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46章 班師回朝,再臨京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46章 班師回朝,再臨京城字體大小: A+
     

    抵達皇城時,已經是五天後,一路上,凌若夕的臉色一天比一天冷冽,甚至好幾次,竟丟下隊伍,飛身不見了行蹤,待到一兩個時辰后,才會重新出現。

    「娘親,你怎麼了?」凌小白看在眼裡,在進城時,沒忍住,問了出來,其實不止是他,所有人心裡都暗藏著疑惑,不知道凌若夕的所作所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沒幾個人有膽量親口向她詢問。

    暗水偷偷豎起耳朵,以他的修為,聽清前面的談話是輕而易舉的,他承認他八卦,可凌姑娘失態的時候不多啊,他真心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能讓她變得這般坐立難安。

    凌若夕輕輕吸了口氣,冷聲道:「沒事。」

    還說沒事呢,明明臉這麼臭,凌小白撅著嘴,覺得自己被糊弄了,但面對著娘親的冷臉,他實在沒勇氣再問出口來。

    「恭迎娘娘得勝歸朝。」在皇宮門前,巍峨的宮牆外,由六部尚書親自率領文武百官跪地相迎,排山倒海般的歡呼,震耳發聵,百姓們齊刷刷跪地,一條紅氈一路拖延過街道,喜慶的氛圍顯而易見。

    凌若夕穩坐在駿馬上,凌厲的目光迅速掃視過四周,沒有看見心中期待的那抹人影,她失望的低垂下眸子,再度抬起頭來時,已恢復了平日的冷漠,「起。」

    大臣們紛紛起身,向紅氈兩側退開,六道宮門層層遞進,繁華的皇宮近在咫尺。

    「娘娘,宮中已設好宴席,請娘娘入宮。」禮部尚書樂呵呵的笑道,殷勤的態度看得凌若夕有些不屑,從小丫傳來的消息看,如今南詔的朝廷中根本沒有幾個是忠心的,除衛斯理外,其他人各佔一方,趁著他平息戰亂時,沒少在暗地裡作威作福。

    而眼前這位禮部尚書就是其中之一。

    但這些事對凌若夕來說,無關緊要,情報在她的腦子裡轉過後,就被她壓下,雙腿輕輕夾了夾馬腹,騎馬步入宮廷,這樣的待遇,自攝政王南宮歸海失勢后,還是頭一次。

    但不論是王孫貴族,還是平民百姓,心頭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反而認為,她有這個權利,享受這樣的待遇。

    「丞相,皇後娘娘回宮,接下來是不是該肅清朝堂了?」於老與衛斯理並駕齊驅,低聲問道,精明的目光迅速掃過兩側的百官,心頭有殺意竄起。

    不要以為他老了,就看不清局勢,現在的朝廷就是一潭渾水,眾人根本不齊心,國難當頭,這些拿著俸祿的大臣們,卻只知道貪污受賄,欺壓百姓,甚至於,還在暗地裡私通北寧,害得帶隊支援的鎮南將軍險些喪命,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都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不急,且看看皇後娘娘如何說。」衛斯理臉上歡喜的笑收斂了幾分,他遲疑的望著前方那抹冷冽的人影,即使是他,也不敢保證,皇後娘娘會願意出手幫助南詔平息內亂。

    「也對。」於老點到為止,這場合不太適合說這種話。

    眾武將隨隊進宮,士兵們則被安排在校場紮營。

    如今的皇宮處處是喜慶的海洋,紅綢漫天飄舞,喜不勝收,宴會的地點安排在主殿,凌若夕勒緊韁繩,在百丈浮雲地上停下,「我住的地方在哪兒?」

    既然她已經入宮,這吃穿住行,肯定是南詔國一手包下。

    禮部尚書急忙小跑到馬前,滿臉堆笑的開口:「娘娘的行宮是鳳溪宮,微臣早已派人將宮殿清掃乾淨,娘娘這邊請。」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拒絕他為自己引路的想法,凌若夕抱著兒子,腳尖輕點馬背,縱身一躍,身影迅速消失在了這片藍天下。

    「那我們呢?」暗水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他們就這麼被拋下了?他也想沐浴,也想好好整理一番行裝啊。

    「這位大人無需為難,諸位暫時被安排在南苑的行宮。」禮部尚書早就打聽清楚了他們的來歷,知道這些人是凌若夕麾下的猛將,自然不敢怠慢,立即找來太監,為他們領路。

    暗水樂呵呵的翻身下馬,這還是他頭一回正兒八經的欣賞這個皇宮呢,小辮子在腦勺后一搖一擺的,他邁著沉穩的步伐,身後跟著深淵地獄的眾人,屁顛屁顛往南苑走去,一路上,可以聽到他們驚艷的呼叫聲,時不時沖著周圍滿園的美景指指點點。

    沒有人笑話他們的少見多怪,即使他們展現出的粗鄙,如同剛進城的小市民一般,但礙於他們的實力,即使是領路的太監,也是恭恭敬敬的。

    「這兒可真不錯啊。」一個男人感慨道,「老子還是頭一回見到這麼漂亮的房子。」

    「是啊,咱們跟著凌姑娘的決定,正確極了。」

    「那當然,凌姑娘那可是要做大事的人,跟著她,保證有肉吃。」

    聽著同伴們驕傲的話語,暗水心頭偷著樂,竊笑幾聲后,他忙轉過頭,故作嚴肅的呵斥道:「吵什麼吵?這裡是皇宮,聲音放小點,別給凌姑娘丟臉,又不是沒見過市面。」

    他似乎忘記了,貌似頭一次來到京城的他,那會兒的言行,和這些人沒什麼兩樣。

    將凌若夕的名頭抬出來,眾人哪裡還敢大呼小叫?即使心頭好奇得不得了,仍舊裝出一副沉穩的樣子。

    凌若夕可不知道行宮裡發生的事,此時,她已抵達鳳溪宮,奢華的宮殿處處鎏金,白玉地板亮得反光,凌小白剛進門,立即從她的懷裡掙脫出來,踩在地上,繞著大堂走了幾圈,小手左摸摸右碰碰,眼眸中泛著綠光,哎呦,銀子啊,這些可都是銀子啊。

