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7章 曖昧啊曖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7章 曖昧啊曖昧字體大小: A+
     

    午後驕陽將整片山谷籠罩著,斑駁的陽光灑落在地上,一地暖陽。

    一號山谷內,凌若夕一臉余怒難平,坐在上首的木椅上,時不時朝一旁的男人投去涼颼颼的眼刀,那模樣,好似恨不得將他給刺穿。

    「娘子,你這麼看著為夫,為夫會不好意思的。」或許是上午得了便宜,雲井辰笑得極其妖嬈,指腹輕輕撫摸著唇瓣,上面彷彿還殘留著她的氣息。

    凌若夕眉梢冷峭,沒好氣的輕哼一聲:「不好意思?原來你還有這種情緒嗎?我以為你的節操早就已經掉得一乾二淨了。」

    一個隨時隨地都在調戲女人的男人,居然有臉說出這種話?他都不覺得害臊的?

    坐在下方的眾人,饒有興味的看著眼前這齣戲,想要看到凌姑娘吃癟的機會可不多啊。

    「節操?面對你,這種東西需要嗎?」雲井辰含笑反問道,「為夫調戲自己的娘子,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你已經把這個真諦演繹得出類拔萃了,佩服,佩服啊。」凌若夕咬牙切齒的說道,眉梢冷得滲人。

    雲井辰不置可否的聳聳肩,「雖然為夫很享受同娘子你打情罵俏的滋味,不過,你確定要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同為夫鬥嘴嗎?」

    眼神頓時掃過下方正一本正經看戲的眾人,他笑得愈發動人,只是,被他那雙眼掃過的男人們,卻一個個心虛的紅了面頰。

    「哼。」凌若夕冷哼一下,決定不再同他鬥嘴,她沒有搭上戲台,唱大戲給旁人看的癖好。

    「凌姑娘,」眼見大戲落幕,一名男人這才起身,尷尬的咳嗽幾下后,問道:「這位不知是?」

    他們真心很好奇,這個有勇氣朝她發起攻勢的男人,究竟是誰。

    簡直是男人的楷模有木有?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凌若夕漠然啟口,語調很是敷衍。

    雲井辰意味深長的睨著她,儼然一副縱容、寵溺的模樣。

    男人額頭上頓時滑下一道道黑線,都已經吻過了,還能算是無關緊要麼?凌姑娘這算不算是惱羞成怒?

    「這……」他遲疑的看了雲井辰一眼,就算凌若夕不願承認,但在旁人眼中,她和雲井辰之間的言行舉止,卻分明是情侶間的打情罵俏,尤其是上午那一吻,非一般的火辣,非一般的曖昧啊。

    「無妨,她說什麼就是什麼。」雲井辰故意把話說得曖昧非常,這下子,眾人立馬露出了瞭然的神色,別看這凌姑娘平日里雷厲風行,手段狠辣,沒想到,在情愛這件事上,卻意外的純情、害羞呢。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凌若夕頓時怒上心頭,「我和他沒有關係,沒有任何關係,聽懂了嗎?」

    「是是是。」一聽就知是敷衍的回答,從這幫男人嘴裡吐出。

    他們自認為自己看清了真相,不願去揭穿凌若夕的害羞。

    媽蛋!這種我懂我明了的表情是在鬧哪樣?特么的,都瘋了嗎?

    她頭疼的用指腹揉搓著眉心,有種自己的一世英名會毀在身旁這男人手裡的預感。

    「那不知道這位不知名的先生,是來我們這兒做什麼的?」男人再度問道。

    「來接娘子回家。」雲井辰說得理直氣壯,將一個妻奴扮演得淋漓盡致。

    凌若夕頓時憋氣,黑著一張臉,咬牙道:「狗嘴裡能吐出象牙嗎?」

    「狗嘴怎麼吐?還請娘子不吝賜教。」雲井辰裝作沒聽懂她的暗喻,極其優雅的拱手問道,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讓凌若夕心頭那團火蹭蹭的朝上漲著。

    好想一巴掌扇死他。

    上方硝煙味十足的氣氛,讓下方的眾人看得是津津有味,他們還真沒見到過凌若夕吃癟,而且還是在一個調戲了她的男人面前。

    「好了,喝口茶,消消氣。」雲井辰壓住袖口,提壺替她親手滿了一杯溫茶,遞到她面前。

    「你覺得,我的火是被誰挑起的?」凌若夕目光森森,那好似要吃人的眼神,在雲井辰這兒就演變成了害羞。

    他懶懶一笑:「千錯萬錯都是為夫的錯。」

    草!

    這種毫無真實感的道歉,是在鬧哪樣?

    凌若夕不僅沒有覺得消氣,反而有種快要火山爆發的衝動,握住椅子扶手的手掌,暴起一條條青筋,面色更是由紅轉青,由青轉紫,宛如一個調色盤,煞是好看。

    「若娘子動氣,不如等到夜深了,為夫任由你出氣,如何?」他溫聲細雨的說道,十足的寵溺。

    只是這話落在旁人的耳中,又成為了他們之間有姦情的證據,那一雙雙瞭然的眼睛,看得凌若夕當即拂袖,她冷冷地瞪了雲井辰幾眼后,為了不被他氣死,衝出大廳,索性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哎,娘子這脾氣愈發暴躁了。」雲井辰幽幽嘆息道,神色略顯無奈,可更多的卻是縱容。

