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2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32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字體大小: A+
     

    「可是……」於老還想掙扎,他是真的在為自己先前所說的話後悔。

    「好了好了,」眼見凌若夕已有些許不耐,衛斯理趕緊出聲打著圓場:「於老,你真沒必要這麼在意這些小事,皇後娘娘胸懷寬廣,不會和你計較的,道歉的事先放在一邊吧,我們應該好好商量商量接下來的行軍策略。」

    話題瞬間轉移到了正事上,於老也只能妥協,但心底卻是打消了對凌若夕的猜忌,一路上,他已經從騎兵口中知道了在峽谷外發生的一切,自然也弄清楚了,凌若夕是真的在幫助南詔迎戰強敵,怎麼可能還會戴上有色的眼睛看她?

    他微微點了點頭,跟著眾人在下首落座,衛斯理在詢問過今日發生的種種事後,眉宇間多日來的抑鬱被喜悅取代:「好啊!這次重創北寧,必定能讓士氣大漲,一掃這些天來的頹靡。」

    打仗最看重什麼?士氣,軍心,一連多次的敗仗,讓軍中不少人開始動搖,開始害怕,開始恐懼,而如今一場大捷,便能夠將先前的頹勢逆轉,他彷彿已經看見了前方不遠處的勝利。

    「這次可多虧了皇後娘娘力挽狂瀾,否則,以北寧國的實力,我們就算拚死一搏,只怕也難撐住啊。」於老感慨道。

    衛斯理有些意外,他先前不是還對皇後娘娘各種戒備各種不滿嗎?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就好似變成了她的擁護者?翻臉要不要翻得這麼快啊。

    於老在說完這句話后,心裡就忍不住有些後悔,深怕他們誤會自己是在抱大腿,面上訕訕的,「老夫的意思是這次能夠拿到小勝,皇後娘娘功不可沒……」

    他越說越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衛斯理憋著笑,趕緊打斷了他:「於老的話正是我們想說的,若非皇後娘娘出手,此番,南詔難以抵禦強敵。」

    「嘖嘖嘖,現在才來說好話不嫌太晚了么?」暗水小聲的嘟嚷了一句,隨後,驕傲的挺起胸口:「只要凌姑娘出手,就不可能有失敗一說。」

    說完,他還故意朝凌若夕投去了一個求表揚求誇獎的眼神,看得凌若夕眼皮直跳。

    這麼肉麻的話,他是怎麼說出口的?

    即使是她,也有些承受不了這麼多人的誇讚,輕咳一聲,「現在還不到論功行賞的時候,北寧國只是暫時撤退,不代表他們不會繼續發動攻擊,再有,邊關丟失的四座變成還未收復,想要慶功,等到戰事平息也不遲。」

    她的一席話讓原本有些輕鬆的氣氛驟然變得沉重起來。

    「皇後娘娘,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你心裡有主意嗎?」衛斯理詢問道,似乎把她當作了幕僚,當作了軍師。

    「要麼趁勝追擊,要麼休養生息。」凌若夕給出了兩個選擇,至於要怎麼選,就不是她該操心的了。

    「丞相大人,我們該趁此機會,一舉將北寧趕出國界,把他們打回家。」於老雖然年紀大了,可這股衝勁卻沒有減少,這可是絕好的機會,怎麼可以輕易的放棄呢?

    「這次我也支持老頭的建議。」暗水急忙出聲,難得的和於老站在了同一個陣營,哼哼哼,誰讓那幫人居然敢從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

    「微臣附議。」

    「附議!」

    眾名武將紛紛表率,全票通過對北寧繼續追擊的提議,衛斯理最終拍案,決定率領南詔國的殘兵,出擊北寧,奪回被佔領的四座邊城。

    有凌若夕和深淵地獄的高手加入,南詔國在短短一個月內,收回三座邊城,北寧幾乎被打得節節敗退,已被逼到邊境,退守南方的邊關關口,鳳奕郯和凌克清所率十萬大軍,如今只剩不足三分之一,大多慘死在凌若夕等人無差別的攻擊中。

    她先是潛入北寧軍營暗殺他們聘請的煉器師和煉藥師,再火燒糧倉,暗殺各門派各世家的高手,斷了北寧的左右臂,沒有玄力高手助陣,北寧的敗局已經無法改變。

    一時間,她在南詔國的威望水漲船高,得到了全民擁戴,沒有人再記得她曾經在這個國家做了什麼,沒有人記得她和南宮玉的過往,他們只知道,是這位皇后,替他們帶來了久違的安寧與和平。

    「哇,聽說皇後娘娘又打勝仗了,再這樣下去,早晚能把北寧的賊子趕出咱們的地盤。」距離邊關不遠的小鎮,在一個月的時間裡,恢復了昔日的熱鬧與繁華,那些四處逃難的百姓,重新回歸家鄉,坐在茶樓里,議論著眼下的捷報。

    「皇後娘娘英明神武,區區一個北寧哪裡是她的對手?」

    「皇後娘娘可真是咱們的保護神啊。」

    ……

    這樣的談論隨處可見,熱鬧的人群中,一個戴著黑色的斗笠,穿著墨色錦緞的男人卻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他蒼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此刻正提著幾包藥材,下盤虛弱,腳步略顯蹣跚,當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被眾人口口相傳時,斗笠后那雙邪肆的眼眸里,染上幾分欣慰,幾分驕傲,但隨即,又被深深的落寞取代。

