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4章 同伴,就應該不離不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4章 同伴,就應該不離不棄字體大小: A+
     

    聞言,暗水面色一暗,「是這樣嗎?」

    為什麼他總有種違合感,就像是凌姑娘沒有說出實話一樣?

    「凌姑娘,其實你的修為大為漲進,和老頭當初拿你做葯人的事,根本沒有多大的關係,對不對?」他腦子裡靈光一閃,出聲問道。

    這個男人,總在該聰明的時候犯傻,在該糊塗的時候,聰明。

    凌若夕略顯為難的擰起了眉頭,下一秒,她厲聲道:「我說過了,是因為老頭,我的體質才會發生改變,除了這個原因,沒有別的理由。」

    「小一,你說呢?你跟在老頭身邊最久,實情和凌姑娘說的是一樣的嗎?」暗水直接將炮口對準了向來心思單純的小一,希望能從他嘴裡聽到真話。

    小一沒想到自己默默的站在一旁,也能中彈躺槍,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發生了什麼事?」

    他完全沒聽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什麼改善體質,什麼老頭?這同師傅有什麼關係?

    「我問你,老頭當初給凌姑娘做毒藥的訓練,有把她的體質改善嗎?」暗水往前跨出一步,一股浩瀚的壓迫感,如同大山般,沉沉的壓向小一,他眸光銳利,那不可直視的目光,讓小一有些害怕。

    唇瓣緊抿著,他不安的朝凌若夕看了一眼。

    凌若夕沖他搖搖頭,示意他別說實話。

    小一雖然單純,但他不是傻子,雖然不知道師姐為何要說謊,但秉著師姐做的、說的永遠是對的的這個真理,他急忙道:「有啊,師傅曾經說過,那些毒藥可以讓人的體質發生改變,雖然過程很痛苦,但是,效果卻非常好。」

    「你確定?」暗水可沒有看漏,他同凌若夕之間的眼神對視,用腳丫子想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原本還只有五分的把握,可是現在,他卻是十成把握,凌若夕是用了別的方法,才突破得如此迅猛。

    「凌姑娘,為什麼?既然有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方法,為什麼不肯告訴我?我們難道不是同伴嗎?」帶著些許痛心的質問,讓凌若夕眉頭緊蹙。

    暗水的聰明,超出了她的預期,畢竟,這男人平日里表現出的呆萌屬性,讓她選擇性的遺忘掉了,他還有敏銳、聰慧的一面。

    「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不想再提。」她不願多做解釋,拂袖起身,準備離開。

    「凌姑娘!」暗水重重喚道:「你是不是沒打算帶我前去報仇?」

    因為不會帶上他,所以不願讓他在短期內增長實力,除了這個理由,他想不到別的。

    凌若夕懶得同他解釋,雙腿緩緩邁開,縱身一躍,便從暗水的頭頂上飛過,但下一秒,眼前一抹黑影忽地一閃,迎面逼來一道銳利的掌風,她敏銳的側身避開,身影也從半空中落下。

    冷峻的面容愈發的冰寒了,「暗水,你這是要幹什麼?」

    他居然對自己出手?

    小一被這突然的變故給嚇傻了,為什麼他們會自己人打自己人?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了?他完全弄不明白,但看著正在對持的一男一女,心裡的焦急,溢於言表。

    雲井辰早在暗水打算動手的瞬間,掌心已凝聚了一團玄力,若不是凌若夕在落地時,朝他投去的一個警告的眼神,只怕他現在已經出手了。

    暗水滿臉怒容,清秀的面龐生生猙獰著,帶著三分不解,七分惱怒:「我猜對了是不是?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讓我跟去,說什麼,等到報仇后,再讓我回去拜祭兄弟們,都是假的,你想讓我和深淵地獄的人一樣,不要把命丟在哪兒,你只是想穩住我,對不對!」

    想通了一點后,其他的,自然是一通百通,暗水幾乎將凌若夕的心思猜到了九成九。

    她危險的眯著雙眼,「這就是你對我動手的理由?」

    「凌姑娘,你告訴我,是不是這樣的?」暗水怒聲咆哮道,夾雜著巨大喘息的憤怒嘶吼,好似野獸悲愴的哀鳴。

    小一眼眶一熱,迅速垂下頭去,不願讓任何人看見自己的脆弱。

    「暗水,她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就憑你的實力,即使去了,也只會成為累贅。」雲井辰很不滿意他對凌若夕不敬的態度,就算平日里,她和他是以同伴相處,甚至偶爾沒大沒小,但在正經事面前,他斷然不該是這副樣子。

    「這是我們的事,同你這個外人無關。」暗水猛地轉過頭,猩紅的雙眼惡狠狠瞪著他,這是明顯的遷怒。

    雲井辰身側的氣息驟然變冷,那夾雜著危險與森寒的壓迫感,席捲整個大堂。

    他是不是平日里表現得太溫柔了,以至於居然有人膽敢當面挑釁他?

