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4章 塔斯克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4章 塔斯克城字體大小: A+
     

    下船后,塔斯克城宏偉的建築群清晰可見,純凈的白色城牆,一座座高低不一的復古歐式建築,整個城池多了幾分異國風情的美感。

    「鬍子貼歪了。」雲井辰勾唇輕笑,手指輕輕替凌若夕壓了壓唇瓣上方的兩撇八字鬍,眼底的幸福與寵溺,濃得幾乎快要溢出來。

    暗水嘴角抽動的看著四周向他們投來詭異眼神的人們,額頭上一縷縷黑線不斷滑下,他真的很想提醒這兩個渾身冒著粉色泡沫的人,請注意現在的衣著打扮好么?倆個鬍鬚滿臉的男人,在城門口,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種曖昧不清的動作,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有木有?

    但滿心滿眼都被幸福給佔據的雲井辰,哪裡顧得上什麼影響不影響的?

    只要一想到她白日在船艙里同自己說的那些話,他就恨不得捧著她的臉,狠狠的親吻她,將這份喜悅宣告給每一個人。

    周圍投來的眼神愈發詭異,暗水嘴角一抖,小心翼翼的開口:「姑……公子,我們是不是該進城了?」媽蛋!他嚇得差點脫口而出凌若夕的真實身份了有木有?

    「恩。」白衣飄飄,臉上貼著八字鬍的男人微微頷首,風度翩翩的跟隨著人群,進入了這座第二位面里,最核心,也是最繁華的城市。

    比起亞蒂亞城,這裡的人流明顯多出不止一倍,但引人注目的,卻並非是這些穿著白衣的普通百姓,而是一席銀色輕鎧甲,頭戴白色氈帽的男人,他們遊走在街頭巷尾,所到之處百姓紛紛退避三舍,那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這些人是塔斯克城裡負責宣傳神殿光輝事迹的人,也負責監視所有信徒。」雲井辰看出凌若夕的疑惑,傳音入密,向她做著解釋。

    「他們在神殿里的身份高么?」凌若夕輕輕釋放出玄力,只一瞬,就將前方几人的修為探測出來。

    紫階初期!

    「不,他們連進入神殿殿堂的資格也沒有。」雲井辰搖搖頭,「這些人只不過是神殿放在此處的耳目,是小嘍啰。」

    連小嘍啰也有紫階的修為嗎?

    凌若夕心頭一凝,眼底閃過一道寒芒。

    「這裡每日都會有這麼多人?」被人群推搡了好幾次,她略顯不悅的問道,放眼望去,各條街道幾乎人滿為患,遠比北寧、南詔的京城還要擁擠。

    「最近這裡將會舉行一年一度的朝聖儀式,你瞧,那些人,」他指了指從城門口湧入的一批人士,「他們雖然穿著白衣,但神色卻同塔斯克本地的居民截然不同。」

    那讚歎、驚喜、興奮的目光,怎麼可能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會擁有的?

    「那我們豈不是趕上了一個絕好的時機?」想到自己的計劃,凌若夕甚至恨不得來這裡朝拜的人,再多幾成,人越多,鬧出的動靜就會越大,輿論這種東西,最容易傷人。

    「想到了什麼?笑得這般狡詐?」耳畔,突然有一道溫熱的氣流傳來,耳垂痒痒的,似羽毛輕輕滑過一般。

    凌若夕耳垂一熱,瞬間染上了淡淡的緋色,「咳,離我遠點!」

    她有些後悔,自己在衝動下,向他說出類似表白的話的決定,自從白天她說過了那番話后,這男人就一直處於亢奮期,舉止愈發大膽、曖昧。

    「害羞了。」他低低一笑,對她羞惱的神色很是感到喜悅。

    怎麼辦,如今的他,已無法再滿足於凝視她,守護她,想要更加強烈的擁有的渴望,在他的四肢百骸里不停穿梭。

    「兩位,咱們能不能稍微低調點?」暗水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四周百姓們投來的眼神,讓他覺得無地自容!媽蛋!他們難道不清楚,他們已被誤會成斷袖了嗎?

    「先找地方落腳,然後找機會打探清楚這裡的情況。」凌若夕冷冷的瞪了雲井辰一眼,示意他最好收斂一下自己的行為,別胡攪蠻纏。

    「滿意了?」雲井辰抬腳追上,卻在經過暗水面前時,拋出了一句帶著淡淡冷怒的話語。

    暗水眉頭一蹙,心裡滿腹的委屈,媽蛋!他這是招誰惹誰了?他只是好心的提醒了一次好不好!

    在城市較為僻靜的客棧中落腳,凌若夕開始迅速收集有用的情報,尤其是針對這次朝聖的相關訊息。

    在她看來,最容易收集到情報的,無外乎是娛樂場所、休息場所、餐飲場所。

    只可惜,在城裡轉了一圈,她卻驚訝的發現,這座城市,竟沒有任何一處煙花之所,乾淨得讓她不敢相信。

    「他們難道平日不需要放鬆?」一個巨大的問號出現在她的頭頂。

    「如果你是在尋找青樓的話,你會失望的。」雲井辰難得見到她吃癟,眸光略帶戲謔,「神殿有規定,這種骯髒污穢的地方,不允許出現在任何一座城市中,因為那是對光明神的褻瀆。」

    「……」頭一次聽到這種理由,凌若夕驚訝不已,「這種奇葩的規定,簡直是可笑至極!」

    用這樣的方式來昭顯神殿的純凈,以這種方式來襯托神殿的地位,難道不可笑嗎?

