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3章 被猝不及防提起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3章 被猝不及防提起的男人字體大小: A+
     

    鳳奕郯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兵馬,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影,冷峭的眉頭忍不住皺緊,他未曾在意暗水的言語,似乎在猜測著,他們打算做什麼。

    「王爺,我們還是先下去吧,這兒不安全。」凌克清躲在舉著盾牌的士兵後方,低聲說道。

    連日來的大戰,讓他徹底見識到了什麼叫屠殺,什麼叫實力,他對暗水可謂是記憶深刻,以至於,對方還沒採取什麼舉動,他的心就亂了。

    「怕什麼?」鳳奕郯感知了一下,確定只有下方這近一萬的兵馬後,心頭暗暗鬆了口氣,「他們的先鋒部隊中,只有他一個高手,難道他還能單槍匹馬殺上來不成?」

    他含著鄙夷和輕蔑的口氣讓凌克清老臉一紅,嘴唇糯糯的動了幾下,訕訕垂下了腦袋。

    「喲,小哥,上邊的風景咋樣啊?這麼久沒見面,要不要下來和我敘敘舊?上回我可是好心好意放了你一馬,再怎麼說,也算是你的恩人吧?見到恩人,還不快下來行禮問安?」這是**裸的挑釁,簡直是把鳳奕郯的顏面往地上踩。

    他聽著這些帶著羞辱意味的話語,臉色愈發冷了。

    「靠,這人太不要臉了,居然敢當眾羞辱王爺?」一些年輕氣盛的士兵聽不下去了,嗷嗷叫著,就想下去同暗水拚命。

    「他要說讓他說去,不要為了這種小人亂了陣腳。」鳳奕郯凌厲的眼刀掃過這幫憤憤不平的士兵,不怒而威的氣勢,讓他們心頭的火氣,頓時消散,一個個乖得就像是看見貓的老鼠,哪裡還敢造次?

    暗水大呼小叫了半天,可對方愣是一點動作也沒有,他鬱悶的攤攤手,「哎呀,沒想到堂堂一國王爺,原來也不過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哈哈哈。」不少士兵聽得大笑,那猖狂的笑聲,讓城牆上的人氣得是渾身發抖,只可惜鳳奕郯有言在先,他們只能隱忍,一張臉陣青陣白,跟個調色盤似的,煞是好看。

    暗水足足挑釁了一個白天,說得是口乾舌燥,時不時吃點水果,享受午膳,待到夜色降臨后,他居然還拽著士兵在城門下的空地上,燒起了柴火,開始烤食物。

    這目中無人的姿態,讓北寧國的將士怒從心起,但除了用眼刀瞪著他們,也是別無他法。

    只是短短一天,北寧的士氣已降了三分,尤其是在鳳奕郯毫無動作時,他們更是心灰意冷。

    凌若夕在得知了前方的動靜后,笑得意味深長,這樣下去,北寧國自亂陣腳是早晚的事。

    「娘親,你在想什麼?為毛笑得這麼奸詐?」凌小白躡手躡腳的竄進了書房,手裡還端著一個托盤。

    「這是什麼?」凌若夕挑眉問道,抬眸看去,「面?」

    「唔,寶寶看娘親這段時間好辛苦,所以就特地跑去廚房給娘親做了宵夜。」凌小白殷勤的將熱騰騰的麵條推送到了她的面前,還親手把筷子整齊的放在瓷碗上,「娘親,你嘗嘗看寶寶的廚藝有沒有退步。」

    昔日在落日城,自從他懂事後,就包下了做飯的工作,對凌小白來說,做一頓宵夜那是輕而易舉的。

    「你有什麼事想求我,直說。」凌若夕沒有急著動筷,通常這小子大獻殷勤的背後,絕對是有事相求。

    凌小白委屈的撅著嘴,手腳並用,爬到了她的懷裡,小屁股在她的大腿上磨蹭了幾下,「寶寶哪有什麼事,娘親,你誤會寶寶了。」

    「不說就算了,我給過你機會的。」一抹戲謔的暗光在她的眼底閃過,凌若夕作勢要動筷享受夜宵,似乎真的相信了他沒有事要求自己。

    凌小白驚訝了,這種時候,娘親不是該打破沙鍋問到底,然後他再半推半就的說出自己的請求嗎?為毛沒有按照他心裡想的劇本發展啊。

    凌若夕選擇性的忽視掉他那副瞠目結舌的表情,一巴掌將人從自己的身上推開,彎下腰,準備用膳。

    「娘親,」凌小白跺跺腳,心裡各種委屈。

    「恩?」

    「你!你就不問問寶寶是不是有事要說嗎?」

    「我剛才問過了,你說沒有。」凌若夕淡淡的提醒道。

    「可是……」哎呦,他怎麼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

    眼見兒子急得小臉糾結成了一團,凌若夕也沒再捉弄他,將筷子放下,雙手隨意的環抱在胸前:「有什麼事,說吧。」

    凌小白這次沒再傻到說口是心非,他嘿嘿的笑笑,咧開的嘴角里,兩排茭白的牙齒立即露了出來,雙眼彎成鉤月,「娘親啊,聽說暗水叔叔去前線玩去了,寶寶也想跟著一起去,你說好不好?」

    他今天可是聽大家說了好久,暗水叔叔在前線的壯舉,心裡頭早就痒痒了,這麼好玩的事,怎麼能少得了他呢?

