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25章 翻身做土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25章 翻身做土豪字體大小: A+
     

    主帳內的動靜,被巡邏的士兵查探到,他們高舉著火把,從四面八方往主帳圍攏過來,滋滋燃燒的火焰,將漆黑驅逐,當看見地上暈倒的同伴時,這幫士兵立即戒備,齊齊拔刀。

    「這是見面禮么?」凌若夕站定在帳簾前,深幽的目光緩緩掃視過周圍的士兵,涼薄的嘴角上揚起一抹譏諷、嘲弄的弧線。

    衛斯理心頭咯噔一下,他可不願意再因為小事得罪凌若夕,畢竟,南詔國能否翻身,還得倚仗她。

    「快住手,這可是皇後娘娘!」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士兵們頓時愣住了,紛紛傻了眼。

    哈?皇后?傳說中為了小情人,紅杏出牆背叛皇上的皇后?傳言里身手高深莫測,擁有大批強悍屬下的皇后?

    一雙雙複雜的眼睛轉向凌若夕,似審視,似打量。

    「你們都退下去,無事莫要靠近主帳,本相與皇後有事相商。」衛斯理朗聲吩咐道,眼底一抹精芒迅速閃過。

    士兵們這才唯唯諾諾的散開,在不遠處,替他們守衛。

    「衛斯理,你還真是無時無刻不忘算計我啊。」凌若夕忽地輕笑出聲,只是那笑卻不達眼底,毫無波瀾的瞳眸,靜靜的凝視著他,話意有所指。

    衛斯理有些尷尬,但很快,他就恢復了底氣,坦然的迎上她的視線:「請娘娘恕本相無理,除此之外,本相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要能夠保南詔安寧,不論是怎樣卑鄙的手段,本相都不在意。」

    為了平息戰火,擊退強敵,別說是小算計,哪怕是不擇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他們倆像是在打啞謎,說的話沒幾個人聽得懂。

    「呵,就算他們知道我在此處又如何?北寧頂多會停滯不前,不會立即發動攻擊,只不過你不要忘了,只要我不出手,他們早晚會反應過來,到那時,不知道你這點人,能不能擋得住北寧的上萬鐵騎了。」凌若夕冷笑道,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被人算計,可偏偏,衛斯理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及了她的逆鱗,若非還未觸碰到她的底線,他的小命早就該沒了。

    好看的眉宇閃過一絲駭然的戾氣,衛斯理訕笑了一聲,面對著這股濃郁的殺意,就連他也有些扛不住。

    皇後娘娘不愧是皇後娘娘,僅僅是一身的氣勢,就非同常人。

    「凌姑娘,咱們和他說這麼多做什麼?只要你一句話,我就把這兒給夷為平地替你出氣。」暗水搓著手掌,躍躍欲試的說道。

    他可不管什麼南詔什麼北寧,只要她有令,就算顛覆這片大陸,他也無所謂。

    凌若夕還沒開口,衛斯理的臉色就已經變得格外難看,暗水的話,分明是在挑釁南詔,一點顏面也沒留。

    「皇後娘娘,皇上是為了你才突然失蹤,至今下落不明不知生死,如今南詔國內憂外患,難道你不該……」

    「放屁!」暗水粗魯的打斷了他,「為了凌姑娘?只有你們這麼無恥的人才說的出這種話來,哼,要不是他一直對凌姑娘別有所圖,會落到這種下場嗎?這就是報應!」

    「這位閣下,請你說話放尊重一點,那是我們的皇上。」衛斯理也是怒了,是,南宮玉的確做了很多錯事,但不管怎麼樣,他仍舊是南詔國的帝王,是他發誓效忠的國君,怎麼能讓人這般羞辱呢?

    「別吵了。」凌若夕淡漠的睨了暗水一眼,後者識趣的閉上嘴,不再和衛斯理對著干,但臉色卻有些憤憤的,顯然對自己剛才的話沒有絲毫後悔,更別說愧疚了。

    「衛斯理,你妄自動用我的名義,導致如今天下人將我視作南詔的同謀,這件事,你難道不該給我一個交代么?」凌若夕眸光驟然一冷,一身凌然的氣勢散發出來,如刀般鋒利的視線,讓衛斯理有些壓力山大。

    他怔了怔,咬牙道:「娘娘,能否和你單獨談談?」

    「什麼話不能當著咱們的面說?這孤男寡女的,萬一你對凌姑娘不利,那我們豈不是吃虧吃大發了?」暗水沒好氣的哼哼兩聲,「凌姑娘,你可不能答應他的要求。」

    「我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替我拿主意了?」凌若夕反問道,暗水頓時啞然,他幽怨的聳聳肩,好吧,算他說錯話了還不行嗎?

