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5章 洞察他的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5章 洞察他的計劃字體大小: A+
     

    就算在心裡一遍一遍的做著自我催眠,但從城門下飄上來的那些話,卻猶如魔音,徘徊在眾將士的耳畔,騷擾得他們日夜難眠,不過短短五日,每人的臉上就出現了兩個豆大的黑眼圈,神色憔悴。

    南詔國邊陲小鎮內,百姓們已經恢復了生氣,開始在街頭巷尾做起了買賣,偶爾有南詔國的士兵在街道上來回巡邏,保護著這座小鎮的和平,勃勃生機的城鎮完全看不出在一個月前,還飽受著戰火的煎熬,那些離開家園的人們,在捷報傳開后,就動身趕回了故鄉。

    凌若夕隨手將小丫從京城傳來的書信粉用玄力震碎,推開門,從書房裡走了出來,墨色的衣訣在身下搖擺,三千青絲整齊的紮成馬尾,在背後輕輕搖曳,身影筆挺,渾身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凌厲。

    「貴人。」小豆子正端著一盤剛做好的糕點,臂彎里掛著一個竹籃,裝滿了水果準備往大宅的正門走,見凌若夕現身,畢恭畢敬的向她問好。

    「你這是要去做什麼?」凌若夕掃過他手上的食物,眉頭暗自一皺,「給凌小白送吃的?」

    小豆子點點頭:「小少爺說,要讓城裡的敵軍看得著吃不著,饞死他們。」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腹黑了?凌若夕眼角一抽,很不想承認這個貌似越長越歪的兒子,是自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血脈。

    他這個性,怎麼越來越像某個厚臉皮的男人了?

    「哼,他去前線玩,還要人給他送吃的過去?小豆子,你莫要太慣著他了。」凌若夕提醒道,不願滋長凌小白這土豪的作風。

    「額。」小豆子有些為難,但凌若夕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顯然比凌小白高出不少,只是短暫的猶豫和掙扎,他就遵照了她的命令,沒有將吃的送過去。

    「呀,皇後娘娘?」凌若夕正在給小豆子洗腦,想要把他調教得再穩重,再成熟一些,省得他被凌小白牽著鼻子走,誰料,前方的小花園外,忽然傳來了衛斯理的聲音,她輕輕抬起眼皮,就看見一身錦袍的衛斯理笑得桃花滿面,與於老並肩走來。

    「貴人,你先忙,我先退下了。」小豆子知道他們有大事要談,很懂事的退了下去。

    凌若夕斜靠在紅廊的圓柱旁,手指輕輕把玩著台階旁花圃里的小花朵。

    「娘娘,好消息啊,據壺口關內潛入的探子回報,北寧的糧草已經沒了,他們昨兒個還把戰馬殺來吃了,如今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處境。」於老有些激動的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凌若夕,但她卻似乎並不感到意外,北寧國的動態,在她的預料之中。

    沒有糧草,沒有食物,沒有補給,他們能做的可不是想方設法的活下去嗎?她早就說過,取壺口關,不需要費一兵一卒。

    「皇後娘娘,我們要不要立即出兵,一舉將壺口關拿下?」衛斯理建議道,他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不,貿然強攻,難保他們不會狗急跳牆,拚死拖著南詔的將士墊背。」凌若夕搖搖頭,否決了他的提議,「已經到了絕境的孤狼,誰也不能保證,他們會在瘋狂下,做出什麼事來。」

    她從不會小看瀕臨絕境的人爆發出的勇氣,一旦知道沒有生路,他們在恐慌的刺激下,勢必會憤怒到失控,到時候,遭難的可就是南詔國的將士了。

    衛斯理想了想,覺得她說得也有道理,「那我們還是繼續這麼等嗎?」

    「不用,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們應該會有所動作。」一抹精芒在她深邃的眸子里快速閃過。

    於老滿頭霧水:「娘娘你快別打啞謎了,說出來給我們聽聽啊。」

    自從打消了戒備和忌憚后,於老對凌若夕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如果說先前,他把她視作可疑分子,那麼現在,她儼然成為了於老心目中為南詔帶來希望曙光的英雄,被他崇敬著。

    衛斯理無奈的看了眼身邊年過半百的同伴,在心裡不自覺搖搖頭,雖然知道皇後娘娘的人格魅力很強,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就連向來硬氣的於老,也會為她折服,這種事以前誰敢想象?要不是親眼所見,他根本不會相信。

    「自己想。」凌若夕玩味兒的笑了,「給你們一點提示,人在絕境中第一反應會是什麼?」

    拋下這個問題,她便抬腳往前廳走去,打算過去吃午膳。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衛斯理和於老完全懵了。

    「丞相大人,你知道皇后這話是什麼意思嗎?」於老奇怪的問道,怎麼樣也琢磨不透,只能求助衛斯理。

    衛斯理也沒想通,「不清楚,不過現在看來,皇後娘娘心裡應該有主意了。」

    可具體是什麼主意,沒人知道。

    入夜,北寧國忽然殺出壺口關,衛斯理及眾武將率兵前往戰場,廝殺聲響徹雲霄,暗水和五名深淵地獄的高手齊聚在書房中,今夜刮的是東南風,呼呼的風聲從窗戶外刮到屋子裡,燭光閃爍,光線有些忽明忽暗。

    凌若夕坐在書桌后的木椅上,肆意的翹著二郎腿,明明是粗俗的動作,可偏偏由她做出來,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洒脫與自然。

    「今晚你們陪我去干一件大事。」淺薄的眼皮緩緩抬起,她勾唇一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長。

    暗水不知道為什麼見到她這笑,渾身的雞皮疙瘩就忍不住冒了出來,卧槽!凌姑娘能不能別笑得這麼滲人?

