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4章 城門前的罵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4章 城門前的罵戰字體大小: A+
     

    直到凌小白的氣息徹底消失在書房外,凌若夕僵硬的背脊才緩緩放鬆下來,淡漠的臉龐竟浮現了一絲少見的疲憊,那雙寒潭般深幽的眸子,微微閉上,細長的睫毛在她的眼角周圍圈灑出一圈淡淡的陰影,襯得她的神色愈發的落寞。

    「雲井辰……」自從他離開后,她就拒絕去回想這個男人,拒絕去回憶和他之間的點點滴滴,可是,怎麼辦?即使她逼迫著自己不去想,不去念,但那人就像是無處不在一般,總會猝不及防的出現,攪亂她的心潮,讓她心臟刺疼。

    放在膝蓋上的手掌黯然握緊,持平的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冰冷陰鷙的笑:「你不出現,就以為我會放手嗎?雲井辰,這世上只要是我想要的,絕不會得不到。」

    是他一次次的死纏爛打,終於讓她的心裡有了他的影子,那麼,她就不會允許任何人將他從自己身邊帶走,哪怕這個人是他,也不行。

    壺口關的罵戰持續了整整三天,暗水加上凌小白的功力,不可謂不強,愣是把北寧國的將士們給罵得差點吐血,偏偏他們的話里連一個髒字也沒帶,徹底將語言的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哎,三天了,這幫縮頭烏龜還躲在裡面,要我是他們啊,早就沒臉活在這個世上,一條白綢直接上吊咯。」暗水搖頭晃腦的嘆息道,說著,他還端起了肘邊的木桌,捧起上邊的茶杯,抿了一口。

    為了能夠氣死北寧國的人,他和凌小白故意命人搬來了桌椅,每日早午晚三餐,都在這兒吃,且頓頓是大魚大肉,那香味說是十里飄香也不過分。

    凌小白坐在一旁,小黑趴在他的肩膀上,他一邊吃著木桌上的桂花糕,一邊還不忘給小夥伴喂上一口,「可是娘親說過的,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種厚臉皮的人才不會有自尊心這種東西呢。」

    「也對,就是不知道他們的祖宗們,見到自己的子子孫孫變成這副懦弱的德性,會不會氣到直接從墳墓里爬起來,嘖嘖嘖,家門不幸啊。」暗水戲謔的笑道,分貝不大不小,正好能夠讓城門上下的人聽見。

    「小爺認為這是很正常的,娘親說過,這世上不要臉的人永遠比要臉的多,不僅霸佔了人家的地盤,還不肯離開,小爺最看不起這樣的人了。」凌小白和暗水一唱一和,配合得分外默契,軍隊中深淵地獄的高手們,一個個忍俊不禁的笑了。

    以前只知道二哥和小少爺口才好,沒想到居然好到這種地步。

    「說他們是小人,我都覺得會侮辱了小人這個詞。」

    「恩,有道理。」凌小白一臉認同的點點腦袋,如同小雞啄米。

    「他們太過分了!」憋了三天的火,此刻有些壓不下去,北寧國的士兵們眥目欲裂的站在城牆上方,噴火的目光冷冷的瞪著下邊被兵馬包圍的兩人,呼吸略顯急促,就算是佛,被人當著面指著鼻子痛罵三天三夜,也得發火,更何況他們僅僅是凡人呢。

    「我下去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一名士兵咬著牙,轉身就往石梯的方向衝去,雙腿生風,速度快得同伴攔也沒能攔住,他緊握住手裡的刀戩,不顧同伴的反對,單槍匹馬打開城門,沖了出去。

    正罵得興起的暗水微微挑眉,略顯意外的看向那名從城門裡第一個跑出來的年輕士兵:「喲呵,總算是坐不住了啊。」

    「暗水叔叔,快,保護小爺。」凌小白這麼說著,隨後故作害怕的蹦達下椅子,躲在暗水身後,如果他臉上玩鬧的笑容能夠收斂一點,或許會更加生動。

    「小少爺不怕,有我在,誰也傷不了你的。」說罷,他甚至不曾起身,衣袖凌空揮下,一股駭然的氣浪,化作風刃,劃破空氣夾雜著凌厲的威壓,瞬間朝士兵逼去,速度快且猛,完全不給人反應的機會,回過神來,那名士兵的身體就已被硬生生劈成了兩半,血花如同泉水,咕嚕嚕往外灑著,冒著。

    「啊!」不少驚呼聲從士兵群中傳出,雖然他們上過戰場,手裡也染過不少敵人的性命和鮮血,但這麼殘忍,這麼狠絕的手段,還是有些挑戰他們的三觀底線。

    凌小白刷地一聲收回了手指,戒備的連連後退:「暗水叔叔,你太暴力了,怎麼可以這樣做?」

    深淵地獄的人有些意外,小少爺什麼時候有了一副菩薩心腸?

    「咱們完全可以把他抓起來當作俘虜,然後讓他做一些端茶遞水的事啊,既能少點犧牲,又可以節約資源,還能節省下人的開支……」他掰著手指,有模有樣的開始細數留下俘虜的各種好處,聽得眾人嘴角直抖。

    就知道小少爺不會是傳說中的聖父。

    「是這樣嗎?」暗水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那下次我一定留他們一條狗命,抓起來給小少爺玩。」

    「那說定咯?」凌小白伸出尾指,和暗水鄭重的拉鉤,臉上綻放出奸計得逞的狡黠微笑,嘿嘿嘿,他真聰明,居然想到了這麼好的主意,唔,這是不是娘親說過的廢物利用?

