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7章 病情惡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7章 病情惡化字體大小: A+
     

    鳳奕郯本是想儘快啟程,但凌雨涵的病情卻不見好轉,凌若夕早就下了命令,給她用最好的葯,但即使是這樣,她仍舊流連床榻,身體虛弱。

    「誰能告訴我,她的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媽蛋,宮裡每天住著一個病人,而且還是個不受她待見的病人,凌若夕的心情很難保持愉快,她恨不得立即歡送北寧國這幫人離開,可偏偏,凌雨涵的身體卻久不見好。

    坐在寢宮主殿的軟塌上,她目光森冷的注視著跪了一地的太醫,沉聲質問道,「究竟是你們的醫術太拙劣,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恩?」

    尾音危險的上揚,太醫們的心也跟著顫了顫,驚慌失措的磕頭求饒。

    暗水站在殿外,聽著裡面傳出的聲響,不住的搖晃著腦袋,「嘖嘖嘖,這種時候求饒有個屁用!還不如好好的彙報呢。」

    「小爺也這麼覺得,這些人真傻,娘親又不可怕,幹嘛嚇成這樣。」凌小白也在一旁認同的點頭,顯然忘記了,貌似他在犯錯后的言行舉止,與這些太醫沒什麼太大的分別。

    小豆子眼觀鼻鼻觀心的站在他身旁,只當沒有聽見,這些日子足夠他了解凌小白的本性。

    「想要磕頭,本宮成全你們,現在滾出去,一直磕到本宮滿意為止。」凌若夕氣得一掌拍在肘邊的案几上,茶盞搖晃著滾落在地上,她突然間的盛怒,讓太醫們害怕得渾身發抖,禮部尚書等人的前車之鑒還在眼前,天牢里,家眷們的遺體還未冰冷,誰也不敢得罪他。

    他們戰戰兢兢的從地上站起身來,就想往殿外走。

    「站住!」凌若夕厲聲呵斥道,「本宮再給你們兩天的時間,不論你們用任何的辦法,也要讓三王妃的身體好轉,至少要能上路!」

    至於上路以後的事,那可就和她沒有絲毫關係了。

    「是是是。」太醫們忙不迭的點頭,在凌若夕的赦免下,連滾帶爬逃出大殿,那模樣,活像是背後有猛鬼在追趕似的,看得凌若夕滿腦子黑線,她有這麼可怕嗎?

    「師姐,」小一提著剛從太醫院找到的藥草,回到大殿,就看見凌若夕這副余怒難平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喚了一聲。

    「恩。」凌若夕微微頷首,眉頭卻始終緊皺著,shit!她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先是找人找到現在,依舊音訊全無,如今,北寧國的人還滯留在宮中,沒有離開,真夠讓人煩心的。

    小一偷偷看了看她的臉色,想了想,猜到了她這副煩躁樣子的原因,急忙說道:「師姐,不如我去給她看看吧,雖然我的醫術比不上師傅,但也許會有用呢?」

    「也好。」經過他的提醒,凌若夕這才想起,小一是老頭嫡親的傳人,醫術必定比宮裡的太醫高出不少。

    得到她的同意后,小一趕緊將手裡的藥草放下,打算出門,剛剛下了殿外的台階,就被暗水提著衣領,騰空飛起,在花園旁的大樹后停下。

    「呼。」小一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剛才真的好嚇人。

    「別瞪我,我也是聽命令辦事。」暗水趁著他剛要動怒,趕緊供出了罪魁禍首。

    小一眼眸一轉,就看見了站在一旁的小少爺,臉上的薄怒剎那間消失得一乾二淨,變臉之快,看得暗水心頭各種不平衡,丫的,面對自己就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面對小少爺,就這麼殷勤,切!以為他好欺負嗎?

    「小少爺,你帶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啊?我還有急事,等我忙完再來找你好不好?」小一耐心的解釋道。

    「小爺知道你要去幹嘛,去給壞女人治病嘛,剛才小爺都聽見了。」凌小白哼哼兩聲,「小爺沒說不讓你去,不過,你得記得,咱們不能做沒有酬勞的事。」

    「啊?」小一茫然的眨眨眼睛,沒聽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笨蛋嗎?咱們出人又出力去救一個壞蛋,不值得!娘親以前說過的,以德報怨,那是傻瓜才會幹的事,小爺不想當傻瓜,你想嗎?」凌小白又搬出了凌若夕那套歪理邪說,試圖給小一洗腦,以他對凌若夕盲目的崇拜,聽到這話,除了認同,不做他想。

    「那小少爺的意思是?」小一輕聲問道。

    「哼,救人咱們得救,但該拿的酬勞,咱們也得拿,不過看在他們很可憐的份兒上,診金就收個五百兩好了,至於藥材的錢,慢慢算。」凌小白覺得自己特善良,沒有漫天要價。

    暗水在一旁聽得額角直跳,五百兩?這可是官宦人家每年的日常開銷啊,小少爺還真敢說。

    小一多年生活在深淵地獄里,與世隔絕,雖然跟著凌若夕出世,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山寨里生活,對於龍華大陸上貨幣的價值,還有物價是真的不清楚,看凌小白說得雲淡風輕,也就真的以為,他好心的只要了應得的那一份,「我知道了,小少爺你真善良。」

    暗水詫異的瞥了他一眼,這小子,是跟著老頭跟傻了嗎?

