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3章 一個追一個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3章 一個追一個逃字體大小: A+
     

    「唔。」凌小白嚶嚀一聲,揉著眼睛,緩慢的從床榻上坐了起來,有幾滴晶瑩剔透的水珠順著他的眼角滑落下來,「娘親?」

    他淚眼婆娑的看著凌若夕,目光有些迷離,有些朦朦朧朧的。

    「吱吱!」小夥伴,救命啊,殺人了。

    黑狼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爪子在床板上一蹬,身體直直撞入凌小白的懷中,向他求救。

    凌小白被撞得胸口有些疼,他撅著嘴,拎起黑狼的絨毛,將它凌空抓住,「你幹嘛騷擾小爺休息?不知道打擾人睡懶覺會被天打雷劈么?」

    「吱吱吱。」沒良心的混蛋,黑狼揮舞著爪子,拚命的叫著,發泄心頭的不滿,一個女魔頭就夠了,現在就連它的小夥伴也不願意和它站在同一條戰線,嚶嚶嚶,這苦逼的日子啥時候才是個頭啊。

    凌小白輕輕撫摸了一下它炸開的絨毛,含著困惑的目光,轉向床頭的女人,「娘親,你這麼早就回來啦?」

    「早?」都快接近中午了,他居然說得出早這個字?「如果我沒記錯,你昨天晚上沒到子夜就睡下了,現在怎麼還賴在床上不肯起來?今天的訓練,不想進行了么?」

    凌小白眼前一黑,次奧,他真的忘記了還有訓練這麼一回事。

    會死的,絕對會被娘親給掐死的,凌小白嚇得身體直抖,可愛的臉蛋擠出了一抹近乎討好的笑容:「哎呦,娘親,寶寶怎麼敢忘記這麼大的事呢?」

    凌若夕懶得看他這副插科打諢的樣子,大手一揮,「給你一刻鐘馬上起床,要是超過這個時間,你就一個人好好的待在宮裡,把訓練補上。」

    「誒?」怎麼這話聽著娘親好像要出去啊,凌小白驚呼一聲,隨後,興奮的從床上魚躍起來,腦袋砰地撞上床梁,尖銳的疼痛,讓他迅速抱住腦袋,蹲了下去,「嘶,好疼啊。」

    「……」他真的不是逗比么?整件事的發生太過快速,也太過意外,以至於凌若夕沒有來得及在第一時間保護他。

    「娘親,寶寶不疼。」凌小白故作堅強的抿住唇瓣,用力將臉上滲出的淚花擦掉,「娘親,你剛才說要把寶寶一個人丟下?」

    這種時候他不是該先管一管自己的傷口嗎?凌若夕無奈的嘆息一聲,伸出手,將兒子攬入懷中,溫柔的揉搓著他腦門上泛紅的傷口。

    她的神色冷若冰霜,但與之相反的,卻是手上溫柔至極的動作。

    凌小白感動得都快哭了,他的娘親是天底下最好的,誰也不能替代。

    這副母慈子孝的畫面,讓被遺忘在一旁的黑狼看得滿心動容,只是心底在感動的同時,仍舊纏繞著絲絲惆悵,要是這個時候少主也在,那就更完美了。

    「小黑?」換好了衣物,凌小白奇怪的看了眼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保持緘默的小夥伴。

    黑狼這才回神,有些糾結的凝視著坐在木椅上,風姿卓越的女人,它真的很想知道,少主離開這麼多天了,她有沒有一時半刻想念過他。

    以它的觀察,完全看不出少主的突然消失,對她有任何的改變與影響,好像和以前沒什麼兩樣,甚至還混得愈發風生水起。

    它在心頭為雲井辰打抱不平,卻又不敢表露出來。

    「娘親,寶寶沒有超過一刻鐘吧?」凌小白轉瞬就把注意力從黑狼的身上給移開了,他興沖沖的蹭到凌若夕身前,舔著臉,笑得花容失色。

    手掌輕輕將他蹭來的腦袋推開,凌若夕蹙眉道:「湊這麼近做什麼?」

    「哎呀,娘親,你快說待會兒是不是要出宮啊?會不會帶寶寶一起去?」凌小白可是惦記著她剛才的那句話,一顆心激動得噗通噗通直跳。

    「恩,你不是為了出宮不惜想方設法嗎?還差點被當作刺客誅殺,我這個做娘的,怎會不滿足你呢?」凌若夕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壞了眼前的一人一獸。

    次奧!娘親(女魔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人情味了?

    這不科學!

    興許是他們驚滯的表情太過明顯,凌若夕臉色一沉,冷峻的五官透著絲絲危險:「你們這是對我的話不認同?」

    語調波瀾不驚,但無法讓人忽略的,是話里暗藏著的危險。

    凌小白背脊一寒,用力搖晃著腦袋,「不不不,寶寶沒有,天大地大娘親最大,娘親說的一定是對的。」

    擦,狗腿!