    硝煙味重新在大堂中升起,甚至比方才還要濃烈。

    凌若夕深深的看了暗水許久,這才嘆息道:「你先冷靜,有什麼話慢慢說。」

    「那你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暗水極力控制著快要失控的情緒,勉強恢復了一絲清明,他在等,等待凌若夕的解釋,等待她來告訴他,為什麼不肯帶他前去。

    「絕殺他們已經死了,你是尖刀部隊唯一僅存的最後一人,若是連你也出事,你說,將來我還有什麼顏面,去見這些無辜慘死的兄弟?」凌若夕平靜的問道,語調並不重,卻道盡了她的心思。

    因為太在乎,所以不願讓他有半分的傷亡。

    「神殿的人實力究竟有多高,你我誰也不知道,但絕殺前輩他們的修為,卻比我們倆加在一起還要強大,連他們也不是對方的對手,你說,你跟著前去,不是送死又是什麼?」她咬牙問道,銳利的目光好似刀子,直直的刺中暗水的心窩。

    他頓時啞然,無從反駁,但他並沒有就這樣放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一字一字狠聲問道:「那姑娘你這次前去,可有能安全回來的把握?」

    她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涼薄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我會盡全力在報仇后,安全回來。」

    「哪怕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也代表著你此去將會有危險,既然是這樣,你有沒有想過,若你出事,我將來又有什麼臉,去面對老大,面對這麼多的兄弟們?他們到死,心裡念的,想的,仍舊是你的安危!你卻要我眼睜睜看著你去戰鬥,自己躲藏在山寨里?凌姑娘,你是不是太自私了?」最後的一句話,低不可聞,他的神情甚至染上了幾分嘲弄,幾分諷刺。

    雲井辰頓時大怒,手掌砰地拍在椅子的扶手上,憤然起身,一股雄渾的威壓以他為中心,直挺挺朝暗水壓倒過來:「你說得太過了,她是為了你好。」

    暗水怎會不知道這個道理?但理智知道,並不代表著情感上也能接受。

    「凌姑娘,你當真不能明白暗水的心情嗎?我想要報仇的心切,不會比你少多少!若是無法親手替兄弟們報仇,不能用這雙手斬下敵人的頭顱,那我這一身本事有什麼用?我的這條命,留著還有什麼意思?」人固有一死,但他卻不願背負著永生的愧疚苟活!

    或許是暗水的神情太過堅定,又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決絕,凌若夕只覺得心頭像是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酸酸的,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感同身受的悵然。

    「哪怕結果是死?」她咬牙問道。

    暗水宛如戰士般高高昂起腦袋,一字一字堅定不移的說道:「是!我和老大和兄弟們曾發過誓,離開山谷,一生追隨凌姑娘,生死不離!」

    有的感情,並不需要血緣親情做牽引,卻比那更甚一籌。

    凌若夕眸光微微一暗,「好,我答應你。」

    正是因為了解,她才會在暗水表明決心后,答應他,因為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為了在乎的人,不惜付出一切,是怎樣的覺悟。

    「那突破修為的事……」暗水心頭狂喜,卻仍然有一分顧慮。

    「那種葯服用后,雖然能提高修為,但卻有爆體生亡的隱患。」凌若夕解釋道。

    「難道是師傅曾經煉製出的絕命丸?」小一驚訝的問道,鬼醫曾在數年前,專研過如何提升修行者的修為,並且煉製出了這種葯,但後來,在屢次實驗后,他卻發現了其中的隱患,越是實力高強的人,越是容易在得到這些不屬於本身的力量后,無法控制,最終走上絕路,所以後來,他才會將這種葯的煉製方法只記錄在自己所撰寫的書冊中,再未煉製過一次,甚至對此絕口不提。

    若不是凌若夕翻看了鬼醫的書冊,也不會找到這種靈藥。

    她點點頭,「我不會阻止你為絕殺他們報仇的行為,但我也不會讓你用自己的命胡鬧。」

    「那凌姑娘你呢?」她不是也一樣吃了這種葯嗎?為什麼到了自己這兒,就不行了?這分明是差別對待。

    「本尊怎會讓自己的娘子出事?」雲井辰狂傲的說道,縱身一躍,落在了凌若夕的身側,一雙深邃的眸子,毫無溫度的睨著暗水,「她不願讓你有事,你當理解她的這份苦心才對。」

    「可是……」明知道有捷徑,就這麼放棄,暗水心有不甘。

    「不過呢,若是本尊願意出手幫忙,倒也不是不行。」雲井辰口鋒一轉,氣焰極其囂張,以他的實力,足以為暗水在吃下絕命丸后,穩定根基,幫助他吸收那些不屬於他本身的力量。

    暗水面露一分興奮:「當真?多謝雲公子。」

    他深深的朝著雲井辰鞠了一躬,以此來表達自己的感謝。

    「但是,」雲井辰十足的吊人胃口,「介於你方才險些讓本尊的娘子春光乍泄,本尊沒殺了你已是格外開恩,又怎會出手幫忙呢?」

    卧槽!敢情他這是在拿喬,故意在這兒等著自己呢?

    暗水頓時有種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他說了無數次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為毛就是沒人相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