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7章 不敬神使的下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7章 不敬神使的下場字體大小: A+
     

    頂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鄙夷目光,暗水毫無壓力的吃到肚子撐撐的,他一臉滿足的靠在椅子上,手掌輕輕撫摸著小肚腩。

    「好丟臉。」凌若夕默默的抬起手掌,遮蓋住自己的面頰,她真的好想說自己不認識眼前這個丟人現眼的傢伙。

    用過一頓飯後,趁著天色還早,凌若夕準備好好觀賞觀賞這座城市,而雲井辰則作為導遊陪同在身旁。

    三人漫步在乳白色的街道上,身側偶有友善的百姓經過,朝他們投來極其溫和、熱情的眼神。

    「我覺得這裡的人,似乎也不是那麼可怕啊。」暗水嘀咕道,

    雲井辰嘲弄一笑:「你若是在這裡說一句神殿不是,你就能看到一場很驚艷的京劇,想試試看嗎?」

    他眸子里閃爍著的惡趣味光芒,讓暗水打了個寒顫,總覺得,他正在挖坑讓自己跳。

    「不不不,還是算了吧。」他慌忙搖頭,各種后怕。

    「呵,那還真是可惜。」雲井辰略感惋惜的搖搖頭,若不是現在局勢不允許,他還真想,替他吼上一嗓子。

    這個念頭滑過腦海,被他深深的記了下來,或許在離開前,他可以這麼做一次。

    暗水背脊一寒,突然間有種不詳的預感,這種自己快要倒大霉的感覺,是為哪般?

    「讓開讓開!」忽然,前方傳來一陣騷亂,穿著銀色盔甲,身材魁梧的士兵們,正撥開人群,凶神惡煞的吼著什麼。

    凌若夕跟著人群退到路邊,蹙眉望去。

    只見這幫士兵的後方,正用木架子押解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姑娘,詭異的是,她身上的衣衫,並非是隨處可見的純白,而是一種淡淡的粉。

    錦緞包裹住的單薄身軀,早已是傷痕纍纍,血跡斑斑,那是被鞭撻出來的駭人傷口,血淋淋,但凌若夕卻敏銳的察覺到,四周的百姓沒有任何一個向她表示同情,他們的臉上,浮現的是近乎嫌惡的痛恨與鄙夷。

    「哼,活該!仗著有幾分姿色,居然敢藐視神使!同神使搶男人,活該遭到報應。」

    「就是說啊,使者真是太善良了,這種人就該千刀萬剮,或者送去浸豬籠。」

    「我呸!張家這下子是丟臉丟大發了,這得前輩子遭了多少罪,這輩子才有這麼一個敗壞門風的女兒?」

    ……

    凌若夕從這些隻言片語中,隱約拼湊出了整件事的經過,不過是一個商賈的女兒,與鄰家的哥哥互生情愫,卻因為神使的插足,在憤怒下,說了一些侮辱神殿的話,以至於,落到了如今這個地步。

    無數的唾沫從圍觀的百姓嘴裡吐出,白菜被當作武器,無情的投擲在那名少女的頭上,她們肆意的宣洩著心裡的憤怒,辱罵著她的尊嚴,群情激憤。

    「真可怕。」暗水縮了縮脖子,對身側大吼大叫的百姓有些恐懼,他很難想象,方才還一副和顏悅色的百姓,怎麼會在眨眼間的功夫,就變成這個樣子。

    「走了。」凌若夕對這種鬧劇沒有半分的興趣,在她看來,不過是一幫被洗腦的愚民,正在針對一個玷污了他們心頭信仰的女人,發泄憤怒而已。

    暗水急忙跟上,三人緩緩消失在這密集的人流之中。

    回到客棧,三人詭異的發現,方才離開時,還滿座的地方,此刻卻連掌柜也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剩下大堂里,擺放的桌子上,余留下的還未吃完的菜肴。

    「……這是什麼情況?」暗水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一下子,就人去樓空了?

    「看熱鬧是人的本性。」凌若夕漠然解釋道。

    暗水頓時啞然,「那咱們……」

    他也很想去看看熱鬧有木有?剛進城就碰到這種事,不去看看,是不是有點太對不起自己了?

    「以你的個性,最好別一個人出門。」凌若夕提醒道,暗水的個性,惟恐天下不亂,放他一個人出去晃悠,保不定鬧出什麼喜劇事兒來。

    暗水被她話里的嫌棄傷到了玻璃心,手掌用力捂住胸口:「姑娘,你怎麼能這麼低看我?」

    「我以為我對你已經很高看了。」凌若夕吐槽道,「你再廢話半句,我就替你吼上一嗓子,說你藐視神殿,讓你也嘗嘗萬眾矚目的滋味,怎樣?」

    她愈發覺得雲井辰方才的提議,很不錯。

    暗水急忙搖頭,那架勢,似是恨不得把腦袋從脖子上給搖晃下來似的,「不不不,姑娘,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您就大人有大量,饒了我這次吧。」

    服軟倒是服得挺順溜,只可惜凌若夕不吃他這一套,「真的知道錯了?不再叫囂著,要出去看熱鬧?其實我這人很講人權,你要是喜歡,可以去,我絕不攔你,門就在那兒。」

    纖纖玉指,點了點玉石大門的方向。

    暗水腦袋搖晃的弧度愈發擴大,媽蛋!看熱鬧哪裡有保住小命更為重要?他還沒有成親,還沒有生孩子,還不想這麼快英年早逝。

    「姑娘,哎呦,我的好姑娘。」

    「你的?」雲井辰危險的挑起眉梢,他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字眼。

    暗水渾身一抖,立即哭喪著一張臉,真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他這是說也錯,不說也錯啊。

    興許是覺得鬧夠了,凌若夕也沒再為難他,抬腳準備上樓休息。

    雲井辰自覺的跟在她的身後,臨走時,還不忘冷冷的瞪暗水一眼,在心裡默默的想著,十大酷刑該給他上哪一種。

    暗水忽然間有種背脊發涼,心律不整的錯覺,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奇怪的擰起了眉頭,難道是他想太多了么?

