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8章 凌小白蘇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8章 凌小白蘇醒字體大小: A+
     

    安靜的房間里,凌若夕披著墨色錦緞,坐在床沿,深沉的目光始終定格在凌小白的身上,仔細的查探過他的傷勢后,她就一直是這副沉默不語的模樣,暗水一臉欲言又止的站在她身後,嘴唇動了好幾次,愣是一個字也沒擠出來。

    凌若夕體貼的為凌小白掖了掖被角,她身上散發出的冷冽氣勢讓暗水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他心虛啊!眼睜睜看著雲井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失蹤,還跳窗逃走,他滿心的愧疚,哪兒還敢說什麼。

    神經高度緊繃,一滴滴冷汗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額頭上,就在暗水琢磨著這古怪的氛圍啥時候能夠結束時,凌若夕總算是施捨般的開口:「把整件事原原本本複述一遍,尤其是我被打暈后的事。」

    她的語調平靜得完全聽不出任何的波瀾,甚至難以分辨出,在她的心頭,對於雲井辰擅自離開這件事,到底有什麼樣的想法。

    暗水偷偷咽了咽口水,幾不可查的點點頭:「昨天雲公子突然出手將你敲暈,之後就吩咐我和小黑帶小少爺到城裡,佔據了這間藥鋪,替小少爺換血,」說到這兒,他詭異的停頓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該把雲井辰在換血后一夜白頭的事情說出來。

    「然後?」凌若夕怎會察覺不到他的遲疑,凌厲的目光咻地刺在暗水的身上。

    他冷不防打了個寒顫:「然後,然後雲公子就從房間里離開,去探望你,之後我就感覺到了屋子裡傳出的玄力波動,本想著進去看看情況,卻始終被玄力阻擋在外,等到今天早上,雲公子就失蹤了。」

    暗水噼里啪啦連氣也沒換,將整件事原原本本的敘述了一遍,至於那些該隱瞞的,他選擇了隱瞞。

    說完后,腦袋低垂著,彷彿做錯事的孩子,餘光透過髮絲,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凌若夕的臉色,但除了冷漠,他什麼也沒能看出來。

    丫的!能別玩沉默是金的遊戲了嗎?他真心不想受到這種酷刑的折騰啊。

    暗水心裡愈發急了,忍不住繼續說道:「凌姑娘,這事是我的錯,我沒能把雲公子看管好……」

    他自責不已,雲井辰離開時的身體情況除了他本人以外,誰也不清楚,但光是想想,就能猜到,他的傷勢必定極重,失血過多,內傷加身,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會扛不住啊。

    「腿長在他的身上,他想離開,難道你還能阻止得了嗎?」凌若夕冷冰冰的笑笑,但那笑卻不達眼底,眸子冷得滲人,難以在她的眼眸中捕捉到一絲暖意。

    暗水訕訕的動了動嘴角,雖然他無法理解雲井辰擅自離開的決定,但以那人對凌姑娘的在乎,若不是有絕對的理由,他怎麼會做出這種決定?

    「凌姑娘,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是立即尋找雲井辰的下落呢,還是休養生息呢?暗水將決定權交到凌若夕的手中,讓她來拿主意。

    「一個連招呼也不打就選擇離開的男人,他要走,難道我還要大張旗鼓的把他請回來嗎?」凌若夕眸光微閃,冷笑一聲:「不要再找了,這片大陸如此之大,誰能猜得到他究竟藏到了什麼地方。」

    他要走是不是?好!既然走了,那就永遠也別回來!

    「現在外面的情況如何?」她口鋒一轉,將話題轉移開,不願再提起雲井辰的事。

    暗水心頭有些奇怪,他可是看著他們倆走到一起的,要說她心裡對雲井辰半分在乎也沒有,那是放屁!但她怎麼能這麼冷靜呢?這種時候,她難道不該各種焦急,各種憂慮嗎?

    雖然心頭疑惑頗多,但暗水還沒傻到問出來,他定了定神,將外界這兩天的情況原原本本告訴了凌若夕,神殿被滅的事,還沒有傳開,這片大陸的秩序沒有受到任何的波及,百姓們的生活,更是井井有條,各地的神廟,依舊每天香火鼎盛。

    「是嗎?」凌若夕莞爾一笑,略顯蒼白的面容浮現了詭異的暗色:「把神殿滅族的消息放出去,想要過安寧日子?呵,也要看看我允不允許這種事出現。」

    她的山寨被徹底摧毀,這些信奉神殿的人,憑什麼能得到安寧?

    說她遷怒也好,說她殘忍也好,她從沒有否認過自己是瑕疵必報的人。

    「儘快將小豆子帶過來,這裡就快要不太平了。」凌若夕打定主意要攪亂這一池春水。

    暗水急忙點頭,立即按照她的吩咐,在城鎮中散播謠言,起初,百姓們嗤之以鼻,誰也沒有輕信這滑稽的流言,但當神廟的使者,前去神殿拜訪,討要聖水時,他們卻驚訝的發現,那塊聖地,已被大火燒得寸草不生,巍峨的古堡紛紛轟塌,一具具燒焦的屍體,凌亂的丟棄在叢林深處,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屍體的身份。

    直到這時,所有人才反應過來,那流言是真的!他們的信仰真的倒了!