    黑狼一臉不忍直視的表情,吧唧一聲,跳下了他的肩膀,甚至還特意離他遠遠的,拒絕承認這個丟人現眼的傢伙自己認識。

    「娘親,這些咱們能帶走嗎?」凌小白抱著一個金桶,蹬蹬的跑到凌若夕面前,蝶翼般的睫毛輕輕撲閃著,煞是可愛。

    「……你抱著出恭的桶做什麼?」凌若夕詭異的沉默了兩秒,這才殘忍的將事實揭開。

    凌小白雙眼瞪圓,傻乎乎的看了看懷裡閃閃發亮的桶,這是出恭用的?不是吧!

    「太奢侈,太過分了!」他氣惱的跺跺腳,小臉糾結的擰成了一團,想要把桶放下,卻又捨不得。

    「吱吱!」沒錯!黑狼也在角落裡出聲認同。

    「他們怎麼可以用銀子來做這種東西?」凌小白的抱怨,讓凌若夕嘴角一抖,他關注的重點是不是搞錯了?

    無奈的搖搖頭,她沒在理會已迷失在金子中的兒子,剛準備坐下休息會兒,殿外,就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豆子滿頭虛汗的拎著兩個包袱跑了過來,「貴人,小少爺,你們走得太急了,諾,換洗的衣物忘記帶上了。」

    他看也沒看四周奢華的擺設,隨手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將包袱放在了桌上。

    「呀,謝謝你啊。」凌小白可愛的笑了笑,但一雙眼睛,卻沒捨得從四周鎏金的裝飾物上挪開。

    小豆子難為情的摸了摸自己的腦勺:「這是我應該做的。」

    凌若夕打開包袱,從裡面拿出一件墨色的錦袍后,步入了內室,她居住在南詔國皇宮的日子不短,對這裡的每一座行宮,都瞭若指掌,穿梭過後方的花園,退開一扇木門,隨後,順著房間里一條打通的石梯,一路行下,在最下方,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浴室。

    灰牆上鑲嵌著美麗的燈盞,孔雀狀的裝飾嵌入牆內,尖嘴此刻正吐著水柱,往池子里釋放著熱水,這裡的水有宮人十二個時辰進行供應,凌若夕麻利的脫掉身上的衣衫,將馬尾解開,三千青絲如瀑般在背部直下,白皙的腳掌步入水中,一陣溫暖的觸感,讓她不自覺放緩了臉色。

    身體慢慢浸入水底,清澈的池水漫過她雪白的肩膀,青絲猶如漂浮的海藻,分外美麗。

    「呼。」好些天沒有體會過泡澡的滋味,凌若夕放鬆下來,靠著冰涼的牆壁,閉目享受,腦袋突然放空,一道身影竟詭異的浮現出來。

    妖嬈的紅衣,永遠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雲井辰……

    凌若夕慵懶的神情瞬間大變,眉頭忍不住皺緊,心情變得煩躁起來,她分明感覺到,從邊關回京時,一路上總有人跟著自己,甚至好幾次,玄力覆蓋的範圍中出現了他的氣息,可每當她趕過去時,卻總看不見他的影蹤。

    他在故意躲著自己,這個認知讓凌若夕很難再有任何的好心情。

    「以為躲起來我就拿你沒辦法了么?」持平的唇角緩緩勾起一抹驚心動魄的笑,皺成川字的眉宇間,有一股陰鷙的情緒浮現。

    沐浴洗漱后,她重新換上了一件乾淨的錦緞,墨色的衣擺蓋過膝蓋,套上鑲著金邊的馬靴,長發還在淌水,可她卻全然不在乎,重新回到了主殿。

    「娘親,擦頭髮。」凌小白一把將一顆夜明珠塞到了衣袖裡,殷勤的拿著絹帕,蹭到凌若夕面前。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她一眼就看穿了凌小白這討好行動背後暗藏的那些小算盤,沒好氣的嗤笑一聲。

    「哎呦,娘親,你怎麼能這麼誤會寶寶呢?寶寶是擔心你會生病。」凌小白說得理直氣壯,但眼睛卻始終不敢落在她的身上,有些心虛。

    凌若夕直接送了他一個爆栗,「你心裡那點小算盤,以為能瞞得過我嗎?」

    「嘿嘿。」凌小白抱著腦袋,咧開嘴笑了,「娘親,寶寶哪有想什麼嘛。」

    「看上這裡的東西了?」凌若夕一針見血的問道。

    凌小白知道自己如果再否認,就別想拿到好處,頓時,用力點頭。

    「沒你的份兒,我要留著這些銀子,到時候給你討老婆。」五指成爪,一股巨大的吸力,直逼凌小白而去,他慌忙想要逃,可他的速度哪裡快得過凌若夕?衣袖撲扇幾下后,袖中藏著的夜明珠,徑直落入她的手裡。

    輕輕墊了墊:「不用感謝我,這是娘親應該做的。」

    「……」嚶嚶嚶,哪有人這樣的?凌小白欲哭無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