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8章 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8章 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毒字體大小: A+
     

    小一正色道:「她沒有生病,脈象很正常。」

    鳳奕郯不悅的蹙起眉頭,「這位少俠,你是在糊弄本王嗎?宮裡的太醫替本王的王妃診治過,都說她是積鬱在心,受了風寒,所以才……」

    「不是那樣的,」小一用力搖晃著腦袋,「如果只是風寒,根本不可能會出現五臟六腑迅速老化的情況,她的脈象雖然正常,但內臟卻早就破敗了,再這樣下去,過不了多久,她就會沒命的。」

    小一的醫術是詭異一手教導出來的,雖然還達不到他的水平,但比起普通的大夫,明顯高出不少。

    「那你的意思是?」鳳奕郯挑眉問道,沒有再進行反駁,凌雨涵的病情,他也認為不太像是普通的風寒,但所有的太醫口風一致,即便他不願承認,也沒有辦法。

    凌小白看看他,再看看小一,心裡泛起了嘀咕,既然不是生病,她幹嘛還賴在這裡不肯走?難道是想騙吃騙喝嗎?

    暗水用腳丫子想也能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

    「我懷疑,她是被人下毒了。」這個猜想剛說出口,鳳奕郯的臉色頓時大變,他驚疑不定的凝視了小一許久后,才勾唇輕笑:「你的意思是,本王的王妃在南詔國的皇宮裡,中了毒?」

    小一剛想點頭,卻被暗水在暗地裡踩住了腳掌,細碎的疼痛,讓他立馬住嘴,奇怪的看著他,不明白他幹嘛要阻止自己。

    暗水懶得同他解釋,他這一點頭,會給凌若夕帶去多大的麻煩,扯著腦勺后的小辮子,笑道:「王爺,這王妃究竟是在哪兒中毒的,誰也說不清楚,保不定是在出發前,就中了什麼慢性毒藥,到現在才發作呢?有些話,你最好想明白了再說,畢竟,禍從口出啊。」

    「吱吱。」沒錯,就是這樣子滴,黑狼趴在凌小白的肩頭,認同的點點腦袋,想要栽贓陷害女魔頭,哼哼哼,也不問問它是否同意。

    凌小白這下聽明白了,「哦,你是想陷害娘親!」

    鳳奕郯嘴角一抖,他能說剛才自己並沒有這種想法嗎?能嗎?

    「說她中毒的人是你們,現在你們又想撇清關係,可能嗎?」他輕輕整理了一下衣袍,目光森冷,掃過眼前的三人,「若是中毒,這件事本王定不會罷休,王妃出發前的身體向來很好,一路上也未曾有任何的不適,除了在宮裡被人投毒,不做他想,本王這就去見你們的皇後娘娘,勢必要她給本王一個滿意的答案。」

    說罷,他利落的轉身,離開了閣樓,暗水想要阻止,但這紙包不住火,就算現在把他給攔了下來,這件事凌姑娘早晚會知道。

    想了想,他也就作罷了,任由鳳奕郯自顧自的離去,隨後,他才問道:「小一,你確定她是中毒?不是生病?」

    「恩,我記得師傅的手札里似乎有記載過,讓人迅速老化的毒藥,但我忘記了叫什麼,得等我回去查查才能弄明白。」小一重重點頭,他從不會拿這樣的事情來說著玩。

    「如果真的是這樣,凌姑娘又該有麻煩了。」暗水覺得,他應該勸凌姑娘去拜拜佛,去去霉運,不然的話,怎麼啥倒霉的事,都能被她給撞上呢?如果真的是中毒,她怎麼樣也擺脫不了嫌疑,好不容易兩國的關係才緩和,要是這件事曝光,別人絕對會說是她乾的。

    「哎,麻煩啊。」暗水拍了拍臉蛋,唏噓長嘆道。

    凌小白被他的話給嚇得不輕,「暗水叔叔,娘親會有麻煩嗎?」

    脆脆的童音裡帶著絲絲不安,絲絲忐忑,他仰著頭,靈動的大眼睛,布滿了憂慮。

    暗水沒說實話,只是耐心的安慰了他幾句后,又看了看床榻上的女人,眉頭頓時皺緊,他要不要先下手為強,替凌姑娘把這麻煩的人物給解決掉呢?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在他的腦海中扎了根,揮之不去了。

    凌雨涵中毒昏迷的消息,不知道被誰傳揚出去,如同一陣風,迅速刮遍整個皇宮,宮外的文武百官得到消息,心裡既擔心,又憤怒,他們猜測著,究竟是誰干出的這種事,沒有人懷疑是凌若夕乾的,她若是想要一個人的命,絕不會採取這麼麻煩的方法,只會幹凈利落的一刀宰了對方。

    這一點眾人心知肚明。

    衛斯理急忙進宮,在宮門口,與鎮南將軍還有於老撞了個正著,三人的臉上寫滿了擔憂。

    「你們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好端端的,這北寧國的三王妃咋就中毒了呢?」於老想破了腦袋也沒能想明白,凌雨涵是怎麼中的毒,這下毒的人,又是誰。

    「我也沒想明白這件事,按理說,宮裡沒有人會和她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啊。」衛斯理搖搖頭,「不管怎麼樣,先去見娘娘再說。」