    「嘶!小林。」上方一直在留意下面動靜的士兵,一個個紛紛傻了眼,他們雖然未曾幻想過,這小林在莽撞的衝出去后還能活著回來這件事,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連動也沒動,只是揮揮手,就剝奪走了一條人命。

    他以為這是在砍大白菜嗎?

    暗水不出手則以,一出手立即震懾住了北寧的這幫人,即使他們心頭都憋著一把火,但在他兇殘的手段前,還是選擇了懦弱的隱忍和沉默。

    城門口發生的事,很快就被士兵上奏給了鳳奕郯和凌克清,男人冷峻的五官頓時黑如墨色,眉宇間浮現了絲絲煞氣,「誰給他權利擅自離開城鎮的?這是他咎由自取。」

    鳳奕郯的話冷漠到有些不近人情,但他說得又是事實。

    報信的士兵忐忑不安的跪在小宅前廳的地上,腦袋低垂著,不敢吭聲。

    凌克清眼見氣氛變得凝重,急忙出聲:「說到底還是南詔國這幫人太奸詐,居然想出這種奸計故意刺激我們,擾亂我軍軍心。」

    說到這裡,他的神色變得憤憤的,似是想到了什麼深惡痛絕的事,「這種小伎倆,絕對是衛斯理做的,只有他才想得出這種見不得光的計劃,以為這樣就能讓我軍動搖嗎?做夢!」

    「不是他。」鳳奕郯微微緩和了一下臉色,「這方法絕不是他能想得出來的。」

    衛斯理雖然肚子里墨水頗多,又心思縝密,但他身上到底還有著文人墨客的迂腐與正直,幾次交手,他從不曾用過下三濫的手段,不然,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兵敗如山倒,讓出四座邊城。

    「這……不是他還能有誰?」一道人影忽然從凌克清的腦海里閃過,但他卻拒絕相信。

    「呵,這麼特別,這麼獨特的方法,除了她,本王想不出天底下還有誰能做到。」鳳奕郯低垂下眼瞼,撲扇的睫毛遮擋住了他眼底深處暗藏著的一絲讚賞,一絲莫名的情愫。

    凌克清心頭咯噔一下,臉色有些難看,王爺現在該不會是在誇獎那逆女吧?

    「軍中的糧食已不夠將士們食用,從各條街道上找出的食物,也快沒有了,再繼續下去,哪怕南詔的大軍沒有發動攻擊,我們也會彈盡糧絕。」鳳奕郯的失態僅僅只是一瞬,下一秒,他又恢復了那個冷靜、理智的王爺。

    「他們簡直太卑鄙了,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啊,用這種法子算什麼好漢?」凌克清惱怒的咒罵道,鳳奕郯知道的事,他心裡何嘗不知?但眼下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破了這困局啊。

    鳳奕郯幽幽睨了他一眼,涼薄的唇角揚起一抹輕蔑的笑:「凌相,你當真認為,我軍能夠與南詔硬碰硬嗎?就城裡這不足三萬的殘兵敗將?」

    不是他故意想要說出這種泄氣的話,只不過因為這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實。

    他們的處境就如同那瓮中之鱉,強行突圍,勢必會傷亡慘重,但若是繼續坐以待斃,則會被困死在城中,說是進退兩難也不為過。

    凌克清被他這麼一說,臉上有些訕訕的,似乎王爺最近很喜歡諷刺他,而且態度一次比一次惡劣,是他的錯覺嗎?

    「那王爺依你看?」凌克清向來能伸能屈,現在他只能倚仗鳳奕郯,自然不敢計較他的態度。

    鳳奕郯沒有出聲,只是眸光有些晦暗,沉默半響后,他才道:「皇兄有消息傳回嗎?」

    「沒有。」凌克清失望的搖搖頭,自從吃了第一次敗仗后,他們就一直用密信向京城尋求支援,可是,除了最初的一萬兵力外,再沒有任何的大軍趕赴前線,前來幫助他們,以至於他們才會這麼快落入這孤立無援的境地之中。

    「再等兩日,兩日後,若皇兄還沒有音訊傳來,本王再另做打算。」鳳奕郯煩躁的揮揮手,不願多談,他神情疲憊的靠在椅子上,身側的氣壓低得嚇人。

    當初率兵攻打南詔,他接過帥印時,有多意氣風發?那時,他何曾想過,竟會淪落到這種舉步維艱的境地中?

    他原以為失去了南宮玉的南詔會是一盤散沙,但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凌若夕會突然出現在戰場,而且還和他站在敵對的陣營里,幫著南詔驅逐他們。

    凌克清見他面露深思,到了舌尖的疑惑愣是沒問出口,他原本還想仔細大談打探他的口風,聽聽他是不是有什麼對策。

    「那王爺,微臣暫且告退了。」他略一拱手,抬腳就打算離開。

    「吩咐下去,讓將士們不要被城門外的鬧劇影響,那只是敵人的亂心之舉。」鳳奕郯冰涼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凌克清點點頭,盡忠職守的將他的命令傳達給將士們。

    雖然這話是帶到了,可是,那些污言穢語豈是人想不聽就能聽不見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