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8章 南宮玉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8章 南宮玉之死字體大小: A+
     

    「我去把那火摺子搶下來。」暗水卷著袖口,就想動手,他才不要和瘋子一起死,再說了,他還沒有好好的享受自由自在的日子,誰想把命留在這兒?

    「回來!」絕殺瞳孔一緊,伸出手就想拽住他,只可惜,終是慢了一步,暗水的身影已然躍到了南宮玉身前,手臂驀地伸出,卻被他側身避開。

    火摺子吧唧一下,從他的掌心緩緩滑落,吧嗒一聲,掉落在腳下被鮮血浸染的土地上。

    「轟!」一束火光拔地而起,好似被焚燒的爆竹,順著那埋伏好的火藥引線,滋滋滋滋的竄動著。

    雲井辰眉頭一蹙,當即旋身,想要止住引線點燃火藥。

    但那火光卻在半途中停下,爾後,腳下的大地開始出現嗡嗡的震動,他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面容,此刻竟出現了一絲恐慌,抬手將凌若夕護住,轉身背對即將爆炸的火藥。

    「轟隆隆——」好似驚雷般震天動地的巨響,從背後傳來,被震碎的大地,有無數的石塊隨著爆炸的氣流,飛濺而出,啪啪的砸在他的背脊上。

    細碎的疼痛於雲井辰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衝天的火光將他的後背映照得熾燙,他緊抿著唇瓣,吩咐道:「快撤。」

    沒人知道南宮玉究竟喪心病狂的在這個地方埋下了多少的火藥,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從這大火沖衝出去,離開五台山,才能擺脫困境。

    「阿大,截住他們。」他怎麼可能允許自己的獵物在最後的關頭逃跑?

    「皇上,不要再管他們了,咱們也逃吧。」阿大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顧不得四周正在迅速朝他們圍攏的大火,咬著牙,淚眼婆娑的祈求道。

    南宮玉卻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好似根本沒有見到四周的火龍一般。

    「給朕截住他們!」他咬著牙,再次下達了命令,看來是真的要拖著凌若夕一起赴死了。

    阿大、逼於無奈,只能飛身朝雲井辰撲來,試圖阻止他想要逃離的舉動,誰料,卻在半空中被暗水一拳轟下,「媽的!我忍你們很久了。」

    阿大宛如一個人肉沙包,被暗水從空中打到地上,又拋向長空,無數次循環、重複。

    雲井辰雙足輕點地面,身影凌空躍起,天玄巔峰的威壓全開,宛如一座巨山從頭頂上落下,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身影掠過火牆,從人牆中強行穿過,隨後,一腳踹上南宮玉的胸口。

    「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濺出來,整個人好似斷了線的風箏,朝左側飛去,而那側,便是火勢最為兇猛的地方。

    「皇上——」阿大眥目欲裂,不顧身後暗水的攻擊,用後背做盾牌,朝著南宮玉飛奔過去,一把抱住他,試圖將人拋出,避免他被大火燒傷。

    雲井辰眸光一冷,若今日不除掉南宮玉,他日,勢必會成為他的心腹大患,他今天可以為了一抹執念,瘋狂到如斯境地,他日難保不會做出更可怕的事。

    雲井辰賭不起,他也不敢拿凌若夕的安危做賭注,旋身再度飛出,阿大剛將南宮玉拋開,下一秒,他便被雲井辰一腳用力踹入了大火里,那一腳直勾勾踹中了他的丹田,紫階的玄力頓時失控,讓他想要自救也做不到。

    身軀噗地一聲砸落在火光中央,一道聲嘶力竭的嘶吼聲,響徹雲端。

    雲井辰見狀,立即率領尖刀部隊的眾人急忙撤退,熊熊烈火將他的衣袍燒毀了不少,精妙絕倫的面容更是染上了淡淡的黑色。

    當他好不容易衝出火牆,衣袖用力一拍,將左手手臂上沾染到的火星拍滅,爾後,從空中飄落下來,站在了山道上,冷冷的注視著火光中,不斷掙扎的人影。

    「皇上,皇啊——」阿大的驚呼聲到最後化作了慘叫,數十道人影瘋狂的在火牆內打著滾,他們大聲吼叫著,希望有人能把他們救出來。

    但不論是雲井辰,還是尖刀部隊的眾人,都不曾有過任何一絲的憐憫。

    大火一路從空地焚燒入殿宇,巍峨高聳的建築轟然倒塌,嘩啦啦朝地上砸去,漫天的塵埃混雜在濃濃的煙霧中,氣味甚是嗆鼻,尤其是那一股燒焦的屍體的味道。

    雲井辰單手捏住凌若夕的鼻子,就算是在昏迷中,他也不願讓她嗅到這種味道。

    「好險,剛才我還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在裡面。」暗水不停的拍著胸口,一臉的后怕,等到他平靜下來后,便用著幽怨的眼神去瞪凌若夕:「凌姑娘,你今後能不能不要再四處留情?」

    就是因為她此刻聽不見,所以暗水才有膽子把這種話說出來,要換做平時,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當著她的面這麼說啊。

