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6章 那是他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6章 那是他的女人字體大小: A+
     

    寒氣圍繞在雲井辰的身側,那好似寒冬臘月里刮出的涼風,讓暗水愈發的不安,腦袋垂得更加低了。

    「雲族少主,這件事非暗水的過錯,凌姑娘一心心繫小少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絕殺冷靜的勸說道,他雖然也氣暗水拋下凌姑娘一人趕回來,但他卻能夠理解。

    「呵,那你們誰能告訴本尊,她一個人要如何離開深淵地獄?」雲井辰怒極反笑,滿是寒氣的笑容,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絕殺一時啞然,他擔心的,何嘗不是自己所擔心的?深淵地獄通往外界的通道,早已在他們離開時被摧毀,短時間內,只怕很難重建,再加上,如今山谷里滯留的人,實力大多普通,沒有三五個月,只怕凌姑娘很難離開。

    「沒話說了?」雲井辰冷笑一聲,「本尊現在不會同他計較,若凌若夕安然也就罷了,但凡她有任何損傷,暗水,本尊不管你是不是她的心腹,必要親手宰了你。」

    說罷,他縱身一躍,妖嬈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這夜幕之中,他必須要趕去深淵地獄,只因為,那是他的女人。

    目送他的身影徹底消失,絕殺才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冷眼掃過暗水:「你好好想想怎麼同大家解釋吧。」

    雲井辰的怒火雖然過去,但尖刀部隊的人,如今還不知道這個消息,若是曉得了,暗水的下場可想而知。

    暗水面色頹敗,沉默了半響后,他才咬牙道:「我會去帶凌姑娘回來的。」

    他早就做好了準備,在把回魂草送到后,馬上趕回去,救出凌若夕。

    「你去做什麼?就憑你紫階巔峰的修為,能做什麼?」絕殺一針見血的問道,「我敢保證,若你出現在雲族少主的面前,你的小命可就真的危險了。」

    永遠不要去懷疑一個知道心愛的女子,身陷險境後會有多憤怒。

    絕殺方才看得真切,雲井辰是真的對暗水動了殺心,他不敢保證,暗水莽撞的趕過去,那男人會不會在憤怒之下,一掌劈了他。

    「那我該怎麼辦?」暗水縮了縮腦袋,好吧,他承認他還不想死。

    「等著,有他前去,凌姑娘離開的機會又大了幾成。」畢竟,那人的修為已到天玄巔峰,有他幫忙,對凌若夕而言,必定是如虎添翼,反正總比暗水獨自跑去,要好得多。

    一場鬧劇總算是結束,雲井辰一夜飛奔,踏碎一地星光,到達了懸崖上。

    體內豐盈的玄力,如今已所剩無幾,初升的旭日,劃破濃霧,灑落下淡淡的霞光。

    此時,凌若夕正擰著眉頭,站在那處還未完全封掉的通道口外來回踱步。

    「凌姑娘,你打算從這條隧道離開嗎?」一直纏在她身邊的男人們,此刻出聲詢問道。

    他們不會認為,凌若夕會久留在這裡,卻沒想到,她才來了一天,就在開始琢磨離開的途徑。

    「我先下去看看再說。」她必須要清楚,這條隧道究竟被損壞到怎樣的程度,縱身跳下洞口,借著窸窸窣窣的陽光,朝漆黑的通道前方走去。

    碎石遍地,她微微眯著眼睛,才能看清山洞內的情形,情況比她預期的還要糟糕,從洞口往前不到四十米,整條隧道全部塌陷,巨石完全將這窄小的隧道封堵住了,要想將石頭全部清理掉,工程不可謂不大,而且,極其浪費時間。

    凌若夕搖搖頭,心情好似堆了塊石頭般,有些沉甸甸的。

    她順著原路返回,還沒離開洞口,耳廓猛地一動,聽見了從洞外傳來的打鬥聲,眉心一擰,立即飛身而起,剛落地,空氣里傳來的那股熟悉的玄力波動,讓她不自覺愣住了。

    這股氣息……

    「媽的,天玄巔峰,比絕殺老大還要厲害!兄弟們,大家一起上。」原本圍聚在洞口外的男人們,此刻戰意澎湃,準備向那擅闖深淵地獄的外來者撲去。

    「都給我住手!」混雜了紫階巔峰玄力的聲音,好似一道驚雷,炸響在眾人的耳畔。

    不論是正在打鬥的兩人,還是正準備出手群攻的男人,紛紛停下了動作,他們茫然的轉過頭,瞧著站在洞口旁的那抹墨色人影。

    凌若夕還未來得及解釋,眼角一抹紅影閃過,下一秒,她整個人已被對方緊緊的抱住。

    「=o=」男人們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紛紛傻了眼,那啥,誰能給他們解釋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毛他們會見到凌姑娘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緊抱在懷中?

    許是四周投來的目光太過強烈,凌若夕只在短暫的驚愕后,便立即回過神,手肘用力朝後擊去,卻輕而易舉的被雲井辰化解。

    「女人,你想讓本尊擔心死么?」喑啞的嗓音,傳入她的耳畔,那毫不掩飾的擔憂與關切,讓凌若夕冷硬的心房,瞬間被擊中,有淡淡的漣漪,在她平靜的心潮內,蕩漾開來。

    心頭的抗拒,似乎也在此刻煙消雲散,她能夠感覺到,抱著自己的這具身體,正在輕輕發顫。

    「隱瞞本尊跑來這裡,又一個人留下,女人,你可知道本尊會擔心?」雲井辰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只會讓自己生氣的女人,她還能再沒心沒肺一點嗎?

