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7章 你不能殺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7章 你不能殺我!字體大小: A+
     

    被她那宛如死神般冰涼的眼睛盯著,眾人心頭莫不是輕輕打了一個寒顫,神色或驚恐,或錯愕,或躲閃。

    「看來,你們是不願意自己選了,也罷,」凌若夕莞爾一笑,修長的手中輕輕把玩著手中的柳葉刀,似在琢磨為他們選擇怎樣的死刑。

    「凌若夕!你敢!這裡是雲族,你若真的敢這麼做,一定會遭到雲族傾盡全力的報復。」五長老嘶吼道,死亡的恐懼,讓他早已拋棄了最初的仙風道骨,沒有人願意死,尤其是當他們在高位上坐了這麼久,享受了這麼多年的頂禮膜拜后,他們比誰都要惜命。

    凌若夕歪著腦袋,眼底一抹寒芒轉瞬即逝:「報復?好啊,我等著。」

    說罷,手起刀落,鋒利的刀刃吱溜一聲,割破了五長老的咽喉,鮮血瞬間爆射而出,染紅了他那張不停抽動的面頰,他死死的瞪著近在咫尺的人影,好似要將她的樣子記住,到了地獄,化作厲鬼,向她報復。

    「拜拜。」凌若夕饒有興味的沖他揮揮手,道別。

    五長老死不瞑目般,轟地朝後倒去。

    一眨眼間,兩名長老前後赴死,凌若夕的狠絕,讓雲井寒徹底驚了,看著她宛如在挑選獵物般的眼神,他心頭一凝,趴在地上大聲叫囂道:「凌若夕,你若殺了我們,你一定會後悔的!」

    被恐懼扭曲得幾乎變形的聲音,在這血腥的空氣中蔓延不絕。

    「切,臨死前,人都喜歡這麼說。」暗水悻悻的癟癟嘴,這種招數早就用爛了好么?人都要死了,還不忘記拋下幾句示威的話,遜斃了。

    似乎是看出他們不信任的神色,雲井寒忙不迭繼續說道:「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這輩子別想見到雲井辰!」

    一個熟悉的名字從他的嘴裡吐出來,凌若夕微微蹙起眉頭,「哦?」

    聽他這話,雲井辰的處境似乎不太安全啊。

    見她上鉤,雲井寒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又繼續道:「我說的是真的,難道你沒發現,他根本不在雲族嗎?」

    不錯!若雲井辰身在雲族,他根本不會讓這場所謂的大婚發生,更不會任由人打著他的名義,來引自己入局。

    這一點,凌若夕深信不疑。

    縱然那個男人,嘴裡沒一句正經話,甚至每次見到她,總會各種調戲、挑逗,但他表露出的情愫與在乎,凌若夕看得一清二楚。

    波瀾不驚的雙眸,微微沉了一下,「你最好把話說清楚。」

    「你先放我們走。」雲井寒又不是傻子,一旦他說了,只怕馬上就要變成一具屍體,既然她在乎雲井辰,那麼,他便可坐地起價,至少先把命保住再說。

    雲玲一臉憤恨的扭過頭去,怒瞪著他,他怎麼敢在這種時候,拿少主來當作保命的籌碼?怎麼敢!

    「你這是在威脅我?」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我這人,最不喜歡受人威脅。」

    說著,她緩緩邁開雙腿,步伐緩慢的朝雲井寒走來,鈍鈍的腳步聲,帶來一股讓人窒息的壓迫感,雲井寒背脊一僵,驚恐的看著漸行漸近的人影。

    她要做什麼?難道她要殺了自己嗎?她真的不在乎雲井辰的生死?

    無數的疑惑蹭地竄上他的腦袋,在死亡的恐懼中,雲井寒做不到冷靜,軟若無骨的身體,在地上不停的顫抖。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他不想死!他不能死在這裡。

    凌若夕根本沒把他的叫囂放在眼裡,威脅她?呵,她這輩子最討厭的,便是受人脅迫。

    「就算你不在乎他,難道你也不在乎你的娘親了嗎?」眼看著她已經走到自己的面前,看著她指縫間夾著的那把柳葉刀,雲井寒嚇得脫口而出一句話。

    腦子裡瞬間宛如被拋下了一枚核彈,炸得凌若夕雙耳發嗡。

    「娘親?凌姑娘居然會有母親?」暗水也被嚇了一跳,這話剛說出口,立馬引來了周圍隊長們鄙視的眼神。

    「不然呢?你難道以為她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嗎?」鬼醫無奈的嘆息道,對暗水的智商果斷的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作為人類,有母親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暗水吶吶的辯解著:「平時不是從沒聽凌姑娘說起過嗎?哎呀,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他會突然說出這種話,難道凌姑娘的娘親在他手裡?」