    「沒用,只是一場大火,就讓你怕成了這樣?還好意思說是凌姑娘的左膀右臂?」木堯梓面帶鄙夷的冷哼一聲。

    「你管我!就算我是鐵漢子,偶爾也會有害怕的時候,這是人之常情。」暗水說得理直氣壯,但那雙不停朝四周轉動的眼睛,卻泄漏了他此刻的心虛。

    這場大火整整焚燒了一個時辰,直到天空上一道驚雷轟然劃破烏雲,傾盆大雨毫無徵兆的落下,將這場火,徹底熄滅。

    「都死了。」暗水圍繞著一地的焦炭,檢查著是不是還有人倖存,如果有,他準備隨時補刀。

    「該走了,她的傷勢需要治療。」雲井辰開始頂替凌若夕發號施令,可奇怪的是,這些隊長們並未阻止,更為拒絕,而隊員們也是一臉的認同,似乎他們已經接受了雲井辰融入他們的這個事實。

    大概也只有暗水,心裡頗多的不忿。

    一場興師動眾的討伐大會,最後卻以這般慘淡的結局告終,軒轅勇、南宮玉,以及眾多軒轅家族的弟子,紛紛慘死,消失在了這片大陸之上。

    雲井辰在詢問過山寨的位置后,就先一步,抱著凌若夕絕塵而去,只留下一道冷漠的背影。

    「卧槽,這是不是叫過河拆橋?」暗水狠狠的颳了一眼雲井辰離去的身影,沒好氣的痛罵道:「要不是看在凌姑娘的面上,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媽蛋!」

    就算要走,至少也帶上他們啊,他一馬當先跑在最前頭,是在鬧哪樣?

    沒人理會暗水心頭的幽怨與不忿,他們從他的身旁擦身而過,甚至連一個正眼也不曾投給他,好似當他不存在似的。

    暗水心有不甘的在原地跺跺腳,「你們倒是等等我啊。」

    一夜的趕路,抵達山寨時,天空上的暴雨已變成了零星的小雨滴,滴答滴答濺落在地上,雲井辰率先飄落,當現身,早已等候著男人們歸來的女眷立馬圍了上來。

    「等等,他是誰?」一名似乎是女眷中極有分量的美貌女子,緊握住手裡的武器,戒備的看著這妖嬈的紅衣男人。

    「你不是山寨里的人。」只一眼,她就認出雲井辰並非寨子中的男人,話音剛落,頓時,所有的女眷紛紛警戒的盯著他,她們緊張得連手裡的武器,也開始發出嗡嗡的哀鳴聲,卻始終不肯讓開一條路來。

    雲井辰淡漠的睨了她們一眼,衣訣翻飛,眉目森寒:「若夕的房間在哪兒?」

    若夕?

    親昵的稱呼讓女眷們有些發愣,她們這才注意到,他的懷裡緊抱住的女子,不是凌若夕還能有誰?

    「你對凌姑娘做了什麼?」她們尖聲問道,大有雲井辰若真的對凌若夕做了什麼不軌的事,就要同他拚命。

    「她的房間究竟在哪兒?」面對這些嬌滴滴的如花美眷,雲井辰的態度卻極為冷硬,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在他的眼裡,能夠稱得上女人的,只有一個人,為了她,他必須要潔身自好,哪怕她根本不在乎。

    這是他的尊重,也是他對她的情意。

    絕殺等人姍姍來遲,見雲井辰被一幫手無縛雞之力的女眷阻擋在山寨外,頓時樂了。

    「快讓開,這位是凌姑娘的……額……」暗水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扭頭去看雲井辰:「你是姑娘的什麼人?」

    他這是拐著彎兒打探他們倆的關係呢。

    雲井辰眸光一閃,持平的嘴角緩緩揚起一抹絢爛的笑,「本尊是她的相公。」

    卧槽!

    相公!?

    他確定他說的是真的嗎?為毛這種事,他們完全不知道?

    現場宛如被一陣寒風刮過,眾人已徹底石化,他們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沒辦法消化掉這讓人驚訝的消息。

    「她住在哪裡?」凌若夕第三次問道,耐心一次比一次少。

    暗水機械的指了指院落的方向,神色有些獃滯,他還沉浸在凌若夕已經嫁作人婦的巨大打擊中,直到雲井辰的身影從他的眼前消失,他才勉強回過神。

    「你們相信他說的話嗎?」他很想知道,是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覺得,凌姑娘會嫁人這種事,有多麼的不科學。

    眾人齊齊搖頭。

    「還好,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這種感覺。」暗水一臉放鬆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鬼醫總覺得他們操心操得太多,這擺明了是混蛋丫頭的私事,連正主都還沒醒來,他們怎麼聽風就是雨?

    「他把丫頭帶去房間了,那這小子怎麼辦?」鬼醫急忙將話題轉開,把懷裡的凌小白碰到身前,希望他們能夠給他說出一個好辦法。

    他該怎麼安置這傢伙。

    「帶去你的房間唄,反正要替小少爺解毒。」暗水敷衍的揮揮手,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問,目前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凌姑娘和雲族少主之間究竟是何種關係。

    這一個是被滅門后唯一的倖存者,一個是滅門慘案的罪魁禍首,他們倆要是在一起,是打算相愛相殺么?

    暗水越想越覺得這事不妥當,趕緊將絕殺拽到了一邊,顧不得一身斑斑的血跡,神秘兮兮的問道:「咱們是不是該想個法子,把他們倆給隔開?」

    萬一這雲井辰什麼時候想不通,打算替那些人報仇,以凌姑娘的身手,完全弱爆了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你的眼睛是擺設嗎?」絕殺嘴角一抖,他男人對凌姑娘有多在意,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老二,也不知道成天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