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1章 轟動第二位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1章 轟動第二位面字體大小: A+
     

    待到濃煙散去,整片戰場安靜得鴉雀無聲,百姓們紛紛屏住呼吸,他們覺得自己正在做夢,一場噩夢。

    一道白色的人影從濃煙中飛出,凌若夕傲然立在半空,冷眼看著已成為一片廢墟的神廟,嘴角勾起一絲冷然的笑:「我贏了。」

    「呵,」雲井辰落後她半步,與她並肩站定在這無垠的夜空下,腳下是血流成河的血腥戰場,可他們卻一席白衣,不染半寸塵土,像是流離在這塵世外的謫仙,純凈、飄渺。

    「若不是本尊轟陷地面,你會這麼容易得手?」雲井辰似笑非笑的問道,視下方那一雙雙目瞪口呆的眼睛如無物。

    他的心思完全落在了同她的賭約上。

    「至少是我先抵達的。」凌若夕寸步不讓。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上,一個邪魅如妖,一個森寒如冰。

    暗水又趁機轟翻了一片人,然後,甩了甩滿是鮮血的雙手,特無語的抬起頭,為毛他就得苦逼苦逼的在這裡打小怪,他們倆卻有閒情逸緻在上頭爭持誰輸誰贏這種小事?

    「神廟……塌了?」怔然的百姓許久才回過神來,他們錯愕的對視一眼,在同伴的眼底看見了與自己如出一轍的難以置信。

    神廟,象徵神殿的莊嚴存在,如今,居然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毀掉了?且還是由三個人輕而易舉攻陷的?

    「光明神啊,」領頭的男人不顧一身的血腥,五指一松,手中武器哐當一聲掉落在腳邊,他哭得老淚縱橫,整個人幾乎匍匐在地面上,眼淚晶瑩的砸下,「信徒有罪!信徒無顏再活下去,只求來世,再侍奉光明神左右。」

    那參雜著無盡懊悔與自責的話語,傳入凌若夕的耳膜,她眉心一跳,定眼看去,只見那男人竟撿起長刀,一刀割斷自己的咽喉。

    「嘩啦。」鮮血噴濺在地上,他的身體不自禁抽動幾下后,便咚地倒了下去。

    「這是,自殺?」她難得露出了一分驚滯,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景象。

    但讓她不可置信的再一次發生,殘餘的百姓,竟一個個效仿著他們心目中的英雄,用手中參差不齊的武器,斷了自己的生命。

    很快,整條街道好似流入了血河一般,濃郁的血腥味,飄蕩在空氣里,久久不散,一具具屍體,歪歪斜斜的倒落在地上,可奇怪的是,他們臨死前的表情,卻出奇的一致,內疚與慚愧中又帶著幾分驕傲與自豪。

    對凌若夕這種把生命看得比任何事都要重要的人而言,這種行為,讓她完全無法理解。

    「一幫瘋子。」暗水朝地上啐了一口,悻悻的平息掉體內翻騰的玄力,還以為這次會殺得盡興,沒想到,他們居然自殺了。

    「他們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凌若夕睨著雲井辰,希望他能為自己解惑,這種大批人抱著同樣的心情自盡的場景,她真的沒有見到過,即便是現代社會,再忠誠的部隊,哪怕明知必死,也會在臨死前,拖一兩個敵人墊背,可他們呢?

    「正常人永遠琢磨不透變態的想法。」雲井辰慢悠悠說道,這話聽著極其耳熟。

    「這不是我說給暗水聽的嗎?」喂!小心她告他一個侵犯版權的罪名好么?

    「姑娘,現在該怎麼辦?」暗水躍上半空,向凌若夕詢問道,這些屍體他們要怎麼解決?讓他們就擺在這裡嗎?

    「呵,怎麼辦?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躲躲藏藏也沒什麼意思了,」凌若夕深幽的黑眸里滑過一道冰冷的暗光,她旋身降落,指尖迸射出一道強勁的氣流,在白色的石板路上,以氣為筆,提筆疾書。

    事成后,她便吩咐啟程離開,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滿地的屍骸,在天亮時分被人發現,守護這座城市的士兵,驚慌的趕到案發現場,除了這遍地宛如人間地獄般的慘狀,唯一可以稱為線索的,便是在屍體前方,入石三分的字跡。

    【神殿眾人,洗乾淨脖子給我等著!】

    「落款是……凌若夕?」士兵一臉茫然,「這人是誰?」

    對於第二位面的人來說,這個名字太過陌生,但今日後,她以一種飛一般的速度,席捲整片大陸,引起無數轟動。

    「哎,你們聽說了嗎?亞蒂亞城的信徒們被一個叫凌若夕的人給殺了!」距離亞蒂亞城隔著極遠距離的莫斯卡城中,一間客棧內,不少人正坐在桌上,一邊等待飯菜送上,一邊低聲交談。

    他們全是一席白衫,且個個舉止優雅,就連說話,也極其小聲。

    「哼,不知道這名不見經傳的凌若夕,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敢公然挑釁神殿!她一定會遭到光明神的譴責!為她犯下的罪行,承擔後果。」

    「聽說這次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就連神殿也驚動了,因為這凌若夕不僅殘害了無辜的信徒,甚至,她還毀掉了一座神廟。」後面半句話的音量,低得幾乎要豎起耳朵,才能夠聽見。

    眾人議論得興緻勃勃,言詞中,時不時表達一下對凌若夕的鄙夷與憤怒。

    「若是有我在,別說是一個凌若夕,就算有十個一百個,我也不怕!膽敢不敬光明神,她就是我們全部人的敵人。」

    沒人注意到,在客棧大堂的角落裡,穿著白袍的三人,正悠然吃著桌上的食物,他們正是凌若夕、雲井辰以及暗水。

    自從離開了亞蒂亞城后,他們便朝著塔斯克前去,據說那裡,是神殿的人時常出沒的地方,也被第二位面的人尊稱為聖地!

