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4章 史上最快的審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4章 史上最快的審案字體大小: A+
     

    凌若夕面色暗沉,周身圍繞著一股冰涼的氣息,即使她什麼話也沒說,卻讓暗水沒勇氣開口詢問。

    凌小白坐在涼茶鋪里,奇怪的托著腮幫,打量著這邊。

    「姑娘……」暗水欲言又止,他看得出凌若夕的情緒不太對勁,和平時根本不一樣。

    凌若夕罷罷手,目光緩慢的將整條巷子打量了一番,一抹暗光,在瞥見地上一條不易察覺的銀絲時,自她的眼底閃過。

    她彎下腰,將那縷白色的秀髮撿起,本就冷然的臉龐,更是多了幾分讓人膽寒的危險。

    暗水心頭咯噔一下,這頭髮是雲井辰的?不對啊,他明明……

    凌若夕沉默的將髮絲放入懷裡,隨後,拔腳返回了茶鋪,她詭異的沉默,讓暗水的心七上八下的不停亂跳,不安且緊張。

    「娘親,腫么了嗎?」凌小白眨眨眼睛,低聲問道。

    「沒事,」凌若夕並沒有把自己的發現說出來,更沒有告訴他有關那個男人的事,飲過茶后,眾人逛了一陣,便打算回宮。

    夕陽西下,一大幫百姓在南邊的街頭站定,踮著腳,往前面張望著什麼,人潮從街頭一路排到了街尾,密密麻麻一片。

    「咦?好多人啊。」凌小白的興緻徹底被勾了起來,鬆開凌若夕的手,抱著黑狼就往人群里沖。

    凌若夕朝眾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上前保護凌小白,避免他被這擁擠的人潮傷到,自己則飛身竄上一旁的民居頂端,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在人群最前方,是朝廷官員的府邸,此刻,大批披盔戴甲的侍衛,將大宅包圍得水泄不通,不斷有女人的哀嚎聲從裡面傳出來,一箱箱金銀珠寶,一幅幅名貴字畫,一件件奢華的傢具,被侍衛們搬出府宅。

    百姓們看得目不暇接,他們這輩子還沒看到過這麼多的寶貝呢。

    「哇。」凌小白站在人堆里,雙眼如打開的燈泡,分外明亮,「暗水叔叔,這些東西是不是都得送到宮裡去啊?」

    他吸了吸快要滑出唇角的哈喇子,笑容明媚的問道,話意有所指。

    哎呦,要是這些東西都要送去皇宮,那不是就落到娘親的兜里了嗎?一想到這一點,凌小白就不安分的搓著手,開始盤算起怎麼把它們變成自己的。

    暗水想了想:「應該是吧?」

    「喲西,娘親呢?快快快,咱們快點找娘親。」凌小白這下終於想到了要找凌若夕的身影,只要能夠說服她,那這些東西就能落到自己的兜里了。

    他慌裡慌張的向四周打量了一圈,卻沒能看見凌若夕的影子,小嘴頓時撅起,「娘親腫么一眨眼就不見啦?」

    「小少爺,姑娘她在那兒。」暗水指了指不遠處的房梁,凌小白定眼一看,那上頭可不是正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么?

    「娘親!娘親——」凌小白扯開嗓子呼喚著,剎那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放在了他的身上,一個個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有人驚訝,有人錯愕,有人懵懂。

    「皇……皇後娘娘!」侍衛們第一時間認出了她的身份,一聲驚呼后,迅速跪下,「奴才拜見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天哪,真的是娘娘。

    不少曾目睹過大軍回朝的百姓曾見過凌若夕,如今再加上侍衛們的證實,他們終於確定此人的身份,一個接一個的百姓跪地行禮,向她送上最真摯,最恭敬的敬意:「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凌若夕怔了一下,凌厲的目光如同刀子,紮根在做了壞事的凌小白身上,丫的,要不是因為他,自己會暴露行蹤么?

    雖然距離隔得很遠,但凌小白還是嚇得夠嗆,他害怕的躲到暗水身後,小手輕輕拽住了他的衣衫,「完蛋了,娘親要發火了。」

    暗水特無語的被當作了擋箭牌,看著四周跪了一地的人,再看看從空中飛下的女人,很沒義氣的將身後的奶娃娃給推了出來,憨笑道:「姑娘,罪魁禍首在這兒。」

    「你!你太沒義氣了。」凌小白凶神惡煞的瞪著他,沒想到自己會被背叛。

    「小少爺啊,這可不能怪我,做錯事得自己承擔。」丫的,就他怕凌姑娘,自己難道不怕嗎?好端端的出遊,結果卻鬧出這麼大的事,可想而知,他們的下場會有多悲慘,這種時候能撇清關係,那必須得撇清,不然等著脫層皮吧,再說了,小少爺頂多挨一頓揍,凌姑娘才捨不得下狠手呢。

    暗水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才出賣了凌小白,心裡自然沒什麼負罪感。

    「啊,是皇后!」忽然,大宅內傳出一聲凄涼的驚呼,方才還嚎啕大哭的女眷,也不知打哪兒來的力氣,竟然掙脫了侍衛們的束縛,拔腳就往凌若夕衝來。

    速度之快,力道之猛,看得四周的侍衛心驚肉跳,趕緊起身,將凌若夕保護好,刷拉拉抽出腰間的佩刀,「保護娘娘!」

    明晃晃的刀刃在這夕陽下顯得格外森冷,刀尖直對女眷的身體,這位哭得淚眼婆娑的夫人嚇得立即停下腳步,雙眼瞪大,沒敢再往前近半步。

    眼見女人的危險解除,凌小白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一個健步,小跑到凌若夕身邊,擔憂的將她打量了一番:「娘親,你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凌若夕不認為這個女人能傷到她,即使方才這些人沒有出手,她也會及時躲開。

