說清楚。」凌若夕並沒有太過關注凌雨涵生病這件事,從頭到尾,她僅僅只來探望過一次,那次她的情況還算將就,並沒有現在這麼虛弱。

    宮女嚇得臉色慘白,兩行清淚刷地奪眶而出,「奴婢什麼也不知道。」

    這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像是不知道嗎?凌若夕挑起眉梢,意味深長的睨了她一眼,「暗水。」

    「得勒。」暗水得令后,摩拳擦掌的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嘴角勾起一抹陰惻惻的笑,如同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修羅,分外恐怖。

    宮女害怕得不得了,整個人不停的往後縮著。

    「姑娘,我勸你啊,最好是實話實說,畢竟,我通常不太喜歡對女人動手。」他彎下腰,特友善的沖宮女咧了咧嘴角,只是那笑容,落在她的嚴重,卻和惡魔沒什麼兩樣,兩眼一翻,居然硬生生給嚇暈了過去。

    凌小白抱著肚子,笑得滿地打滾,天哪,有人竟會被他給嚇暈,這事實在是太好笑了,就連一臉冷色的凌若夕,臉上也閃過一絲極淡的笑意,「暗水,你要不要回爐把自己重造一遍?瞧你這凶神惡煞的樣子,把人都給嚇傻了。」

    暗水尷尬的站在原地,有些無措,媽蛋!這叫什麼事?他難道長得很可怕嗎?

    「把人弄醒,我還有話要問她。」這宮女的模樣,怎麼看都像是做賊心虛,或許她真的知道凌雨涵中毒的事。

    暗水無奈的嘆了口氣,手掌用力握住宮女的肩膀,一股強悍的玄力,從他的體內傳入宮女的經脈,如針扎般的劇痛,讓宮女的四肢開始不自覺抽搐,她抖了幾下后,才幽幽睜開了眼睛。

    「好了。」暗水鬆開手,站在一旁,臉上帶著笑。

    宮女疼得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狼狽的趴在地上不停喘氣,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遭受到這份罪。

    「我這人的耐心不高,建議你最好別挑戰我的底線。」凌若夕慢悠悠放下了手裡的茶盞,清脆的碎響,惹得宮女又是一陣戰慄。

    「娘親又不可怕,你抖什麼啊。」凌小白在一旁吐槽道。

    黑狼翻了個白眼,不可怕?這天底下就沒有比她更可怕的女人了,大概也就只有少主,才能夠接受得了這麼重的口味。

    「奴婢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求求你放過奴婢吧。」宮女哭訴著不停求饒,即使渾身疼到不行,她仍舊強撐著,跪在地上,砰砰磕頭。

    鳳奕郯回到閣樓,聽到房間里傳出的動靜,急忙趕來,看見的就是這副吵鬧的場景,眉頭暗自一皺,剛要詢問,這名宮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連滾帶爬蹭到了他的面前,手掌用力拽住他的衣擺:「王爺求求我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滾開。」鳳奕郯嫌惡的抬起腳,踹中宮女的肩膀,將人直挺挺踹到了地上。

    「哎喲。」宮女疼得原地滾了一圈,身體痛苦的蜷縮著。

    凌若夕意外的瞥了他一眼,這男人,還真沒同情心,她顯然忘記了,下令用刑的自己,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比鳳奕郯更冷血,更無情。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抬腳步入房中,走到凌若夕身旁,撩袍坐下。

    「她似乎知道一點什麼,只可惜不肯說。」凌若夕言簡意賅的解釋道,畢竟這人是凌雨涵的貼身丫鬟,是他的人,她再怎麼也得給他通通氣。

    鳳奕郯眸光微冷,看向宮女的視線冰涼入骨,「不肯說嗎?那你只管用刑,本王倒要看看,這吃裡爬外的宮女,究竟背後是奉了誰的意思。」

    有他這句話,凌若夕自然沒有了後顧之憂,沖暗水使了個眼色,後者抬腳走向宮女,筆挺的身軀帶來一股強悍的壓迫感,拉長的影子將宮女瘦小的身軀緊緊包圍住,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彷彿看見了死神般,目光驚駭。

    當暗水站定在她面前時,所有的心裡設防全部崩潰,人在感覺到死亡時,會不自主的選擇自保。

    「奴婢說,奴婢什麼都說。」她臉色慘白的說道,眼淚不停,整個人彷彿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癱軟在地上,面如死灰。

    「早這樣不就行了?天生五行缺賤,欠抽。」暗水鄙視道。

    「你學娘親說話!」凌小白憤慨的驚呼出聲,這話明明是娘親經常說的。

    「我這叫學以致用,小少爺,你不懂。」暗水搖頭晃腦的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合理的理由。

    「切,娘親說過的,這些話是她的專用,你偷偷用了,得給銀子,這叫什麼費?」凌小白歪著腦袋,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凌若夕。

    只可惜,她現在完全沒精力和他鬥嘴,更沒心情參合到他們之間的談話中,「說吧,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宮女察覺到她語調中的冰涼,胡亂在臉上抹了一把,哭哭啼啼的說道:「是,是王妃自己服下的。」

