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14章 想要做她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14章 想要做她的人字體大小: A+
     

    凌小白的反常只持續了一夜,第二天,當凌若夕從宿醉中清醒,他就懂事的端著水盆,推門走進了屋子,小手用力擰乾毛巾,遞到她面前:「娘親,擦臉。」

    活靈活現的小臉上綻放著朝陽般明媚的笑靨,凌若夕略感錯愕,他的反應會不會太正常了?大清早就沖自己露出一副春風得意的表情是在鬧哪樣?

    「昨天睡得還好么?」明明是關心的話語,但從她嘴裡說出來,卻愣是多了幾分冷漠與生硬。

    凌小白早就習慣了她彆扭的關切,愉快的笑著:「恩!寶寶睡得可舒服了。」

    看樣子,他似乎並沒有受到絕殺等人犧牲這件事的影響,至少表面上來看的確是這樣。

    「對了,娘親,寶寶怎麼一直沒見到壞蛋?」凌小白冷不防問道,小臉寫滿了疑惑,似乎自從他醒來后,就一直沒見到雲井辰的人影,該不會他趁著娘親對戰強敵時,臨陣脫逃了吧?如果真的是這樣,他絕對會親口咬死他。

    凌小白凶神惡煞的磨了磨牙,如果雲井辰此刻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用懷疑,他絕對會撲上去,好好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欺負他的娘親,會得到怎樣的下場。

    凌若夕擦臉的動作幾不可查的頓了頓,瓮聲瓮氣的說道:「他走了。」

    沒頭沒尾的三個字,落在凌小白的耳里,讓他頓時誤會了,「什麼?他真的拋下娘親一個人,臨陣脫逃?」

    他的腦洞會不會開得太大了些?凌若夕嘴角一抖,一把將毛巾扔開,手指用力拽了拽他頭頂上的那戳呆毛:「我有說他是站前逃走的嗎?人家是無名英雄,做了好事,就偷偷逃走,不願接受咱們的感激。」

    雲井辰為什麼逃跑,凌若夕這幾天在暗地裡早就琢磨得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身體出現了異常情況,他絕對不會偷偷離開,甚至打暈她,把換血的工作做完,並且替她將體內堵塞的經脈打通。

    想到雲井辰做好事不留名的英勇舉動,凌若夕冷峻的面容浮現了一絲譏誚,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這男人還有當英雄的潛質?

    凌小白悄悄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朝房門口挪動了幾步,隨時準備撒丫子逃跑,誰讓娘親此刻的表情太可怕,他害怕會被她無辜的遷怒啊,早知道就不該提起那個壞蛋的。

    「你躲什麼?凌若夕將他的小動作盡收眼底,眸光一寒,冷聲問道。

    凌小白訕訕的笑笑,「哎呦,人家哪有躲?人家只不過是腿癢,真的!」

    他故作純良的點點頭,用這樣的方式證明自己嘴裡所說的都是實話。

    凌若夕眼角一抽,難得理會這時不時抽風的兒子,「話說回來,你是不是很多天沒有訓練了?」

    「啊?」她突然間提起這件事,打得凌小白措手不及,卧槽!好歹給他一點反應的時間啊,「那什麼,娘親,其實,寶寶覺得身體還有一點不舒服,要不……」

    「哪兒不舒服?我給你治治。」凌若夕啪啪的掰著手指,指骨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聽得凌小白一陣肉疼。

    他急忙用力搖晃著腦袋:「不不不,寶寶很舒服,從頭到腳舒服得不得了。」

    這口氣,轉換得倒是挺快的啊,剛才不還一副傷勢嚴重的可憐樣子嗎?凌若夕冷哧了一聲,「既然好了,那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還是說,一段時間沒有訓練,你就已經忘記了基本功了?」

    她太過危險的目光讓凌小白渾身的寒毛一根根豎起,哪裡還敢猶豫?腳下好似抹了油一般,猛地衝出房間,在院子里哼哼哈嘿的開始了一天的日常訓練任務。

    暗水剛用過早膳,就見到凌小白異常用功的樣子,心頭大為感動。

    小豆子見到他這麼努力,也不敢拖後退,學著凌小白的架勢,跟著蹲起馬步,開始打拳。

    暗水看了一陣,這才伸手敲響客房的房門。

    「凌姑娘,早上好啊。」他笑盈盈的說道,臉上還殘留著昨夜宿醉后的微醺。

    凌若夕懶懶的倚靠著木椅,「早。」

    「昨兒個兄弟們商量過了,老大的仇已報,大家想著,跟你一起回山寨,把那兒當作大本營。」暗水一屁股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將大家的決定說了出來。

    凌若夕微微一愣,這事她先前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老大他們最後的遺願是為凌姑娘你拋頭顱灑熱血,如今他們走了,我們也該繼承他們的遺志,繼續為你效力,姑娘,你可別嫌棄兄弟們修為微弱啊。」暗水似笑非笑的打趣道,心裡倒不擔心凌若夕會看不起深淵地獄中,殘留的這些人,他了解她,她不是那樣的人。

    「為什麼要跟我去山寨?在這裡,不是過得好好的嗎?」她至今還記得,在帶著絕殺等人離開這裡時,這幫選擇留下的人,是希望在這裡守護住這片故鄉,為什麼他們會突然改變決定?

