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3章 是需要付出代價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3章 是需要付出代價滴字體大小: A+
     

    「哎,若夕!若夕!」雲井辰中氣十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那樣子哪有半點受傷的跡象?凌若夕越聽心裡越覺得惱火,腳下的步伐也突地轉快。

    待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長廊深處后,雲井辰才不自覺嘆了口氣,拍拍衣袖,玄力在體內一轉,蒼白的面容即刻變得紅潤起來,那速度,快得人讓一旁的暗水看愣了眼,那啥,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的事,本尊不想看見第二次,就算你心裡只把她當作主子,但也要記住,男女有別!」冰冷的警告,傳入暗水的耳膜,他這才恍然,搞了半天,他是為了自己擅闖澡堂的事,才動手的?要不要這麼誇張啊喂!他只是一時間沒有留意,真心不是故意的有木有?

    **上被他打出的傷口,開始隱隱作痛,暗水真心覺得自己好委屈,好可憐,媽蛋!日子都快要過不下去了。

    雲井辰對他不停變換的臉色毫無任何想法,優哉游哉的追逐著凌若夕的步伐走開了。

    暗水糾結了一陣后,才猛地想起,媽蛋!他還有事忘記沒給凌姑娘說。

    凌若夕剛在大堂落座,小一便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米粥,從門外走了進來,「師姐,你嘗嘗看,這是三鮮粥,味道很不錯的。」

    她這兩日的食慾不怎麼好,吃點清淡的,能夠養養胃。

    自從凌若夕誇讚過小一的勤勞與乖巧后,他似乎愈發的喜歡上了替她研發飯菜的興趣,喜歡見她吃下自己做的菜肴時,露出的讚美,那種感覺,會讓他的心,好似被填滿了一般,暖暖的,熱乎乎的。

    「恩,」凌若夕輕輕頷首,一邊用勺子攪拌著米粥,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你今天的精神勁兒比前兩天好了許多,沒再做噩夢了?」

    自從山寨出事後,他日日夜夜都被噩夢困擾,這件事,凌若夕雖然嘴上沒說,但卻是看在眼裡的。

    小一面頰微紅,有些難為情的低下了腦袋:「沒,沒有了,謝謝師姐的關心。」

    原來師姐都知道啊,他還以為,沒人發現呢。

    「我已經想通了,師傅的事,是一場誰也不想看到的災難,雖然心裡很難過,很愧疚,但是,我相信,師姐一定不會讓師傅他們白死的,一定會為他們報仇雪恨!」清澈的黑眸里,迸射出兩團晶瑩的火苗,那毫不掩飾的信賴,讓凌若夕愣了愣。

    隨即,她笑道:「當然。」

    就算他不說,她也會這麼做,有些仇,不能不報!

    「你們聊什麼聊得這麼開心?」某人喑啞性感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凌若夕含笑的面容,刷地一聲,冷了下去,她當作未曾見到雲井辰走來的身影,端起瓷碗,準備用膳。

    「雲公子。」小一禮貌的喚道,禮數十足。

    「乖。」雲井辰經過他身側時,伸出手,像拍小孩子那般,拍了拍他的腦袋,餘光卻始終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看樣子,這女人是真的被自己給氣到了。

    「這是什麼?」他輕描淡寫的開始尋找話題。

    凌若夕充耳不聞,只當他是空氣,倒是小一興緻勃勃的為他介紹著:「這是我給師姐準備的小米粥,裡面加了不少蔬菜,很有營養的,雲公子要不要也試一試?」

    「不了,比起親口吃,本尊更喜歡看別人吃。」曖昧、寵溺的話語脫口而出。

    凌若夕眉心一跳,涼颼颼的眼刀咻地刮在了他的身上,嘴裡卻道:「小一,再給我添一碗。」

    她全部喝光,也不會給他留下半滴。

    「好。」小一笑盈盈的端著空空的瓷碗,朝廚房的方向跑去,只要師姐喜歡就好。

    「呵,你的魅力是愈發大了,連這麼小的少年,也會對你上心。」雲井辰撩袍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身體歪斜、慵懶,只是嘴裡說出的話,卻帶著一股子的酸氣。

    凌若夕冷笑道:「真心實意的關心,總好過某些人的骯髒手段,怎麼,剛剛還吐血重傷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痊癒了?你是吃了什麼葯,這麼有效率,也給我介紹介紹,昂?」

    眉梢朝上翹起,些許諷刺的弧線。

    雲井辰頓時有種挖坑把自己給埋了的憋屈感,他神情幽怨,撅著嘴道:「本尊只是想讓你多關心關心本尊,少把心思放在別人的身上。」

    尼瑪!他能好好說話嗎?敢不敢別做出這種賣萌耍蠢的舉動?

    凌若夕頓時有些哭笑不得,眼裡的冷怒,驟然消散了不少。

    見她神色緩和,雲井辰急忙趁熱打鐵,繼續發揮著自己的優勢,反正他在她眼裡,已經無節操,無三觀,無下限,還在意形象這種東西做什麼?「哎,本尊也是一時氣糊塗了,試想,若是當時闖進澡堂的人,不是暗水,而是本尊,你可會輕而易舉的放過本尊?這就是差別對待啊。」

    追逐著趕來的暗水,一進門就聽到這句話,腳下瞬間打滑,嘴角不住抽搐,媽蛋,他這是招誰惹誰了?連這樣也能躺槍?他已經說過了,那是一場美妙的誤會,是一場毫無準備的意外,有木有!!