    遠離熱鬧的街頭,他拐角走入一間偏僻的民居,推開門后,將斗笠取下,被遮擋住的三千白髮,順著背脊直泄下來,那張完美得如同鬼斧神工般的妖孽面龐,勾人魂魄,妖嬈中透著幾分憔悴與虛弱。

    「咳咳咳。」一陣難受的咳嗽聲,讓他忍不住扶著木門彎下了腰,長發從肩頭自然散落到胸前,他咳得面頰暈紅,半響后,才勉強壓制住身體的難受,隨意的用絹帕將掌心的血珠擦拭掉。

    「本尊就知,哪怕本尊消失,你也會過得比誰都自在。」他喃喃低語道,看也沒看手中染血的絹帕,甚至絲毫沒有將自己咳出血這件事放在心上,彷彿早已經習慣了似的。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想到那女人這些日子以來做的事,他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驕傲,看,這就是他雲井辰深深愛著的女子。

    這樣想著,他扶著牆,艱難的走到窗戶邊,大開的窗戶外有冷風刮入,可他卻毫不在意,雙眼眷戀的望著邊關的方向,那裡正是南詔大軍如今駐紮的地方。

    他一直都在,在距離她不遠的地方,跟隨著她一次次轉移陣地,而改變自己的落腳點,只為了離她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雖然無法見到她,但,只要想到,她就在他的不遠處,心頭那如潮水般的思念,就能平息了。

    正在和衛斯理商討下一步計劃的凌若夕忽然心頭一陣悸動,她霍地抬起頭,犀利的目光直刺書房那扇大開的窗戶,神色似驚詫,似困惑。

    衛斯理正聽得一本正經,忽然見瞥見她出神的模樣,微微一愣:「娘娘?」

    他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可除了窗戶外滿園的園景,他什麼也沒看見,「娘娘,有什麼不妥嗎?」

    「不,」凌若夕立即回神,輕輕抿住唇瓣,「沒什麼,我們繼續。」

    應該是她的錯覺吧,她方才居然會聽到那個男人的聲音。

    心頭自嘲的笑笑,遙遙腦袋,轉瞬她就將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根據探子打探回來的消息,北寧國僅剩的三萬大軍,就屯紮在壺口關內,關內的百姓已經在許久前全部逃離,壺口關地勢險要,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好地方,而且,我軍撤離時,留下了不少的兵器、糧草,絕對夠北寧大軍補給。」衛斯理冷靜的將最後一座丟失的城鎮情況告訴凌若夕,壺口關,是南詔國四座邊關關卡之一,也是現下唯一一座還未被收復的城池,而他們所在的地方,正是距離壺口關最近的城鎮,距離不足百里。

    「他們不過是些殘兵,就算佔據地利,也不可能抵擋太久。」凌若夕冷笑一聲,「北寧國的敗局不可能轉變,你沒發現嗎?他們的支援已經有許久不曾抵達了。」

    這不正是北寧帝開始動搖侵犯南詔的訊號嗎?

    衛斯理一臉認同的點點頭,不錯,北寧國這一個月中,只在最開始有過一萬兵力的支援,之後,且戰且退,後方再未有兵馬的補給。

    「就算我們不強攻,只要包圍壺口關,斷了水路、山路,他們根本就是瓮中之鱉,難逃一死。」凌若夕隨手將桌上的地圖合上,身體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眸光冷冽。

    「所以娘娘的意思是,我們按兵不動?」衛斯理眼底閃過一道精芒,瞬間領悟了凌若夕的意思。

    「不然呢?若是強攻,難保這些人不會拚死一搏,徒增將士們的傷亡。」雖然她並不在意南詔國的兵力問題,但明明有捷徑不走,偏偏要選擇勞心勞力的路,那不是找虐么?

    「好,我這就傳令下去,包圍壺口關。」

    「等等,」凌若夕忽然喚道,「派人每天在城下叫罵,怎麼難聽怎麼來,我要讓他們在城裡連睡也睡不安穩。」

    這個法子很陰,不過,絕對奏效。

    軍令剛剛下達,暗水自動請纓,要跟著大軍前去叫罵,這可是他的拿手好戲。

    衛斯理在徵求過凌若夕的意思后,果斷答應,他興沖沖的騎著馬,走在最前頭,剛抵達壺口關城門下,大批的兵馬,嚇得守城的士兵一陣慌亂。

    鳳奕郯在得到消息后,與凌克清一道,在士兵的保護下,登上了城牆。

    「大人,你看,那就是北寧國的三軍統帥。」士兵指著高站在城牆上方的冷峻男人,為暗水介紹道。

    「我認得他,北寧國的三王爺嘛。」他可不是第一次見到這位據說是文武全才的王爺,不過,對對方沒什麼好感就是了。

    當初在軒轅世家的慫恿下,這位可是千里迢迢率人參加了討伐凌姑娘的大會,這筆帳,暗水記得一清二楚。

    他壞笑著勒住韁繩,另一隻手在唇邊做喇叭狀,混雜了玄力的聲音,在城牆上方響起:「嘿!上邊那位小哥,你好啊,咱們又見面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