    他寧肯面對她的冷臉好么?

    這種感覺不止是他,在場的五人也有同感,見慣了凌若夕淡漠、冷峻的神情,她忽然間笑得如沐春風,反倒是讓他們各種不適應。

    那滋味,就像是青天白日見到厲鬼似的,接受不能。

    「恩?」凌若夕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他們的回答,不自覺擰起眉頭,臉上的笑染上淡淡的冷意。

    「姑娘,有什麼事你只管吩咐,咱們絕無二話。」暗水拍著胸口給出了承諾,難道凌姑娘是打算帶著他們偷偷潛入壺口關搞刺殺?

    「就是啊,姑娘,你只管下命令就好,我們跟著你干。」五人也急忙表態,爭先恐後的表明自己的忠心。

    看著眼前這一雙雙真摯的眼睛,凌若夕心裡湧入一股淡淡的暖流。

    一個時辰后,壺口關後方的一處空曠石堆前方,忽然有若隱若現的人影,正從壺口關的方向狂奔而來,頭頂上,玄力的波動愈發清晰,下方前來的人數約莫有十來個,騎著駿馬,馬蹄聲震得地面直搖晃。

    夜色正濃,他們匆忙趕路,完全沒有留意到在這石堆后,冒出的幾顆腦袋,還有那一雙雙壓抑著嗜血的眼睛。

    待到馬蹄聲漸行漸近,凌若夕在暗中做了一個手勢,隨後,縱身一躍,如同衝天流星,速度奇快,一瞬就出現在了天空上飛奔的男人面前。

    他瞳孔猛然緊縮,似驚愕,似不可置信,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胸口傳來一陣劇痛,周身幾個穴道被她點住,而人,則如同斷了翅膀的蝴蝶,狼狽的被她一腳從半空踹落到了地上。

    「哇!」一口鮮血從他的嘴唇里噴了出來,疼,五臟六腑彷彿都在這一擊中移了位,鑽心的疼痛,讓男人完全說不出話,四肢止不住的抽搐。

    凌若夕放下腳,優哉游哉的伸手探了探衣擺上的塵埃,筆挺的身影凌空站定,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被挨個制服的敵人,嘴角一彎,她冷冽的聲音,從上方飄下,飄落在眾人的耳畔,如驚雷,炸得這幫人有些瞠目結舌。

    「晚上好啊,三王爺,以及,諸位將士。」

    不錯,被她一腳從天上踹下來的正是鳳奕郯,至於這幫騎著馬在下邊沿途跟隨的,則是北寧國的武將以及精銳士兵。

    「王爺。」他們被人在瞬間折斷了四肢,失去了行動能力,只能狼狽的癱軟在地上,眥目欲裂的望著不遠處大石旁,生死不知的人影,大聲呼喚著。

    「卧槽,大半夜的這麼多男人一起大吼大叫,怎麼聽著這麼滲人呢?」暗水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雞皮疙瘩,「這人還沒死,要不要擺出生離死別的模樣來?以為在唱大戲嗎?」

    「就是就是。」深淵地獄的人一臉認同,忙不迭點點腦袋。

    「不過話說回來,姑娘,你怎麼會知道他們今夜要從這兒離開的?」暗水眸光一轉,注視著旋身落下的凌若夕,低聲問道。

    難不成她能像街上算命的半仙一樣,掐指一算?

    「回頭再同你解釋。」凌若夕並沒有多說,抬腳走向鳳奕郯,窸窣的月光從蒼穹上灑落,他此刻分外狼狽的樣子清晰無比的映入她的眼帘。

    昔日冷峻高貴的王爺,此刻卻臉色慘白,嘴角掛著一串血漬,身上的衣物也從那昂貴的錦袍,換成了普通的士兵打扮。

    他掙扎著想要從地上站起,但周身的穴道被凌若夕堵住,別說是起身,就連動彈一下手指,他也做不到。

    急促的呼吸在這安靜的空間里顯得格外刺耳,他虛弱的瞪大眼睛,在那眸光複雜的眼睛里,倒影著的,只有凌若夕一人的身影。

    果真是她……

    呵,也對,這世上除了她,還有幾人能夠這般機智,先一步猜到他的想法,暗中埋伏?

    身體的疼痛被他拋在腦後,他恍惚的看著眼前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努力想要從她的身上找到與小時候相似的地方,但他註定是要失望的,那個成天追著他跑的跟屁蟲,早已經不見了,可他卻連對方是什麼時候消失的,什麼時候離開的,通通一無所知。

    對上她冰涼的眸子,鳳奕郯的心有些刺痛。

    「把人帶走。」凌若夕對他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毫無興趣,大手一揮,暗水等人立即摩拳擦掌的將這幫將士扔上馬背,揚鞭策馬,趕回了城鎮。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