    凌若夕懶得同雲井辰鬥嘴,任何事實只要到了他的嘴裡,都會演變成另一種樣子,他顛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她早已經領教過了。

    「暗水,你最好給我一個你擅闖澡堂的合理解釋。」淺薄的眼皮冷冷的抬起,那不怒而威的姿態,讓暗水有些背脊發涼,他咕嚕嚕轉動著眼珠,看看氣場全開的凌若夕,再看看一旁,不懷好意的雲井辰,眼前一黑,頓時有種自己今天會死得不能再死的預感。

    乾澀的喉嚨輕輕吞咽了一下,在凌若夕愈發不善的目光下,他吶吶的解釋道:「其實,我只是想問問你,你接連突破,真的只是因為老頭為你改善過體質嗎?」

    他起初是覺得這個理由有幾分可信度,可後來越想越不對勁,若是有這樣的方法,以老頭喜歡四處炫耀的個性,怎麼可能隱瞞?他想了半天,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凌姑娘在忽悠他,所以才會特地跑來,尋求真相。

    「……」他不是向來智商拙計么?怎麼突然一下子,變聰明了?凌若夕的面色有些古怪,似在思考著什麼難題一般。

    暗水緊張的站在下方,雙手在身側黯然緊握。

    「這種小事,也值得你莽撞的衝去澡堂?」雲井辰漫不經心的問道,特意咬重了後邊幾個字,似在提醒凌若夕,這男人先前犯下的大錯是不能夠輕易饒恕的。

    暗水嘴角一抖,他怎麼有種這男人在針對自己的錯覺?

    「凌姑娘,我不是有意的,我當時真的很著急,我就想著,如果你有什麼法子,能夠迅速突破,希望你能告訴我,讓我也儘快的提升實力,好為老大和兄弟們報仇。」他一鼓作氣,將心裡的想法通通說了出來。

    「再多的理由,都是借口。」雲井辰默默的添上了一句話,暗水言辭鑿鑿的話,就算再有說服力,也掩蓋不了他擅闖澡堂,險些看光他的女人的事實!將他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雲井辰,你丫的別太過分!」暗水也不是什麼軟柿子,見他屢次針對自己,心裡頭蹭地竄起了一團火,凶神惡煞的怒瞪著他。

    雲井辰妖嬈的面容浮現了一絲譏諷的笑:「你偷窺本尊的娘子沐浴,害她險些走光,現在反而說本尊過分?呵,聽你這麼一說,本尊若是不做得再過分一些,豈不是對不起你了?」

    卧槽!他是這個意思嗎?

    暗水聽得一愣一愣的,險些沒被雲井辰給忽悠住。

    眼看著兩人在自己的面前打情罵俏,凌若夕有種極其無力的疲憊感覺,身體軟軟的斜靠在椅子上,任由他們發揮,任由他們針鋒相對,吵吵鬧鬧的聲音,為這寂寥落寞的山寨,增添了幾分暖意和人氣。

    小一捧著米粥再度折返回來時,看見的就是倆男人針尖對麥芒的場景,看見的是凌若夕作壁上觀,在一旁津津有味看戲的樣子。

    見他出現,凌若夕朝他招招手,示意他把食物端過來,至於那兩人,抱歉,完全不在她的關心範圍以內。

    米粥飄蕩出的淡淡香氣瀰漫在這寬敞的大堂里,暗水爭執得面紅耳赤,且還說不過雲井辰,一時間有些嘴唇發乾,他剛想喝水,餘光卻瞥見坐在上首的凌若夕,悠然用膳的姿態,嘴角驀地一抖。

    這種被人當猴子看戲的感覺,是在鬧哪樣?

    他瞬間偃旗息鼓,不願再為凌若夕提供看資,雲井辰也優哉游哉的恢復了那副妖嬈、高貴的姿態。

    硝煙味頓時煙消雲散,還未看得夠本的凌若夕,頓時挑起眉毛,笑道:「怎麼不繼續了?繼續啊,不是還沒爭出高下來么?」

    再繼續下去,會被你給氣死!暗水在心頭默默的編排道,但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尷尬,一絲羞惱。

    「凌姑娘,你這也太不人道了,我被你的男人欺負,你居然不肯幫忙。」他幽幽抱怨道,對凌若夕的作態略感不滿。

    「幫忙?」凌若夕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一般,涼涼的勾起了嘴角:「我以為你樂在其中。」

    暗水胸口中箭,他捂住胸膛,堪堪後退了數步,一副受到了天大的打擊的樣子。

    「你們別攔著我,讓我去死吧,這世界太不公平了。」

    有人攔著他么?凌若夕啞然失笑,吃光了第二碗米粥,她才接著道:「暗水,你不要胡思亂想,我的修為,只是特例,有些方法不是適合每一個人的。」

    她從未打算帶他前去第二位面,以他的實力,就算去了,也只是徒增傷亡,強行提升實力這種事,不適合他,畢竟,沒有第二個雲井辰,能夠為他將體內隱藏的隱形炸彈摘除。

    她不願意為了報仇,而讓自己人再出現任何的損傷。

    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某個實力高強,且非去不可的妖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