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6章 重見天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6章 重見天日字體大小: A+
     

    「誒?姑娘,快看。」忽然,暗水指著頭頂上無垠蔚藍的天空,口中發出一聲似驚似喜的聲音。

    凌若夕當即抬首,虛眯著眼睛,看向上方,只見那大片淡藍色的蒼穹,竟好似一塊被撕裂的畫布,浮現了一絲黑色的裂痕。

    她眉頭一蹙,深沉的雙眼裡,此刻卻有暗光閃過,運氣一轉,便敏銳的感知到從那裂痕外,傳來的一抹熟悉的氣息,那是絕殺!

    「準備撤出。」凌若夕按捺住內心的喜悅,沉聲吩咐道。

    暗水等人一臉驚愕,撤?他們現在要怎麼撤?往哪兒撤?一個個聽得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她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但她既然有令,他們也只能從命。

    有細碎的光點從頭頂上不斷灑落下來,好似夜晚穿過密集枝椏,灑落下的斑駁星光,煞是絢麗。

    「走。」話音剛落,凌若夕率先躍起,墨色的殘影快如疾風,迅速滑過長空,朝那逐漸擴大的裂口處直衝而去。

    「快,跟上姑娘。」暗水見她說走就走,忙不迭飛身追上,丫的!他可不想被拋棄在這個鬼地方。

    十多道人影頃刻間從結界上被絕殺硬生生砸出的縫隙中躍出,速度快得正在交手的眾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只隱隱見到有暗色的殘影從眼角滑過。

    「咻。」雙足凌空滯住,漆黑的衣擺在涼風中翻飛,未曾束起的三千青絲,宛如群魔亂舞般,在身後左右搖曳,凌若夕傲然站立在戰圈上方,氣息凜冽如鋒,卻又冰冷如川,她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下方的眾人,嘴角輕勾出一抹肆意邪魅的淺笑。

    身後,十名隊長齊齊歸隊,如同守護她的保護神般,並排而立。

    氣場全開,屬於強者的氣勢,好似巨山般降臨了這個戰場。

    好不容易才從絕殺的攻擊中勉強緩過氣來的四名長老,極其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他們愣愣的瞧著天空上闖出的熟悉人影,心頭咯噔一下,眼前一黑,竟有種絕望的感覺。

    完蛋了!如果連這道結界也無法困住他們,今日,自己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凌姑娘。」正在交鋒的尖刀部隊隊員,立即砍下面前敵人的頭顱,恭敬的向她望來,此起彼伏的問好聲,不絕於耳,那一雙雙發自內心的崇拜眼神,一張張被仰慕、尊敬佔滿的面容,讓雲井寒和雲玲一時間竟是愣了。

    一個人,究竟要強大到怎樣的地步,才能夠得到這近兩百餘人的忠誠?更何況,這人還是一個在大陸上聲名狼藉的女子!

    他們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說那十名隊長的存在,讓他們驚愕,那麼現在,這兩百多名追隨凌若夕的隊員,便讓他們雙眼脫窗。

    「她究竟有什麼魔力?」雲玲低聲喃喃道,為什麼!為什麼她永遠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呵護?不論是少主,還是這批世間罕見的高手,都將她捧在手心。

    為什麼!

    幾乎要爆發的嫉妒,在她的心窩裡不斷涌動,俏麗的面容此刻錚錚的扭曲著,甚至還能聽見她那咬得咯咯作響的牙齒聲。

    「哼,你們這幫混蛋,明的不行,居然妄想用這麼卑鄙無恥的方法,把我們困死在裡面?」暗水怒視著下方的四名長老,眼神銳利如刀,緊握成一團的拳頭,已開始蠢蠢欲動,媽的,他還想宰了他們!

    似乎是察覺到他心裡的殺意,凌若夕淡漠啟口:「除了今日的新娘,以及這幫為老不尊的長老外,其他人,一個不留!」

    既然他們膽敢算計她,甚至於為她特地送上了這麼一份大禮,害得她險些困死結界中,那麼,他們就應該做好接受她報復的準備。

    冰冷至極的命令,卻在瞬間點燃了尖刀部隊所有人心頭的戰意!

    他們興奮得雙眼發紅,好似一批批許久不曾吃過肉的餓狼,而雲族的人,則是他們眼裡最美好的獵物!恨不得立即猛撲下去,將他們撕碎。

    「好狂妄的口氣。」四長老輸人不輸陣,對於凌若夕那副目中無人的姿態,他心裡愈發惱火。

    「哼,狂不狂,試過就知道。」壯漢第一個打起了頭陣,身影化作一道黑色的殘影,咻地逼向四長老,一對一,單挑!

    「左邊這個是我的。」暗水不落人後,雙眼緊緊盯住五長老,咧嘴一笑,只是那笑,卻莫名的讓人感到心驚肉跳。

    「這個我的。」

    「卧槽!好的都被你們撿走了,剩下的全是些蝦兵蟹將,不帶這樣的。」鬼醫眼看著四名長老被這幫戰意洶湧的隊長挑走,頓時急得在空中不住跺腳。

    媽蛋!他也想動手好不好!好歹也給他留一個人啊。

    下方的交戰聲,此起彼伏,有隊長的加入,再加上凌若夕的回歸,隊員們更是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神情愈發亢奮,越戰越勇。