    如今他們只能寄望於凌若夕,希望她能夠儘快將這次的風波平息,不然,南詔和北寧之間好不容易得來的和平,又該岌岌可危了。

    凌若夕此刻正在寢宮裡,面對著鳳奕郯的質問,聽聞凌雨涵中毒的消息,她也很是意外。

    「你這是在懷疑是我乾的?」她冷冷的盯著眼前一身殺氣的男人,眸光譏誚,「有證據嗎?」

    「本王沒這麼說,」雖然鳳奕郯很氣憤竟有人膽敢對自己的王妃出手,但他的腦子裡還殘留著幾分理智,不錯,凌若夕的確和凌雨涵有深仇,但以她的個性,要想讓一個人死,絕不會採取下毒這麼骯髒的手段。

    即便是殺人,她也會殺得光明正大,如當初殺害二夫人一樣。

    「雨涵她是在皇宮裡出的事,這裡是你的地盤,於情於理,你都有義務,將罪魁禍首揪出來,交給本王處置。」鳳奕郯沉聲說道,「本王原本打算近日回國,但現在出了這種事,本王會傳信皇兄,延後啟程的時間,希望你能夠儘快給本王一個交代。」

    他還算友善的態度,讓凌若夕臉上的冷色減淡了不少,微微頷首:「你放心,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膽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小手段的人。」

    即使他不說,這件事她也會徹查到底。

    「好,本王就等你的答覆。」說罷,鳳奕郯抬腳就走。

    目送他的身影離開后,凌若夕頭疼的揉了揉眉心,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解決了朝廷的毒瘤,現在又鬧出凌雨涵中毒的事,這是不讓自己安生了是吧?

    她深深吸了口氣,才把心裡的怒火壓下,立即動身,趕往閣樓,打算親自調查這件事。

    在半路上,與正趕回來的暗水三人撞上。

    「娘親,你要去幹嘛啊?」凌小白跑到她身旁,好奇的問道。

    「小一,是你查出凌雨涵的病情不是因為抱恙,而是因為中毒的?具體中的是什麼毒,你知道嗎?」凌若夕沒搭理凌小白,向小一詢問道。

    「我不太清楚,但這種毒我曾經有在師傅的手札里看到過,現在正打算回屋查查。」小一有些抱歉的說道,如果他能夠熟記手札上的內容,現在是不是就可以回答師姐的問題了?

    凌若夕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件事交給你了,務必要儘快。」

    「恩。」他不會讓師姐失望的。

    與小一揮別後,凌若夕繼續朝閣樓趕去,但這次,閣樓下方,卻圍滿了數十名侍衛,他們將前後的門團團包圍起來,嚴加戒備,不許任何人隨意出入。

    「請娘娘止步,這裡不會允許南詔國的人進出。」見凌若夕趕來,侍衛硬氣的說道,毫不掩飾對她的不滿與敵意。

    如果說先前,他們僅僅是懼怕她,那麼現在,出了凌雨涵這檔子事,他們對她的印象,就成直線降低,幾乎是把她當作了最大的嫌疑人。

    誰不知道,她和凌雨涵的仇恨有多深?說不定就是她想要趁著他們離開前,對王妃下了毒。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凌若夕眸光驟然一冷,一把攔住了打算強行突圍的暗水,質問道。

    「哼,什麼意思?娘娘明人不說暗話,我們的王妃在你的地盤上出了事,你以為,我們還會傻到放你進去嗎?誰知道你是不是來加害王妃的?」一名侍衛扯著嗓子,怒聲吼叫道。

    「就是說啊,就算不是你做的,但也絕對和你脫不了干係,反正,我們不會放你進去的。」一大幫男人不停的沖她叫囂,聲音震耳欲聾。

    凌若夕神色不變,別說是害怕,就連半點退縮的意思也沒有,依舊挺直了腰桿,站在原地,等到他們說夠了,停下了,她才涼涼的問道:「這是你們王爺的意思?」

    侍衛們面面相覷,沒有吭聲,這副沉默的姿態,讓凌若夕瞬間明了,看來這主意,是他們私自決定的。

    「你們這麼做,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本宮可以理解為,你們是在向本宮宣戰嗎?」一團駭然的氣浪從她的腳下騰升起來,氣勢磅礴,馬尾在她的身後左右搖擺,她站在風眼中,凌厲的目光挨個掃過這幫虎視眈眈的侍衛,所到之處,眾人只感覺到一股逼人的壓力迎面撲來,胸口有些生悶。

    這還是她特意收斂了四成的威壓造成的效果,若是火力全開,這些人立即就會吐血生亡。

    「本宮不想和你們理論,讓路!」她提高了聲音,凌厲的話語猶如驚雷,炸響在眾人的耳畔。

    在她那強大的氣場下,侍衛們下意識後退,為她讓出一條道路來。

    凌小白捂著嘴,笑得很是得意,什麼嘛,剛才叫囂得這麼大聲,原來是紙老虎啊。

    三人極快的進入閣樓,凌若夕先去房間看望了凌雨涵的情況,此時的她,已經在病痛中陷入了昏睡,如果不是那若有似無的呼吸,就和死人沒什麼分別。

    「她身邊伺候的下人呢?」凌若夕隨手放下蚊帳,啞聲問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