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1章 命比不上仇恨重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61章 命比不上仇恨重要字體大小: A+
     

    他的反應,極大程度上的滿足了凌若夕的惡趣味,眉梢朝上翹起:「怎麼,嚇得結巴了?」

    「凌姑娘,你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構造?怎麼可能一口氣連破三級?」這根本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不僅是暗水吃了一驚,就連見多識廣的雲井辰,也微微一愣。

    他原本的估計,她頂多能突破地玄中期,卻萬萬也沒有料到,她竟一下子,上升到了巔峰,只差一步,便能進入天玄的境界,這樣的修鍊速度,就算是坐火箭,也趕不上啊。

    但相較於暗水的興奮,他的心裡,卻多了一分擔憂,事反無常必有妖,所謂修鍊,必須穩步進展,固定根基,昔日不知有多少人,為了突破,開闢捷徑,而忽略了最基本的,最後導致走火入魔,被玄力爆體生亡。

    「別這麼驚訝,只不過是老頭以前時常替我改善體質,這是他的功勞。」凌若夕淡淡一笑,將這奇異的突破速度,歸功到鬼醫的頭上。

    暗水也曾聽說過,她剛出現在深淵地獄時,的確有一段時間,是被鬼醫當作葯人,成天折磨。

    「沒想到,那些葯汁還有這種功效。」他一臉的惋惜和遺憾,早知道是這樣,當初他就該自動請纓,做老頭的葯人。

    暗水後悔得整張臉糾結成了一團,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充滿了各種羨慕嫉妒恨。

    「好了,你和小一一起去送送他們吧,順便道個別。」凌若夕揮揮手,將他們二人打發離開后,這才扭頭,看向從剛才就一直用一種複雜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的男人。

    「你這副深仇大恨的樣子,是做給我看的?」她輕笑著調侃道。

    雲井辰卻沒有被她這副德性給糊弄住,沉聲問道:「你故意忽悠了暗水,這世上從來沒有能夠在人根骨定型后,還能改善體質的靈藥。」

    身為雲族的少主,這一點,他很清楚,就算鬼醫的毒術、醫術,已是這片大陸的頂尖水平,但他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凌若夕心尖一顫,她就知道她能瞞住世間所有的人,卻獨獨沒辦法,隱瞞他。

    「不管怎麼樣,我突破了地玄,這是一件好事,至於其它的,沒必要在意。」她有些心虛的躲閃著他太過銳利的目光,明顯不願多談,企圖矇混過去。

    「你用了別的葯?」雲井辰沒這麼輕易放過她,旋身一轉,迅速出現在她面前,凌若夕剛要反擊,但她快,他卻更快,周身的穴道再次被他封住,完全動彈不得。

    「雲井辰!」她氣得雙頰漲紅,一雙鳳目,怒目圓瞪,似要噴火。

    「你最好不要在激怒本尊。」雲井辰冷聲警告道,這是他第一次,對她用這般冷漠的態度,讓凌若夕有那麼一絲錯愕。

    他自顧自的執起她的手臂,將玄力輸入其中,查探過她體內的情形后,眉頭頓時皺緊:「你是打算找死嗎?」

    經脈破損,玄力豐盈到丹田幾乎無法盛放。

    這樣下去,她離走火入魔也就不遠了!他深幽的雙眸,竄起兩團熠熠的火苗,一張臉沉如墨色:「是不是本尊平日太放縱你,太縱容你,所以你才肆無忌憚到,拿自己的命胡鬧?」

    他的怒火讓凌若夕有些怔忡,但轉瞬,她便強笑道:「有什麼關係?我只知道,我等不了,也忍不了,若當真如你所說,神殿是那般的強大,僅憑我的修為,要等多少年,才能為他們報仇?」

    眉宇間湧現的凄涼,讓雲井辰滿腹的斥責,通通消失在了舌尖。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個女人有多在乎她身邊的人,只要被她放在心上,便會得到她全力的保護。

    「若夕,你這樣做,就算報了仇,又怎麼樣?你覺得,他們會希望見到你為了他們繼續胡鬧下去嗎?」他原本以為她只是在房間里修鍊,頂多是提煉出一些提升修為的靈藥,但他低估了她的覺悟,低估了她的心狠。

    她食用的藥草,藥效極強,他甚至無法想象,在強行突破時,那些不屬於她的玄力,讓她在控制時,有多疼,多痛。

    僅僅是從那破損的經脈中,他就彷彿能夠看見,她咬牙硬抗的樣子。

    「我顧不了那麼多。」凌若夕冷聲反駁,眉目肅殺:「你知道恨這種東西嗎?我只要一想到絕殺他們慘死時的樣子,我的心就好痛,他們為了替我守住自己,寧肯死扛,也不肯撤退,甚至為了一把根本不值錢的椅子,一個個像傻瓜一樣用血肉之軀保護它,而我呢?我可以為他們做什麼?如果連報仇,還要顧慮太多,呵,那我根本不值得他們這般對待。」

    她鏗鏘有力的話語,讓雲井辰徹底啞然。

    仇恨已經淹沒了她的心靈,淹沒了她的理智。

    「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用來籌備,用來謀划,我不知道,在我隱忍的這段時間裡,那些人會不會因為任何事,喪命,我要親手替他們報仇,這是我唯一的選擇!」她雙目猩紅,宛如一隻困獸,一隻親眼見到自己的領土被敵人侵犯,見到自己的同伴,被敵人屠殺,只剩下滿腔仇恨的野獸。

