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4章 探望凌雨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4章 探望凌雨涵字體大小: A+
     

    明明前兩天還生龍活虎的在自己面前蹦達,沒想到再次見面,竟會是這樣的場景,凌若夕站定在床沿,透過那朦朧的紗帳,看著裡面的人影,也不急著開口說話。

    「姐姐,是你吧。」凌雨涵虛弱的手指從內探出,挑開了帳幔,那張蒼白如雪的面容,映入凌若夕的眼眸,她瞳孔驀地一縮,為凌雨涵這副面如死灰的樣子感到心驚,此時的她,哪裡還有過去的風采?北寧國第一美人,如今卻如風中殘燭,似一朵正在迅速凋零的花,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光澤與鮮艷。

    「我的樣子,很醜吧。」凌雨涵渾渾噩噩的看著她,苦笑道。

    「太醫來過了嗎?」凌若夕淡漠的問道,對於凌雨涵此刻的樣子,沒有任何的同情,更沒有絲毫的憐憫。

    「來過了早就來過了。」回答她的是一旁的凌小白,「寶寶親眼看到太醫們離開的。」

    「你給我閉嘴。」凌若夕警告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別隨便說話。

    凌小白特委屈的撅起嘴巴,什麼嘛,他只是在回答娘親的問題好不好,幹嘛這麼凶?

    「看見妹妹我這個樣子,姐姐,你心裡暢快嗎?」凌雨涵痛苦的咳嗽了幾聲,即使是咳嗽,她也努力的想要做到輕描淡寫,似乎是不想讓這聲音傳出去。

    凌若夕冷笑一聲:「你的病不是我引來的,別說得好像是我故意害你變成這樣。」

    「就是就是。」凌小白在一旁連連點頭,這次,他沒有再被凌若夕瞪,而是直接遭到了她的暴力對待,腦門生疼,他眼冒淚花縮到旁邊,咬住嘴唇,不在開口。

    「呵呵,姐姐和小白的關係可真好,真羨慕你啊,小時候有大娘悉心照料,現在還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兒子。」凌雨涵凄厲的笑聲,有些刺耳,凌若夕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宮裡的太醫會時刻注意你的病情,會用最好的葯替你治病。」

    凌雨涵沒有做聲,似乎不太在意這種事。

    「當然,你用過了什麼葯,我會讓人記錄下來,臨走前,記得結算清楚。」上一秒,她表現出的善良,還讓小一刮目相看,但下一秒,他就為自己的愚蠢感到了懊惱。

    就知道師姐不會是以德報怨的主,他剛才怎麼就感動了呢?

    凌雨涵面露一絲錯愕,似乎沒有料到她會說出這番話。

    「你有意見嗎?總不可能讓我拿著價值千金的藥材給你治好病後,一點報酬也得不到,這種好事,我從不會做。」凌若夕說得直白,卻偏偏讓人無法反駁。

    凌小白在心底為他的娘親豎起了大拇指,就該這樣!絕不能讓人佔了便宜。

    「姐姐,你和小時候真的不一樣了。」凌雨涵愣了幾秒,最後才喃喃著擠出了這麼一句話,她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十分陌生,已經再難將眼前這氣場強悍的女人,與記憶里,唯唯諾諾的痴兒聯繫起來。

    她真的變了,在她的身上,已經再難看見昔日的任何品性,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樣。

    「人總會變。」凌若夕淡漠的回了一句,沒什麼心思留下來和凌雨涵閑談,她沒有忘記過,這個女人曾經在丞相府里所做的一切,同樣也沒有忘記過,如果不是她和二夫人,大夫人也不會慘死,隔在她們之間的是一筆筆深如海的血仇,無法遺忘,無法拋開。

    她利落的轉身,場面話已經說了、做了,再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義。

    眼見凌若夕要走,凌雨涵竟掙扎著從床榻上撐起了身體,淚眼婆娑的凝視著她的背影,「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

    腳步沒有停止,這世上恨她的人數不勝數,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也不少。

    「因為你,他打了我,罵了我,甚至要休了我!」凌若夕的無動於衷深深的刺痛了凌雨涵的心,為什麼她攪亂了自己的生活以後,還能夠抽身離去?憑什麼!憑什麼所有的人都在意著她,而不是自己?嫉妒就像是一條毒蛇,拚命的在她的心裡吐著毒汁。

    「那也是你自找的,與我何干?」凌若夕猛地打開房門,頭也不回的說道。

    冷漠的話語,似冰刀,讓凌雨涵渾身的血液紛紛冰凍,她顫抖著身體,不可置信的望著她,這世上怎麼會有人冷血到這個地步?她就一點也不覺得內疚嗎?

    凌若夕完全沒理會背後的女人心裡在想什麼,離開房間,她冷冷的睨了眼站在一旁的錦衣男人,「你的女人腦子有問題,得治。」

    她一沒主動騷擾他們夫妻之間的生活,二沒挑撥離間,不過是在暗地裡稍微做了些手腳,需要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她的身上嗎?呵,真當她好欺負是不是?