    凌若夕一時有些啞然,面對他夾雜著痛心的質問,她無話可說。

    「還好你沒事,否則,本尊定要將那暗水千刀萬剮。」雲井辰咬牙切齒的說道,鬆開手,將她的身體掰了過來,從頭到腳把人打量了一番,最後,目光落在她的右邊肩膀上,眸光一沉:「你受傷了?」

    那略顯臃腫的肩膀,讓他想不發現也難。

    「小傷而已。」凌若夕滿不在乎的開口,在她看來,只是骨頭錯位,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

    「小傷?」雲井辰怒極反笑,陰冷的笑容帶著一分怒火,他迅速出手,手掌用力握住她受傷的肩頭。

    尖銳的疼痛,從神經末梢傳來,讓凌若夕平靜的臉色,微微一變。

    縱然她早已習慣了疼痛,但這並不代表,她感覺不到痛苦。

    「鬆手。」她冷下臉,略帶薄怒的眸子,死死的瞪著他,冷聲命令道。

    「你也會痛嗎?」雲井辰沒有鬆手,但掌心的力道,卻減弱了幾分,他終究是捨不得讓她疼,讓她痛的,哪怕只是一絲絲,他也不願意。

    「不會痛的人,還能叫做人嗎?」凌若夕厲聲問道,身體一轉,迅速將自己的肩膀從他的掌下解救出來。

    若不是他表現出的關切太過真實,在他動手時,她就會採取反擊了。

    「那你可知道,本尊得知你來到這裡后,又未曾歸來,本尊的心裡有多難受?」雲井辰痛心疾首的問道,神色看上去委屈極了,那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讓凌若夕眼底的薄怒,煙消雲散。

    這個男人是真的在關心她。

    心裡說不動容那是假的,她甚至隱隱感受到了從心尖升起了那絲喜悅。

    「你怎麼下來的?」她不願去細想心裡的情緒究竟是什麼,總覺得答案,不會是她想要知道的,隨口將話題轉開,定眼將眼前的男人打量了一通后,眸光微變。

    他的形象不可謂不狼狽,羽冠早已落下,三千青絲,凌亂的堆積在肩頭,名貴的錦緞,布滿了被風刃割出的細小裂痕。

    「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鬼樣子?」她略顯不悅的問道,或許連她自己也沒有察覺到,這番話里,帶著的幾不可查的擔憂與惱怒。

    雲井辰心頭一甜,她的反應讓他很是喜悅,至少,她在關心著他。

    持平的嘴角,緩緩揚起一抹驚心動魄的笑,「從懸崖上跳下來,就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他說得極其無辜,但凌若夕卻聽得眉頭緊皺。

    「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嗎?」那道結界對於實力高超的人而言,威力大到怎樣的地步,她清楚得很。

    可想而知,他在闖入結界時,受到了怎樣艱難的難關,才會把自己給弄出這副樣子。

    雲井辰莞爾一笑,笑得眉眼彎彎,似兩道彎月,煞是好看,「女人,本尊很高興,你的關心。」

    說罷,他的身影詭異的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凌若夕就感覺到了唇瓣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深邃的黑眸瞬間放大,這個突如其來的吻,讓她驚呆了。

    「嘶!」圍觀的男人們倒抽了一口涼氣,他們不認為這樣的舉動有多驚世駭俗,只是在驚訝,居然有人找死的敢去親凌姑娘?

    呼嘯的涼風環繞在他們二人的身側,衣訣翻飛,青絲亂舞,那些好似絲綢般柔順的髮絲,早已分不清是她的,還是他的。

    「雲井辰,你……唔……」動怒下的言語,瞬間化作了一記深吻。

    她的腰肢被他緊緊箍住,龍舌滑入唇齒,霸道卻又不失溫柔。

    凌若夕又急又氣,垂落在身側的手掌,立即凝聚起兩團龐大的玄力,瞬間朝雲井辰的胸口擊去。

    這一擊帶著她十成的力量,但云井辰的修為著實比她高出了太多太多,以至於,他利落的鬆開手,身軀宛如飛燕,朝後滑行,衣袖輕輕一揮,便輕而易舉的將她的攻擊解除。

    「你找死!」臉蛋驀地爆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凌若夕一聲怒喝后,便朝雲井辰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fuck!今天不好好的教訓他一番,她就對不起自己。

    雲井辰且戰且退,她的雷霆攻擊,來勢洶湧,但他卻應付得有條不紊,一黑一紅的兩道人影,在空中交纏。

    圍觀的眾人,此刻才逐漸回過神來,看著雲井辰被動挨打,卻不反擊的模樣,他們立即打了個寒顫。

    談戀愛果然有風險,必須要謹慎再謹慎。

    但同時,他們心裡又對這突然冒出的男人,升起了一絲欽佩,不是每一個男人,都有勇氣去征服一座巨山,尤其是一座充滿荊棘的大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