    每年從各地方小城內,都會有信徒成群結隊的趕去朝拜,那是這裡被譽為最盛大的盛會。

    「又是青菜。」暗水有氣無力的嘆息一聲,筷子刷地刺入碗中的白米飯上,神色頗為幽怨。

    「這裡的食物是根據神殿的喜好做的,因為信奉光明神,所有人吃能吃齋菜,以表示對神明的敬仰。」雲井辰略帶諷刺的笑道,對這樣的事,他表示極看不上眼。

    「哼,什麼光明神,就是一邪教。」暗水不滿的嘟嚷著,好在他還沒傻到大大咧咧的吼叫出來,否則,勢必會被這裡的賓客,圍毆得渣也不剩。

    「凌姑娘,要不咱們去外邊打些野味?改善改善伙食?」他真心受夠了這種每天清湯寡水,吃著素菜過日子的滋味,他渾身每一個細胞,每一寸血液,都在叫囂著,他需要肉!他要吃肉!

    從他的眸子里毫不掩飾的傳遞著這個訊息,看得凌若夕眉心直跳。

    「再議。」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將暗水的請求駁回,他們是來報仇的,可不是來遊山玩水,有得吃就不錯了。

    「我可真可憐,我好想念小一做的紅燒排骨,清蒸鰱魚,麻婆豆腐……」每念一樣,他肚子里的饞蟲就會作祟一番。

    凌若夕嘴角一抖,「你完全可以把它們畫出來。」

    「啊?」暗水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反倒是一旁的雲井辰,早已停下了筷子,饒有興味的捧著茶盞,悠然品茶。

    他對她想要說的話,瞬間秒懂。

    「什麼意思?」暗水完全不明白,想了半天還是不明白。

    「望梅止渴。」凌若夕慢悠悠扔出了三個字,卻讓暗水整個人如同被烤懨的茄子般,愈發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形象全無。

    「切,什麼地方來的信徒?竟這般粗俗,神使大人也真是的,連兇相僻壤的難民,也想感化,瞧瞧他們,只會辱沒了神殿的威名。」一聲冷嘲熱諷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凌若夕握著筷子的手微微一緊,沒有作聲。

    反倒是暗水,直接把自個兒給對號入座進去,刷地扭過頭,眉宇間一抹戾氣迅速閃過。

    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除了凌若夕,哦,現在或許還能加上一個雲井辰,就沒任何人能讓他收斂一點脾氣。

    他本就對這裡的飯菜十分不滿,聽聞這句話,那火氣是蹭蹭的節節攀升,幾乎達到了快要爆發的地步。

    雙手痒痒的,有種想要火拚的衝動。

    「淡定。」凌若夕放下筷子,優雅的接過雲井辰遞來的手絹,兩人之間的動作,熟絡得好似做過了千百次,「狗咬了你一口,難道你還想咬回去么?」

    她傳音入密,只是為了不想引起太大的騷動,畢竟亞蒂亞城的事還在刀口浪尖,這時候再惹出風波,只怕他們就得喬裝打扮才能接近神殿的大本營了。

    「老大,你看他們像不像……」忽然,站在男人身後的少年,驚疑不定的掃視了三人一眼,然後從衣袖中掏出一份畫像,遞到了那名開口羞辱人的男人身上。

    他面容黝黑,臉型方正,一道傷疤從他的眉骨中央,滑到下顎,看上去有些駭人。

    接過少年遞來的畫像,他越看雙眼瞪得越大,不住抬頭將畫像上的人與這三人進行對比,直到最後得出結論:「是他們!他們就是在亞蒂亞城殺害無辜信徒,肆意摧毀神廟的歹徒。」

    這番話猶如颱風過境,瞬間將大堂內的眾人給嚇傻了,他們愕然扭頭,如同雷達般的目光,不停的環視著這三人。

    「你們相信我,我這裡有剛從塔斯克拿到的畫像,過不了多久,這些畫像就會遍布各個城市。」男人抖了抖手中的宣紙,將描繪著三人面容的畫像攤開,**裸的擺放在眾人的面前。

    凌若夕凝眉轉頭,淡漠的目光似一泓死水,不起任何的波瀾,在她那雙眼睛的注視下,不停叫囂的男人,宛如被掐住喉嚨的青蛙,面頰迅速鐵青。

    「這是咱們?哪個是我?」暗水旋身一轉,速度快得眾人只來得及看見一道人影,下一秒,他的腦袋就蹭到了畫像前,目不轉睛的看了起來。

    明明他們是被神殿通緝的要犯,是整片大陸的敵人,可是為什麼,從他們的身上卻完全看不到半分緊張,半分恐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