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4章 女人,許久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4章 女人,許久不見!字體大小: A+
     

    要怎樣的忠誠,才能夠理所當然的說出這番話?

    「沒錯,」暗水一把將暈厥的凌小白遞給詭異,挺起胸口,大聲說道:「就算凌姑娘是十惡不赦的壞蛋那又怎麼樣?我們認定了她,哪怕是地獄,我們也會一路追隨,不要用你們淺薄的認知,來試圖挑撥我們同凌姑娘之間的關係!」

    「隊長說的對,不就是與天下為敵嗎?我們不懼也不怕!」

    「就是啊,老子試過和各種人對戰,就從沒試過和整個天下為敵,這種事光是想想,就已經讓老子熱血澎湃了。」

    ……

    兩百餘人斬釘截鐵的回答,震撼了所有人的心,若說她是憑著不入流的手段,才能收服這些高手,但為何,到了這種地步,幾乎前路已是絕境,他們還對她不離不棄?

    南宮玉眸光顫動,雙手緊握成拳,「她就是有這樣的魔力,能讓人瘋魔。」

    這般特別的女子讓他怎能放手?若他未曾遇見過她,或許他的生命將永無意義,可是他遇見了,就不願再放手,哪怕是死亡,他也要拖著她一起。

    陰鷙的雙眸迸射出的是讓人毛骨悚然的執拗,握緊的拳頭此刻隱隱發顫。

    鳳奕郯緩緩垂下頭,冷峻的面容,此刻已然浮現了絲絲悔恨與自嘲。

    早知道他會迷戀上她,當初,打死他,他也不會同意解除婚約,一朝錯過,換來的竟是永生的悔恨,心臟傳來一陣抽痛,他咬緊了牙關,才忍住這從未有過的噬心之痛。

    大殿外一片靜謐,所有人都沉浸在那近乎誓言般虔誠、篤定、堅決的話語中,沒能回過神來。

    此時,凌若夕渾身的經脈頓時大痛,一股火燒般的熾熱從她的丹田驀地湧出,對持的玄力瞬間消失,天玄中期的威壓,似一枚炮彈,筆直的襲上她的胸口,整個人朝後飛去,眼看著就要砸在牆壁上,速度之快,力道之強。

    「凌姑娘——」眾人齊齊轉頭,被這駭然的一幕嚇得頭暈目眩,絕殺下意識想要飛身衝上去,接住她,但頭頂上,一抹妖艷的紅色身影,竟如鬼魅般迅速掠過層層烏雲,艷麗的衣擺,猶如絢爛的陽光,刺得人眼眶發澀。

    凌若夕緊閉著雙眼,除了痛,她已什麼也感覺不到。

    等待著撞擊的到來,可誰想到,一道熱乎的肉牆,竟抵住了她的後背,飄落的身影狠狠的撞入一個熟悉的懷抱中,淡淡的體香瞬間從四面八方將她牢牢籠罩住。

    她錯愕的睜開眼,驚滯的眸子里,映照著的,是一張宛如鬼斧神工般,完美俊朗的妖孽面容。

    是他……

    「女人,本尊不過離開短短時日,你居然有膽子把自己弄成這樣,恩?」邪肆的聲音,傳入耳膜,他懶懶的笑容里,帶著幾分心疼,幾分薄怒。

    眾人傻了,愣了,呆了,眼睜睜看著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從半空中降落的兩人。

    那是誰?

    那抹風華絕代的身影,究竟是誰?

    「卧槽!」暗水率先回神,卷著袖口就想往大殿里衝去,「媽蛋,哪個找死的登徒子,居然敢吃凌姑娘的豆腐?」

    他齜牙咧嘴的怒吼聲,讓眾人瞬間清醒,靜謐的空地,好似炸開的油鍋。

    「我沒眼花吧?那人是……那人是……」

    「一抹紅衣驚天下,雲族少主雲井辰!」

    「真的是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猜疑聲此起彼伏,沒人知道,雲井辰是怎麼出現的,更沒人知道,他為何出現在這裡。

    「雲井辰?雲族少主?」那不是被他們一把火燒得一乾二淨的地方么?暗水頭頂上浮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為什麼這少主會抱著凌姑娘?」他們不應該是仇人么?

    絕殺鮮少的愣住了,直到半響后,才回過神來,一把拽住正想往裡邊沖的暗水,提著他的衣領,往身後拖:「打擾人談戀愛,是會被雷劈的。」

    「哈?」暗水一副我絕對聽錯了的表情,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談戀愛?我擦,老大的嘴裡居然會說出這般學術的名詞?

    凌若夕完全摒棄掉了外界的一切,她愣愣的眨巴著眼睛,手臂緩緩抬起,似是想要觸碰這張近在咫尺的容顏,卻在只有不足拇指長的距離時,猛地停下,神色頓時冷淡下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本尊掐指一算,算出你今日有難,所以特地趕來,」雲井辰仍舊是一副公子哥調戲良家婦女的口氣,「英雄救美。」

    「你特么的給我滾粗!」凌若夕被他這番既深情又戲謔的話語給弄得極其惱火,掙扎著就想從他的懷中脫身,卻被他緊緊抱住。

    膝蓋半跪在地上,他看似強悍的摟著她的腰肢,但動作,卻帶著不易察覺的溫柔。

    「別動,你傷得不輕。」他執起她微微顫抖的手腕,流光溢彩的眸子,半合著,一股強悍的玄力,從他的掌心探入她的體內,查看著她的傷勢。

    隨著玄力漫過奇經八脈,他嘴角那彎慵懶的笑,逐漸化作淡漠,「五臟六腑被震傷,兩根肋骨徹底斷裂,女人,你是想讓本尊心疼到死么?」

    凌若夕緊抿住唇瓣,她很想告訴他,這是她自己的事,不用他來操心,但當她近距離的撞入他那雙糅雜著心疼與內疚的眼眸中時,到了舌尖的話語,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了。