    剛抵達房門外,凌若夕驀地停下了腳步,她凝眉轉身:「你這是打算做什麼?」

    「進屋。」雲井辰儼然一副理直氣壯的口氣。

    「這是我的房間好么?」他的房間不是在隔壁么?

    他眸光一暗,露出了幾分委屈:「為夫難道不該同娘子同房么?」

    卧槽!同房?

    凌若夕腦海里立即閃過各種少兒不宜的畫面,呼吸明顯變得急促,冰涼的面頰,更是飄然上了兩團異樣的紅潮。

    「難道你想到別處去了?」耳畔,忽然有熱流襲來,噴濺在她敏感的耳垂上。

    「恩?」他惡趣味的輕輕呵出一口氣,凌若夕渾身一顫,平靜的心潮,立即有漣漪盪開。

    她急忙將腦袋側過去,避開他的觸碰,丫的,這男人果然沒節操。

    「雲井辰,你別得寸進尺。」

    他怎麼聽著這話如此耳熟?貌似她說過了許多次?

    雲井辰一臉正經的直起身體,「本尊有做什麼說什麼嗎?你確定不是你在心裡想太多?」

    「……」無恥!凌若夕被他氣到不行,惱怒的丟了一個眼刀后,當著他的面,果斷的推開房門,然後重重合上。

    砰的一聲巨響,好在雲井辰沒有衝動的跟上去,否則,鼻子勢必會遭殃。

    「這麼大的火氣,是該好好降降火了。」他眸光幽暗,嘴角劃開一抹玩味兒的弧線。

    他相信,以她的修為,這番話是絕對聽得到的。

    腦子裡浮現了她各種惱羞成怒的樣子,嘴角的興味愈發加深了幾分。

    入夜,客棧中仍舊空無一人,就連窗外的街道,也是人跡罕至,倒是東方,有嘈雜的人聲交錯著傳來,火光衝天,無垠的夜空被映照得紅彤彤的,好似要滴血一般。

    凌若夕孤身站立在窗戶旁,眺望著遠方,雙眼危險的眯起,眼底神色不明。

    「夜深人靜,與其在這裡看風景,不如同本尊做點別的有意義的事,如何?」雲井辰調笑的聲音,在這安靜的房間里響起,凌若夕背脊一僵,即使沒有轉頭,她也能夠想象出,他此刻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在看什麼?」他自顧自的走到她的身旁,雙手從后伸出,抵住她身前的窗檯,遠遠看去,就像是從後面將她整個人緊抱住一般。

    突然傳來的男性氣息,鋪天蓋地的將她籠罩,如同一張密,逃不得,掙不開。

    「別這麼緊張,本尊不吃人。」雲井辰對她羞澀的反應很是愉悅,雖然凌若夕絕對不會承認,羞澀這種事。

    「緊張?你哪隻眼睛見到我緊張了?眼睛有病就去治。」腳下一股龐大的玄力威壓,瞬間暴漲,雲井辰不願火上澆油,順勢朝後退開。

    「哼。」見他如此識趣,凌若夕的臉色倒是好了不少,不如方才那般冷峻。

    「你說那邊在做什麼?」她指了指東邊,蹙眉問道。

    「要去看看么?應該有事發生才對。」在雲井辰看來,這可是一個他們倆人單獨約會的大好時機,就算換到了另一個大陸,該把握的機會必須要把握住,浪費機會是可恥的。

    凌若夕總覺得他這麼好說話,背後一定另有目的,銳利的眼神直勾勾打量了他許久,見他神色毫無異常,這才勉強點頭應了下來。

    「也好。」兩人飛身躍出窗戶,氣息瞬間從客棧中消失。

    暗水在隔壁房驀地睜開了眼睛,神色幽怨的望著夜幕下消失的那兩道人影,「媽蛋!居然又把我一個人獨自扔下?」

    要出去玩,怎麼可以不帶他呢?他猶豫了幾秒后,跺跺腳,立即縱身追上。

    雲井辰剛抵達東邊不足五百米處,就察覺到了身後那抹不該出現的氣息,俊朗的眉頭頓時一皺,衣訣在空中翻飛,他利落的轉身,涼涼的盯著不打招呼就跟蹤上來的某個不長眼的男人。

    「凌姑娘。」暗水下意識忽略掉他那極度不滿的目光,朝凌若夕殷勤的笑笑。

    凌若夕輕輕頷首,然後,注意力便放在了不遠處密集的人群上,高舉著火把的百姓,圍繞在一個木架子旁,木架下方堆滿了柴火,那名白日曾見過的少女,此刻正被繩索捆綁在上頭,她閉著眼,臉頰略顯猙獰。

    「燒死她!燒死她!」

    「沒錯,這是神的旨意!燒死她!」

    哄鬧的人群,嘈雜的聲響,他們的眼睛里閃爍著近乎痛恨的排斥,近乎瘋狂的憤怒。

    這樣的畫面,對凌若夕而言,並不能讓她產生絲毫的動容,在她看來,這些人不過是群擁有宗教信仰的瘋子,用著暴力的手段,擁護著他們的信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