    她就知道。

    淡漠的臉龐上隱過一絲瞭然,「你剛才不是說,沒有事要求我的嗎?怎麼這麼快就反口了?」

    「哎喲,寶寶剛才是不好意思嘛。」凌小白撒嬌道,脆脆的童音,聽在人的耳朵里,彷彿連一顆心也能融化掉。

    凌若夕嘴角忍不住一抖,不好意思?從他嘴裡居然也能聽到這種話?

    「你可以繼續保持你的不好意思。」她沒好氣的輕哼道。

    凌小白頓時小臉一跨,「不要啊——」

    他真的好想和暗水叔叔一起去玩有木有?好想去打擊打擊北寧國那幫人有木有?

    耳朵被他高分貝的魔音刺激得有些發麻,一個爆栗在凌小白的腦袋上炸開了花,「嗷!」他疼得眼冒淚花,手掌立即捂住吃疼的腦門,水汪汪的大眼睛迅速開始了水漫金山。

    「娘親,你太兇殘了。」

    「我還有更兇殘的,要不要體會一下,昂?」尾音危險的上揚,她深邃的眸子里,有暗潮正在翻湧。

    凌小白被看得不自覺打了個機靈,「不要了寶寶不要了。」

    傻子才會說要!

    見他乖了,凌若夕這才滿意的笑笑,準備繼續吃飯,凌小白在她身邊不停的製造噪音,一會兒來回踱步,一會兒在書架上敲敲打打,試圖引起她的注意。

    凌若夕知道,他這是在向自己表達不滿呢,不過,她什麼事都能依著他,唯獨牽涉到他安全的事上,絕對不行。

    凌小白搗亂了好一陣,見這招沒效果,悻悻的癟癟嘴,又蹭到了凌若夕身邊,胖乎乎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娘親,真的不讓寶寶去嗎?聽大家說,很好玩的。」

    「等你把命丟掉,會更好玩。」凌若夕用最快的速度將夜宵吃光,擦了擦嘴唇后,冷笑道。

    「不怕,有暗水叔叔在,他會保護寶寶的。」凌小白拍了拍胸口,毫不掩飾對暗水的信任,紅彤彤的眼睛,此刻染上了灼灼的光華。

    「刀劍無眼,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傷到你,小白,不要任性。」她神色淡漠,略顯嚴肅的一句話,讓凌小白頓時泄了氣,每當娘親用這麼鄭重的表情說話的時候,他就完全不敢再說什麼了。

    小腦袋低垂著,像是一個受氣包,頭頂上那戳呆毛,沒精打採的懨了,「哦。」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這副愁眉不展的樣子,凌若夕的腦海里,忽然間閃過了另一個人的影子。

    唇瓣用力抿緊,她古井無波的瞳眸,出現了輕輕的顫動。

    凌小白奇怪的偷偷打量著她,娘親這是腫么了?怎麼會露出好像和誰有深仇大恨的表情?

    「娘親,你不要生寶寶的氣,大不了寶寶不去就是了。」凌小白誤以為她是在為自己的請求生氣,不安的抓住她的手腕,弱弱的說道。

    凌若夕甩掉腦海中猝不及防出現的身影,看著兒子擔憂不安的表情,心頭一軟,「這麼想去?」

    「額……」他是說實話好呢,還是說假話好呢?凌小白有些糾結,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想去就去吧,多派些人保護你。」凌若夕伸出手指,點住他的眉心,用力的揉搓了幾下。

    「真的?」凌小白雙眼放光,既激動又忐忑,話說娘親會不會是唬他的?故意哄他高興?

    「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拒絕。」凌若夕似笑非笑的激將道。

    凌小白趕緊搖頭,「不不不,謝謝娘親。」他踮著腳,吧唧一聲,親吻了凌若夕的面頰一口,混雜了口水的淺吻,直直貼在她的右臉上,觸感十分柔軟。

    凌若夕微微一笑,屈指彈了彈他的腦門:「跟誰學的這一招?」

    她可不記得以前凌小白有習慣做這種事。

    「啊?」凌小白尷尬的摸了摸鼻尖,小臉難為情的紅了,哎喲,這算不算是男女授受不親啊?

    「恩?」凌若夕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待著他的回答,她真的很好奇,他這招究竟是從哪兒學來的。

    凌小白一看滿不過去,弱弱的開口:「是和暗水叔叔學的啦,寶寶有聽他說,每次壞蛋叔叔這麼親娘親,娘親就會很高興的。」

    壞蛋叔叔……

    他嘴裡突然吐出的名諱,讓凌若夕眸光一顫,嘴角那抹笑,似乎也淡化了幾分。

    凌小白察覺到她情緒的轉變,心情愈發緊張,那什麼,他是不是不小心說錯話了?

    「這樣嗎?」凌若夕瞬間斂去眸中的情緒,淡漠的笑笑,「下次不要再學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我不喜歡。」

    「那如果是壞蛋叔叔這麼做,娘親也會討厭嗎?」凌小白歪著腦袋,滿臉的困惑。

    他才不承認自己是在吃壞蛋叔叔的醋呢。

    放在身側的手指微微一抖,凌若夕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生硬的將話題轉開:「你再在這裡和我廢話,就別去找暗水了,給我留在這兒好好訓練。」

    「寶寶才不要呢。」凌小白腳底抹油,一溜煙衝出了書房,臨走時,還不忘轉過頭來,沖凌若夕扮一個鬼臉,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