    「什麼?」鳳奕郯驚訝到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要在這裡胡言亂語,王妃她為何要自己服毒?可笑!」

    「別這麼激動,等她慢慢說。」凌若夕意味深長的睨了鳳奕郯一眼,對宮女的話信了三分,這個宮裡,討厭著凌雨涵的人不少,畢竟,她代表的是北寧的皇室,是攻打了南詔,險些害得所有人成為亡國奴的大將軍的妻子,但若說因為這樣,就下毒謀害她,理由站不住腳。

    宮女一臉后怕的望著鳳奕郯,不知道還該不該繼續往下說。

    凌若夕鼓勵的看了她一眼:「你只管實話實說,有任何事,本宮替你扛著。」

    「謝謝娘娘,謝謝娘娘。」宮女感激涕零,有了凌若夕的保證以後,她的心裡也就踏實多了,至少不用擔心在說出實話后,會被秘密處死,「王妃起初只是身體不適,略感風寒。」

    「繼續。」鳳奕郯鐵青著一張臉,冷聲命令道,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凌雨涵做出這種事的理由。

    「那時,王妃每日都在房中等待王爺的到來,可是,王爺卻過門不入,王妃日漸憔悴,也不知怎麼想的,就喝了毒藥,奴婢當時及早發現,但王妃卻以奴婢的身家性命作為要挾,逼迫奴婢不準說出去,所以奴婢才會……」宮女說到這兒,又是一陣哽咽,作為奴才,她不敢違抗主子的命令,這些天過得是提心弔膽,現在把事實說了出來,她的心也放鬆了不少。

    房間內的氣氛凝重到讓人窒息,暗水似笑非笑的側過腦袋,看著鳳奕郯:「沒想到這是賊喊捉賊啊,哼,還想冤枉凌姑娘,到頭來,是她自己喝下的毒藥,和我們半毛錢關係也沒有。」

    鳳奕郯緊握住拳頭,臉部緊繃,什麼話也沒說,但那副危險的樣子,卻讓人毛骨悚然,就像是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真相大白后,凌若夕冷笑道:「現在,王爺還想讓本宮給出什麼交代嗎?」

    「這些話,本王一個字也不信!」鳳奕郯咬著牙,一字一字沉聲說道,「你是不是再替什麼人隱瞞?故意污衊王妃?」

    正常人怎麼會想到自己服毒?除非她瘋了!

    宮女慌亂的搖晃著腦袋,「不不不,奴婢說的都是真的,請王爺明鑒。」

    「是真是假,等到凌雨涵醒來,不就一清二楚了嗎?」現在爭論,根本沒有意義,凌若夕拂袖起身,「三王爺,勞煩你近日好好的在這行宮裡待著,等到三王妃蘇醒后,此事在做定斷。」

    說罷,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來時心裡憋著的那團火,此刻消散了許多。

    暗水幸災樂禍的笑了兩聲,刺激著鳳奕郯敏感的神經,還沒等到他發怒,就風騷的轉過身,追著凌若夕的身影離開了。

    房間里只留下他一人,與地上那名嚇到雙腿抽搐的宮女。

    「你說的都是真的?」鳳奕郯繞過木桌,居高臨下的望著這名宮女,話彷彿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格外生硬。

    宮女忙不迭點頭:「是,到了現在,奴婢不敢用假話來糊弄王爺。」

    「最好是這樣,若讓本王知道你剛才所言有一個字是假的,本王定要將你五馬分屍。」帶著濃郁煞氣的一句話,讓宮女眼前一黑,但她卻鼓足勇氣,回視著鳳奕郯,用這樣的方式來宣告自己的坦白。

    小一很快就在老頭遺留下的手札中,找到了這種毒藥的相關記載,他興沖沖的抱著手札,遞到了凌若夕的面前:「師姐,你看,這就是三王妃中的毒,從病情來看,是它沒錯。」

    這種毒叫紅顏易老,名字十分蒼涼,一旦服下,將會使得年紀輕輕的姑娘,在短短一個月內,變作老婦人,並且毒素會腐蝕內臟,到最後,撒手人寰。

    凌若夕迅速翻看著這種毒的解藥,好在配置的藥草宮裡都有現成的,她立即吩咐小一,著手配置解藥,並且,勒令衛斯理,將宮裡傳播的流言壓下,公布消息,是凌雨涵自己不滿夫君的漠視,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自盡。

    真相曝光后,無數人跌破了眼鏡,沒人相信,傳聞中恩愛的三王爺和三王妃,竟是面和心不合,更沒人願意相信,為了得到丈夫的寵愛,凌雨涵會選擇用這樣激進、劇烈的手段來實施報復。

    「嘖嘖嘖,這女人腦子有問題。」暗水搖頭晃腦的感慨道,無法理解凌雨涵的所作所為,以為用這種方法,就能夠換回男人的心嗎?痴人說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