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6章 抵達第二位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6章 抵達第二位面字體大小: A+
     

    走了不知許久,在這裡好似連時間的流逝也完全感覺不到,空寂、荒涼,凌若夕不悅的擰起眉頭,這種違合感讓她有些不太適應,餘光輕輕睨了身側的男人一眼,卻正好撞入他轉過來的眸子中,心尖微微一顫。

    只因為她看懂了這個男人眼裡的關切與詢問。

    「……」暗水縮著腦袋亦步亦趨的跟在兩人身後,如同一個小跟班,他絕對沒有看到凌姑娘和雲井辰眉來眼去,更沒有看到他們暗送秋波。

    明明是讓人心慌的場景,為毛他們倆卻能硬生生把氣氛搞得曖昧橫生?這根本不科學!

    「你嘴角抽筋了?」凌若夕怎麼可能看漏他那副古怪奇葩的臉色?沒好氣的冷哼道。

    惱羞成怒,她絕對是惱羞成怒!暗水默默的在心裡為凌若夕的冷臉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臉上卻儼然是一副恭敬的樣子。

    「到了。」腳下的步伐微微一頓,雲井辰輕輕指了指前方那圓形的洞口,泛著銀色光芒的洞口,光暈四濺,讓人看不清外邊的一切。

    凌若夕深吸口氣,神色瞬間冷漠下來,她抬腳走出洞口,又是一陣氣壓的擠壓,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讓她在落地時,險些沒站穩,但好在最後穩住了,才避免了狼狽摔倒的下場。

    四周是一片空曠、無邊無際的沙漠,頭頂上烈陽高照,吹起黃沙漫天,細碎的沙石從她的腳邊流淌過,氣候燥熱。

    她突然間很想知道,雲井辰究竟是怎麼穿越過這片沙漠,然後通過通道,回到龍華大陸的。

    許是她的疑惑太過明顯,雲井辰嘴角一抽,屈指在她的額頭上重重一彈:「停止你心裡那些沒有來由的想法,這片沙漠對於普通人而言,或許是難以跨越的險境,但對於本尊,不值一提。」

    這番話說得傲氣十足,只可惜,他越是這樣,凌若夕愈發覺得,其中有古怪。

    「你聽說過虛張聲勢這個詞嗎?」她挑眉問道,嘴角彎起的弧線,極其奸詐,活脫脫一隻滿肚子壞水的狐狸。

    雲井辰頓時啞然,論口才,她可不輸給自己啊。

    「這裡可真熱。」暗水不停的用手掌在臉側扇著風,想要抵擋空氣里源源不斷的熾熱,這才站了沒一會兒,他的額上已有一層晶瑩的熱汗滲透出來。

    「那是什麼?」凌若夕虛眯著雙眼,直直看向前方,朦朧昏黃的沙地中,若隱若現的黑色影子。

    「應該是神殿的雕像。」雲井辰解釋道,「這種東西在這片大陸上十分常見,所有路過它的人,都會駐足膜拜。」

    「……」這種像極了朝拜的行為,是在鬧哪樣?凌若夕對此嗤之以鼻,「不過是愚弄人心的手段而已。」

    「但對普通人來說,卻是足夠了。」他默默的接上了一句,「在這裡,所有的平民,對神殿都有著一種近乎狂熱的崇拜與憧憬,他們以能夠進入神殿為傲,每年神殿的選拔,都會有成千上萬的高手參加,哪怕只是一個掃地者的崗位,這些人也擠破腦袋想要得到。」

    越聽他說,凌若夕越是不屑。

    「他們拜的是什麼神?光明神?那是不是還有黑暗神殿?」

    「許多年前似乎有,但後來一場大戰後,光明神殿大獲全勝,從此,成為了這片大陸唯一的信仰。」這些都是雲井辰在神殿中,打探到的消息。

    「哼,走了。」凌若夕揮動衣袖,身影化作一道白光,迅速掠過蒼穹。

    長達千萬米的沙漠,三人卻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安然無恙的穿梭過來,沙漠的盡頭,是一座用岩石堆積而成的城市,沒有旌旗,沒有國旗,只有城門口,一左一右放置的四尊神獸雕塑,巍峨屹立著。

    「好奇怪的城牆。」暗水驚訝的感慨道,這些城牆通通被粉刷成蒼涼的白色,上面有複雜的紋路縱橫交錯,為這座城市增添了幾分神秘的歷史感。

    「這裡是亞蒂亞城,是位於這片大陸最邊緣的小城市,裡面的人大多樸素,但他們也是信仰最為狂熱的一群人,你們要注意,千萬不要露出任何一絲對神殿的不喜,否則,定會……」雲井辰警告的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凌若夕打斷。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對神殿卑躬屈膝?」她譏笑一聲,「抱歉,這種事,哪怕只是逢場作戲,我也做不到。」

    她的驕傲,她的尊嚴,都容不得她這般去做。

    他就知道會是這樣。

    雲井辰無奈的揉了揉眉心,「算了,只要小心行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雖然他覺得,小心行事這四個字,用在凌若夕的身上不太可能。

    三人緩緩走入城門,剛進城,兩把明晃晃的白刃,就阻絕了他們的去路。

    「來者何人?」穿著銀色盔甲的士兵,戒備的問道,泛著殺意的眼眸,將三人打量了一番,當看見他們身上白色的穿著時,眼底的不善倒是減弱了幾分。

    這並不太明顯的轉變,被凌若夕看在眼裡,僅僅是相似的衣物,就能讓他們的情緒改變得如此迅速么?或許,她應該重新審視一番,這些人對神殿的崇拜與敬仰,究竟到達了怎樣狂熱的地步。

    「過路的旅客。」雲井辰不卑不亢的說道,然後雙手合十在胸前,有模有樣的裝出了一副神棍的姿態,看得凌若夕嘴角直抖。

    他這是在幹嘛?拜佛?祈願?

