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9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9章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字體大小: A+
     

    凌小白哭了好一陣后,才逐漸平靜下來,用力吸了吸鼻子,他有些難為情的紅了面頰,丫的,這次丟臉死了!他居然在娘親面前哭得這麼慘。

    「哭夠了?」凌若夕看也沒看胸口被打濕的狼藉,挑眉凝視著眼前彆扭的兒子,深邃的眸子里,有戲謔的微光閃過。

    凌小白幾不可查的點點頭,小腦袋幾乎快要垂到胸口上去,媽蛋!他沒臉見人了。

    「身體感覺如何?有沒有什麼地方難受?」凌若夕絕口不提他的失態,反而關心起了他的身體情況來。

    凌小白暗暗鬆了口氣,他還真怕娘親會一個勁的嘲笑自己,「寶寶很好,哪兒都舒服。」

    這話聽著怎麼那麼不對勁呢?凌若夕莞爾一笑,「你確定?」

    手指重重壓了壓他受傷的胸口,剛剛結痂數日的傷疤,立即傳來陣陣細碎的疼痛,凌小白倒抽了一口涼氣,疼得淚花直冒。

    「娘親……」丫的,他是人好不好!有痛感的好不好!凌小白心頭的怨氣一個勁的朝上翻湧著,但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流露出來,只能撅著嘴,目光幽怨的望著凌若夕,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宛如小白兔般楚楚可憐的目光,讓凌若夕心頭一軟,下手的力氣驟然減弱了不少。

    「知道疼以後還逞強嗎?」他是她的兒子,在她的面前,他不需要偽裝,更不需要嘴硬。

    凌小白糯糯的點點頭,「恩,寶寶再也不會了。」

    他只是不想讓娘親太擔心,不想讓她為自己的事牽腸掛肚,卻沒想到,會挨一頓臭罵。

    「對了,娘親,咱們這是在哪兒?」凌小白忽然間反應過來,古靈精怪的將整個房間打量了一番,確定自己從沒見過這裡。

    話說他在山寨突然被人打暈后,醒來就被關在了密室中,度過了數個不見陽光,不知時辰的歲月,後來就暈暈沉沉的,連清醒也無法保持,哪兒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方?

    「你猜?」凌若夕並不著急回答他的疑問,眉梢微微一挑,示意他自己動腦子想。

    凌小白覺得自己被捉弄了,嘴唇厥得都快能掛壺:「寶寶真的不知道嘛,娘親,你快說!咱們究竟在哪兒?」

    「在另一個世界。」凌若夕三言兩語將兩個位面的事替他普及得一清二楚,這種事完全超出了凌小白智商所能理解的範疇,他茫然的眨眨眼睛,那什麼,他完全沒聽明白腫么破?求解釋啊。

    「懂了嗎?」凌若夕含笑問道。

    凌小白老實的搖搖頭,不懂,不明白。

    「……」算了,她直接放棄了行不行?凌若夕幽幽嘆了口氣:「總之,你只需要知道,在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更不會有人再對你出手,我們很安全。」

    「哦。」凌小白雙眼蹭地一亮,這回他完全聽懂了。

    「那娘親,咱們什麼時候回家?寶寶想念大家了。」雖然在這陌生的地方,他感覺到了很多的新奇,可是,他心裡頭最牽挂的,卻是那個有大家在的山寨,有冷麵神絕殺叔叔,有可愛的鬼醫老頭,有好多好多關心他,疼愛他的長輩。

    凌若夕眸光一暗,一抹冷色在她的眼底悄然閃過,「小白……」

    她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遲疑,什麼叫做不忍,面對著兒子期待的目光,她要如何告訴他,他的家,已經被毀了,只剩下了一個空殼子。

    「娘親?」凌小白不安的喚了一聲,她的神情,讓他總有種不詳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了。

    「等你身體康復,我們就啟程回去。」凌若夕終是沒有把實情告訴他,輕描淡寫的,就將這個話題轉移開去。

    凌小白樂呵呵的點頭,已經開始在心裡計算著回程的時間。

    他到底是大病初癒,沒過多久,便累了,凌若夕守著他睡下后,貓著步伐,悄悄離開了房間,剛走出門,一眼就看見了蹲在院子里一大一小的人影,眉頭猛地一蹙,他們這是在幹嘛?擺造型嗎?

    「暗水。」她沉聲喚道。

    正同小豆子聊人生的暗水立即站起,迎了上來:「凌姑娘。」

    「去準備點清淡的食物,等小白醒來后,讓他服用下去。」只有儘快調整好身體,他才能夠徹底康復。

    「好嘞。」暗水拍著胸口應承下來,一蹦一跳的離開了院子。

    凌若夕這才將目光轉向了不遠處,神色不安的小男孩,比起他們分開時,他面黃肌瘦的模樣,此時的小豆子,多了幾分紅潤,連精神似乎也好了不少,她招招手,小豆子猶豫了數秒,才慢吞吞挪步走上前來。

    「貴人。」即使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但在他的眼中,凌若夕仍舊是在他落難時,向他伸出援手的恩人。

    「在村莊里過得怎麼樣?適應嗎?」這幾日,凌若夕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凌小白的身上,甚至沒有功夫同小豆子閑聊,更不曾關心過他被自己拋在山莊后的生活。

    「恩。」小豆子點點頭,選擇性的隱瞞了,他每天都會在村莊外,等候凌若夕等人回來的事。

    「貴人,裡面的孩子,是您的兒子嗎?」小豆子好奇的問道。

    「是啊,他是我唯一的孩子。」說著這句話的凌若夕,神色溫柔得一塌糊塗,冷峻的五官,分外柔和,眸光更是醉人。

    小豆子忽然間有些羨慕這個素未謀面的小少爺,如果他的父母健在,他是不是也能夠被他們如此疼愛?

