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4章 誰沒給自己留條退路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4章 誰沒給自己留條退路啊字體大小: A+
     

    衛斯理猶豫的朝身後一身侍衛打扮的南宮玉瞥了一眼,按照他心裡的想法,他們理應儘快離去,不要牽扯到雲族與凌若夕之間的恩怨中,只不過,就是不知道皇上是否會認同他的想法了。

    心頭幽幽嘆息一聲,「二少爺,不知我們是否可以留下來旁觀?」

    雲井寒微微眯起了雙眼,狹長的眼眸透著些許狠厲、陰涼的寒光,「哦?」

    他高深莫測的視線從衛斯理身上挪開,轉移到他身後的南宮玉身上,雖然此人只是一名侍衛,但以衛斯理方才下意識去詢問他的動作來看,只怕他的真實身份應該是……

    「南詔國陛下大駕光臨,本少爺實在是有失遠迎啊。」雲井寒莞爾一笑,直截了當的揭穿了南宮玉的身份。

    整個南詔,能夠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衛斯理這般恭敬、小心對待的,除了如今名聞兩國的南宮玉,他想不到別的人。

    衛斯理臉色微變,身後的侍衛,警戒的將南宮玉圍住,氣勢蓄勢待發。

    南宮玉低垂下的腦袋緩緩抬起,露出了那張陰冷的面容,他隨手摘掉頭上的鐵質頭盔,抬腳從隊伍中走出,內斂的氣勢,再不收斂,排山倒海般的迸射出來,渾然天成的貴氣,以及與生俱來的壓迫感,圍繞在他身側。

    「你眼力不錯。」

    雲井寒面上迅速隱過一絲不滿,這個男人是不是做皇帝做傻了?他以為他站在什麼地方,以為他在同誰說話?

    這副高高在上的口氣,呵,難怪要依靠一個女子,才能收復皇權。

    雲井寒在心頭腹誹幾句,臉上卻半分不漏,「陛下,本少爺覺得為了你的生命安危著想,你還是速速帶人離去的為好,畢竟,刀劍無眼,萬一待會兒傷到了你的龍體,南詔國可要大亂了。」

    這話是威脅,也是提醒。

    南宮玉緊抿著唇瓣,晦澀的目光緩緩看向不遠處那道巨大的透明結界,看著深山中,正順著泥濘崎嶇的山道,挺進的女人。

    雲井寒將他的目光看在眼裡,心頭愈發不屑,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看來這南宮玉還對凌若夕痴心一片啊。

    「快滾,雲族不是你這種人該來的地方!」雲玲抬腳走到雲井寒身側,對南宮玉怒目相視。

    只要和凌若夕有交情的人,都是她的敵人,更何況,這人還對她情有獨鍾。

    一束陰鷙的目光,猛地扎在她的身上,雲玲竟在這目光下,感覺到了一絲寒氣,背脊微微一僵,頓時有種自己被一條蟒蛇盯上的錯覺。

    「注意你說話的態度。」衛斯理怎容得人當著自己的面向南宮玉示威?當即一個箭步,衝到他面前,怒視雲玲。

    氣氛驟然間變得有些劍拔弩張,四名長老虎視眈眈的站在一旁,他們不懼怕南宮玉,不過是不想節外生枝惹上南詔,否則,以他們目中無人的態度,怎會允許有人在雲族放肆?

    「陛下,你不願離開,是不是為了結界中的女子?哪怕她心裡想的念的,都是本少爺那不著調的大哥,仍舊對她痴心不改?」雲井寒略帶挑釁的問道。

    南宮玉身側的氣壓,成直線驟降,他冷冷地瞪了面前氣焰囂張的男人許久,才拂袖離去,率領隨行的侍衛,浩浩蕩蕩離開了山巔。

    走在這條還算平坦的山道上,衛斯理小心翼翼的用餘光打量著他的神色,他實在想不明白,皇上明明在乎凌若夕,為何會對她見死不救?

    難道果真是因為先前的事,而因愛生恨了么?

    「派人在結界外埋伏,只要她出來,立即動手。」南宮玉頭也不回的吩咐道,似乎極其篤定,凌若夕能安全離開這裡這件事。

    衛斯理頓時愣了,「皇上,可凌若夕如今被困在山巔的結界中,怎麼可能……」

    不是他小看她,而是那結界似乎極其厲害,否則,雲族的那些人也不會這般囂張,這麼篤定能夠將她誅殺。

    「你以為她會如此輕易的死在這裡嗎?」南宮玉嗤笑道,「她若是這麼容易就會被殺死的人,朕又豈會對她難以放手?」

    她的強,絕非是高深莫測的修為,更不是來自身邊高手的保護。

    那女人,骨子裡有著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代價的孤勇與決絕,他相信,她定能安然離開,而他所要做的,便是做那黃雀,在雲族的守護結界外,暗中埋伏。

    「雖然朕確信她能逃出生天,但這裡畢竟是雲族,怕是離開時,她會受不少的傷,那時,便是朕動手的最好時機。」南宮玉說得信誓旦旦,那雙眼迸射出了絢爛的寒光。

    衛斯理愣愣的點頭,難怪皇上在出發前,會讓調士兵在後秘密隨行,卻未曾帶他們進入雲族,原來他打從一開始便是做著的兩手準備嗎?

