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0章 刁難的就是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60章 刁難的就是你字體大小: A+
     

    在南詔國為他們安排的行宮裡住下后,鳳奕郯詭異的發現,他們似乎還有鄰居,當他和凌雨涵在沐浴后,悠閑的逛著小花園時,從另一邊走來的四五名男人,卻讓他停下了腳步。

    「咦,這人怎麼這麼眼熟?」深淵地獄的男人奇怪的打量著鳳奕郯,隨後,一拍腦門:「哎喲,這不是被凌姑娘抓住的戰俘嗎?他怎麼也在這兒?」

    同伴們齊齊搖頭,表示這問題他們也想不明白。

    「難道是來蹭吃蹭喝的?」男人猜測道,帶著鄙夷與輕蔑的目光,毫不掩飾的落在鳳奕郯的身上。

    他本人並未有任何反應,只因為,比這更難堪的事,他在被俘虜的期間也曾經歷過,也知道,這些人的嘴有多難聽,寬袖下的雙手黯然握緊,絲絲疼痛,從掌心傳來,他身側的氣息,明顯比剛才低沉了許多。

    鳳奕郯能忍,可這不代表凌雨涵也能夠忍得下去,她氣惱的瞪著這幫痞子似的男人,怒聲道:「你們是誰?怎敢這麼同王爺說話?」

    「我們是誰關你什麼事?男人說話,女人閃一邊去。」深淵地獄的人可不講男女之分,但是他們卻在凌若夕平日里潛移默化的教育中,得知好男不和女斗的道理,以至於,沒和凌雨涵一般計較,但那蔑視的態度,卻讓習慣了被簇擁,被眾星捧月當作公主的凌雨涵心裡很不自在。

    她緊握著拳頭,腳下騰地升起一股玄力的氣浪。

    「小姑娘,這點威壓你還是省省吧,展現出來也不怕被人笑話。」比她更甚一籌的威壓,迎面撲來,瞬間將那氣浪吞沒。

    凌雨涵臉色驟變,沒想到他們的實力竟會這麼強悍,「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她幾次見到凌若夕,這些人都不在場,以至於凌雨涵並不太清楚他們的身份,見他們居住在行宮,還以為,是哪個世家的高手。

    如果能把他們拉攏大北寧的陣營里,即使南詔擁有凌若夕又怎麼樣?雙拳難敵四手,有得一拼!

    她低垂下眼瞼,在心裡思考著這個主意的可行度。

    「喂,你在打什麼壞主意?」深淵地獄的人雖然在與世隔絕的山谷里長大,不懂那些彎彎腸子,但他們卻擁有著比野獸還要精準的直覺,凌雨涵若有所思的姿態,讓他們心裡升起了一種極其不舒服的感覺。

    「抱歉,是本王的愛妃不知輕重,還請各位不要與她計較。」鳳奕郯綳著一張臉,替凌雨涵道歉,她不認得他們,可他卻是連化成灰,也能認出來,這幫人可不是凌若夕麾下的得力猛將嗎?在戰場上,正是他們,殘殺了北寧國無數精銳。

    「切,我們又沒想把她怎麼樣,凌姑娘說過的,男人嘛,不和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一般見識。」

    凌姑娘?

    這熟悉的稱呼如同一盆涼水,刷地一聲從凌雨涵的頭頂上澆了下來,澆得透心涼,如果她現在還看不出這幫人和凌若夕之間熟絡的關係,她就是真的傻了。

    呵,枉費她剛才還自作多情的想要把他們拉攏過來,沒想到,人家早就被人給收入麾下了。

    憑什麼!憑什麼她凌若夕就有這麼好命,能夠得到這些高手的擁戴和尊敬?凌雨涵咬著牙,低垂下的眸子里,暗光閃爍,她真的想不明白,明明那女人從小到大,沒有一樣強過自己,更沒有一樣,比自己好,可為什麼,在闊別六年後,她卻變了?

    「你們說她在想什麼?」用言語捉弄了這對夫妻一陣后,男人們這才離開,不過嘛,他們交頭接耳的議論著方才離去前,凌雨涵那副陰鷙、扭曲的樣子究竟是什麼原因。

    「鬼知道,女人心海底針,猜不透啊。」有人唏噓長嘆。

    「管她那麼多做什麼?她和咱們又沒什麼關係。」

    眾人有說有笑的離開行宮,一路上,遇到不少宮人,他們畢恭畢敬的向這幫人行禮,誰都知道,在行宮裡居住的這些人,是替南詔擊退強敵的恩人,他們怎敢流露出半分的不屑?

