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13章 他長大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13章 他長大了字體大小: A+
     

    凌小白心頭一沉,他們怎麼都不說話?靈動的眼睛頓時瞪圓了,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你們倒是告訴小爺啊!到底怎麼了?娘親剛才說要去祭拜,是去祭拜誰?」

    大堂內一片死寂,只有凌小白不斷加重的呼吸,在眾人的耳畔浮現,他們要如何告訴他,山寨里的弟兄們,都死了,變作了一缽黃土,長埋地底,他們的眼睛閉上了,此生在不可能睜開。

    「你們不說是不是?小爺自己去看!」凌小白重重哼了一聲,拔腿就往屋外衝去,朝著二十九號山谷的方向,一路狂奔,甚至好幾次在崎嶇的山路上,險些被碎石扳倒,一次次踉蹌,一次次站起,他的眼睛始終注視著前方,夾著著太多的恐懼,太多的不安。

    穿過迂迴彎曲的山道,他踉踉蹌蹌的順著斜坡跑了下去,當通往山谷的那條幽靜道路出現在他的眼前,凌小白腳下的步伐明顯頓住,還未走入山谷,就隱隱能夠聽見裡邊傳出的稀里嘩啦的流水聲。

    他定了定神,小手不安的來回搓動著衣袖,紅潤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直線,猶豫半響后,才鼓起勇氣,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入了山谷里。

    凌若夕一席墨色錦緞,背對著山路,迎風站著,身影落寞、孤寂,在她的面前是飛流直下三千尺的銀河瀑布,腳邊是弧形的水池,瀑布上方墜落下來的水流,在水池中凝聚、匯合,最後緩緩從另一條水道流淌出山谷外。

    空氣略顯潮濕,時不時有冰涼的水珠飛濺到她的面頰上,神色冷若冰霜。

    「老大……」暗水哽咽的站在密密麻麻的黑罐前,向來帶笑的臉龐,此刻只剩下濃濃的悲傷,膝蓋筆直的朝地上彎下,噗通一聲,跪倒下去。

    「老大,兄弟們,我和凌姑娘已經將那些害死你們的人通通斬殺掉了!你們的仇,我們親手報了!九泉之下,你們安息吧。」一滴男兒淚從他的眼角滑落出來,滴答一聲,在腿邊濺出無數水花,他朝著前方的黑罐,重重叩首。

    凌若夕沒有出聲,靜靜地待在一旁,好似一座僵硬、石化的雕塑,面容分外冷峭。

    「娘親?暗水叔叔?」凌小白驚疑不定的喃喃聲,從後方傳來,凌若夕眉頭一蹙,眼底一抹擔憂迅速掠過,她轉過身,看了眼偷偷跟過來的兒子,沖他招招手。

    凌小白不願去猜這些黑罐子里裝的到底是什麼,他懷揣著極大的不安,一步一步朝凌若夕走近。

    「他們是為了保護你,而死的。」事已至此,那些真相她也不會再隱瞞他,即使知道這個事實對凌小白來說有多殘忍,有多不能接受,但事實就是事實,不會因為任何的情緒改變。

    凌小白臉色頓時蒼白如雪,錯愕的瞪大眼睛:「什麼?」

    不!這不可能!

    他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會這麼難過,難過到想要哭,卻又哭不出一滴眼淚。

    「神殿的使者想要把你抓走,是他們拚死保護你,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甚至為此付出了生命。」凌若夕平靜的說道,向他一點一點敘述著那一夜,在山寨中發生的一幕幕血腥畫面。

    這份恩情,不論是他,還是她自己,都無法回報。

    凌小白紅著眼眶,用力搖晃著腦袋:「不會的!娘親,你不要騙寶寶,你說過,咱們會一起回家去看絕殺叔叔他們的,你別用這種話來嚇唬寶寶好不好?」

    宛如小獸泣血哀鳴般的祈求,讓人聽得心裡發澀。

    凌若夕轉開目光,不願去看他此時這副淚眼婆娑的模樣。

    「我不會拿這種事同你說笑。」她極其殘忍的話語,將凌小白心頭最後一絲希望徹底打破,目光怔怔的掃過這遍地的黑罐子,嘴唇微微顫抖著,他就像是一個手足無措的孩子,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說什麼。

    「是寶寶的錯?」凌小白茫然的呢喃著,好似鑽入了牛角尖,是不是因為他的緣故,他們才會被迫害致死?是不是因為他的原因,他們此時才會靜靜的躺在這裡?

    凌若夕於心不忍,顫抖的眸光,暗藏著絲絲擔憂。

    「小少爺,」暗水轉過身來,手指輕輕拂去眼角的淚珠,對他強笑了幾下:「不是你的錯,能夠盡最大的努力,保護小少爺和凌姑娘的安危,用一切來換取山寨的安寧,對我們來說,都是值得的,我想,老大他們也一定是這麼想的,他們無怨無悔,也請小少爺不要再自責了。」

    暗水柔聲安慰道,他說的是大實話,如果不是為了保護凌小白,以尖刀部隊的實力,怎麼可能全軍覆沒?如果不是誓死捍衛山寨,他們又怎會連退縮也不肯?

