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7章 親情、江山孰輕孰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7章 親情、江山孰輕孰重?字體大小: A+
     

    「你!」凌克清氣得夠嗆,聽聽這些話,是一個北寧人說的出來的嗎?他壓根就不知道,真正的凌若夕,早就在他選擇漠視的時候,香消玉殞了。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攤攤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

    這哪裡像是一對父女,更像是上輩子的仇人。

    「你真的抓走了三王爺?」凌克清似乎冷靜下來了,泛著精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下方站在人海中的女人。

    「需要我把他的頭送到你面前嗎?」凌若夕反問道。

    「說,你到底怎麼樣才肯放人?」他絕不能讓王爺有個三長兩短,否則,他的仕途,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會化作過眼雲煙。

    放人?

    「求人也要有求人的態度,什麼叫做求,你不知道嗎?」一名士兵大聲嚷嚷道,有種揚眉吐氣的驕傲感,以前他們被追著打的時候,這幫人各種趾高氣昂,現在呢?形勢逆轉,心頭憋著的那口惡氣,總算是能夠吐出來了。

    凌克清何時被一個無名小卒這麼羞辱過?老臉不自覺抽動幾下,「凌若夕,你要是還有一點良知,就立即放了王爺,別忘了,他可是你曾經的未婚夫!是你的親妹夫。」

    這是硬路走不通,要和自己打感情牌的節奏?

    凌若夕愈發覺得諷刺,未婚夫?他不說她還險些忘了,這位所謂的未婚夫,曾經給予本尊的羞辱。

    她可以理解鳳奕郯的輕蔑,畢竟,一個天生痴傻,文不能武不行的女人,的的確確不配做他的王妃,但是,他完全可以請奏北寧帝,拒絕這樁婚事,可他卻為了拉攏凌克清,不願放棄,對本尊採取冷暴力,放任她被人欺凌,被人羞辱,淪為北寧國的笑話。

    這是一個未婚夫該做的事嗎?

    「別和我攀交情,未婚夫?這種早八百年前,就斷絕的關係,你也好意思拿出來說?」凌若夕的姿態極其強硬,神色冰冷,完全看不出有半分的念舊,彷彿北寧的一切,早已與她不相干了。

    「他放任所有人欺辱我的時候,何曾想到我是他未過門的妻子?怎麼,如今他落難了,你們就想到了這層關係?見過不要臉的,可像你們這樣的奇葩,我還是頭一回見到。」凌若夕毫不留情的諷刺道,犀利的話語讓凌克清的臉色在瞬間變換了無數次。

    「凌姑娘威武!說得好!」深淵地獄的人在後方替她加油打氣。

    「好,就算你不認以前的事,但他好歹是你的妹夫,是北寧的王爺,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放了他?」一計不成,凌克清並未選擇放棄,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也得把鳳奕郯救回來。

    「很簡單,」凌若夕似笑非笑的說出了自己的要求:「只要你們退回北寧,送上投降書,終止兩國的戰爭,我保證,你們的三王爺會毫髮無傷的回到他的故鄉。」

    其實她完全可以選擇用強硬的手段將北寧的大軍打回老家,不過,眼前擺著一條捷徑不走,非要繞彎路,那可不是她的做法。

    她答應衛斯理的,是替南詔討回和平,驅逐侵佔他們江山的敵人,過程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這不可能。」凌克清果斷的拒絕,南詔國內亂,是北寧一統天下的最好時機,就這麼放棄,他們投入的人力、財力,要多少年才能彌補?

    「那就沒得談了,你有三天的時間可以慢慢考慮,三天後,我等你的答覆,如果答覆不能讓我滿意,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拋下這麼一句警告的話語,她利落的轉身,帶著眾將士浩浩蕩蕩踏上了歸途。

    黑壓壓的人群緩緩消失在夜幕下,馬蹄聲漸行漸遠,凌克清死死的盯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目光陰鷙,如同一條毒蛇。

    奇恥大辱!這是他這輩子受到過的最大的羞辱!而更諷刺的是,這恥辱竟會是一個他從不曾放在心上的親生女兒帶來的,還有比這更可笑的嗎?

    「丞相大人,」城頭的士兵戰戰兢兢的喚了一聲,他們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原本以為能夠吸引南詔的注意,趁機送三王爺離開,可現在呢?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凌若夕會猜到他們的打算,甚至劫走了三王爺作為人質,以要挾他們退兵。

    「哼。」凌克清冷哼一聲,拂袖離開了城頭,他必須要儘快將這件事上報皇上,聽從聖聽,是否退兵這麼大的事,絕非他一個丞相能夠決定的。

    說到底凌克清也是擔心,萬一自己私自做主選擇退兵,以換回鳳奕郯的平安,他不敢保證錯過這絕好的機會,北寧帝是否會遷怒於他。

    當天夜裡,一隻信鴿撲扇著翅膀飛出壺口關,朝著北寧國京師的方向絕塵而去。

    「姑娘,他們送信出去了。」暗水留意到壺口關的動靜,興沖沖闖入書房,「咱們要不要把信給攔下?」

    反正這種事他們又不是第一次做,鳳奕郯和凌克清送往京師的請求援助書信,都在暗地裡被他們截獲,不然,為何北寧國會對他們的困境一無所知?甚至沒有派兵支援呢?