    雲井辰一臉贊同,但這就是第二位面的生活,這裡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娛樂場所,不允許偷竊、殺戮,因為這會違反神殿的規定,將會受到光明神的譴責。

    「爹!爹!你醒醒啊,爹爹!」忽然,前方的一條小巷裡,傳出孩子聲嘶力竭的啜泣聲。

    凌若夕心懷好奇的走上前去,畢竟,這一天的觀察,她還真的未曾在這座城市裡看見一丁點負面的東西存在。

    沒有乞丐,沒有沿路叫賣的攤販,乾淨得像是一個只存在於人美好幻想中的樣子,以至於,突然聽到這悲戚的聲音,她的好奇心才會被勾起。

    那是一條空蕩蕩的窄小巷子,裡面除了兩面高牆,什麼也沒有,一個穿著白色馬甲背心,身材瘦小的男孩,正跪在地上,緊緊的抱著一個面黃肌瘦的男人,痛哭流涕。

    或許是見到他們三人,男孩眼裡迸射出了極其強烈的希望,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根救命稻草。

    「貴人,求求你們幫幫我爹爹!他好難受,好痛苦!」

    凌若夕凝眸看向他懷中的男人,只一眼,心裡已是瞭然。

    男人的形象極其狼狽,嘴裡吐出的白沫,將他身上的衣物浸濕,四肢正在不停抽搐,面頰抖動,滿臉虛汗。

    這種情況,她太熟悉了,分明是毒癮發作的樣子。

    「他這副樣子有幾日了?」凌若夕沉聲問道。

    若不是知道她的真實身份,雲井辰甚至懷疑,自己身旁站著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雙眼饒有興味的眯起,她總能給他帶來意外。

    「已經三天了!我找過好多大夫,求過好多人,但他們都束手無策,貴人大人,您是不是知道該怎麼幫助爹爹,求求你告訴我好不好?」男孩哭著求道,緊抱住男人腦袋的雙手,甚至因為不安出現了顫抖。

    「你應該去求一些聖水。」凌若夕提醒道。

    但男孩卻像是聽到了什麼恐怖的事一般,臉色刷地一下白了,「不不不,不行!不可以讓他們見到爹爹。」

    他誠惶誠恐的搖晃著腦袋。

    這還是凌若夕第一次在這片大陸上,見到有人在提及神殿的事情時,出現這種恐懼的神情。

    一個念頭在她的腦海中滑過,她抿唇一笑:「好吧,既然讓我撞見了這種事,我也不好袖手旁觀,你的家在哪兒?先將你爹爹帶回去,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好!我帶你們去。」男孩甚至不曾懷疑過凌若夕是否是別有用心,人在最絕望的時候,哪怕有任何的希望,也會死死的抓住。

    他用地上掉落的白色布料,替自己的父親遮蓋住腦袋,然後吃力的將人架起,一步一步艱難的朝巷子外走去。

    「暗水。」凌若夕淡淡的喚了一聲,後者立馬識趣的上前,將男人扛在自己的肩上。

    「謝謝貴人。」男孩感動得眼眶裡滿是淚珠,他求過許多人,但受到的永遠是輕蔑的白眼,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卻真的遇到了願意伸出援手的恩人,這讓他怎能不感到溫暖?

    雖然他什麼也沒有,但是,只要貴人們可以救好他的爹爹,他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

    凌若夕將他決然、堅定的神情看在眼裡,鬍鬚下的薄唇,緩緩朝上勾起一抹笑,笑容高深莫測。

    「你在打什麼壞主意,恩?」雲井辰湊在她的耳畔,吐氣若蘭,喑啞的聲音,宛如惡魔的誘惑,極盡曖昧。

    好在男孩一門心思通通撲在了他的父親身上,未曾見到身後兩個男人,耳鬢廝磨的模樣,否則,他的三觀必定會受到強烈的撞擊。

    「注意影響。」凌若夕啪地一下抬手就將他的腦袋給推開,橫眉怒目的低斥道。

    挨了罵,雲井辰也不惱火,他笑得桃花滿面,手臂更是大膽的攬住她的肩膀,「怕什麼,你現在可是本尊名正言順的娘子。」

    「……」他這是選擇性的遺忘掉自己偽裝的身份嗎?凌若夕眉心一跳,懶得同這個抽風的混蛋鬥嘴。

    一行人離開小巷,在城市裡打轉了許久,才在一個極其僻靜,極其角落的地方,停住。

    男孩指了指前方完全被孤立在城市角落的建築群,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我的家就在這裡。」

    凌若夕似乎並不覺得意外,甚至有種瞭然。

    「啊?這裡和外面完全不一樣啊。」暗水一驚一乍的叫嚷道。

    如果說,塔斯克城的主城區,是繁華、乾淨、純潔的聖地,那麼這裡,就是站在它的背面,陽光無法觸及到的黑暗區域,骯髒、雜亂、破敗,凝聚了所有的污穢。

    他的叫嚷讓男孩自卑的垂下了頭,他不安的搓著已經被洗到泛白的衣衫,「對不起,我家的情況真的不好,真的對不起。」

    「這種事沒有必要道歉。」凌若夕涼涼的瞪了暗水一眼,然後抬手,拍了拍男孩的腦袋,「帶路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