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2章 整治朝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52章 整治朝堂字體大小: A+
     

    第二天,當小豆子再次見到凌小白時,他正捂著小屁股,眼眶腫得像是兩個大核桃,甚至還充著血絲,把小豆子嚇得不輕。

    「小少爺,您昨晚……」他欲言又止,想要表達自己的關心,卻又害怕觸碰到凌小白的傷心事,畢竟,他的情況看起來似乎不太好,一看就知道,昨晚沒少被修理過。

    凌小白幽幽瞪了他一眼:「不要和小爺提起昨晚的事,聽清楚了嗎?昨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嚶嚶嚶,被小夥伴知道自己被慘痛的修理了一番,這可不是一件好事,火辣辣的屁股,讓凌小白徹底領悟了什麼叫做深深的沉痛。

    小豆子立即住了嘴,沒敢再問,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攙扶著他的手臂,有這個移動的拐杖,凌小白也樂得輕鬆,身體的力量幾乎完全壓在了他的身上,小豆子扶得有些吃力,豆大的熱汗一滴接著一滴,從他的臉頰上落了下來,但他卻沒吭過一聲,這時間長了,凌小白自己也是滿心的愧疚,有種正在欺負老實人的愧疚感。

    今天,帶著凌若夕旨意的御林軍大清早就整裝待發,在宮門前,將正準備進宮上朝的幾名正五品官員攔下,粗魯的摘掉對方的烏紗帽。

    「皇後娘娘有命,李煒、寧靖、張遠因犯下叛國罪,立即轉交大理寺收監。」統領威風凜凜的宣佈道,三名官員嚇得臉色霍地一白,無法相信會聽到這晴天霹靂般的消息。

    「帶走。」統領大手一揮,示意手下人動手。

    「不,這不可能!」看著他們真的有動手的跡象,三名大臣哪裡還穩得住?「我要見皇後娘娘!這是冤枉,天大的冤枉!」

    吵鬧聲從宮門口傳入宮中,被侍衛阻擋在宮外的大臣聲嘶力竭的請求著要見凌若夕一面,但這幫侍衛卻紋絲不動,將他們狠狠的拽住,不少大臣膽戰心驚的站在一旁,別說是出面求情,即便是說話,也不敢。

    這時候誰看不出,皇後娘娘是要肅清朝堂了啊,不少心中有鬼的大臣戰戰兢兢的躲在人群後方,就怕被這三個同僚指認出來,引火燒身。

    「把他們的嘴堵上,皇宮前吵吵鬧鬧成何體統?」統領早就得到了指令,立即命人用臭襪子塞住他們的嘴,三名大臣被五花大綁的拖走,那嗚嗚聲,如同野獸的哀鳴,聽得人毛骨悚然。

    而其他的同僚們卻像是看戲一般的站在一旁,三名官員似死豬般被粗魯的拽走,離開時,他們看見了倚仗的主子,嘴裡嗚嗚的叫聲愈發的凄涼,可偏偏,那幾名心懷鬼胎的大臣竟迅速移開了目光,甚至還故意躲在其他大臣身後,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朝堂上,此刻安靜得只能聽見衛斯理略顯急促的呼吸聲,他很清楚,宮門外現在正在發生什麼,帶著幾分激動幾分亢奮的目光,偷偷投向最上方穩坐在龍椅上,掌控天下生殺大權的女人身上,她仍舊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氣息平穩,渾身散發著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即使沒有任何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言語,卻偏偏讓人不敢造次。

    「蹬蹬蹬。」殿外,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於老和鎮南將軍氣喘吁吁的從百丈浮雲梯下跑了上來,臉上的喜色毫不掩飾。

    「娘娘,丞相大人,大喜啊!那三名官員已經被押往大理寺了。」於老迫不及待的將這個消息稟報給凌若夕,這些朝廷上的蛀蟲,如今開始落馬,他怎能不興奮?

    「呼。」明知道事情不會有任何的變故,但直到聽見這番話,衛斯理提高的心才總算是放了下來。

    凌若夕微微頷首:「這僅僅是開始。」

    「是,有皇後娘娘坐鎮,南詔一定能恢復昔日的繁華昌盛。」對於這一點他們三人深信不疑。

    這天早朝,百官人人自危,戰戰兢兢的站在隊列中,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喘,唯恐凌若夕會當朝發難,但出乎他們預料的事,凌若夕只命衛斯理宣讀了一份對那三名官員問罪的詔書,將他們抄家、收監,並未深究他們背後還有那些人。

    她看似溫和的舉措,讓文武百官既安心又緊張,總覺得,現在的平靜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

    「對了,審理這次叛國案的主審官,就由兵部尚書和刑部侍郎一起擔任,記住,你們可千萬要公平公正的審案,務必要讓真相大白於天下。」在退朝前,凌若夕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本就憂心忡忡的兵部尚書李廣和刑部侍郎余華心頭猛地一跳,他們驚訝的抬起頭,見鬼似的看著龍椅上一身貴氣的女人。

    皇後娘娘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然,怎麼會特地讓他們二人接管此事?

    不少武將幸災樂禍的看著臉色慘白的兩位大臣,在心裡偷著樂,誰不知道今天落馬的三名官員是他們的人?平日里,沒少仗著職權,在朝堂上拉幫結派,現在可不是報應來了么?

