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5章 臨死前的掙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5章 臨死前的掙扎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瞳孔一緊,口中輕輕抽了口冷氣,他的實力什麼時候到達這麼變態的境界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居然突破了天玄?而且還跨入巔峰?

    「女人,有沒有覺得本尊這一刻帥呆了?」正在凌若夕愣神的時刻,雲井辰忽然從那璀璨的銀光中轉過身來,沖她嫵媚一笑。

    心底那一絲驚駭,此刻消失得一乾二淨,凌若夕猛地擰起眉頭,閉上眼,以沉重來表達自己的不屑。

    帥呆了?不就是天玄么,遲早有一天,她也會達到這個境界的。

    知道了雲井辰的真實修為後,她心裡的緊張倒是放下了不少,拖著疼痛不堪的身體,盤膝坐好,不顧體內嚴重的內傷,她開始強行調整內息。

    他強是他的事,但她決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需要被他護在羽翼下的弱者!趁著他和神殿的人交手的時候,正是她調整傷勢的最好時機。

    「真是不乖啊。」雲井辰嘴裡雖然這麼說著,但臉上卻分明是一副縱容、寵溺的表情。

    「雲井辰,擅離神殿,你可知道將被神使處以怎樣的懲罰?」白衣女子對他無視自己的行為,分外不滿,不過是區區一個落後位面的男人,祖上冒了青煙才被神殿看中,居然囂張到敢無視自己的存在?

    「這事,本尊可不知道,不過,你今兒是段不可能活著走出這裡的事,本尊知道得一清二楚。」雲井辰面上的柔色,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是你傷了本尊的妻子?」

    「是又怎麼樣?」白衣女子暗自戒備,但那高傲的氣焰卻不曾減弱分毫。

    他不過是一個剛進入神殿不久的人,就算用了什麼靈藥,將修為提升到天玄,也絕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白衣女子在心裡不停的以這樣的理由催眠著自己,將那絲不安與恐懼壓下,抬著高貴的頭顱,用眼角睨著雲井辰。

    「是你傷了本尊的兒子?」他再度逼問道,渾身泛著的威壓,勃然加重,就連身側的空氣,好似也在這一刻寸寸冰封,氣氛凝重得讓人有些無法呼吸。

    白衣女子直面扛著這股威壓,一時間,只覺身體僵滯,甚至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

    怎麼會這樣?

    她驚愕的瞪大了雙眼,他的壓迫感怎麼可能強悍到這種地步?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立即襲上她的心頭,只可惜,晚了!在她還未從這錯愕中回神時,脖子已被一隻冰涼的手掌緊緊箍住,雙目充血,她不可置信的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為什麼?他的速度為什麼會這麼快?

    雲井辰可不是憐香惜玉的人,這天底下,唯一能夠讓他憐惜的,只有一人,至於其它的女子,縱然再美,再好,他也棄如敝履。

    看似纖細,實則孔武有力的臂膀,硬生生將白衣女子凌空提起,雙足懸空,不停的蹬踏著,掙扎著。

    五指黯然一緊,果斷的扣住她的喉管。

    「使者大人!」注意到這一幕的軒轅勇,一時分神,竟被暗水抓住機會,一拳砸在了他的心窩上,吐血倒地。

    「放開小姐!」唯一一個無人為敵的女人,驚慌失措的叫嚷道。

    雲井辰看也沒看她,火紅的衣袖凌空揮下,一道龐大的氣浪,自他的手臂間迸射出去,好似一道迎頭劈下的利刃,速度快如疾風,讓那女子根本來不及反抗,甚至連一聲尖叫也沒有,便被這風刃從眉心,斬成了兩半。

    「好暴力,好兇殘。」暗水偷偷咽了咽口水,甚至連痛打落水狗的攻擊,也在驚訝中歪了半寸,原本是想直接轟爛軒轅勇的腦袋,沒想到,竟打中了他的肩膀。

    軒轅勇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臉色已是一片慘白。

    那讓人毛骨悚然的叫聲,終於讓暗水從走神中清醒,他陰惻惻的咧開嘴,露出了那兩排茭白的牙齒:「痛嗎?」

    壯漢一見他這副模樣,立即收手,朝四周的敵人撲去,還是把這隻毫無反抗能力的老鼠,留給暗水慢慢折騰吧。

    他一點也不想留下來,近距離觀看即將發生的血腥畫面。

    「你……你們……究竟是什麼人?」軒轅勇咬著牙,好似放棄了抵抗一般,沉聲問道,他那雙被睫毛遮擋住的眼眸,卻隱有精芒閃過。

    暗水貌似純良的歪著腦袋,手掌迅速卸下了他的四肢,骨頭錯位的清脆碎響,聽在他的耳中,此刻,宛如這世上最優美的歌謠。

    「我是誰?我是雲旭的兄弟。」

    雲旭。

    軒轅勇這才回想到,被他抓住,且好好折騰、折磨了一番,最後懸挂在府外的牆壁上曝屍的男人,瞳孔驀地一縮。

    「看樣子你還記得他啊。」暗水一邊說著,一邊掛著殘忍的笑,如同找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執起他的手臂,一根根將他的十指掰斷。