    「他的歲數和你差不多,你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的。」凌若夕將他的失落與黯然看在眼裡,手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低聲說道。

    「真的會嗎?」像他這樣身份的人,真的可以和貴人的孩子成為朋友嗎?小豆子既不安又期待。

    凌若夕給了一個肯定的答覆:「會。」

    像是在應徵她的承諾一般,自從凌小白蘇醒后,他就對這個和自己同齡的男孩產生了巨大的好奇,雖然還無法下地,但每天,他總要纏著小豆子,聽他說有關於這個位面的事,聽到神殿瘋狂的信徒們所做的那些離經叛道的舉動后,他忍不住憤憤不平的咒罵出聲,尤其是在得知了小豆子一家人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他愈發的對這個小夥伴感到同情。

    「娘親,咱們要幫小豆子好好的出這口惡氣!讓那些人知道,欺負人是不對的。」凌小白靠在床頭,小拳頭不停的朝頭頂上揮舞著,咬著牙狠聲說道。

    丫的,什麼神殿!居然對他們的信徒這麼心狠,這種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們尊敬。

    在小孩子的世界觀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對與錯永遠是兩個世界。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凌若夕饒有興味的眯起眼,一邊替他攪拌著碗里的米粥,一邊問道。

    「唔,寶寶得好好想一想。」凌小白故作老成的用手掌托住腮幫,思考著究竟是該在這些所謂的神使碗里下巴豆呢,還是趁著晚上,給他們套上麻袋,好好的暴揍一頓。

    凌若夕也不打擾他,好整以暇的倚靠在椅背上。

    半響后,凌小白眸光一亮,「咱們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的銀子搬空,用來劫富濟貧,娘親,你說這個法子好不好?」

    這些人得到了這麼多的香火錢,又有這麼多信徒的侍奉,錢包一定鼓鼓的。

    凌若夕略感意外,他這好不容易清醒,居然就開始發揮斂財的功力了?

    「你確定是劫富濟貧?」

    凌小白輕咳了一聲,「當然咯,咱們初來乍到,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可不是窮得叮噹響嗎?就該打劫這些富人,來救濟咱們的錢囊。」

    她就知道會是這樣,凌若夕無語扶額,明明是一件極其無恥的事,他究竟是怎麼做到,以一臉的正氣說出來的?

    「兒子,你心虛嗎?」凌若夕嘴角一抖,慢悠悠問道,她開始懷疑自己這幾年對凌小白實施的教育是不是太過頭了?不然,怎麼會培養出這麼一個黑芝麻包?

    凌小白一臉茫然,一臉無辜的回視著她:「心虛?寶寶為什麼要心虛?寶寶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啊!」

    擦!的確是大實話,不過隱藏在這實話背後的,卻是他那點精明的小算盤。

    「哎呦,娘親這時候就別在乎這種小事了,你說,寶寶的這個主意好不好?咱們乾脆就這麼干吧!替小豆子出口氣。」他憤然握緊拳頭,眸光異常璀璨,好似為了朋友兩肋插刀一般。

    但自己的種,凌若夕最是清楚不過,什麼兩肋插刀,他絕對是想到了神廟中的那些金山銀山,才會這麼亢奮!

    「娘親,你快說啊。」凌小白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她的回答,一時有些急了,小手輕輕拽了拽她的衣袖,目光蘊藏期盼。

    「你不是急著回家嗎?」這時候他不著急了?

    凌小白頓時語結,但下一秒,他就理直氣壯的開口:「沒關係的,絕殺叔叔他們一定能夠理解寶寶的做法,再說,劫富濟貧,這可是大俠才會做的事,大家一定會為寶寶驕傲的。」

    「我以為你會說,在打劫到銀子后,會把這筆錢分給所有人。」凌若夕默默的吐槽道。

    凌小白大力搖了搖頭:「娘親,你錯了!咱們不能用金錢來侮辱大家的感情。」

    「……」卧槽!這小子的思維要不要這麼敏捷?明明是捨不得銀子,居然還能給自己找到這麼正經的理由?

    無恥!無恥至極。

    一隻腳剛跨進房間的暗水,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呵呵呵,小少爺不愧是凌姑娘的種,青出於藍啊。

    「暗水,你說是吧?」凌小白一眼就瞥見了他的身影,立即將皮球踢給他。

    暗水眼角直抽,尷尬的笑了兩聲后,才道:「大概……是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