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1章 數月時間,物是人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1章 數月時間,物是人非字體大小: A+
     

    、「呵,那又怎麼樣?」凌若夕為他篤定的姿態很是不悅,「就算六年前我們曾有過一夜、情,又怎麼樣?難道你還要我負責嗎?」

    「好吧,就當六年前那一夜是偶然。」雲井辰看似妥協了。

    「本來就是。」什麼叫當作?那分明就是一場意外,一場害得前身徹底隕落,讓她能夠重生的導火索。

    雲井辰頓時啞然,這女人還真是一點虧也不肯吃啊,狹長的黑眸染上淡淡的笑意,零零碎碎的,好似穿過枝椏,斑駁照耀在地上的光點,「那麼,那一次呢?」

    「……」喑啞的嗓音好似惡魔的蠱惑,讓凌若夕不可遏止的回想到了數個月前,她險些走火入魔時,發生的又一次意外,布滿寒霜的面頰,竟詭異的出現了一絲紅暈,宛如含苞待放的傲梅,終於到了花期,緩緩綻放出獨屬於它的美麗與艷麗。

    雲井辰看得有些痴了,近乎貪婪的目光流連在她的身上,輕掃過她的眉峰,她的鼻尖,她的雙頰,最後定格在她嬌艷欲滴的櫻唇上,喉嚨頓時有些乾澀,舌尖更是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瓣,企圖化解體內的乾渴欲、望。

    「你在看什麼?」一股寒氣撲面而來,夾雜著淡淡的殺意。

    他剛從迷離的狀態中回神,便撞入了一雙暗藏怒火的眸子里,不僅沒有偷窺被抓包的心虛,他反而死不要臉的笑道:「當然是在欣賞你難得一見的羞態。」

    靠!

    凌若夕狠狠的在心頭爆了一聲粗口,要說這世上最無恥的人是誰,她絕對會提議雲井辰,這人的臉皮就連南山,也快要比不上他的厚度了。

    臉色由紅轉青,由青轉紫,最後定格成了墨黑,她的眸子里有一絲惡劣迅速閃過,「對一個滅了你故鄉的人說出這種話,雲井辰,你是白痴嗎?」

    她故意將雲族滅亡在自己手裡的事,說出來,為的,就是想要激怒他,提醒他,她和他之間永不可能。

    「滅了就滅了,本尊從沒有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他神色微微一暗,一絲落寞自他的身側竄起,轉瞬即逝。

    雲族是他自幼生長的地方,是他的家,但隨著他一天天的長大,那個家,已經變了,爹爹不管事務,弟弟又與他爭鋒相鬥,所有的人開始分成派系,開始擁護著,心目中最合適的繼承人,為了權勢,為了權利,為了地位。

    曾經他心目中的凈土,已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個充滿利益熏心的骯髒地方。

    「你不在乎?」他的回答讓凌若夕訝然,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她原本以為,他同自己在某些地方是一樣的,屬於自己的東西,哪怕親手毀滅,也不會讓任何人觸碰分毫。

    可是,他的反應,卻出乎她的預料,「你確定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你的親人,死在我的手裡,你的族人,也死在我的手中,你生活的土地,被我一把火,燒得精光,這些,你居然告訴我你沒有放在心上?」

    她帶著愕然的尖銳質問,讓雲井辰忍俊不禁的笑了,「你說得這麼清楚,究竟是想提醒本尊,不要對你抱有任何旖旎的想法,還是在提醒你自己,你同本尊之間所謂的那些恩恩怨怨?」

    他的眸光通透得宛如一面鏡子,那好似剝光了衣服,全身**的感覺,再一次在凌若夕的心頭出現。

    「你!」她有些無措,但更多的卻是一種難以言狀的惱怒。

    「本尊真的不在意,」雲井辰目光幽幽,側過身,火紅的身影倚靠在長廊的護欄邊,外邊是明媚璀璨的烈陽,如同曝露般,直泄而下,將他的身軀籠罩在內,似度上了一層朦朦朧朧的淡色光輝,「就算你不動手,有些人,本尊也不會放過的。」

    「恩?」凌若夕略感意外,「你是說你弟弟雲井寒?」

    「啊。」他輕輕頷首,略帶欣賞的睨了她一眼,「本尊自問對他一忍再忍,甚至於,就連他在暗地裡做的那些事,本尊也故意裝作不知,給他成長的機會,給他搶走本尊地位的時間,可惜,他仍然沒有做到,心術不正,只會一些旁門左道,本尊對他的容忍已經到達最後的期限,這次,他犯下大錯,就算你不殺他,本尊也不會留下他的命。」

    凌若夕頓時瞭然,「所以,就算我殺了他,你也能不在乎?」

    「本尊反倒是要感謝你,」讓他不用親手殺掉曾當作至親的親人,即使她或許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面對他的感激,凌若夕只覺得分外尷尬,這種滅了人家滿門,結果對方不僅沒記仇,反而還對她心懷感激的事,究竟是怎麼搞的?完全不符合科學和常理啊。

    「不要為這種小事煩心,它還不值得你一直記在心上。」溫熱的指腹輕輕揉搓著她的眉心,動作輕緩且溫柔。

    明明她是害他從此再也沒有家回去的人,是她害得他,從今往後在這世上再無親人,可諷刺的是,他居然還轉過頭來安慰她?