    「進去吧。」誰料,在見到雲井辰的動作后,士兵居然直接揮手放行,看得暗水一愣一愣的。

    那啥,這是什麼?某種暗號嗎?

    三人不緊不慢的走入城中,入目,一片白茫茫的景象,不論是地上的石路,還是兩側高低不一的樓房,亦或者是,行走在街道上的人群,全都是白色的。

    「……」她怎麼有種這個城市正在舉行巨大喪禮的感覺?凌若夕只看了一眼,就覺得眼眶澀澀的,被那刺目的白,刺激得不輕。

    「啊,真壯觀。」暗水咂吧一下嘴唇,頗有種自己來到了異次元的感受,明顯很格格不入有木有?

    「等你見到神殿朝拜的人,再說這話也不遲。」雲井辰頗有這還不算什麼的暗指。

    暗水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還有比這更誇張的?」

    他一驚一乍的樣子,引來不少百姓疑惑的注視,為了避免太高調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凌若夕拽著他的衣領,將人拖著準備去尋找地方作為臨時的落腳點。

    這個城市繁華且充斥著一種莫名的神聖,這種感覺隨著凌若夕在街頭巷尾漫步的時候感受得愈發清晰。

    「那裡那裡。」暗水指了指前方白色的金字塔建築,略顯興奮的叫嚷道。

    「能稍微矜持一點嗎?」涼颼颼的眼刀刷地刮在他的身上,嚇得暗水當即縮了縮腦袋,委屈的癟癟嘴。

    見他稍微收斂了一點,凌若夕這才抬腳,朝那座建築物走去,金字塔下方,是一扇白玉雕琢而成的石門,門板的紋路複雜且繁瑣,凌若夕敏銳的發現,這些紋路與城牆上的,如出一轍。

    看來,應該是神殿的某種符號。

    三人進入客棧,卻驚訝的發現,這裡的環境雖然與龍華大陸的客棧相差無幾,但氣氛,卻迥然不同。

    見過在外吃飯,卻半點聲響也沒有傳出么?見過每一個賓客,不論男女老少,通通是一副優雅用餐的姿態嗎?

    凌若夕腦門上滑落下一滴豆大的冷汗,她怎麼有種穿越到英國皇室的感覺?要不要這麼詭異?

    或許是他們三人的樣貌太過陌生,以至於,剛進入客棧,立即引來了四面八方無數雙眼睛的注視,那種感覺,就像是走進人群里的猴子,正在受人圍觀。

    暗水冷著一張臉,渾身寒氣四散。

    「老闆,用餐。」雲井辰對這詭異的氣氛視而不見,抬腳朝櫃檯走去,白色的櫃檯,亮晶晶的,倒影著他峻拔的身影。

    「自己找位置坐,來這裡,難道不清楚規矩嗎?」要不是看在他們同為神殿的信徒的份兒上,他絕對會連門,也不讓他們進。

    雲井辰眼底閃過一絲薄怒,卻也知道,在目前,不適合鬧出太大的動靜,手指微微一動,他含笑轉身,腳步剛走了兩步,突然,身後傳來一聲慘叫。

    「啊!」掌柜不知道為什麼,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疼得眼冒淚花。

    安靜的氛圍,也在此刻變得有些古怪,他顯然成為了所有人注視的焦點。

    將雲井辰的小動作盡收眼底的某女人,戲謔的看了他一眼,爾後,三人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優雅的坐下,月牙白的衣擺,垂落在地,姿態極致高貴。

    很快的,菜肴就送了上來,清水煮白菜,番茄雞蛋羹,豆腐青菜湯……整個一全素宴!

    暗水這個無肉不歡的傢伙看得是臉蛋直抽,媽蛋!這種清湯寡水的東西,能吃么,能吃么?

    「咳。」凌若夕輕咳了一聲,在桌下重重踹了某人一腳,示意他入鄉隨俗,別擺出這副和飯菜有深仇大恨的樣子,不知道很引人注目么?

    暗水目光幽怨,拿著筷子竟不知道從哪盤菜上動筷,各種沒有胃口了,有木有?

    他原本以為,再怎麼樣,這兩人也會同他站在同一個陣營,只可惜,他低估了兩人的承受能力,他們自顧自的動了筷子,且吃得津津有味!彷彿面前放著的,不是不喜的全素宴,而是一桌滿漢全席。

    很快的,桌上盤子里的食物就見了底,暗水一咬牙,捧著飯碗,開始一頓狼吞虎咽,丫的,吃總比不吃好!

    「……」這是被他豪吞的樣子,給嚇住的凌若夕,她莫名的有種,自己好像看到了非洲難民的即視感,她平日里有虧待過他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