    凌小白得了便宜還賣乖,特驕傲的挺了挺胸口:「那當然,娘親說過,不義之財不能要,咱們只要自己該得的那份就夠了。」

    答應了這件事後,小一才帶著凌小白和暗水趕赴行宮,在上閣樓前,北寧國的侍衛又一次將他們給攔了下來,沒有見到凌若夕的身影,這幫侍衛的底氣也不自覺多了不少。

    「站住!」健碩的身體往前一擋,猶如一度堅硬的肉牆,橫在了凌小白和小一的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一微微擰起眉頭,以他與世無爭的個性,實在不太擅長與這麼強勢的人爭論。

    倒是凌小白摩拳擦掌的捲起袖口,戰意蹭蹭上漲:「丫的,你是誰?居然敢攔小爺的路?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讓開啦。」

    侍衛沒動,沒有凌若夕在,他根本無需給這幾人好臉色看,更何況,這些日子,他們在南詔國受盡了冷遇,隱忍的怒火早已暗藏在心窩裡,現在通通發泄在了他們三人的身上。

    「你讓不讓?在不讓開,別怪小爺不客氣了。」凌小白齜牙咧嘴的警告道,水汪汪的眼睛,努力瞪大,試圖用氣勢逼迫他放行。

    只可惜他這點道行,對付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侍衛,根本不管用,「沒有王爺的命令,即便是天王老子,我也不能讓。」

    「哼,和他說這麼多做什麼?」暗水話音剛落,身影立馬從原地消失,下一秒,就詭異的出現在了侍衛的面前,拳頭虎虎生風,揮打在了他的鼻樑骨上,將人撩翻,血如泉涌,從侍衛的鼻腔里噴了出來。

    凌小白看得目瞪口呆,「好兇殘。」

    「這世上,多的是人給臉不要臉,對付這種人就得採取這種方式。」暗水說得理直氣壯,特風騷的撫了撫袖口,「走吧。」

    三人一路暢通無阻的抵達閣樓,根據上次的記憶,凌小白很快就找到了凌雨涵居住的房間,剛想推門進去,誰料,另一間房間里,鳳奕郯峻拔的身影毫無徵兆的出現。

    他癟癟嘴,毫無掩飾對這人的敵意。

    「恩?是你?」鳳奕郯認出了凌小白,冷峻的五官略顯柔和,「就你一個人嗎?」

    「喂喂喂,我這麼大個人站在這兒,你當我是空氣啊?」暗水叫囂道,極力宣告著自己的存在感。

    小一總覺得他這話其實是在問師姐為什麼沒來。

    凌小白敏捷的避開鳳奕郯想要觸碰他的手掌,嘴唇朝上撅起:「別隨便動手動腳,小爺對你沒有興趣。」

    他才不要給這個壞人碰呢。

    不管是她,還是她的兒子,都對自己十分戒備啊,鳳奕郯自嘲的笑笑,若無其事的收回了手臂,「你來這裡做什麼?」

    「哼,小爺是奉娘親的命令,給壞女人看病的。」凌小白搬出了凌若夕的名頭。

    「治病?」鳳奕郯狐疑的打量了他幾眼,怎麼看,這小孩也不像是身懷頂尖醫術的能人,那麼,就是這兩人咯?

    「你那是什麼眼光?小爺雖然不能治病,但小爺認識能治病的人,諾,就是他。」凌小白扯住小一的衣袖,將他拽到了鳳奕郯的面前,得意洋洋的宣佈道。

    暗水總覺得他這樣子格外的孩子氣,捂著嘴,噗哧一聲笑開了。

    「勞煩了。」鳳奕郯給足了他們面子,不是因為他們的本事有多高,僅僅是因為,他們代表著凌若夕。

    所謂的愛屋及烏,他以前不知道,但現在卻在不知不覺間懂了,明白了。

    凌小白古怪的審視著他,為嘛他感覺這個壞蛋和以前不太一樣了呢?好像和善了許多,想不通的問題,他向來不會去細想,甩甩頭,將這奇怪的念頭拋開,拽著小一進了屋子,鳳奕郯緊隨其後,一行人剛進門,就聞到了那股刺鼻的味道。

    小一臉色微沉,似在瞬間變得嚴肅起來,再難看出平日里的懵懂與單純,他腳步極快的走到床沿,挑開帳幔,當他看清床榻上躺著的女人時,口中不自覺輕輕冷嘶一聲。

    比起上次凌若夕前來探望的場景,凌雨涵的病情加重了不少,臉上幾乎毫無一絲血色,而且整個人迅速老化,水嫩的肌膚,不滿了褶皺的紋路,看上去不像妙齡的少女,更像是遲遲垂目的老人,一頭青絲,失去了光澤,懨懨的朴散在她的身後,小一執起她的手腕,想要替她把脈,卻在看見她幾乎龜裂的手臂時,眉頭猛地皺緊。

    他面色難看的坐在床沿,鄭重的替她診脈,房間里的氣氛,變得凝重起來,就連凌小白,這時候也沒敢大呼小叫,而是乖乖的站在一邊,看著小一替凌雨涵看病。

    鬆開手后,小一趁著一張臉站起身來。

    「怎麼樣怎麼樣?她的病還有得治嗎?」凌小白率先問了出來,明明是極其嚴肅的話,可偏偏他卻笑得滿臉春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