    「雲井辰,你腦子果然有問題。」凌若夕沒好氣的拍開了他的手指。

    「只不過是本尊的心裡,有比仇恨更為重要的。」雲井辰不在乎的笑笑,眸光卻極為鄭重:「比起記仇,本尊更在乎你,如今本尊可真成了孤家寡人,你若是心裡對本尊有一分不忍,一分愧疚,不如考慮看看,對本尊負起責任,如何?」

    他故作曖昧的沖凌若夕眨巴眨巴眼睛,話意有所指。

    明明是沉重的話題,明明是一筆血海深仇,卻在這一秒,變作了曖昧。

    凌若夕額頭上不自覺滑下一道道黑線,「雲井辰,你能有那麼一秒,稍微給我認真一點嗎?」

    她是吃飽了撐的,為什麼要去在乎他的感受?這男人恨不恨她,同她有什麼關係?

    這麼一想,凌若夕頓時在心裡鄙視了自己一下,轉身就打算離開。

    沒有人看見,她轉過身去后,面頰上浮現的那抹輕鬆笑容。

    「對了,」身後再次響起了他喑啞邪肆的聲音,「這次本尊回來,為何沒見到雲旭?本尊不是讓他寸步不離的保護在你和小白的身邊么?」

    腳下的步伐猛地停下,嘴角那彎笑,驟然僵硬。

    「恩?」她宛如石化的背影,讓雲井辰心裡浮現了一抹不好的預感,面色微微沉了下來:「難道你派他去做別的事了?」

    也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說著這句話時,他的聲線有幾多顫抖。

    該來的總歸要來,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

    凌若夕深吸口氣,緩緩轉過身,眉宇間涌動著淡淡的痛色,就連神色,也不自覺黯淡下去:「抱歉。」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讓雲井辰的心沉入了谷底。

    好看的眉梢猛然皺緊,「幹什麼突然對本尊道歉?」

    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個樣子,千萬不要。

    只是,這老天爺最喜歡乾的,就是讓凡人痛苦,讓他們的噩夢成真。

    「雲旭他,已經死了。」輕如微風的話語,緩緩傳入雲井辰的耳膜,讓他腦子裡嗡地一下,峻拔的身軀微微踉蹌,似是站不住腳。

    他的神色從愕然,到不願相信,嘴角揚起一抹參雜了凄涼的強笑:「若夕,本尊不喜歡用這種事開玩笑。」

    雲旭的本事他是清楚的,怎麼會突然死了?

    「抱歉。」凌若夕苦澀的閉上眼睛,心尖泛起一股酸意,湧上她的鼻頭,緊抿成一條直線的嘴唇,幾不可查的哆嗦著,似隱忍,似愧疚。

    氣氛驟然間變得沉重,雲井辰的心裡,好似堆積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誰幹的?」他輕聲問道,雙眼裡有萬千暗潮正在洶湧,正在凝聚,渾身的氣息,危險得讓人毛骨悚然。

    凌若夕張了張口,「是軒轅世家,當時軒轅勇與南宮玉聯手,抓走了小白,雲旭打探到消息后,獨自趕去,卻被軒轅勇殺害。」

    她不願提及雲旭臨死前的樣子有多凄慘,更不願告訴他,雲旭的屍體曾被懸挂在軒轅府外的高牆上,惹來眾多百姓的圍觀。

    「是么?」雲井辰強自笑笑,那股危險的暴虐氣息,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的屍首呢?」

    他看似平靜的反應,不僅沒讓凌若夕心裡放鬆下來,反而有種愈發不安的感覺。

    「我將雲旭火化,骨灰在這裡。」她伸出手指,將衣襟內的錦袋取出,「我原本想將他葬入雲族,不過,沒有你的那個地方,大概他也不願埋葬其中吧。」

    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雲旭對雲井辰的崇拜與忠誠有多麼深刻。

    為了他,他可以手刃親人。

    為了他,他可以遵命留在自己身邊。

    她想,他在死後,最希望埋葬的地方,是有著他最敬愛的少主所在的地。

    「也好。」雲井辰微微一笑,「暫且先讓雲旭就這麼待著吧,待到他日本尊安定下來,再將他好好安葬,入土為安。」

    他的平靜,著實讓凌若夕有些害怕,「你沒事嗎?」

    「本尊應該有什麼事?」雲井辰懶懶的笑著,歪過腦袋,只是嘴角那彎笑,不達眼底。

    那雙眼,冷得好似千年難化的雪山,冰冷、刺骨,更深處,有錚錚的血腥與暴虐,正在洶湧。

    凌若夕欲言又止,她能體會,自己最信賴的人,突然間死掉,對於他來說,有多難受,又有多痛苦,想要安慰他,但她卻笨拙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

    「你陪了小白一夜,回房歇息吧,瞧瞧這黑眼圈厚的。」雲井辰指了指她眼眶周圍的那層淡淡的黑色,關切的說道。

    「那你呢?」凌若夕緊緊擰起眉頭。

    「本尊在這裡四處轉轉,你該不會連這點事,也不願答應本尊吧?」他調皮的沖她眨眨眼睛,秋波暗送。

    凌若夕遲疑了幾秒,終是點頭,臨走時,她不太放心的看了雲井辰幾眼,這才緩慢的邁開步伐,消失在了紅廊的盡頭。

    自她走後,雲井辰臉上慵懶的笑,化作了冷漠,他眺望著北寧國的方向,深沉的眸子,有血腥的紅光迅速閃過。

    軒轅世家么?呵!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