    「不,這怎麼可能。」雲玲眼睜睜看著眼前哀鴻遍野的畫面,腦子裡嗡地一下,好強,這些人強得根本連反抗也做不到。

    壯漢腳下一勾,順勢撩翻四長老,爾後,五指成爪,篩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掰。

    「啊——」

    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從四長老嘴裡吐出,他的雙肩無力的垂落下來,撕心裂肺的劇痛,讓他不自覺流出了生理鹽水。

    鮮血浸紅了腳下的灰白浮雲地,汨汨的血泊,順著地面朝山下蔓延而去,猶如噴發的岩漿,紅得刺眼,空氣里那股濃郁的血腥味道,更是為眼前這場景增添了幾分陰森,不過短短半柱香的時間,雲族弟子已全數慘死,屍骸堆積如山,放眼看去,幾乎到處都是。

    暗水隨手提著五長老軟如肉泥的身軀,扔到地上,拍拍手,「搞定。」

    雲井寒帶著一身斑斑血跡,在木堯梓的攻擊下,迅速後退,大勢已去,如今他只能先從這幫人手裡逃出去,保住性命。

    「想跑?」木堯梓眉頭一蹙,腳尖輕點地面,墨色的衣訣在風中獵獵作響,他咻地出現在雲井寒的身後,速度奇快。

    凝聚了衝天玄力的掌風,直逼他的背部,雲井寒側身避開,手中骨扇順勢朝後揮去。

    不管怎麼樣,他絕不能死在這裡!

    他還沒有成為雲族真正的繼承人,還沒有將雲井辰踩在腳下,他怎麼可以死!

    陰鷙的雙眼迸射出一股強烈的求生欲,只可惜,實力的懸殊,豈是他有滿腔孤勇就能夠彌補的?木堯梓反手握住他揮來的骨扇,指頭猛地用力。

    「咔嚓。」

    用獸骨做成的扇柄,竟應聲斷裂,殘渣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砰!」另一隻手帶著呼呼的氣流,狠狠拍上他的肩膀,左腳凌空高抬,踹中他的腹部。

    「哇——」雲井寒口中噴出無數鮮血,整個人好似被炮彈擊中,化作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直挺挺朝後飛去。

    木堯梓涼涼的掃了眼癱軟在地面的男人,隨後,緩緩放下腿,從這遍地的屍骸上方,一躍而過,落在凌若夕身後。

    「嘖嘖嘖,真好看。」暗水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的慘狀,那眼神好似在欣賞一個藝術品,充滿了驚嘆與驚艷。

    「能不要說得這麼變態嗎?」鬼醫橫了他一眼。

    兩人瞬間又鬥上了,凌若夕沒理會他們二人打趣鬥嘴,身影翩翩然落地,黑色的馬靴踩踏在血泊中,衣訣凜凜,神色淡漠。

    「你,你想做什麼?」四長老喘著粗氣,戒備的盯著她。

    「送你上西天。」凌若夕冷笑一聲,手臂驀地抬起,四長老怎麼可能坐以待斃?他慌忙從地上爬起,撒開雙腿就想跑。

    凌若夕無奈的擰了擰眉頭,袖中銀針化作一道白光,直逼四長老的背部。

    「唔。」背脊被針尖刺中,一股尖銳的疼痛讓四長老逃跑的腳步瞬間停滯下來,很快,他便感覺到了一股從下身傳來的麻木感,彷彿腰肢以下的部位,以不受他的控制,甚至於,他完全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

    心頭的驚駭如同潮水瘋狂滋長,四長老不甘心的想要挪動步伐,卻始終是無用功,他臉色鐵青一片,雙腿竟軟綿綿的朝下跪去,膝蓋砰砰砸在布滿鮮血的地板上。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倉皇的轉過頭去,見鬼似的盯著那抹冷冽的身影,身體的異常,讓他難以保持冷靜。

    凌若夕貌似純良的歪著腦袋:「我只是在報仇而已。」

    當初,他對自己所做的事,她不過是十倍、百倍的奉還給他。

    「你這個賤女人!」四長老氣得雙目猩紅,恨不得立馬撲上去,同凌若夕拼了。

    「會叫的狗不咬人,你方才不是說,要讓我有來無回么?」凌若夕好似未曾聽見他的辱罵般,艷艷的紅唇,朝上彎出一抹清淺的淡笑。

    她囂張的姿態,讓倖存下來的眾人,看得心裡無名火頓起。

    這裡是雲族的地盤,可她一個外來者,竟敢如此張狂?

    「你不要以為仗著這些人就能肆意妄為!今天,你若膽敢……」警告的話語還未說完,一把鋒利的柳葉刀,咻地刺入了四長老的咽喉,血如泉涌。

    他的雙眼驀地瞪大,眼眸中布滿了血絲,身體踉蹌幾下后,終是無力的朝後砸去。

    「我不太喜歡聽人臨死前的示威。」凌若夕淡漠的說道,抬腳走向四長老的屍體,在經過五長老六長老面前時,他們明顯嚇了一跳,神色戒備的凝視著她。

    凌若夕目不斜視,彎下腰,輕輕將那把柳葉刀握住,再猛地抽出,飛濺出的血珠,瞬間沾染上了她的衣衫,墨色的布料上,好似綻放了朵朵傲梅。

    青絲飛舞,她輕輕抬起淺薄的眼皮,死水般不起波瀾的黑眸,定定掃過空地上趴在地上,無法起身的倖存者:「想好怎麼死了嗎?」

    在他們決定設局引她入瓮,在他們對她生出不軌的心時,她就不可能再放他們活下去。

    危險,必須要斬殺在搖籃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