    「皇後娘娘!」女人發出凄厲的嘶喊,直挺挺跪倒在地上,「娘娘,您大慈大悲,是觀音在世,求求您開開恩,繞過我們吧,我們真的沒有做錯事啊,我們是冤枉的,求娘娘開恩。」

    凌若夕並不清楚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眉頭暗自一皺:「怎麼回事?」

    領頭的侍衛急忙上前,稟報道:「回娘娘的話,大理寺已經審問過犯人,確定他們貪贓枉法,通敵叛國,根據法規,奴才們正在抄家,將府內所有人打入天牢,立秋後進行流放。」

    速度這麼快就結案了?凌若夕笑得意味深長,看樣子,這些人是怕了,害怕繼續調查下去,會暴露了自己,所以打算棄卒保車,求得自保。

    一抹冷笑爬上她的嘴角,「你們繼續做你們的事,不用在意我。」

    「娘娘!」那位夫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會不管不顧,「娘娘,我們真的是被冤枉的,求娘娘……」

    話還未說完,她便被從府內追出來的侍衛按倒在地上,嘴巴被死死堵住,只能發出凄慘的嗚嗚聲。

    凌若夕沒有任何的不忍,成王敗寇,這是現實,她們既然享受了作為官員女眷的榮譽,就該做好一旦下馬,便會家破人亡的後果。

    女眷們被強行帶走,圍觀的百姓紛紛噤聲,身體僵硬的跪在地上,連大氣也不敢喘。

    「娘親,那這些東西要怎麼辦呢?」凌小白一門心思撲在了這滿箱子的金銀財寶上,至於其他的事,他完全不在意,即使還小,但他倒是把凌若夕的冷漠學到了七八分。

    「請小少爺不用擔心,這些充公的財產將會送往國庫,上繳朝廷。」侍衛殷勤的向他做著解釋。

    「那就交給小爺吧,反正小爺馬上就要回宮,幫你們帶上。」凌小白自動請纓。

    「這……」侍衛有些為難,他偷偷看了看凌若夕的臉色,一咬牙,「好,就拜託小少爺了。」

    現在整個南詔誰不知道,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這對母子,他可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而開罪了他們,影響到自己的仕途。

    「好啊好啊。」凌小白美滋滋的拍著手,臉上的笑容燦爛極了,可他還沒高興幾秒,頭頂上就有一個爆栗炸開了花。

    「啊,疼!」他吃痛的捂住腦袋,眼淚瞬間飆出。

    侍衛們聽著那一聲碎響,頭皮有些發麻,光是聽這聲音就能想象出力道有多重,他們艱難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目光略帶同情。

    「娘親,你做什麼打寶寶?」凌小白幽怨的嘟嚷道,他又沒做錯什麼事,怎麼就惹來娘親的懲罰了呢?

    「不要耽誤別人的工作。」這小子猴急什麼?這些東西早晚要送到國庫,有必要現在就弄到手裡嗎?

    「可是……」他只是想為娘親掙點銀子嘛,凌小白剛想反駁,卻撞上凌若夕那雙極其強勢的眼眸里,到了舌尖的話,半天也沒能吐出去,只能悻悻的咽回自己的肚子。

    他鼓著腮幫,任性的哼哼兩聲。

    「你們接著做事,不用理會他。」凌若夕朝一臉驚滯的侍衛吩咐道,手掌拽住兒子的臂膀,拖著人轉身,打算離開。

    凌小白一走一回頭,不舍之情溢於言表。

    百姓們自發的讓出一條路來,直到他們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街尾,那壓在眾人肩頭的巨石,才算是落下了。

    「我的天,皇後娘娘的氣勢真的好強,剛才我連話都沒敢說。」

    「我也是我也是,皇後娘娘不愧是皇後娘娘,南詔有她把持,一定能重複昔日的輝煌的。」

    ……

    百姓們紛紛議論著凌若夕,幾乎將她誇得天上有地上無,好在她早就離開了,否則,聽到這些讚美的話,絕對會膈應。

    回宮的路上,凌小白的臉就沒晴過,始終是那副陰沉、黯淡的表情。

    凌若夕看在眼裡,卻沒吱聲,任由他一個人生悶氣。

    沒過多久,凌小白就忍不住了,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袖:「娘親,你都不安慰安慰寶寶嗎?」

    哪有人這樣的!

    「安慰?」凌若夕挑了挑眉,「你想我怎麼安慰你?」

    「哎呦,娘親你懂的。」凌小白樂呵呵的搓著手掌,雙眼放著狼光。

    雖然他是很生氣啦,可是,如果能通過生氣,讓娘親給他點好處,他也很願意!

    走在後方的眾人臉皮一抖,齊齊抬頭望著天空,不忍直視前方某蠢萌蠢萌的小奶包。

    吃了那麼多次虧,他還不知道,想要從凌姑娘手裡拿到好處是不可能的這個真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