    雲族的眾人在他們的心目中,印象已成直線降落,仔細想想,這種事他們也不是做不出來的。

    一雙雙質疑的眼神,猛地刺向雲井寒。

    「你都知道些什麼?」凌若夕斂去心頭的驚愕,彎下腰,看似纖細的手臂,竟硬生生揪住他的衣襟,將人提在了半空中。

    大夫人早就死了,但她的屍體至今凌若夕未曾見到過,雲井寒既然敢這麼說,就必定有什麼倚仗。

    黯然收緊的手掌遏住雲井寒脆弱的咽喉,讓他一時間竟快要窒息,面頰迅速漲紅,他痛苦的咳嗽幾聲,「放手!」

    「說!」勃然加重的語調,帶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意。

    雲井寒毫不懷疑,若是他不肯將心裡知道的事說出來告訴她,這個女人真的會殺了他的。

    「你先放手!」他掙扎著想要將自己的脖頸從她的手掌里解救出來。

    鐵青的面容,已浮現了一絲死氣。

    「哼。」凌若夕強忍住心頭翻騰不息的怒火,隨手一拋,雲井寒順勢就被她扔到了地下。

    「咳咳咳。」他痛苦的蜷縮成一團,咳嗽聲不斷的從他的嘴裡吐出,混雜著淚水的面容,此刻看上去分外狼狽。

    凌若夕對他這副狼狽落魄的樣子絲毫沒有任何的動容,渾身釋放著凜然的氣勢,緊緊地盯著他:「我的耐心有限,不管你知道什麼,最好給我老老實實說出來,否則,我不介意在你死之前,讓你嘗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這是**裸的威脅,也是**裸的警告。

    沒有人會懷疑她話里的真實,這個女人既然敢說,就定然敢這麼做!

    「哈,凌若夕,你這個樣子不知道我那不成器的大哥有沒有見到過。」雲井寒惡膽叢生,眥目欲裂的看著她,低聲笑道,笑聲好似地獄的招魂幡,陰鷙、狠厲。

    凌若夕危險的眯著雙眼,「看樣子你是聽不懂人話了。」

    手指輕輕撫了撫他的肩膀,隨後,掌心猛地用力,一股強悍的玄力,咻地震碎了他雙肩的肩胛骨。

    骨頭斷裂的清脆碎響,在眾人的耳畔響起,暗水不自覺打了個寒顫,只覺得自己的肩膀彷彿也有些隱隱作痛。

    「自作孽不可活啊。」鬼醫在一旁搖頭晃腦的嘆息著,對雲井寒作死的行為很是無奈,又很是鄙夷。

    「唔!」巨大的疼痛感將雲井寒淹沒,臉色迅速慘白,嘴唇更是哆哆嗦嗦的,一滴滴涼涼的冷汗順著他的面頰不住滑落而下,浸濕了身上的錦緞。

    「還不肯說嗎?」凌若夕甚是溫柔的問道,眉眼彎彎,笑得如沐春風。

    只可惜這笑容落在雲井寒的眼裡,卻和厲鬼索命沒什麼區別,「凌若夕,有種你就殺了我!殺了我,你永遠也別想找到那具屍體,更別想知道,大哥的下落。」

    他說得信誓旦旦,彷彿在這裡這些事只有他一人知道,凌若夕眸光微沉,手臂迅速卸下他的四肢,只聽見那清脆悅耳的咔嚓聲,此起彼伏,雲井寒不自覺痛呼,豆大的冷汗落得更歡了。

    「好兇殘。」暗水抖了抖身體,心頭對凌若夕的敬畏愈發加深幾分。

    「習慣就好。」壯漢一臉不忍直視的模樣,深有同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追隨這麼一位手段狠辣的主子,他們真心覺得壓力山大。

    雲井寒疼得只想立馬暈厥過去,瘋子!這女人分明是個瘋子!

    「老頭,治好他。」凌若夕揮揮手,示意鬼醫為雲井寒療傷,「不要讓他輕易暈過去。」

    她要的是讓他嘗嘗痛苦的滋味。

    鬼醫立即上前,強行掰開雲井寒的嘴巴,往裡面塞了一枚活血、強心的藥丸。

    「這種葯可以讓人吊著一口氣,隨便怎麼折騰,也不會昏死過去。」鬼醫解釋道,滿是傷疤的面容染上惡趣味的笑。

    「卑鄙!」雲井寒聽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通通冒出頭來,卻故作鎮定的冷哼一聲。

    「暗水,你來。」凌若夕沒有理會他的叫囂,轉過身,朝暗水勾勾手指,示意他上前。

    暗水總有種不詳的預感,通常凌姑娘有好事是不會想到自己的,他躊躇了一陣,這才慢吞吞走上前去,「姑娘,那什麼,你有什麼吩咐嗎?」

    「用他給你練練手,如何?」凌若夕殘忍的笑著,眸光深沉,暗藏幾分血腥的戾氣。

    暗水急忙搖頭,那副架勢,似是恨不得把腦袋從自己的脖子上給晃下來,開玩笑,他才不要練手!更不想學習折磨人的手段。

    「你動手,我旁觀。」凌若夕手臂一抖,將柳葉刀塞入他的手中,「千刀萬剮你知道該怎麼做了?」

    「卧槽!」暗水嚇得險些把刀子扔掉,千刀萬剮?僅僅是腦海中浮現出的畫面,就已讓他很不舒服了,他苦著一張臉,喃喃道:「姑娘,就不能換一個人嗎?要不還是讓老大來吧,對這種事,他比較在行。」

    絕殺曾在深淵地獄中,有著殺戮者的稱謂,死在他手中的人,其死狀極其悲慘,暗水覺得,這種事,還是交給他更好。

    絕殺輕抬眼皮,冰涼的眼刀猛地刺向暗水,嚇得他趕緊閉嘴。

    丫的,這兒就屬他最沒分量。

    凌姑娘奴隸他也就罷了,就連老大,也見死不救。

    遲疑、猶豫了許久后,暗水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握著柳葉刀,靠近雲井寒。

    「你別怪我啊,我也是聽凌姑娘的吩咐。」他悻悻的癟癟嘴,手腕一番,刀刃在空中捲起一道浪花,咻地,將雲井寒胳膊上一片肉直勾勾給割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