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81章 為了報恩,可以付出所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81章 為了報恩,可以付出所有字體大小: A+
     

    山呼海嘯般的高呼聲在這蔚藍的蒼穹下此起彼伏,凌若夕低垂著雙目,一雙凌厲的鳳目,卻不著痕迹的將四周的動靜盡收眼底,腳下的大地,似也在這一浪接著一浪的呼聲中隨著震動起來,耳膜有些刺痛,很快,空氣里突然傳來一陣異樣的玄力波動。

    「轟隆隆!」那好似地動山搖的巨響,讓她頓時警覺,冷峻的眉梢猛地一蹙,如刀鋒般森寒、犀利的目光,立即朝前方看去,只見山巔盡頭,那塊平地之上,竟詭異的有一個泛著乳白色光暈的球體,正在緩緩升起,而空氣里鋪天蓋地的濃厚威壓,正是從裡面釋放出來的。

    她心頭一凝,渾身的神經驟然緊繃,被衣袖遮擋住的雙手,此刻已牢牢握成了一團,忽然,手背上有溫暖的觸感傳來,微微側目,就撞入一雙浩海般深幽、漆黑的眸子里,那雙眼含著零碎的淺笑,似在無聲的告訴她:有我在。

    緊繃的神經不由得放鬆下來,她沒有掙扎,任由自己的手掌,被緊握在他的手心,心裡暖暖的,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好似,不論她將要做什麼事,身旁都會有一人陪伴著,不再孤獨無依,不再孤身一人。

    「啊!是神殿!神殿出現啦。」百姓們的情緒猶如那澎湃的火山,驟然爆發,他們歡天喜地的驚呼著,雀躍著,一雙雙熾熱的眼睛,崇拜的看著那緩緩上升的球體,那閃爍著信仰之光的目光,滾燙且炙熱。

    當球體升到蒼穹之下,巨大的光暈,竟連這陽光也難以與之比擬,遮天蔽日,濃濃的壓迫感,席捲整片空地。

    這樣的玄力,已然超過了凌若夕的預期!比她先前所遭遇到的任何一個敵人,都要強大,僅僅是這股威懾感,就足夠讓她心裡拉起十二分的警報。

    很快,球體上升的速度緩緩停止,光圈驟然加重,刺目的白色光芒,璀璨且奪目,頗有種神明降臨的即視感。

    「信徒參見偉大的光明神。」

    「信徒參見偉大的光明神。」

    ……

    一波接著一波的聲音絡繹不絕,吵雜聲戛然而止,上萬的百姓,此刻竟詭異的只發出了同樣的一句話,吼聲整齊有序,好似排練過無數次一般,整個畫面讓人忍不住心驚。

    暗水在心頭暗暗咂舌,媽蛋!這光明神的威力要不要這麼大?這還沒登場,就造成這樣的影響,一旦現身,他們還不得爆血管么?

    他神情頗為古怪,似強憋著笑,凌若夕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別走神。

    光球忽然炸裂,似一朵含苞的花骨朵,正在迅速綻放,漫天的銀光碎片,好似一場淅淅瀝瀝的大雨,正在降臨。

    滿上遍野的人群,紛紛匍匐,他們低垂著頭,姿勢極盡恭敬,呼聲靜止,氣氛安靜得讓人有些壓抑,凌若夕藏在人群中,餘光透過髮絲,緊緊地盯著那個光球。

    在刺目的光暈散去后,裡面被結界所包裹住的景象豁然出現在眾人的眼前,蔥綠的大地,林蔭成海,一座巍峨的殿宇被朵朵白雲環繞著,包裹著,似矗立在九重天際,飄渺且蒼涼,卻又不失威懾感。

    那就是神殿?凌若夕危險的眯起了雙眼,涼涼的盯著那座近在咫尺的宏偉建築,心頭那抹蠢蠢欲動的殺意,被她極力遏制著。

    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機。

    畫面迅速拉近,一扇雕刻著綿延不絕山脈紋路的純白色歐式大門,浮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那門高聳入雲,正上方,在白色的橫樑上,被人用強勁的玄力,刻入四個大字【光明神殿】,字霸氣十足,蒼勁有力,寫下這字之人,必定修為極高,一撇一豎,完美得猶如鬼斧神工般的藝術品。

    「吱吱——」厚重的石門緩緩開啟,眾人的心砰砰砰砰不斷加速跳動,此刻,他們哪裡還感覺得到任何一絲的疲憊?哪裡還感覺得到身體的虛弱?渾身彷彿注滿了力量,每一個細胞,每一滴血液,都再度活了過來,他們屏住呼吸,低垂著頭,不敢抬頭褻瀆了神殿的威嚴。

    凌若夕眸光一閃,朝小豆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可以行動。

    後者用力緊了緊垂落在身側的拳頭,一咬牙,竟面露悲切,從人群中艱難跪行而過,一滴滴豆大的淚珠,不斷順著他的眼眶掉落出來,每一顆,都是那般晶瑩,那般楚楚可憐。

    「光明神大人,光明神大人!求求你開恩,救救我的爹爹啊。」他不停的叫嚷著,哽咽著,似是在向神明絕望祈求的可憐人。

    被他擠過的百姓,愕然抬起頭,這還是第一次在朝聖這般威嚴、神聖的儀式上,發生變故。

    這小孩是哪兒來的?