    十指連心,這巨大的痛楚,讓軒轅勇滲出一身的冷汗。

    「這種痛,連雲旭的百分之一也比不上。」暗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軒轅勇等到體內岔氣的玄力恢復正常,立即撅嘴,朝天空上吹出了一聲尖銳的口哨。

    那好似蒼鷹嘶叫般的尖銳聲響,刺得人雙耳嗡嗡的,暗水警覺的皺起眉頭,剛想質問他又做了什麼壞事,話還未說出口,五台山的森林之中,頓時傳來了宛如萬獸奔騰的強悍動蕩,大地在這巨大的腳步聲中,微微搖晃起來。

    「天哪,是魔獸!成群結隊的魔獸。」有人注意到四周一擁而上的龐大魔獸群,當即驚呼。

    那些魔獸種類頗多,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應有盡有,且它們雙眼冒著綠光,身軀釋放出的玄力,已然是僅次於神獸的高階魔寵,數量初步估計,約莫有近兩百。

    「這就是你的殺手鐧嗎?」暗水神色不明的看著地上,氣若遊絲的軒轅勇,沉聲問道。

    「呵呵呵,就算你們一個個都是絕頂高手又怎麼樣,這麼多的敵人,這麼多隻魔獸,你們插翅難飛。」軒轅勇一邊說著,一邊急促喘息,顯然,這番話,已耗盡了他的力氣。

    暗水緩緩垂下眼瞼:「我本來是想慢慢折磨死你的,可是,你讓我改變主意了。」

    說罷,他直接將軒轅勇宛如爛泥般的身軀扛在肩頭,縱身一躍,跳入魔獸群中,以軒轅勇的身體作為盾牌,瘋狂的與魔獸進行廝殺,一隻只龐然大物轟然倒下,血流成河。

    軒轅勇想要驅動魔獸,奈何,他最後的玄力,也用在召喚魔獸上,如今,又被這些成群結隊的魔獸所傷,身上血流不止,哪裡還有力氣,驅動精神力,控制它們?

    只能麻木的承受著,利爪的攻擊,皮肉被尖利的爪牙狠狠的掀翻,溫熱的血珠灑落在土地上,他在頃刻間,就演變成了一個可憐的血人。

    暗水最後擰斷了他的脖子,將屍體拋入魔獸群中,失去了軒轅勇的控制,被他驅使的魔獸立即恢復了清醒,它們怒紅了眼,不再向暗水發起攻擊,反而朝著地上那具屍骸狂奔而去,將他撕成了一塊塊的。

    一個名震天下的人物,就此喪命。

    此時,殿內的局勢也在瞬間逆轉,雲井辰毫不遲疑的將白衣女子的脖頸掐碎,隨後,嫌惡的將手中的屍體扔掉,手指探入衣襟,從裡面掏出了一塊絹帕,不停的擦拭著觸碰過女人肌膚的指頭。

    有人注意到兩邊慘死的高手,他們紛紛停止了反抗,停止了攻擊,一個個面色茫然的站在原地,怎麼會這樣?

    「軒轅家主死了?」

    「隱世的高手也死了?」

    「我們該怎麼辦?」

    要繼續同凌若夕為敵嗎?想想她身邊人殘忍、無情的手段,以及那一身不要命的氣勢,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說到底,這些不過是些牆頭草,他們心裡恐懼著凌若夕所犯下的事,害怕有朝一日,會因為一時失言,而得罪她,導致滿門全滅的下場,以至於,才出現在這裡,響應軒轅世家以及兩國朝廷的號召,但他們來之前,怎麼也想不到,最後的結局,竟會是這樣。

    集合了龍華大陸最精銳的力量,可他們卻僅僅只能打傷這幫人。

    「哐當。」不知是誰手裡的刀刃,猛地砸落在地上,這一聲巨響,讓陷入驚滯的眾人回過神來。

    「不想死的快走!」有人振臂高呼,煽動眾人逃命,不要再戀戰。

    暗水不屑的看著這幫烏合之眾在瞬間一擁而散,身軀一閃,宛如鬼魅般攔住了下山的山路口。

    「你還想做什麼?我們已經認輸了,難道你們想要對我們趕盡殺絕嗎?」有男人驚慌的質問道。

    「你們在背地裡商量著要殺害凌姑娘時,怎麼沒想到會有今天?」暗水可不會被他們的態度打動,記仇這種事,可不是只有女人才會,男人要是記起仇來,不一定會比女人弱。

    他那雙冰寒的眼睛,在人群中逐個掃過,目光所到之處,眾人紛紛心頭一緊,不知道他究竟還想做什麼。

    「你,你,你。」手指接連點住人群里的幾個男人,「你們留下,還有軒轅世家的人,也要留下。」

    除卻被點中的那十多名人外,其餘人頓時心頭狂喜,他們小心翼翼的問道:「您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走了?」

    「不然,你們還想留下來觀摩一下殺人現場嗎?」暗水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憑什麼?憑什麼他們可以走,我們卻要留下?」誰不知道留下來,只有死這條路?

    「憑什麼?」暗水好似聽到了什麼可笑的話語一般,笑得樂不可支:「就憑你們在大會上,支援軒轅勇,辱罵了凌姑娘,不知道這個理由,夠是不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