    對上她疑惑的目光,暗水定了定神,臉上玩味兒的笑也不自覺收斂了幾分:「其實,大家也是深思熟慮過的,山寨是老大他們最後葬身的地方,也是凌姑娘你的根據地,如今你替老大報了仇,他們心裡十分感激,加上你目前無人可用,所以……」

    種種因素加在一起,就促使這些人做出了追隨她離開深淵地獄的決定。

    凌若夕忍不住擰起眉頭,「這是報恩?如果是這樣,那大可不必,」她揮揮手,動作極其洒脫:「絕殺他們不僅僅是你們多年的同伴,也同樣是我的兄弟,他們慘死,是因為我和小白,於情於理,我都會替他們討回這筆血債。」

    「凌姑娘,不管你怎麼說,反正弟兄們已經決定了。」暗水自知比口才,他遠不是凌若夕的對手,索性來一招先斬後奏,死皮賴臉的準備纏著她答應這件事。

    「他們在這裡過得很好,沒有離開的必要。」凌若夕沉聲說道,如今,龍華大陸上的敵人,已經所剩無幾,只剩下一個曾視她做全民公敵的北寧,以及不知局勢的南詔,對如今的她而言,這兩個國家就算聯手,也不會對她造成太大的影響,如果只是因為她身邊無人可用,導致他們要遠離故鄉,凌若夕不會答應。

    「好吧,其實是他們想要跟著你到外邊去闖闖。」暗水換了個說法,聳聳肩,臉上寫著『這次我說的是實話』幾個大字。

    「……」他的理由能不能再跳脫一點?

    「總而言之,不管姑娘你是反對還是贊同,大家的決定都不會改變。」暗水趁機繼續說道。

    「隨便你們了。」凌若夕被他煩到不行,最後終是鬆口,讓這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反正山寨的空房還有許多,足夠住下這幫人。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山谷,女眷們立即動手收拾行囊,準備遠遊,而男人們則聚集在一起,興奮的議論著他們的未來。

    三天後,離開的準備工作全部結束,凌若夕騎在黑狼的背部,帶著眾人,離開了這裡,動身返回山寨。

    小一安靜的坐在山寨柵欄外的石頭上,手掌托住腮幫,目不轉睛的盯著山道的方向,自從凌若夕他們離開后,他每天都會擺出同樣的姿勢,在這裡靜等,一等就是一天。

    東方家族派來的家丁,正在空地上做著衛生清潔,忽然,天空上有一道巨大的黑影緩緩接近,眾人急忙聚集在一起,暗自戒備。

    「那是什麼?是敵人嗎?」

    「好像是一隻魔獸?」

    家丁們紛紛指著正在迅速靠近的龐然大物,暗自猜測著,那玩意兒究竟是啥。

    小一卻在見到那熟悉的身影時,雙眼蹭地一亮,如同打開開關的電燈,璀璨奪目,他翻身跳下石頭,歡天喜地的朝天空上揮手:「師姐!小少爺!」

    不算太清晰的呼喚卻沒有逃過凌若夕的耳朵,她伸手拍了拍黑狼的背部,示意它降落,四隻尖利的爪子,在空地上安穩的落下,一陣狂風以它為軸心向周圍擴散開去,狂風大作,吹得人雙眼幾乎要睜不開了。

    小一顧不得這夾雜著沙石、灰塵的颶風,小跑著衝到了暴風中心,「師姐,你們回來了?」

    凌若夕利落的翻身從黑狼的背部跳下,帶著淡淡暖意的目光,從頭到腳將小一打量了一番,除了臉稍微瘦了一些,其它的沒什麼變化。

    她勾唇輕笑:「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小一知道,她是在說自己留下來照看山寨的事,心裡暖暖的,面上有些不好意思:「這,這是我應該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夠為她做的。

    「不管怎麼樣,我都得謝謝你,山寨被你打理得很好。」凌若夕迅速的將四周的各個角落巡視過,入眼是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地上不染塵埃,看得出,他必定是有用心在守護這裡。

    小一被她難得的誇獎弄得手足無措,白皙的耳垂,頓時紅了一大截。

    他真的沒辦法適應師姐突然間的熱情啊。

    「哈哈,這小子害羞了。」暗水樂得一陣大笑,跟在他身後的一大片人,也有些忍俊不禁。

    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小一的面上猶如火燒,耳垂的紅暈迅速擴散到面頰上,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師姐!暗水!」小一跺跺腳,恨不得找個地縫自己鑽進去。

    「好了,快別逗他了,小心這小子待會兒抓狂哦。」暗水樂呵呵的說道,頓時,引來了凌小白和凌若夕的白眼。

    到底是誰在捉弄他啊?

    說出這種話,他簡直太沒羞恥心了。

    在山寨外談笑了一陣后,眾人才動身進入裡面,凌若夕交代他們自己找房間住下,先整理行囊,自己則抬腳跨入大堂。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