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2章 送她一紙休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2章 送她一紙休書字體大小: A+
     

    夜涼如水,凌若夕盤膝坐在床榻上,閉目修鍊,天地靈氣從毛孔外吸收到體內,化作玄力,遊走過奇經八脈,如同小溪,在丹田中聚集,她的修為始終停留在地玄巔峰,無法再突破,這段日子的安樂生活,讓她修行的速度也停滯不前,始終感應不到突破的跡象,凌若夕並不著急,她沒有忘記在第二位面時,好幾次因為憤怒而喪失了理智的事,以至於,潛心的鞏固著根基。

    凌小白煩躁的在床榻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始終惦記著被凌若夕給拋下的這件事,只要一想起來,心裡就堵得不得了。

    緊閉的眼睛無聲的睜開,不滿的瞪著床沿筆挺的背影,娘親真是的,就安慰自己幾句,然後就不理他了,修鍊哪有他重要啊。

    他扯著被子,一口咬住,像是在發脾氣,黑狼蜷縮成一團,睡在最裡面,對凌小白這孩子氣的舉動,直接忽視。

    凌若夕敏銳的感覺到了身後那束目光,心頭無奈的嘆息一聲,從修鍊中蘇醒,側過腦袋,幾縷秀髮順著她的面頰垂落,散到胸前,昏暗的燭光下,她雋秀美麗的臉龐,多了幾分柔和,少了幾分銳氣,「還不睡?」

    「寶寶睡不著。」凌小白實話實說,「娘親,你剛才到底為什麼把寶寶拋下呢?以前娘親去哪兒都會帶著寶寶一起的。」

    他還在想著這件事嗎?凌若夕有些意外,沒想到凌小白會這麼在乎這件事,面色怔怔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難道要告訴他,她剛才只不過是發現了某個男人的氣息,所以才決定追上去抓人嗎?

    「娘親?」凌小白等了半天沒等到她的回答,小嘴立即往上撅起,「你幹嘛不理寶寶?」

    「我說過了,當時只是臨時有急事需要去處理。」凌若夕含糊其辭的解釋道,沒有說出實情。

    「娘親騙人!這種話,寶寶才不相信呢,騙三歲大的孩子還差不多。」她越是這樣,凌小白心裡就越是好奇,他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理由,能夠讓她拋下自己,一個人離開。

    「好吧,告訴你也無妨,」凌若夕莞爾一笑,動手將兒子抱在了懷裡,「娘親是去抓一個無緣無故玩失蹤的人去了。」

    「啊?」凌小白在她的懷中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聞言,迷茫的眨眨眼睛,沒聽明白。

    偷偷豎起耳朵的黑狼身體一僵,喂喂喂,女魔頭說的該不會是少主吧?

    「不明白就算了,小白,你得記住,不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許學那些人,了無音訊的玩失蹤,懂嗎?」手掌輕輕撫著兒子的背脊,她柔聲警告道。

    凌小白聽得滿頭霧水,各種不明白,但秉著娘親說的一定是對的這一原則,他立即點頭,「娘親,寶寶才不會那樣做呢,寶寶不會讓娘親擔心的。」

    他似乎忘記了,曾經這種事,他做過不少,而且還害得一大幫人替他擔驚受怕。

    凌若夕滿意的笑了,冷峻的眼眸,此刻泛起了淡淡的溫暖,她俯下身,長發輕輕拂過凌小白的面頰,一個輕如鵝毛的淺吻落在了他的額頭上,「睡吧。」

    「哦。」凌小白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如同嬰兒般靠在她的懷中,享受著她的安撫,靜靜的沉睡過去。

    凌若夕一直陪在他身邊,難得的沒有修鍊,一夜無眠,第二天,她卻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疲憊。

    陪著兒子一起用過早膳,換了衣服后,就打算上朝,在經過御花園時,一道熟悉的人影靜靜站在湖邊,拂柳垂青,幾片粉色的花瓣拂過那人的長發,背影曼妙婀娜。

    腳下的步伐微微一頓,她當作沒看見那人,目不斜視,打算離開。

    「姐姐,做妹妹的到今天發知道,自己有多羨慕你。」輕柔的嗓音如黃鸝般美妙悅耳,凌若夕眉頭一蹙,沒有吭聲,只是靜靜的站在她的身後。

    「想起以前的日子,還真是覺得不可思議啊,真想不到,那樣的姐姐,有朝一日竟會變成南詔國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掌管整個國家。」她的話聽不出是羨慕多一點,還是嫉妒多一些。

    凌若夕淡漠的啟口:「多謝誇獎。」

    凌雨涵頓時語結,這人是在裝傻嗎?搖搖頭,將心頭那絲絲不甘壓下,她拂袖起身,轉過身來,定眼凝視著凌若夕,「我以前真的嫉妒過你。」

    「有什麼好嫉妒的?嫉妒我曾經文不能武不行?」凌若夕諷刺道。

    「但至少,在那樣的環境中,還有大娘對你不離不棄,哪怕所有人都嘲笑你,漠視你,忽略你,可她卻始終陪在你的身邊。」想到那位早逝的大夫人,凌雨涵忍不住苦笑,「我一直不明白,什麼也不行的你,究竟有什麼資格,能夠得到大娘傾盡所有的疼愛。」