    凌若夕將他們二人驚詫的表情看在眼裡,凌厲的眉梢微微一挑:「你們有異議么?」

    帶著沉重壓迫感的問話,讓兩人迅速回神,他們硬著頭皮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領命。

    退朝後,衛斯理心情大好,甚至還故意走到這兩名愁眉不展的大臣面前,含笑開口:「兩位大人是國之棟樑,這次娘娘讓你們來審理這樁案子,看來是要重用兩位了啊。」

    明明聽著是羨慕的話,可偏偏,卻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意味,似諷刺,似嘲弄。

    兩人臉頰迅速漲紅了一片,嘴唇蠕動幾下,終是訕訕笑笑,便告辭離宮。

    「哼,過不了多久就該輪到他們了。」於老沒好氣的冷哼道,凶神惡煞的瞪著這兩名官員離開的背影,「現在才知道害怕?晚了!真希望皇後娘娘能儘快將他們問罪,把這些害群之馬通通斬殺,祭奠我南詔萬千士兵的在天之靈。」

    根據小丫查到的消息,再根據鎮南將軍對遭到伏擊時的回憶,在背地裡,通敵賣國,險些讓南詔國陷入沒有支援,差點亡國境地的,可不就是這二位嗎?

    於老恨得咬牙切齒,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大概這二人早就在他的目光下慘死了無數次了。

    「放心吧於老,皇後娘娘不會放過他們的。」衛斯理眸光微微一冷,信誓旦旦的安慰著他。

    「我知道,對了,最近御林軍是不是在尋找什麼人?老夫昨天就接到消息,似乎御林軍的換防不太尋常啊。」於老到底是老將,對於宮裡極小的變化也能夠敏銳的察覺到。

    「這事本相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是娘娘親自下達的命令。」衛斯理心頭瞭然,皇後娘娘只怕是察覺到了什麼事,才會有這麼大的動作。

    「唔,看來老夫得找機會問問娘娘了,千萬不能讓娘娘陷入危險的境地,如今她可是南詔國的英雄,有什麼事,不能讓娘娘一個人擔著。」於老毫不掩飾對凌若夕安危的牽挂,向來迂腐的他,似乎對凌若夕執掌朝政這件事接受得極快,甚至還隱隱有推崇、擁戴的意思。

    衛斯理沒有吭聲,只是在離宮時,偷偷找來御林軍統領,向他了這件事,在得知宮門外曾有人鬼鬼祟祟后,他這才恍然,能夠讓皇後娘娘下達這樣的旨意,並且不許傷害對付性命的人,怕是除了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男人外,不做他想了吧。

    衛斯理苦笑一聲,鑽進了宮外外停靠的馬車,車輪在青石板路上發出軲轆軲轆的碎響,朝著丞相府緩緩駛去。

    他挑開車簾,眸光複雜的看著外面的街景,心裡頭,卻有些煩悶,有些壓抑,他不可遏止的想起了消失無蹤的南宮玉,想到那位因愛成痴,因愛而瘋的少年天子。

    如果皇後娘娘能把一分的心思用在皇上身上,結果就不會演變成這個樣子吧?

    自從見到凌若夕,他沒有一次問起過那天在討伐大會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南宮玉又究竟是生是死,只因為有些事他不說,也能猜到,這麼多天的失蹤,這麼多天的了無音訊,還不能說明一切嗎?

    他甚至能夠猜到,一旦自己問出了口,只怕同皇後娘娘之間微妙的平衡就會被徹底打破,畢竟,那天皇上是為了她前去的,也是因為她,才會下落不明,不知生死,若說這件事和她毫無意外,衛斯理不信,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閉口不談。

    凌若夕絲毫不知道衛斯理會天馬行空的想這麼多事,她信步回到鳳溪宮,剛進主殿內的內室,就看見了躺在金燦燦的八仙架子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兒子,他整個人成大字型,雙腿劈開,小小的身影,幾乎佔據了大半個床位,那雙靈動、清澈的大眼睛此刻輕輕閉上,紅艷的嘴唇吐著泡泡,在他的胳肢窩邊,黑狼的身體蜷縮成一個毛團的形狀,一人一獸同床共枕的畫面,分外和諧,也分外溫馨。

    凌若夕嘴角一抖,掌心凝聚了一團龐大的玄力,驀地朝凌小白揮去。

    猝不及防的攻擊讓黑狼從睡夢中驚醒,它還沒來得及防禦,小小的身體就被這股力量給掀翻,變作一道華麗的拋物線,吧唧一聲,狠狠砸在了床榻後方的牆壁上。

    次奧!它招誰惹誰了!

    黑狼疼得齜牙咧嘴,銳利的利齒,發出若有似無的磨牙聲。

    這麼大的動靜,但凌小白卻睡得依舊香甜,完全沒有清醒過來的意思。

    「吱吱!」該死的女魔頭!黑狼艱難的把自己的身體從牆壁中扯了出來,四肢穩穩的落在華麗的被褥上,沖著她一通亂吼。

    凌若夕手指微微一動,還沒採取**,剛剛還叫得氣勢洶洶的黑狼,立馬懨了,幽怨的縮著腦袋,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可惡!想它堂堂雲族神獸,居然被一個女魔頭給壓得死死的,嚶嚶嚶,這要是傳揚出去,以後它還要不要在魔獸界混了?再說了,它不就是睡個懶覺么?需不需要用這麼殘酷的方式叫它起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