    「不必,讓消息傳回去。」凌若夕阻止了他的想法,「如果我沒有猜錯,北寧帝哪怕放棄侵略,也不會放棄鳳奕郯。」

    「是嗎?」暗水半信半疑,他可是沒少聽說,有關皇室的各種暗戰,為了一把龍椅手足相殘的事不要太多哦。

    一如凌若夕所料,當北寧帝接到密信,兩眼一翻,竟氣急攻心暈厥過去,宮裡一陣兵荒馬亂后,他才在太醫的診治下,逐漸清醒過來。

    「凌若夕,又是凌若夕,她為何總要與北寧對著干?」北寧帝氣喘吁吁的靠在龍床的軟枕上,雙手顫抖的拽緊身下的明黃被褥,臉上布滿了滔天的怒火。

    太醫們跪了一地,位高權重的朝臣,也在一旁屏住呼吸,不敢隨意出聲,唯恐被帝王的怒火殃及。

    「愛卿,你們看這件事該怎麼解決?」北寧帝深吸口氣,這才勉強壓下心頭澎湃的殺意,一雙暗藏冰冷的眼睛,挨個掃過面前的大臣。

    「這……」大臣們迅速對視一眼,拿不准他心裡到底是什麼想法,按照皇上對三王爺平日里的寵愛,應當會以王爺的性命為重吧?可是,為了手足,放棄好不容易佔領的城池,還要送上投降書,主動投降,這可是北寧開國以來的頭一樁啊。

    一邊是深得寵信的王爺,一邊是國家領土,這些平日里能言善辯的大臣,此刻也糾結了,矛盾了。

    「怎麼,你們平時不是口舌如簧嗎?現在該你們說話的時候,卻一個個啞巴了?」北寧帝氣得胸口不斷的上下起伏,恨不得將這幫無用的大臣拖出去一刀宰了,省得看見來氣。

    「請皇上息怒。」大臣們利落的跪在地上,「皇上,眼下南詔有凌若夕助陣,她的實力,早已名動天下,想要強取南詔,已是不可能的了,不如,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好歹能夠保下王爺的性命。」

    一名大臣苦口婆心的分析道,北寧帝的神色十分複雜,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是啊皇上,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那凌若夕和南詔國有舊怨,就算這次她挺身而出,幫助南詔,但難免在戰事結束后,雙方不會鬧僵,等到他們鬧僵時,我們大可再次出兵,現在應當以三王爺的安危為首要啊。」

    不少大臣紛紛出聲,支持答應凌若夕的要求,解救鳳奕郯。

    北寧帝沉思了半響,終是疲憊的點頭:「好,傳朕旨意,八百里快馬送去壺口關,告訴凌相,讓他務必要救出朕的皇弟,不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保三王爺平安歸朝。」

    「是!」大臣們長長鬆了口氣,看來,在皇上心裡,三王爺的地位遠比那一座城池來得重要,他們的選擇選對了。

    八百里加急快馬在當天出發,直奔邊關,一路上,未曾受到任何的埋伏,暢通無阻的抵達了壺口關,將那道聖旨交到了凌克清的手中。

    「果然嗎?」凌克清在得到旨意后,苦笑一聲,帝王的決定在他的預料之內,距離凌若夕所給的三天期限只剩下兩天,他不敢延誤,深怕鳳奕郯落到南詔國手裡后,會遭受到殘忍的對待,立即出發,率領五千步兵,趕赴百裡外的城鎮。

    凌若夕正盤膝坐在卧房的床榻上,閉目修鍊,她最近隱隱感覺到體內的玄力,有突破的跡象,但每每總是差了那麼一點,在最後關頭卡住,無法踏入天玄境界。

    她並不著急突破,而是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穩定根基。

    「砰砰砰。」房門突然被人敲響,早就察覺到屋外有旁人氣息的凌若夕翻身下床,略微整理了一下褶皺的衣擺后,才打開門。

    「娘娘,大喜啊,方才守城的將士傳來消息,凌克清親自率人來了,此刻就在城門外。」衛斯理一臉的喜色,凌克清的出現代表著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僅僅只有五千士兵,就敢來他們的地盤,已經彰顯出了他的誠意,這如何不讓衛斯理歡喜?

    相比他的激動,凌若夕的反應冷淡不少,「是么?讓他們繼續待著吧。」

    「啊?」衛斯理略感意外,難道不該立即開門把人給迎進來嗎?怎麼娘娘反而還要晾晾他們?

    「你真笨,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嗎?」凌小白抱著黑狼,帶著小豆子,從花園外小跑著過來,沖衛斯理辦了個鬼臉,「那些人這麼可惡,本來就該煞煞他們的威風,讓他們知道,咱們不是好欺負的。」

    他的話雖然直白,卻和凌若夕的想法不謀而合。

    「今天的訓練任務完成了?」她淡漠的眼眸轉向凌小白,輕聲問道。

    「早就完成了。」凌小白驕傲的挺了挺胸口。

    「恩,乖。」凌若夕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腦袋,擁著兒子,準備進屋。

    母子倆轉身回房的背影,讓衛斯理看得一愣一愣的,那什麼,現在最要緊的難道不是先處理北寧的事嗎?怎麼看上去,凌姑娘一點也不著急啊?

    黑狼趴在凌小白的肩上,扭過頭,將他那副傻兮兮的樣子看在眼裡,細長的眯眯眼中,劃過意思不屑。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傻的男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