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6章 信仰破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6章 信仰破裂字體大小: A+
     

    「砰!」門外突然有鐵盆掉落在地上的清脆聲響傳來,凌若夕與雲井辰迅速對視一眼,似乎並不意外,屋外有人。

    別說是這麼近的距離,哪怕是百米外,只要他們願意,便能感知到一切動靜,而她這番話,也正是說給屋外的男孩聽的,至於雲井辰極有眼色的詢問,也是為了配合她。

    破舊的房門緩緩打開,凌若夕蹙眉看著屋外跌坐在地上,目光獃滯的小孩。

    「你都聽見了?」她略帶無奈的嘆息道,「抱歉,這種事我沒想到會被你聽到。」

    「是真的嗎?」男孩顫抖地伸出手臂,用力抓住她的衣擺,「你剛才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爹爹他真的是因為……因為……」

    話語支離破碎,對男孩而言,雖然他心裡怨著神廟裡那些監視官們的見死不救,但也僅僅是怨恨,凌若夕的話,就像是一把刀,筆直的刺入他的心臟,將他從小到大的信念,徹底擊潰。

    「是真的。」凌若夕緩慢的蹲下身,反手握住他顫抖的手掌,「但是,只要神殿願意繼續提供聖水,將不會再有你爹爹這樣的特例出現。」

    這話與其說是安慰,卻更像是在火上澆油。

    信仰和親情,對於一個不足七歲的孩子而言,誰更重要?沒人知道。

    銳利的眼眸,緊緊地盯著他,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絲的表情變化,凌若夕必須要確保,這個男孩能夠為她所用,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他打從心裡痛恨神殿,恨到足以付出一切,去摧毀,去報復。

    不是她心狠,而是,一個小孩遠比不上她心中的仇恨來得重要。

    「不,這不可能!」男孩用力掙脫了她的手掌,驚慌失措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踉蹌著,朝院子外逃掉了,那模樣,好似身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正在追趕著他一般。

    「不怕他一走就不回來了么?」雲井辰站在門內,沉聲問道。

    凌若夕拍著曳地的衣擺,緩緩站起身,持平的嘴角彎起一抹篤定的笑,「他會回來的。」

    她的自信毫不掩飾,雲井辰沒有再多問,只因為他相信她的判斷。

    暗水用了最快的速度將凌若夕要的東西帶了回來,在歸來后,他驚訝的發現,那孩子居然不見了蹤影,「那小孩呢?」

    「偷聽到不該知道的事,接受不了,所以,逃走了。」凌若夕言簡意賅的解釋了一句,然後,用鐵鏈將男人的四肢與木床固定在一起,又用麻繩捆綁住他的身軀,「去打水,還有,弄一塊布來,要濕的。」

    小男孩不在,跑腿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暗水的身上,他神色幽怨的瞧著一旁,悠閑到開始輕哼歌謠的某妖孽,心頭的怨氣,如同潮水,正在瘋狂瀰漫。

    為毛他就只能跑腿,而這男人卻可以這麼散漫?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還站著做什麼?擺造型嗎?」凌若夕冷冽的眼刀,猛地刺來。

    暗水瞬間壓下心底的怨氣,冷著一張臉,去執行她給予的任務去了。

    「你也給我收斂點,成天欺負他,算什麼?」他們倆是小孩子嗎?居然互相看不順眼,有事沒事就互相挑釁,互相貶低,這種事,有半點意義么?

    「本尊只是不喜歡你的身邊有別的男人太過接近。」所以他才會用這般笨拙而又幼稚的舉動,去挑釁暗水。

    「……」她怎麼有種自己才是罪魁禍首的錯覺?沒好氣的瞪了雲井辰幾眼,「停止你的歪理邪說,我不想聽。」

    他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眼底飄蕩著深深的寵溺。

    半個時辰后,男人的身體開始出現極大程度的痙攣,面頰的肌肉劇烈的抖動著,捆綁住他四肢的鐵鏈,不斷發出哐當哐當的碎響。

    暗水一邊替他擦著嘴裡冒出的白沫,一邊嘟嚷道:「他這究竟是什麼病?怎麼看著這般痛苦?」

    「心病。」凌若夕未曾向他解釋,以暗水的智商,就算說了,他只怕也難理解。

    「……」他看上去像是逗比么?這種明顯是敷衍的回答,難道以為能夠糊弄住他?