    「閣下同凌姑娘的關係,還真好啊。」男人們訕訕的笑著,豈止是好,他們還從未見過有人能把凌姑娘氣到這個地步,還能保住一條命,說他們沒有曖昧,怎麼可能。

    雲井辰的言行舉止,徹底坐實了他和凌若夕關係曖昧的事實。

    「抱歉,本尊的娘子一直是這暴躁的脾氣,請諸位多多海涵。」他略帶歉意的開口,明明是損人的話,卻偏偏用著一副甜蜜的口氣說出來,他的用心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眾人哪兒敢附議?急忙道:「哪裡哪裡,凌姑娘可是咱們這兒的恩人,我們感激她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同她生氣呢?」

    「哦?」似乎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啊,「不知各位能否同本尊仔細說說?」

    他的請求,自然沒人拒絕,你一言我一語的將凌若夕來到深淵地獄,從原本的後備葯人,成為了此處的恩人這些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原來是這樣。」那老頭竟還折騰過她么?低垂下的眼瞼內,有一抹暗光迅速閃過,雲井辰笑得邪肆非常,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這張驚心動魄的笑臉,眾人只覺得,心尖發涼,有種不詳的預感。

    入夜,凌若夕在後院的房間里,盤膝修行,她自從下午進屋后,就再未踏出過半步。

    忽然,房門被人從外推開,一股熟悉的體香,傳入鼻息,鋒利的眉頭頓時緊皺,她驀地睜開眼,涼涼的看著那不請自來的男人,「沒有人告訴你,進屋前,需要敲門嗎?」

    「本尊進自己娘子的房間,還需要在乎這麼俗禮么?」雲井辰笑眯了雙眼,隨手將盛了夜宵的托盤放到桌上,「你一日沒吃東西,諾,嘗嘗,本尊親手下廚為你煮的麵條。」

    「你做的?」凌若夕明顯有些意外,畢竟,雲井辰的氣質、身份,都不像是喜歡下廚的人。

    「如假包換。」他旋身在椅子上坐下,將筷子用茶水浸泡過後,放在瓷碗上,熱騰騰的麵條,飄蕩著裊裊的蒸汽,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凌若夕猶豫了幾秒,翻身下榻,抬腳走了過來,在桌邊,她居高臨下的看了眼碗里幾乎是一團粘稠的所謂麵條,嘴角一抖:「這是什麼面?」或者說,這能叫做麵條么?

    能把麵條煮成餛飩的,天底下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了。

    向來厚臉皮的雲井辰當即面露一絲尷尬,他握拳在唇邊輕咳一聲后,才道:「雖然外觀不太好看,但本尊保證,絕對是美味。」

    「只是看著它,我就完全沒有食慾了好么?」凌若夕吐槽道,餘光卻瞥見雲井辰眼底暗藏的不安與緊張,心頭頓時嘆息一聲,仍是在椅子上坐下,拿起筷子,準備品嘗品嘗他的廚藝。

    其結果,便是在第一口面剛剛夾起,便咔嚓一聲斷掉了。

    「……」房間里的氣氛沉默得有些詭異。

    「再試試。」雲井辰就不相信,他的廚藝會差到這種地步。

    凌若夕聳聳肩,心頭憋著笑,再度夾起了幾根,只可惜,結果還是同上次一樣,還未送到嘴邊,就給斷掉。

    「你等等。」雲井辰冷著一張臉,吩咐一聲后,便飛身離開房間。

    凌若夕倒想看看,他還想幹什麼,索性放下筷子,慵懶的倚靠在木椅上,坐等他繼續抽風。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雲井辰再度折返,手裡多出了一把勺子,他頗為強勢的將勺子塞入她的掌心:「用這個。」

    用勺子吃面?他是逗比嗎?

    凌若夕滿腦子的黑線,但在見到雲井辰霸道的態度時,終是點點頭,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用勺子吃麵條。

    雲井辰看似平靜的坐在她對面,但若仔細觀察,就能見到他擱在扶手上的雙手,已經緊張得凸起了一條條青筋。

    為心愛的人下廚,然後等待對方的回應,期間的滋味,自然是緊張而又不安的。

    凌若夕故意慢吞吞的將碗里的麵條連著湯一起舀起,又慢悠悠的吹了幾口氣,她每一個動作,都牽扯著雲井辰的神經,恨不得自己頂替她。

    在他那望穿秋水的目光下,第一口食物總算是被凌若夕送入了嘴中,腮幫輕輕咀嚼幾下,神色平靜且淡漠,完全讓人猜不到,她究竟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雲井辰只覺得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她一個勁的瞅。

    「唔。」將食物吞下后,凌若夕輕輕喃喃一聲。

    「如何?是不是人間絕味?」雲井辰無恥的開始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但那雙眼,卻流露出了一絲緊張。

    凌若夕對他的無恥很是無力,朝天翻了個白眼:「人間絕味?這種東西若是能叫做絕味,天下的大廚就都該切腹自盡了好么?」

    她的話就好似一盆涼水,刷拉拉從雲井辰的頭頂上澆下,一顆心涼得徹底。

    妖孽的面容浮現了絲絲委屈,「所以說,很難吃嗎?」

    她怎麼有種自己正在欺負小孩子的錯覺?

    凌若夕放下勺子,頗為無力的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不再逗弄他:「味道勉勉強強吧。」

    要知道,曾遊走在黑暗世界巔峰的她,品嘗國各國的特色美食,從她嘴裡說出的這句話,不知是多少大廚夢寐以求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