    他是他們最疼愛的晚輩,也是他們打從心底想要保護的可愛少爺,而那裡,便是他們的家,所以,為了他們,哪怕是丟掉性命,他們也心甘情願。

    凌小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似乎還沒從這爆炸性的消息里回過神來,小臉上的神色不斷變換,最後,他緊緊握住拳頭,垂下了腦袋。

    凌若夕在心頭幽幽嘆了口氣,手掌緩緩抬起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這樣的方式,無聲的安慰著他。

    這一關必須他自己挺過來,否則,他永遠也不會真正的長大。

    「娘親,如果寶寶能夠再強一些,有足夠的能力自保,是不是他們就不用死了?」凌小白沉默了許久,忽然出聲,似是在向凌若夕求證,又好像在問著他自己。

    他自打懂事以來,見過不少屍體,甚至是死狀極慘的,他也曾見到過,但獨獨沒有一次,讓他的心疼得這麼厲害,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把,鑽心的疼。

    凌若夕頓時啞然,面對凌小白的這個問題,一時間,她竟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很清楚,哪怕凌小白再強,也強不過絕殺,就算他有自保的能力,面對那樣的情況,也毫無用武之地。

    「他們只希望你平安無事。」凌若夕給出了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深沉的目光越過凌小白,投向那一排排並列放置的黑罐子,雙眼細細的眯起,絕殺,你們可以安息了,那些害死你們的人,已經下到地獄,若是有下輩子,希望還能同你們結識,再做一次兄弟!

    她在心裡默默的許下了承諾,隨後,深吸口氣,準備離開山谷。

    凌小白卻安靜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凌姑娘,這……」暗水遲疑的往他那兒看了看,欲言又止。

    「讓他在這裡單獨待著吧。」凌若夕漠然吩咐道,並沒有強求凌小白和自己一同離開。

    暗水一走一回頭,毫不掩飾對凌小白的擔憂,畢竟,小少爺還只是一個孩子。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山道上,暗水猶豫了半響,還是沒忍住,出聲道:「姑娘,這樣對小少爺是不是太嚴厲了?這些事,不應該是他這個年紀背負的。」

    自責、愧疚,這些情緒會是一個巨大的包袱,影響他至深。

    暗水自問沒有讀過多少書,更不懂什麼大道理,但他卻真的為凌小白感到心疼。

    凌若夕神色不變,仍舊是那副生人勿進的冷漠樣子:「絕殺他們是為他而死,這是事實,他必須要接受。」

    作為被保護的人,這份恩情,他得時時刻刻記在心裡,只有這樣,才不會枉費那些因他而犧牲的生命。

    「可是……」暗水總覺得她太著急了,就算要教導小少爺,要告訴他這些事,也不急於現在啊,「姑娘,小少爺他畢竟只有六歲。」

    「可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什麼叫做責任,什麼叫做生存。」凌若夕斬釘截鐵的說道,可這話卻聽得暗水一頭的霧水,話說如果他沒有記錯,貌似凌姑娘小時候是在凌府長大的吧?怎麼聽她的口氣,好像是在那兒過著危險的日子呢?

    他心裡泛起了疑惑,卻識趣的沒有問出口。

    凌若夕也不曾在這個問題上同他多談,兩人慢悠悠回到了一號山谷。

    夜色漸沉,深淵地獄中,有明明滅滅的燭光閃爍,各個山谷中的主人,紛紛聚集到一號山谷里,為凌若夕和暗水辦著接風宴。

    氣氛熱熱鬧鬧,到處是歡聲笑語,但暗水的興緻卻不怎麼高,目光不止一次從山谷外的屏障旁掃過,卻始終沒有見到凌小白的身影。

    都這麼晚了,怎麼小少爺還沒有回來?

    凌若夕正同男人們爽快的喝著酒,彷彿對凌小白的行蹤並不在意,沒人看見,她膝蓋上的黑狼吧唧一下跳到了地上,一溜煙,從人群的縫隙中穿梭過去,飛奔向凌小白的所在地。

    它的速度極快,沒多久的功夫,就抵達了山谷外的小道,剛進去,就有一股燒紙的味道,隨風飄來,黑狼忍不住揉了揉鼻尖,小少爺這是在裡邊玩火嗎?腳下的速度再次加快,可等到他真的看清山谷內的場景時,它卻真的愣了。

    漫天飛舞的白色冥紙,在風中打著旋兒,如同一片片落葉,凋零落下。

    在那一排排的黑罐子前,是滋滋燃燒的火焰,一道小小的人影,此刻正跪在地上,低垂著頭,機械的往天空中撒著錢紙。

    「吱吱?」次奧!大晚上的,你這是在幹嘛?黑狼大聲叫嚷道,毛球般大小的身軀蹭到了凌小白身邊。

    他卻不為所動,肉嘟嘟的雙手,此刻早已被灰塵沾滿,紅通的火焰將他的面容映照得晦暗不明。

    黑狼叫了兩聲,就不敢再繼續了,只因為,它能感覺到現在的小少爺,和平日有些不大一樣,多了幾分屬於男人的堅毅與理智,少了幾分稚氣。

    「小黑,你知道嗎?小爺直到現在才明白,原來真的有很多的人,在乎著小爺的安危,」他自嘲的笑笑,很難想象這種表情居然會是從一個六歲大的孩子臉上浮現的,「小爺要好好的修鍊,要做人上人,做誰也不能欺負的強者,小爺再也不要看到有人為了小爺犧牲,再也不要。」

    這夜,他稚嫩卻又堅定的誓言,在夜幕下徘徊了許久,餘音在山谷里環繞著,久久不曾散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