    「皇上,你怎麼會知道這場婚禮會成為針對她的一場局?」難道他是未卜先知?

    南宮玉沒有出聲,更沒有告訴他,他原本的打算,不過是想著,若凌若夕大鬧婚禮,便在暗中,趁機將她俘虜,帶回皇宮,這場婚禮的驚變也出乎他的預料,但好在,最後的發展,還在他原本的計劃中。

    只是可惜了……

    細長的睫毛緩緩低垂著,遮掩住了眸子里一閃而逝的冷光。

    他原本還想趁機將雲井辰殺死,沒想到竟連他的面也沒能見到。

    凌若夕絲毫不知道發生在結界外的一切,她正率領著諸位隊長,如同閑庭信步般,遊走在結界內的山林間,不斷有低階的魔獸朝他們撲來,卻都被暗水等人一擊必殺,眾人走過的地方,莫不是屍骸堆積,鮮血淋淋。

    「卧槽,這見鬼的地方。」暗水一把抽出刺入魔獸心臟的手指,口中怒罵道,丫的,這是第幾隻了?這些魔獸就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若非將其斬殺,它們便會一次次站起,一次次朝他們逼來。

    「果然是這樣。」凌若夕繞著森林走了一圈后,最後在一棵參天古樹下停下了步伐。

    「什麼什麼?」鬼醫一臉茫然,聽她這話,似乎弄清楚了什麼東西。

    「這些樹木、魔獸都是真實的,這個地方應該存在於這片大陸。」凌若夕解釋道,她之所以帶隊進入森林,甚至一路與魔獸搏擊,為的,不過是驗證自己心裡的猜想。

    打從一開始,她就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她的五感是在上輩子一次次生死歷練中磨練出的,多次向她預警,救了她的性命,所以她從不懷疑自己的感知。

    他們並沒有從雲族的大本營離開,而是被結界困在其中,而那些人,則在外面窺視著他們,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而結界內,產生的那陣地動山搖的動蕩,只怕是連接這片森林而產生的,至於這些魔獸……

    深幽的目光緩緩從地上堆積著的屍骸上掃過,「這些魔獸不是感覺不到疼痛,而是在這個結界里,他們的存在是虛擬而又真實的。」

    「??」眾人的眼睛頓時變成了問號,這字他們是聽得懂,但連在一起變成一句話,他們卻聽不明白了。

    什麼叫做虛擬而又真實?

    凌若夕面對著眼前一雙雙求知慾旺盛的眼眸,眉心頓時一跳,指腹用力揉搓幾下,「也就是說,這些魔獸是真實存在在這片大陸的某個地方。」

    「嗯嗯。」眾人用力點頭,隨後異口同聲的問道「「然後呢?」

    「……」他們需要這麼整齊么?凌若夕的神色愈發惆悵,她怎麼有種自己在教學生的錯覺?「之所以說是虛擬,只因為,它們的痛覺因為結界的緣故被剝奪,又或者說,在這個結界中,它們是沒有任何知覺的,懂嗎?」

    「哦!」眾名隊長頓時恍然大悟,「還是不懂。」

    擦!她放棄向他們科普了行不行?

    凌若夕一臉頹敗,她果然沒有做老師的天分。

    「那姑娘你可有發現出路?」暗水忙不迭問道,他才不管什麼虛擬什麼真實,他只想快點從這鬼地方出去,好好的,把那幫卑鄙的用這種方法試圖困住他們的人,教訓一頓,讓他們知道,啥叫報應!

    「呵,出路?」凌若夕想到那六名弟子臨死前說的話,眸光微微一閃,按照他們所說,這道結界只存在於雲族的傳說中,是一種用來保護大本營的防禦結界,一旦開啟,除非從外找到陣眼,否則,只會在裡面這虛幻而又真實的場景中,日以繼夜的與魔獸搏殺,直到最後力竭而死。

    他們如今身在結界中,想要離開,除非能靈魂出竅。

    「姑娘?」見她遲遲沒有出聲說話,暗水急忙再度喚了一聲。

    喂,不管有什麼方法,好歹說一說啊,光顧著沉默,不知道很考驗他們的心臟么?

    「再走走吧。」這些話說出來,只怕會打擊他們的自信心,凌若夕不願相信,這世上有無法從內破除的結界,任何東西都會有屬於它的弱點,所謂的絕對防禦,所謂的萬無一失,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

    沒能找到這個結界的弱點,不過是她還不夠細心,對它還不夠了解。

    凌若夕打定主意,不論怎樣,她也要從結界里找到一個出去的方法。

    再不濟,她不是還有后招嗎?

    結界外,只剩下近百名雲族弟子,以及四名長老和雲井寒、雲玲二人,他們目不轉睛地看著結界中,不停在叢林里廝殺、趕路,再廝殺、再趕路,無限循環的凌若夕一行人,眉頭略顯古怪的皺緊。

    「她這是瘋了嗎?」否則,怎麼會做無用功?

    「不,這女人的心志絕不會這麼脆弱。」雲井寒搖搖頭,對六長老的猜測給予否決。

    從她在外邊所做的那些事來看,這女人的膽量不是一般的大,甚至於,她身上有著即使在絕境里,也決不放棄的勇氣與堅定!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因為一道結界而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