    御書房內,凌小白抱著膝蓋,蜷縮在椅子上,一邊吃著盤子里的糕點,一邊眨巴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大臣與凌若夕議事,聽得津津有味。

    「娘娘,這次和談除卻簽署和平條約外,我們是不是應該討要一些賠償?例如割地賠款之類的。」衛斯理低聲問道,嘴角那抹溫和的笑,此刻像極了正在使壞心眼的狐狸。

    「北寧已經賠了那麼多銀兩,再繼續討要,萬一把他們惹急了,後果不堪設想。」於老搖搖頭,對衛斯理的建議雖然心動,但他卻保留了幾分謹慎。

    「可是,能多要一點為嘛不要?」凌小白也不甘願在一旁看熱鬧,媽蛋!那可是銀子啊,不要白不要的道理,他們到底懂不懂?「反正有娘親在,大家不會有事的。」

    對於這一點,凌小白深信不疑。

    聽了這話,原本還有幾分遲疑的於老,也在一旁連連點頭,是啊,有皇後娘娘坐鎮,就算北寧不願意,想要發兵,他們也得掂量掂量這麼做的後果啊。

    「娘娘,您的意見呢?」於老輕聲問道,眉宇間的糾結與掙扎,化作了堅定,顯然他已經投奔到了衛斯理的陣營中,和他統一戰線了。

    凌若夕嘴角一抖,「這些事都是小事,著禮部準備一份和談的摺子,你們自己下去商量要如何向北寧討要賠償。」

    凌小白雙眼發亮,像兩個燈泡似的,一想到又有一筆銀子進賬,他就高興得只想大叫幾聲。

    黑狼無語的白了他一眼,要不要表現得這麼亢奮?又不是沒見過銀子,丟臉死了。

    「鎮南將軍,這一路上,只怕不太平吧。」凌若夕轉瞬就把這件事揭過,問起了正事。

    聞言,於老憤慨的出聲:「那些人根本是被豬油蒙了心,居然真的在暗地裡買通殺手,妄想阻攔這次的和談。」

    「我們遭遇到了數次埋伏,不過都是有驚無險。」鎮南將軍說得簡短,但從這隻言片語中,不難想象出,當時他們危險的處境,若不是暗中還有人馬保護,若不是鳳奕郯修為高強,只怕他們很難安全的回到京城。

    「娘娘,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下手?這些人已經喪心病狂了。」於老漲紅了一張臉,怒聲問道,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和平,可有些人卻偏偏見不得國家安定,非要從中作梗,若非記著凌若夕的警告,他真想直接帶人衝去那些官員的府邸,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快了,等到和談結束,我們再慢慢的和他們鬥法。」凌若夕抿唇輕笑,但那笑聲,卻讓人無端的頭皮發麻。

    凌小白忍不住打了個機靈,每當娘親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就代表著有人要遭殃了。

    夜色正濃,皇宮內燈火通明,紅彤彤的燈籠高高掛起,無數的宮人手捧銀盤,從長廊中穿梭而過,一份份精美可口的菜肴被放上案幾,鎏金的大殿內,舞娘們正搔首弄姿的跳著優雅的舞蹈,絲竹之樂不絕於耳。

    凌若夕慵懶的斜靠在龍椅上,深邃的目光幽幽掃過下方的使臣,這宴會是為了歡迎北寧國的使臣到訪特地準備的,不過,他們看起來,似乎心不在焉。

    深淵地獄的男人們可沒理會宴會中的違合氣氛,埋頭大幹。

    凌若夕看得額角直跳,她開始考慮,是不是該讓他們學學禮儀?

    「皇後娘娘,此番本王代表北寧出使南詔,只為了兩國和談,這杯水酒,本王敬你,希望從今往後,兩國再無紛爭。」鳳奕郯拂袖起身,落落大方的朝凌若夕舉起酒盞。

    「不急,你還是先看過這份和談書再說。」凌若夕揮揮手,立即有太監將禮部白天準備好的和談書交到了鳳奕郯的手中,上面白紙黑字,清楚的寫明了南詔國提出的各種要求,凌若夕沒傻到讓他們割讓國土,只要了白銀五千兩,黃金三萬兩,當作是對這次慘死在戰爭中的士兵們的補桖金,用來安置他們的家人和親屬。

    鳳奕郯的臉色由青轉黑,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娘娘,你們這是想趁火打劫嗎?」

    「王爺還請慎言,我國提出的要求都是有律可循的,戰爭是由北寧一手挑起,而我國只是被動防衛,於情於理,將士們的補桖金也該由貴國承擔。」衛斯理解釋道,他不認為這事有什麼不對。

    「哼,如果本王沒有記錯,先前,我國已付出上萬銀子交付給皇後娘娘。」鳳奕郯據理力爭,北寧國不是拿不出這麼多錢,他爭的是這口氣,如果答應下這霸王條款,將來天下人將如何看待皇室?

    聞言,凌小白不滿的撅著嘴,想要反駁,卻被凌若夕給阻止了,她幽幽抬起眼皮,略感好笑的看向鳳奕郯,「如果你記憶退步,本宮不介意提醒你,那些銀子,是用來給你贖身的。」

    「噗——」圍觀的朝臣忍不住一口薄酒噴了出來,贖身?他們怎麼有種這位三王爺被賣到過青樓里去的感覺?皇後娘娘還真敢說啊。

    鳳奕郯臉色鐵青,握著和談書的手掌暴起了一條條青筋,「皇後娘娘,禍從口出的道理需要本王提醒你嗎?」

    凌若夕莞爾一笑:「本宮說了就是說了,這是事實,王爺想要如何?本宮接著。」

    她有這個底氣,也有這個能耐說出這番話。

    這是**裸的挑釁,可鳳奕郯即便氣得火燒眉毛,也不能拿她怎麼樣,只能虎著一張臉,用眼神試圖殺死她。

    凌雨涵膽戰心驚的坐在原位,看著正在對持的二人,心裡急得不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