    無數百姓發了瘋似的,湧入神廟,他們大聲叫嚷著,讓神廟給出一個說法,他們拒絕相信,高高在上的神殿,會被人摧毀,拒絕接受這殘忍的現實。

    神廟的使者想要平息百姓們的驚恐,卻束手無策,神殿覆滅,聖水停止供應,很快,各座城市裡,不斷有毒癮發作的百姓出現,他們的病狀如出一轍,整個第二位面,宛如被層層烏雲籠罩住,這裡的天,塌了。

    凌若夕待在藥鋪中,沒有選擇離開,雖說居住在這裡是逼於無奈的選擇,但現在外邊亂成一團,她也只能繼續待下去。

    藥鋪中也有毒癮發作的人出現,大夫們毫無辦法,他們的癥狀聞所未聞,任何靈丹妙藥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在這時,凌若夕選擇了出手,用幫助小豆子父親的方法,幫助藥鋪中的葯童們渡過難關,輕而易舉的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感激。

    沒人再記得他們是以怎樣強勢的手段徵用這裡,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威脅,他們只記得她的出手相助。

    在神殿覆滅后,忽然間出現了一個能為他們帶來安寧的人,可想而知,這些大夫們心裡有多感激,他們不清楚凌若夕的身份,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崇拜她,仰慕她。

    「姑娘,這是廚房準備的飯菜。」暗水頂著一頭的熱汗,推開門,將托盤放在桌上,熱騰騰的蒸魚,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讓人食慾大開。

    「這些人也太熱情了。」他搖搖頭,想到自己去廚房被葯童們包圍的場景,有些忍俊不禁,這還是他們來到第二位面后,第一次遭受到這麼熱情的待遇,對暗水來說的確是一次新奇的體驗。

    凌若夕微微頷首,從椅子上站起身來。

    「小少爺今天還是沒醒嗎?」趁著她用膳時,暗水蹭到了床沿,探出腦袋,瞅著床榻上睡得深沉的小奶包,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臉蛋,觸感極其柔軟,「唔,臉色比前兩天好多了。」

    終於不再是那副蒼白得毫無血色的模樣,白里透著粉紅。

    「快了。」凌若夕捧著碗,吃得極快。

    每次見她用膳,總讓暗水有種她貌似常年餓肚子的錯覺,雖然吃的速度分外迅猛,但舉手投足間的利落與乾脆,卻別有一番風味。

    「姑娘,咱們真的不去找雲公子嗎?他走了快十天了。」暗水冷不防突然又提起了消失不見的雲井辰,凌若夕握著筷子的手微微一頓,神色浮現了一絲深沉。

    「找他做什麼?你知道他在哪裡嗎?」將最後一口米飯吞下,她一邊擦拭著嘴唇,一邊問道。

    暗水頓時啞然,對上她暗藏不悅的視線,聳聳肩,算他說錯話了行不行?他就不該提起那個私自離開的男人。

    「唔!」低不可聞的嚶嚀,打破了屋子裡詭異的氣氛,凌若夕霍地從椅子上站起,略顯激動的看向床榻。

    沉睡了多日的小傢伙,此刻正蹙著眉頭,掙扎著想要醒來,那雙緊閉的眼眸,緩緩睜開,靈動的眼睛透著些許茫然,些許迷離。

    「小爺這是在哪兒?」凌小白還有些不太清醒,甚至連自己身在何方也不知道。

    他迷迷茫茫的想要起身,但身體卻軟得使不出一絲力氣,砰地一下,再度砸到了床上。

    「小少爺?」暗水欣喜的喚道,剛準備上前扶他一把,一道黑色的人影就從後方沖了過來,將他直挺挺的擠開,險些撞到後方的矮几上。

    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尖,丫的,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的躲開,剛才絕對會被撞傷的有木有?

    凌若夕深吸口氣,極力控制住心頭澎湃的情緒,「小白?」

    熟悉的呼喚讓凌小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娘親?」下一秒,他哇的一聲嚎啕大哭,整個人撞入凌若夕的懷中,瘦弱的胳膊緊緊環住她的腰肢:「哇!娘親!寶寶好想你!寶寶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即使平日里他表現得再老成,再成熟,但他終究只是一個小孩子,突然間被敵人抓走,又遭受到那麼多的折磨,要不是凌小白從小就比旁人心智堅定,只怕早就被摧垮了。

    他哭得好不可憐,眼圈紅紅的,不斷有晶瑩的淚珠落下。

    暗水看得鼻尖發酸,心頭泛起說不清道不明的憐惜。

    小少爺這次可不是遭到了大難嗎?不過還好,一切都過去了,他們母子倆總算是團聚了。

    屋外,一抹小小的身影悄無聲息的離開,屋內圓滿的團圓,對回到凌若夕身邊的小豆子來說,卻是既高興又難過的。

    暗水偷偷離開了房間,將這個空間留給這對好不容易才團聚的母子,剛走出門,餘光就瞥見了院子里孤零零蹲在牆角,神色黯然的小傢伙。

    他臉上綻放出的喜悅笑容不自覺收斂了幾分,抬腳走上前去:「你在這兒幹嘛?數螞蟻嗎?」

    小豆子迅速擦掉臉上的淚痕,倔強的抬起頭來:「沒有,貴人你怎麼出來了?」

    「沒辦法啊,裡面的氣氛可不適合我這種孤家寡人。」再說,他繼續留下來幹嘛?當電燈泡嗎?暗水可不想打擾到他們母子倆談心,絕對會被雷劈的有木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