    雲井辰無奈的長嘆一聲,「你真的做好了覺悟?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替他們報仇?」

    「是!」她的回答毫不猶豫。

    「罷了,誰讓本尊就在這茫茫人海中,看上了你一個呢?」他搖搖頭,苦笑道,伸手將她的穴道解開,「既然你要瘋,本尊陪你便是。」

    人這一世,本就是不瘋魔,不成活。

    更何況,對象還是她,一個讓他放不下,舍不掉,忘不了,只能去愛的女人。

    「走吧。」他反手緊握住她的手腕,將人往房間里拖去。

    「做什麼?」凌若夕似乎被他突然間改變的態度給驚呆了,神色有些傻乎乎的。

    雲井辰頭也不回的說道:「替你保住這條小命,本尊可不想自己的娘子是個短命鬼。」

    二人回到房間,雲井辰立即施下了一個結界,將所有人隔絕在外,隨後,他拂袖將房門帶上,眸子環顧四周,「你這幾天在這裡都幹了些什麼?」

    瞧瞧這遍地的草藥,看看桌上那一堆黑乎乎的東西。

    凌若夕尷尬的咳嗽一聲:「沒做什麼,我第一次煉藥,難免會失手。」

    「……」他很想知道,她究竟失敗了多少次。

    「你還沒說清楚,你到底想做什麼?」她雙手環抱在胸前,故意拉開了同他之間的距離,後退到一旁,神色戒備的盯著他。

    「你體內的玄力若不疏導,用不了多久,就會爆體而亡。」雲井辰一字一字沉聲說道,那些玄力根本不是她本身所擁有的,倚靠藥力的作用,在短期內,將實力提升,她的丹田、經脈,根本無法承受,時間一長,她會愈發難以控制住這些力量,到最後,只剩下死路一條。

    「所以?」凌若夕聽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認為他是在危言聳聽,她的身體,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確如他所說,但她好奇的是,他究竟打算怎麼做?

    「本尊向來喜歡用做代替說。」曖昧的話語,從他的紅唇里吐出。

    莫名的,凌若夕有些面頰發燙,她尷尬的咳嗽一聲,眸光朝四下不住打轉:「你能正經點嗎?我們在說正事。」

    「本尊難道在同你說笑么?」雲井辰好似完全不清楚自己說出了怎樣引人浮想聯翩的話語,貌似無辜的歪著腦袋。

    卧槽!她怎麼有種其實是她自己思想太骯髒的錯覺?

    凌若夕用力揉搓了幾下眉心,果斷的選擇不再深入同他交流這個話題,面色一正,「我要怎麼做?」

    如果他有辦法,讓她避免因為無法控制體內的力量,導致死亡,她為何不願意一試?

    「你先坐下。」雲井辰指了指房間里,唯一一把完整的椅子,示意她坐下再說。

    凌若夕倒也沒有懷疑他的動機,這個男人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得到了她的信任。

    她背對著他,坐在了椅子上,然後,一隻溫熱的手掌,便緩緩抵住她的背脊。

    「靜心、放鬆,不要拒絕。」他柔聲吩咐道,在得到凌若夕的回答后,浩然的玄力,便沖入了她的後背。

    巨大的熱流,湧入經脈,瞬間引來丹田裡,玄力的瘋狂反抗。

    凌若夕猛地咬緊牙關,她有種自己的靈魂被硬生生給一刀劈成兩半的錯覺,一半被他扯拽在手裡,一半則被另一股力量拉拽住。

    兩股龐大的力量,在她的經脈中不停的你爭我斗,並不算太寬廣的經脈,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饒是凌若夕意志力驚人,此刻也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臉色煞白如紙。

    她不好過,雲井辰更不好過,他是在犧牲自己的修為,替她將丹田中無法控制的力量,收服!

    可想而知,這工程將有多麼巨大。

    小一和暗水在山道上將眾人送走後,便優哉游哉的朝房間里走來,他們剛踏入小院,便驚訝的發現,貌似他們被一道結界給阻擋在屋外了?

    「這是個什麼意思?」暗水面色不愉,頭頂上頂著一個巨大的問號。

    小一也是一臉的茫然:「大概師姐和雲公子有要緊事需要商量?」

    暗水像在看一個白痴似的,特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你認為,青天白日的,他們若是再商量大事,需要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嗎?」

    還故意布下結界?

    「額……」小一訕訕笑了笑,「反正雲公子不會做對師姐不利的事,咱們就等等吧。」

    暗水不滿的陰沉著臉,幽怨的目光直勾勾盯著那扇緊鎖的房門。

    這光天化日的,究竟有什麼事,需要關上門,還特地布下結界去做?

    「該不會……」他腦子裡靈光一閃,唇邊的笑也變得猥瑣起來。

    小一剛想問他是不是猜到了什麼,就被暗水一手提著衣領,給拖走了。

    「小孩子,現在還是回去洗洗睡吧,大人之間的事,你不需要明白。」風中,暗水曖昧的話語,緩緩傳來。

    凌若夕若是知道,他徹底想歪了,只怕會一刀宰了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