    「你們先退下,我和他單獨聊聊。」凌若夕沒有考慮太久,便答應了衛斯理的請求。

    「不行!姑娘,你不能單獨留下來,誰不知道這些人滿肚子壞水,萬一……」不僅是暗水,深淵地獄的人也不樂意凌若夕和衛斯理單獨相處,他們早就從暗水的口中打聽到了南宮玉曾經所做過的一切,對於南詔國的人,他們是一點好印象也沒有,總覺得這些人心思奸詐,絕非善類。

    「他難道還能吃了我么?」凌若夕不屑的笑笑,「退下。」

    她的固執讓想要反對的眾人只能選擇妥協,一個個心有不甘的緩慢離開主帳,臨走時,不忘朝衛斯理投去警告的眼神,彷彿在無聲的警告他,不要耍小手段。

    他們並沒有撤離得太遠,而是在主帳外不足十米處停下,這個位置方便他們隨時支援,隨時出手,是攻守兼備的絕佳位置。

    「小白,你也過去。」凌若夕看了眼還待在自己身邊的兒子,伸手拍拍他的腦袋。

    「啊?寶寶也要嗎?可是,寶寶不要和娘親分開。」他才不要讓娘親一個人面對這些壞蛋呢,凌小白撅著嘴,妄想用撒嬌的手段,說服凌若夕答應自己留下來。

    可惜,這套在她面前不頂用。

    「別讓我說第三次,恩?」尾音危險的上揚,她看似含笑的眸子,有寒芒閃爍,凌小白被盯得渾身的寒毛一根根豎起。

    「好吧好吧,」他忍住心底的怨氣,沖著衛斯理做了個鬼臉:「告訴你,不許傷害娘親,不然,小爺就和你拚命!」

    衛斯理重重點頭:「請小少爺放心,我不會這麼做,再說,就算我想,以皇後娘娘的實力,也不可能讓我成功的。」

    這麼長時間沒見,她的修為究竟高到了怎樣的地步,衛斯理不知道,但上次見面后,她已經快要突破地玄的實力,已經足夠問鼎這片大陸,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當著她的面耍什麼小手段啊。

    凌小白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回到大部隊中,跟著他們站在不遠處,密切留意主帳的動靜。

    鎮南將軍也退了出來,主帳中,只留下凌若夕和衛斯理二人。

    「你們說,他會和娘親談什麼?」凌小白抱著小黑,困惑的問道。

    「哼,肯定是想用各種手段說服凌姑娘答應幫忙。」暗水說得很有自信,他看得出來,衛斯理是一門心思的想要平息戰火,以凌姑娘的身手和威望,只要她願意幫忙,擺平北寧輕而易舉,用腳丫子想也能猜出,他所謂的單獨相處是準備幹什麼。

    「唔。」凌小白雙眼蹭地一亮,彷彿有無數的光華正在他的眼眸中凝聚,璀璨奪目。

    小黑見他這副樣子就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絕對會銀子脫不了干係!因為只有在看見一大堆銀子時,他才會這麼亢奮,這麼激動。

    「不行,小爺得去提醒娘親,不能輕易的答應。」凌小白一咬牙,轉身就想往主帳里沖。

    暗水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的衣領,把人使勁的往回拖,「你要去哪兒?」

    媽蛋!他知不知道現在衝進去,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凌姑娘絕對會教訓他的好么?

    「當然是去告訴娘親,得抓住機會大賺一筆啊。」凌小白一邊掙扎,一邊嚷嚷道,這可是絕好的機會啊,娘親不能放棄,要把利益最大化!

    一條黑線從暗水的腦門上滑落下來,他就知道會是這樣。

    「拜託,小少爺,你能想到的事,難道凌姑娘會猜不到嗎?你就消停消停,好么?」暗水緊緊箍住他柔軟的小肩膀,一字一字沉聲說道。

    凌小白果然安靜了不少,他仔細想了想,貌似這話也挺有道理的。

    見他安分下來,暗水在心底悄悄鬆了口氣,丫的,好歹把人給勸住了。

    「好了,你可以放開小爺了,拉拉扯扯像什麼樣?」凌小白不滿的瞪了眼他扯住自己衣領的手指,「男男授受不親。」

    「……」暗水立即撒手,次奧,他的取向絕對正常好么?就算不正常,他也不可能有戀童癖,而且還對發誓要效忠的姑娘的兒子下手,這種每節操的事,打死他他也做不出來。

    凌小白優雅的整理了一下褶皺的衣襟,挺著胸口,氣場十足的站在原地,他得等娘親出來,好好問問,這次又敲了多大一筆銀子。

    「小黑啊,小爺也快變成土豪了。」他越想心裡越發激動,偷偷和懷裡的小黑咬著耳朵。

    黑狼無語問蒼天,「吱吱。」什麼土豪,有女魔頭在,你充其量只能是個富二代!

    「你也覺得是吧?」凌小白和它的腦頻率明顯不在同一條直線上,雞同鴨講,周圍的男人們,詭異的看著貌似聊得很起勁的一人一獸。

    是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還是他們跟不上時代?為什麼,他們一點也沒聽懂,他們倆在談論什麼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子夜時分,帳簾終於打開,凌若夕冷峻的身影緩緩從裡面踱步出來,晚風撩起了她肩頭的青絲,在微風中上下搖曳。

    「凌姑娘。」暗水眸光一亮,咻地迎上前去。

    「娘親。」凌小白也不落人後,連蹦帶跳的擠開暗水,蹭到了她的面前,小臉上布滿了殷勤的笑容,「哎呦,娘親啊。」

    他這是怎麼了?哪根神經搭錯了線?

    「有事說事。」凌若夕抖了抖渾身的雞皮疙瘩,冷冰冰的說道。

    凌小白撅著嘴,笑得愈發殷勤:「哎呦,娘親,寶寶就是想問問你,那啥,事情談得腫么樣?」

    他最想問的是,這衛斯理到底給了啥條件,比如交出一半的國庫?比如,給些值錢的金銀珠寶?

    艾瑪!光明的未來就在他的眼前,他馬上就要翻身當土豪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
    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