    鳳奕郯鐵青著一張臉,什麼話也沒說,但那危險的神色,卻讓凌若夕知道,凌雨涵這下子真的快遭殃了。

    他親自護送她離開閣樓,樓下空地上聚集的侍衛,在離開時已經不見了蹤影,送人離開圍牆,鳳奕郯才停下步伐,神色有些欲言又止,似是想要同她說什麼。

    但最終,千言萬語也僅僅只化作一句:「抱歉,她說的話,你不用放在心上。」

    「放心,不值得的事,本宮從不會記下來。」凌若夕冷笑一聲,牽著兒子,拔腳就走,剛走了兩三步,她又轉過身。

    鳳奕郯眸光微亮,眼眸中染上淡淡的期盼。

    「你記得在離開前,把賬給結清,省得本宮親自前往北寧討債。」

    只是這樣嗎?鳳奕郯心尖微疼,她想要給他說的話,就僅僅是這樣嗎?寡淡的唇角上揚起一抹自嘲的弧線,「本王記下了,不會拖欠你任何銀兩,你大可放心。」

    得到他的許諾,凌若夕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徒留下鳳奕郯孤身一人,站在這灰色的矮牆外,痴痴的看著她的身影,漸行漸遠。

    「王爺。」一名侍衛從暗中走了出來,將一封剛剛由宮人送來的密信,遞到他手裡:「這是有人偷偷送來的,說是要讓王爺親自過目。」

    鳳奕郯迅速收斂了外露的情緒,打開一看,神色多了幾分意外,有些晦暗不明。

    「今夜差人在此處嚴加把守,本王有要事要辦。」

    夕陽西下,凌若夕這才處理玩堆積如山的奏摺,她真心有些後悔,接下監國的重任,shit!比起這些繁瑣的政務,她更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好么?

    指腹輕輕揉搓著疲憊的眉心,說到底這一切都是雲井辰那混蛋的錯!要不是因為他的忽然失蹤,她也不用費盡心思的想盡辦法把他給揪出來,這麼一想,心裡的疲憊頓時化作遷怒。

    「你最好別讓我抓住你,否則,呵,我會讓你知道,任性的代價是什麼。」一句陰鷙如魔的呢喃,在靜悄悄的御書房內竄起。

    京城內某個宅院中,正在煎藥的男人,忽然打了個噴嚏,他古怪的揉了揉鼻尖,「有誰在思念本尊嗎?」

    用過晚膳,有太監前來通報,鳳奕郯在御書房外登門拜訪,想要求見她,凌若夕略感奇怪,這人有什麼事需要見自己?難道是凌雨涵的病情惡化了?

    「宣。」就讓她看看,這男人到底打算做什麼吧。

    很快,鳳奕郯峻拔的身影便緩緩步入了房內,衣袖輕揮,敞開的大門被一股強悍的玄力帶著合上,昏暗的燭光不停的閃爍,他站在房間中央,神色漠然的凝視著坐在龍椅上,尊貴無比的女人。

    「有事就說,沒事就滾。」凌若夕毫不掩飾對他的敵意,更沒給他任何的好臉色。

    早已習慣了她冷言冷語的鳳奕郯,並沒有動怒,甚至還有幾分竊喜,至少在她的心裡,即使對他沒有好感,但終究也未曾把他當作陌生人那般對待。

    他想,他是真的病了,病入膏肓,否則,怎麼會因為她惡劣的態度,感到竊喜呢?

    眼瞼緩緩垂下,在他俊朗的面容上,有淡淡的暗色陰影出現,「本王白天收到了一封密信,想來,你應該會很有興趣。」

    密信?凌若夕略感意外,手掌一攤:「拿來。」

    他出現在這裡,明顯是為了把信交給她看,不然,也不會特地跑這一趟。

    鳳奕郯並不著急將信箋交出,而是深吸口氣,開了口:「本王想和你做筆買賣。」

    凌若夕有些不悅,但卻耐心的等待著他說話。

    「南詔國內的情勢本王一清二楚,即使你替他們驅逐了外敵,打贏了戰爭,但朝廷內,還是有不少官員不服你。」鳳奕郯一板一眼的說道。

    「說重點。」這些話,她很清楚,沒必要讓他一個外人再來重複一遍。

    呵,還是這麼沒有耐心嗎?鳳奕郯抿唇輕笑,深沉的目光筆直的望入她那雙如大海般深幽的眸子里:「本王可以拿出決定性的證據,助你肅清朝堂。」

    「你想要什麼?」凌若夕不認為這世上有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她更不認為鳳奕郯會不求回報。

    本王想要你!

    這句話險些脫口而出,好在他腦海中還殘留著幾分理智,沒有貿貿然說出口,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旦說出來,等待他的,將會是她毫不留情的奚落。

    「本王要你無條件接受和談,另外,在你掌管南詔國期間,不能對北寧發兵。」兒女私情永遠比不上國家,在鳳奕郯的心裡,放在第一位的,是北寧的萬里江山,哪怕他已愛上了眼前這個女人。

    凌若夕很是意外:「到底是什麼理由,讓你覺得,你有這個資格和本宮做交易?沒錯,南詔國的朝廷的確是暗潮洶湧,可就算沒有你的幫忙,你認為,本宮會拿他們沒有辦法嗎?」

    她的反問十分犀利,甚至帶著一股逼人的銳氣。

    鳳奕郯不僅沒有動怒,反而十分欣賞她此時的硬氣,這就是她啊,她本生就該是這般強勢的女人。

    「本王相信你能夠做到,但那會需要太多的時間來部署,來尋找證據。」他反駁道,「如果有本王的幫忙,短時間內,便能換來南詔國上下齊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