    不想說就算了,幹嘛用這種方法來敷衍自己,凌姑娘自從和這雲族少主在一起后,就變得愈發邪惡了。

    暗水直接將所有的罪名,通通歸咎到了雲井辰的身上,選擇性的忽略掉,就算此人還沒出現前,凌若夕也不見得有多單純,有多善良。

    「唔!啊——」男人身體忽然朝上拱起,嘴裡發出一聲宛如野獸般可怕的吼叫,一條條青筋在他的面頰上出現,就連血管,也是緊繃著的。

    「把布塞進去,不要讓他咬住自己的舌頭。」凌若夕在一旁提醒道。

    暗水急忙將那借來的白色布條,塞入男人的嘴中,很快,那痛苦的慘叫,就變成了唔唔的哀鳴。

    「若是那些信徒們知道,他們心目中的信仰,卻是用這樣的方法控制著他們,呵,表情一定會十分好看。」雲井辰似笑非笑的說道,深邃的眸光略帶邪惡。

    「我不是正在準備著,將神殿那層欺騙世界的仁慈皮囊給扒下來嗎?」凌若夕雙手環抱在胸前,笑容里染上幾分寒氣。

    暗水背脊上竄起一股寒氣,同時面對兩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他表示壓力山大。

    入夜,房間里的哀鳴聲,總算是減弱下去,凌若夕知道,這種情況,不過是因為男人沒有了力氣,並非是毒癮被壓制住。

    「去弄點清淡的食物來,最好是容易服用的。」她輕抬下顎,向暗水交代道。

    後者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又是我?」媽蛋!他這一天忙裡忙外,跑前跑后,累得都快變成一隻哈巴狗了,怎麼到了晚上,還不能歇息?還要被凌姑娘奴隸?

    「這種事,需要本尊幫你嗎?」雲井辰邪笑道,話語中帶著淡淡的挑釁:「如果你做不到,做不好,有這個自知之明,本尊也不是不能效勞。」

    卧槽!好想咬死他有木有?暗水氣得暗暗磨牙,他惱羞成怒的瞪了雲井辰半響,最後,傲慢的冷哼一聲,拂袖離開了房間,做就做!誰怕誰啊,不就是弄吃的來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可真單純,這麼拙劣的激將法也能讓他上鉤,凌若夕只覺得自己的太陽穴抽抽的疼著,她想,解決完這邊的事後,回到龍華大陸,她是不是該替暗水安排些提高智商和情商的訓練?他一直這麼蠢,真心很丟人。

    「你一日未吃東西,本尊替你做一些,就算你的修為已經達到地玄,但不吃東西,仍是不行的。」雲井辰似乎並沒把自己和暗水的暗鬥放在心上,柔聲勸說道。

    「你做?」凌若夕頓時有種就算不吃飯,也沒什麼大不了滴的感覺,指腹輕輕揉著抽疼的太陽穴:「還是算了……」

    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她立即就見到了某人露出一副小鹿斑比般,可憐、委屈、幽怨的表情,到了舌尖的拒絕,下意識被她吞回了肚子。

    「好吧。」她選擇舉白旗投降。

    雲井辰瞬間又恢復了那副邪魅狂狷的姿態,寵溺一笑:「好,你稍等片刻。」

    為心愛的女人準備食物這種事,哪怕是他,也會激動,也會緊張。

    看著他風騷的背影緩緩消失在屋外,凌若夕無奈的搖搖頭,剛準備看看床榻上有氣無力的男人的情況,餘光卻瞥見一道熟悉的嬌小人影,從院落外逐漸走進,身影狼狽、落寞,步伐蹣跚、緩慢。

    嘴角輕扯出一抹明媚絢爛的淺笑,她就知道,這個孩子不會讓她失望。

    打從第一眼見到他時,她便看清了他的本心,這是一個為了在乎的人,可以放棄一切,捨棄一切的孩子。

    而床榻上的,正是他生命里最為重要的存在,所以,凌若夕才這般篤定,他在掙扎與猶豫后,最終還是會選擇回來。

    小豆子在門外遲疑了許久,最後鼓足勇氣,走進房間,當他看到木床上,被五花大綁的男人時,心頓時大痛,質問的話脫口而出:「你對爹爹做了什麼?」

    他如同想要護住母雞的小雞,整個人護在床前,一雙眼,憤怒的瞪著坐在木凳上的凌若夕,好似她是他的敵人一般。

    凌若夕並不在意他的敵視,她能夠理解,男孩此刻的心情,任誰在不了解情況時,見到自己的父親被這般對待,都會生氣,這是人之常情。

    「以他的病情,除了強制手段,其它的方法根本不管用。」她淡淡然解釋道。

    男孩側過頭,仔細打量了一下男人的情況,確定他只是被捆綁住,沒有受到別的折磨后,這才信了三分。

    「那你打算把爹爹綁多久?」

    「直到他的毒癮開始減弱,否則,一旦鬆綁,我不能保證,他不會在痛苦下,選擇結束掉自己的生命。」凌若夕的話,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太過殘忍,但與其選擇相對溫和的說法,她更願意用這種辦法告訴他,神殿所做的一切,對於他的父親,是怎樣的可怕,從而加深男孩心裡的仇恨。

    她不覺得愧疚,不認為自己的心機有多可怕,因為她所說的,都是事實,一個殘忍的,血淋淋的事實。

    男孩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單薄的身軀微微顫抖幾下,似有些無法接受這沉重的事實,但最終,他沒讓凌若夕失望,不過是短短數十秒的沉默后,那雙黯淡的眸子,便注入了極其可怕的光芒。

    「你能幫助爹爹脫離痛苦的,是這樣嗎?」如果說最初他面對凌若夕是抓住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那麼現在,她的存在已然超越了先前的印象,比那更深刻,更強烈。

    凌若夕難得的老臉一紅,有種無法直視的感覺。

    她尷尬的輕咳一聲,很慶幸,這種時候,某個無節操的男人沒在,否則,還不知道會怎樣洗涮自己。

    「是,我會替你醫治好你的爹爹,我保證。」她鄭重其事的說道,神色極其嚴肅,極其認真。

    男孩心底的不安,徹底消失,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卻願意相信她。

    至於原因,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