    四目交對,一個略帶無措,一個愧疚自責。

    龜裂的大地,凌亂的大殿,此刻通通淪為了他們的陪襯,那靜靜倚靠著的兩道人影,美好得像是一幅畫,一幅誰也無法插足的畫卷。

    暗水不住擦拭著自己的眼睛:「好閃,好亮,簡直快要亮瞎我的狗眼。」

    「……」他這是在自損呢,還是在自損呢?絕殺嘴角一抖,緩緩鬆開手,不再拽著他。

    「老大,你難道不覺得他們之間有姦情嗎?」說著這話的暗水,雙眼噌噌發亮,好似一隻偷了腥的貓。

    絕殺打定主意不再理會他,轉而將目光看向四周的敵人,他知道,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大殿中時,是最容易被人偷襲的。

    「哼,孩子都快死了,居然還有臉在這裡談情說愛?」白衣女子一臉不屑的看著凌若夕和雲井辰,那眼神,好似他們是地上的一隻卑賤的螻蟻。

    凌若夕頓時暴怒,心頭說不清是惱羞成怒多一些,還是被無辜冤枉多一些。

    「不用和這種只會嫉妒你的女人一般見識。」雲井辰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似是在安撫她的情緒。

    「滾犢子。」她強忍著經脈中的劇痛,咬著牙,用力去掰他的手指,一雙眼緊張的看著殿外,正被鬼醫掐住脈搏,查探情況的凌小白。

    看著他蒼白的臉色,看著他緊緊閉著的雙眼,她心頭的怒火,就好似那脫韁的野馬,再也無法被理智控制。

    「尖刀部隊聽令!」似從牙齒縫中擠出來的幾個字,隱隱發顫。

    眾人心神一凝,迅速歸隊,從一分隊並列排開,二十人為一隊的隊伍,以絕殺等隊長為首,威風凜凜的站在空地上,集合的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雲井辰看也沒看屋外突然冒出的男人們一眼,他的眸子始終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彷彿她才是他的整個世界。

    那火辣辣的目光,即使不曾回頭,凌若夕也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給我殺!一個不留!」冰冷、狠厲的命令,傳出大殿。

    眾名隊長立即點頭,爾後,陰惻惻的笑著,瞬間沖向四周愣神的敵人,他們不需要知道眼前的人是誰,是什麼身份,他們只知道,要圓滿的完成她所交代的任務。

    暗水筆直的飛奔向軒轅勇,身後,壯漢緊隨,兩人聯手發起攻擊。

    殿外的戰火再度點燃,廝殺聲絡繹不絕,到處都能見到飛濺出的鮮血,隨時都能看到,殘肢斷臂拋向天空。

    「乖乖在這裡待著,看本尊替你報仇,恩?」雲井辰似乎終於想起了正事,如同鉗子般固定在她腰肢的手臂,慢慢鬆了幾分,他懶懶的笑著,將凌若夕靠牆放下,讓她以舒坦的姿勢坐好,然後,輕撫著火紅的寬袖,從地上站起。

    身姿慵懶、邪肆,卻又莫名的讓人想要去信任。

    好似只要他在,就能替她扛起一半的重擔。

    凌若夕素來平靜的心潮,在他出現的那一秒,就開始蕩漾著陌生的悸動,如今,看著他站在自己面前的背影,那股悸動也開始迅速擴散。

    好似有什麼東西,正在掙扎著,想要破土而出。

    「她是我的仇……」

    「你是想讓本尊打你的屁股么?」雲井辰微微側過臉來,妖孽的面容,此刻染上淡淡的薄怒,明明還是那邪肆的微笑,但不知怎的,凌若夕心裡竟有一絲寒氣竄開。

    「你的嘴裡能說點別的話嗎?」他只要出現,就永遠是這副不著調的樣子?對待任何一個女人,都這樣么?這個認知,讓凌若夕的眉頭不自覺深深的緊皺起來,心臟中某個不易察覺的角落,竟有一絲彆扭,一絲薄怒升起。

    雲井辰眸光微閃,似笑非笑的開口:「可這些通通是本尊的心裡話,乖,本尊知道你許久未曾見到本尊,分外思念,等本尊解決了這幫蝦兵蟹將,再同你慢慢談情。」

    我擦,誰要和他談情啊?

    凌若夕氣得夠嗆,蒼白的面容瞬間漲紅一片,她惱怒的瞪著雲井辰的背影,熾熱的目光,似要將他的身軀貫穿。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以你弱小的實力,怎麼可能離開神殿?打開結界?」白衣女子危險的眯起眼,從她的話里,凌若夕似乎聽到了什麼內幕消息。

    看來,雲井辰這些日子的音訊全無,的確是被神殿的人帶走了,甚至還在那兒過了一段,貌似很舒服的日子。

    「呵,這世上有什麼事能難倒本尊?」狂妄到極致的話語,剛剛落下,自他腳下竟有一束銀光騰地升起。

    浩瀚的威壓徘徊在大殿之中,那氣吞山河的氣勢,讓眾人紛紛愣了。

    天玄巔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