    黑狼在心頭腹誹道,可它自個兒也窩在凌小白的肩頭,沖著凌若夕不住點頭。

    「貧嘴。」凌若夕捏了捏他的鼻尖,眼底有零碎的笑意閃過,「走吧。」

    日頭正好,今天最適合出遊踏青,聽御林軍統領彙報他們離宮的事後,衛斯理急急忙忙在半路轉了回來,剛折返宮門口,就和出發的母子撞了個正著,同時,住在行宮的暗水等人,也趕來打算一道。

    浩浩蕩蕩的一大批人,聚集在巍峨的宮牆外。

    「娘娘,你們這是打算去哪兒?」衛斯理掀開車簾,從裡面蹭出一個腦袋,疑惑的問道。

    「隨便逛逛。」凌若夕含糊其辭,衛斯理本打算陪他們一起,再派人保護他們的安全,這話剛說出口,立即遭受到了暗水等人強烈的抗拒。

    「有老子在難道還有哪個不長眼的敢欺負了凌姑娘嗎?」暗水拍著胸口,大聲嚷嚷道,覺得衛斯理的提議分明是在看低自己的本事。

    「沒錯,有我們陪著凌姑娘,絕對能夠保障她的安全。」深淵地獄的男人們齊刷刷的點頭。

    你們真是夠了!凌若夕無語的捂住臉蛋,她看上去像是需要人保護的嗎?

    「你們說錯了,娘親才不會需要旁人保護呢,娘親很強的。」凌小白果真不愧是她的兒子,與她心有靈犀,「哼,說不定待會兒真要遇到什麼事,還得讓娘親來保護你們呢。」

    「……」吵吵鬧鬧的眾人立即失聲,貌似這話挺有道理的啊。

    衛斯理忍俊不禁的笑了,「抱歉,是本相說錯話,不知娘娘出行可帶夠了銀兩?」

    「呀!」凌小白雙眼蹭地一亮,「小爺和娘親沒帶銀子出門,這可怎麼辦啦?」

    抑揚頓挫的語調讓衛斯理有些頭皮發麻,很是後悔剛才那句客氣的話說得太快了些,這種自己即將大出血的預感是腫么回事?

    「我們來到南詔,盡心儘力的替你們保家衛國,凌姑娘甚至還答應做監國,嗯哼,你們難道不該包吃包住包玩嗎?」暗水理直氣壯的反問道,大概是近墨者黑的緣故,似乎他們幾個也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佔便宜。

    凌若夕沒有吭聲,但那副坐等衛斯理掏錢的模樣,卻讓他嘴角忍不住抽動了幾下。

    一臉肉疼的從懷裡拿出了幾張銀票,剛掏出來,凌小白麻利的爬上馬車,抽走了。

    數了半天,他嘴角一癟:「什麼嘛,才四百兩銀子,小爺還以為能有多少呢。」

    親,那是他好幾年的俸祿好么?

    「行了,雖然數額少了點,但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凌若夕眼疾手快的將銀票從他手中抽走,塞到衣袖裡,眼皮微微一抬,朝衛斯理點點頭后,領著人迅速離開,速度快得讓衛斯理看得一愣一愣的。

    那啥,自己又出錢又出力,到頭來居然連一句感謝也沒得到?

    南詔國交到這幫豺狼虎豹的手裡,真的可以么?他開始為南詔的未來感到擔憂。

    皇城繁華的街道上,攤販琳琅滿目,凌小白就像是被放出牢籠的犯人,興高采烈的開始大採購,這可苦了暗水等人,沒過多久,懷裡大包小包塞得滿滿的一籮筐。

    「呼,好累啊。」逛了半天,凌小白雙腿發軟的坐在了一間露天茶鋪的椅子上,雖然身體累得很,但他的興緻卻十分高漲。

    凌若夕掏出一塊絹帕,用力替他擦掉臉上的汗珠。

    「謝謝娘親。」娘親真的好溫柔有木有?

    「小二,快上茶,把你們這兒的好吃的通通送上來。」凌小白如同土豪般,特大聲的吩咐道,哎呦,反正這銀子又不是他們自己出的,不用白不用。

    「我要姜爆鴨絲。」暗水看了看上方懸挂的菜牌,點了一份。

    「要吃得先給銀子。」凌小白伸出手,毫無負罪感的說道。

    「小少爺,你這樣可不行,咱們千辛萬苦的保護你們,還替你們拿東西,怎麼說你也得管吃管喝吧。」暗水據理力爭,媽蛋!平時他兜里的銀子都被他給糊弄去了,身上哪有多餘的銀兩拿出來?

    「切,又不是小爺叫你們來的,是你們自己要跟上來,小爺還沒問你們討要嚮導的酬勞呢。」其他的問題都能商量,獨獨銀子這種事,他不會退讓半步。

    凌若夕饒有興味的看著兩人巧舌如簧的展開辯論,冷峻的五官逐漸放柔,忽然,她眉頭一蹙,視線敏銳的朝後方看去,卻只來得及見到街尾一條暗巷口,一閃而過的黑色身影。

    身影迅速從原地消失,體內的玄力發揮到極致,幾乎在眨眼間,她就抵達了巷口,但除了受驚的百姓,以及這漆黑、泥濘的巷子外,再沒有別的。

    眉頭黯然皺緊,閉上眼,她依稀還能夠感受到空氣中殘留著的那股熟悉的玄力波動。

    剛才絕不是她的錯覺,那個男人就在這裡!

    「姑娘?」暗水急忙追了上來,卻在察覺到空氣中的波動時,臉色微變,「這力量好熟悉啊。」

    他努力回想著,這才想到了這股玄力的主人是誰。

    「是雲族的少主?他怎麼會在這兒?」暗水有些吃驚,畢竟,這人在第二位面就失蹤了,現在突然出現,能不讓他驚訝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