    那時的凌若夕,才幾歲大,卻被斷定此生無法修鍊,心智不全,痴傻成性,爹爹不疼,下人欺辱,可即使是這樣,大夫人始終保護著她,用那柔弱的身體,為她撐起一片安寧的小天地。

    「我從小就被娘親教導,每天不停的學著琴棋書畫,就連睡覺也不忘修鍊,為的,只是想成為人上人,成為所有人矚目的焦點。」凌雨涵恍惚的回想起那些枯燥、乏味的歲月,「可每當我獨自用功時,你卻在大娘的羽翼下過得很快樂,即使每天是粗茶淡飯,仍舊沒心沒肺的笑容滿面,這樣的你,能不讓我嫉妒嗎?只要看到你,我就會覺得自己的日子有多傻,多可笑。」

    凌若夕譏誚的勾起嘴角,凌雨涵的話,在她聽來十足的可笑,「所以呢?你現在是在和我回憶從前嗎?抱歉,我沒那麼多的時間聽你說這些廢話。」

    說罷,她抬腳就打算離去。

    凌雨涵急忙叫住了她:「姐姐,你當真一點也不念昔日的情分嗎?一再苦苦相逼,看著北寧因為你而遭受到重創,你真的會開心嗎?」

    她苦口婆心的問道,無法理解,凌若夕一再將北寧踩在腳下,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算這個國家曾拋棄過她,可那畢竟是她的故鄉啊。

    「我會很開心,敵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樂。」凌若夕頭也不回的說道,嗓音淡漠,如寒冬涼風。

    凌雨涵臉上淚眼婆娑的表情頓時一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

    「別和我說以前,如果你今天特地等在這裡,說了這麼大一堆的廢話,僅僅是為了替北寧說情,讓我放棄和談書上的條件,你可以閉嘴了。」她憑什麼要替北寧著想?她可沒有那麼偉大的情操,能夠以德報怨。

    「你就真的要眼睜睜看著王爺因為你愁眉不展嗎?姐姐,他是你曾經愛過的人啊。」凌雨涵啞聲低吼道,情緒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她真的不想再看到王爺每天惆悵、憂慮的表情,為此,哪怕讓她放下尊嚴,來請求這個她深深嫉妒著,痛恨著的女人,她也心甘情願。

    她愛著那個男人,打從第一眼見到他時,就情根深種,這麼多年,她潛心學習宮廷禮儀,學習所有枯燥的功課,為的,是有朝一日,能夠得到他的心,能夠在和他站在一起時,不會丟了他的顏面。

    凌若夕覺得這話十分刺耳,索性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哭成淚人的凌雨涵,「就算愛過,你也說了,那是曾經,我不喜歡把過去的事和現在與未來混為一談,你若再多說半句,別怪我翻臉無情。」

    她凌厲的目光,以及身上散發的殺意,都讓凌雨涵的心忍不住顫了顫,她深知,她是認真的,是真的想要殺了自己,眼淚刷地消失在面頰上,她不安的咽了咽口水。

    「別和我扯什麼以前,我這人生來冷漠,只注重利益,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凌若夕口風一轉,略帶深意的目光,掃過後方的山石堆,如果她沒有感覺錯,那裡正有一個人靜靜的站著,「我原本還以為鳳奕郯是什麼輸得起的人物,現在看來,呵,我真該為以前的目光感到可恥,他居然淪落到要靠一個女人替他求情的地步,如果我是他,老早就一把刀戳進心臟,下地獄去向列祖列宗賠罪去了。」

    說完,她看也沒看凌雨涵難看的臉色,利落的轉身,迅速消失在了遠方,至於接下來的事,和她有什麼關係嗎?

    凌雨涵驚滯的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前方,渾身冰冷,像是被拋入了涼水裡似的,她怎麼可以這麼說?

    「蹬蹬蹬。」身後,突然有鈍鈍的腳步聲響起,那熟悉的體香,熟悉的氣場,讓凌雨涵背脊一僵,竟連轉身的勇氣也沒有,根本不敢回頭去看。

    兩人沉默的站在原地,一個臉色冰冷,一個神情恐慌,半響后,凌雨涵才戰戰兢兢的轉過身來,嘴角顫抖的想要擠出一抹笑,但那笑還沒來得及綻放,就被一個力道十足的巴掌,狠狠的拍滅了。

    臉蛋上傳來火辣辣的疼,她被扇得側過臉去,青絲遮擋住了她的左臉,看不清她的神色。

    鳳奕郯冷冷的瞪著她,眼眸中再難見到昔日的柔情,「凌雨涵,你到底要讓本王丟臉到怎樣的程度才肯罷休?」

    「王爺,我沒有……」她只是想要替他分擔一些,她真的沒想過會害他丟人,真的沒有,凌雨涵心裡滿腹的委屈,眼眶迅速紅了,她淚眼婆娑的凝視著眼前這個愛了整個青春年少的男人,想要觸碰他,卻被他嫌惡的拍開了手掌。

    「夠了,朝廷的事不需要你一介女流插手,不要再讓本王看見你私下找她,否則,本王不介意送你一紙休書。」他無情的話語如同凌厲的刀鋒,狠狠的戳入凌雨涵的心窩,讓她疼得血流不止。

    這就是她深深愛著的男人啊,這就是她用盡了所有,去輔佐,去愛慕的男人啊。

    到頭來,他回報給她的,竟是這樣一句冷酷的話語。

    哈!可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