    「你是什麼人?」第一列的百姓立即將小豆子攔下,從四面八方伸來的手臂,緊緊的拽住他身上的衣衫,不讓他靠近那道結界。

    「我,我是光明神的信徒,拜託你們,讓我見見光明神大人,只有它,能夠救我的爹爹了!大人這麼寬容,它的光亮一定會普及任何一個角落,求求你們了。」小豆子淚眼婆娑的哭訴道,不住的沖著四周的百姓磕頭。

    或許是在神殿的面前,這些人不願讓他們心頭的信仰誤以為他們是冷血無情之人,竟主動扶起小豆子。

    「不管有什麼事,等到朝聖結束后,你可以慢慢說,不要打擾光明神大人。」

    他們柔聲勸道,但那雙眼,卻帶著濃濃的警告與殺意,顯然,他們對小豆子這失禮的行為,十分的不滿。

    「可是……」小豆子不甘心的咬住唇瓣,似是不願就這麼放棄。

    「給我閉嘴,乖乖的跪下,不要再輕舉妄動。」怎麼可以讓這個無禮的傢伙,打擾了他們偉大的神明呢?一左一右跪著的兩名白衣男人,立即按住小豆子的肩膀,迫使他無法在動彈一下。

    那手掌好似鉗子,勒得小豆子肩胛骨生疼,他卻倔強的抿住唇瓣,抬起頭,染上淡淡灰色的眼眸深處,壓抑著刺骨、涼薄的恨意。

    就是這裡!就是這裡面的人,糊弄了他們,讓他的爹爹死得那麼慘!

    心頭鋪天蓋地的憤怒與仇恨,正在瘋狂的滋長,但他還記得凌若夕曾給予他的警告,不能將這抹恨意流露出來,他面如死灰的癱坐在地上,動也不動,好似被打擊得失去了希望一般。

    但周圍,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向他給予半分的同情與憐憫,他們虔誠的望著頭頂上的光球,好似只有那裡,才是他們嚮往的地方。

    凌若夕沒有任何動作,也不意外小豆子被攔下這件事,她要做的,就是讓這次的朝聖,變成鬧劇!

    「主的信徒們,你們虔誠的心,我主已經看見,」忽然,從結界中傳出了一道冰涼飄渺的聲音,如同黃鸝般清脆的嗓音,湧入眾人的耳膜,他們心神一凝,眸中的光芒愈發的狂熱、耀眼。

    「是神殿的人。」雲井辰艷艷的紅唇輕輕蠕動了幾下,傳音入密。

    凌若夕眸子驟然一冷,神殿的人!

    「神使大人,神使大人!」小豆子渾身一顫,似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瘋狂的掙脫百姓的束縛,鼓足勇氣,朝著光球跑去。

    遍地跪著的百姓,紛紛傻了眼,誰也沒有想到,這孩子居然敢在神使面前,做出這麼大膽,這麼莽撞的事,他們竟沒來得及第一時間上前去阻攔,小豆子繞過眾人,腳底抹油,七拐八拐,便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光球下方,砰砰的磕著頭,不停的請求著:「神使大人!求你們救救我的爹爹,求求你們了。」

    結界中一片死寂,那安靜得讓人壓抑的沉寂,讓這幫百姓不自覺屏住了呼吸。

    許久后,那道聲音再度響起:「你有何事請求?」

    看吧,這就是他們偉大而又善良的神明,哪怕是一個無禮的傢伙,也能夠得到光明神的普渡。

    眾人心頭的敬仰愈發加深,眸光更加虔誠的凝視著那巨大的光球。

    嘖,欺世盜名的手段。

    凌若夕在心底揚起一抹冷然的輕笑,饒有興味的虛眯著雙眼,她很期待,若是看著鬧劇發生,神殿還能不能坐得住。

    「神使大人!我的爹爹身患重病,求求你們恩賜一碗聖水,救他的性命,求求你們了。」小豆子淚眼婆娑的請求著,哭泣著,額頭一次又一次與地面發生碰撞,那砰砰的碎響,如同驚雷,回蕩在眾人的耳畔。

    人群里幾名已做人母的婦女,看得有些不忍,她們想到了自己的孩子,連帶著,對小豆子莽撞的行為,也有了幾分理解。

    「聖水?為何要來這裡求得?我主之光,存在於各地,信仰我主的神廟中,每月都會向你們派發足夠分量的聖水,這種小事,竟也值得你來此胡鬧?」聲音驟然冰冷,那夾雜著濃厚壓迫感的威壓,從光球中迸射出來。

    凌若夕直直看著結界中那扇緩緩開啟一條細小縫隙的石門,從那窄小的縫隙,完全無法窺視到裡面的景象,只能看見壓抑的漆黑,但她卻敢肯定,這所謂的神使,就藏身在其中。

    小豆子臉色驟然一白,嬌小單薄的身軀不安的顫抖幾下,「神使大人,爹爹他就快死了!神廟的人根本沒有被我們聖水,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求求你,求求你……」

    「咻!」一道白色的氣浪,從結界中驀地刺出,來勢洶洶,那玄力化作的風刃,凌厲非常,一旦被擊中,小豆子必死無疑。

    凌若夕曾想過,為了她的計劃,哪怕讓小豆子的生命就此結束,她也在所不惜,但看著那抹孤零零跪在前方的人影,看著那近在咫尺的攻擊,她卻遲疑了。

    「求求你了,神使大人!」小豆子好似完全沒有感覺到逼近的死神的鐮刀,他咬著牙,繼續磕頭。

    他答應過貴人的,一定要完成他的任務!所以,哪怕是死,他也不能退縮。

    那低垂著的面容透著一絲決然,就在那風刃迎頭劈下,距離他的頭頂只有不足一寸的距離時,忽然,一抹白影在眾人的眼前閃過,衣袖輕揮,一股巨大的力量,與風刃凌空碰撞。

    「砰!」兩道玄力的撞擊,引來火花四濺,地面開始不停的顫動,轟隆隆的巨響,徘徊不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